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九十七章 邪神之血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九十七章 邪神之血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小輝!看小輝!」

    凌萱萱指著一名七八歲的男童,失聲驚叫起來。

    男童名叫凌輝,被他父親背在身上,這時候,這凌輝的衝天辮上,那頭髮在一點點變紫!

    「還有小琦!」凌峰沉喝。

    另外一名十歲左右的女童,羊角辮上的頭髮,也在一點點變紫!

   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,令秦烈、宋婷玉都是驚駭至極,看著那執著湧來的濃郁魔雲,看著兩個孩子的奇變,再遲鈍的人,都知道凌家的異常,定然是和冥魔氣有關了。

    「冥魔氣,果然是冥魔氣……」凌語詩一臉驚異,喃喃道:「當時在器具宗的時候,邪冥通道一打開,我就覺得鮮血沸騰,也是在那時候,我的頭髮變成了紫色。但在返回七煞谷后,那紫色又重新消褪,定是因為離冥魔氣太遠的緣故……」

    「不錯,凌家的變化,都是發生在邪冥通道敞開之後。」凌萱萱也說道。

    「現在,大家是不是覺得體內鮮血滾滾涌動?」凌語詩看向他們。

    凌萱萱、凌峰、凌芸,還有兩個小孩子,都沖著她點頭。

    「原來,原來我們凌家是邪族,我們體內竟然流淌著邪族之血……」凌語詩垂著頭,忽然苦笑起來。

    宋婷玉緊緊鎖著眉頭,忽然沉默起來,她看著那些凌家族人,又看向不斷聚涌而來的魔雲,眼神無比的複雜。

    「先離開此地!」秦烈低喝一聲。「走!繞開這邊,去毒霧澤!你們凌家,就算是要藉助於冥魔氣回歸邪族,也可以通過毒霧澤和器具宗那邊的路!」

    他聽宋婷玉說過,這一塊區域附近,會有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人巡視,他怕凌家的異常,被別人給察覺到。

    在毒霧澤那邊和器具宗的接壤區域,倒是沒有玄天盟、八極聖殿的人來回巡查。所以那邊要相對安全許多。

    「我們走!」凌語詩當機立斷。

    所有凌家族人,都處在巨大的震驚中,都被自身的來歷嚇到,這時候他們都沒了主見,一個個失魂落魄的,跟隨著凌語詩的腳步。有些麻木的前行。

    「邪族,我們竟然是邪族……」

    這是所有凌家族人腦海中的想法,在他們心中,邪族的聲音在回蕩著,讓他們有些恐慌。

    一直以來,在赤瀾大陸的武者眼中。邪族都是殘忍惡毒的代名詞,每一個赤瀾大陸的武者。都視幽冥界邪族為洪水猛獸,以滅殺邪族為榮耀。

    凌家族人也不例外。

    如今,他們忽然發現,他們本身就是邪族,就是他們一直痛恨仇視的人,他們一下子如何能接受?

    於是所有凌家族人,在路上都沉默起來。連凌語詩和凌萱萱、凌峰也不例外。

    他們需要時間消化,需要穩定情緒。需要以邪族的身份,來重新考慮凌家的未來。

    在他們離開后,河對面的一簇簇魔雲,依然凝而不散,只是那些魔雲如失去了目標,沒有不顧一切的越過長河,而是徘徊在河對面的上空,懸浮著,如在找尋著什麼……

    好一會兒后,兩名角魔族戰士,騎著幽靈鳥來到此地。

    這兩個角魔族戰士,一個擁有三個角,一個擁有四個角。

    兩個強大的角魔族戰士,看著天上凝聚不散的魔雲,都是神情驚異。

    三角的角魔族族人,想了一會兒,神情頗為疑惑,以幽冥界的語言說道:「冥魔氣怎會反常的聚集起來?看這凝聚的程度,分明是受著某種力量牽引而成的。」

    「之前這一塊並沒有別人啊。」四角的角魔族戰士,也是驚訝不已,「而且,這種冥魔氣的聚集樣子,有點像受到高階族人鮮血的牽引形成的。」

    「高階族人?」三個角的那人,愣了一下,又道:「阿哥,你是說?」

    「自然是擁有邪神之血的那些傢伙。也只有邪神之血,才能令冥魔氣一反常態的變得活潑洶湧,令冥魔氣主動聚集起來。」四角的角魔族戰士驚喝道。

    「怎麼可能?我們整個族部,也都沒有強者擁有邪神之血,難道附近有幽冥界別的強族活動?如果真有,他應該主動聯繫我們,怎會來了又走?」

    「不,不對!」那個四角的角魔族戰士,又仔細看了一會兒,渾身一震,喝道:「你看,這,這些魔雲是一簇簇!一簇,就代表受一個邪神之血的牽引凝成,而這些魔雲有好幾簇,這意味著……有好幾個擁有邪神之血的傢伙經過此地!」

    「阿哥,你胡說八道吧?怎麼可能有那麼多擁有邪神之血的傢伙經過?」三角的角魔族戰士,古怪的搖了搖頭,「聽族內阿叔說,就連幽冥界那些最大的族部,連最強大的種族,也沒有多少傢伙擁有邪神之血的。這個赤瀾大陸,在靈域只是小地方而已,我族擁有邪神之血的強者,怎麼可能出現在此?而且還是好幾個?太匪夷所思了!」

    「的確匪夷所思,走,我們立即回去,將這裡的異常彙報給卡蒙大人!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……

    毒霧澤中,秦烈帶著凌家族人,往毒霧澤深處行去。

    凌家族人,一路上都在沉默著,皆是臉色昏暗,還無法接受現實。

    宋婷玉也沒有講話,途中一直鎖著眉頭,似乎在考慮,等見著她父親后,該如何說明此事。

    她本來以為凌家會是別的異族,那樣的話,還容易處理一點。

    然而,如今她已經肯定凌家必然和幽冥界有關,會是幽冥界的邪族,這就讓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了。

    玄天盟和幽冥界邪族爭鬥多年,有不少強者。被那些邪族滅殺,雙方之間的仇怨,早已經不可緩和。

    給她父親知道,凌家的族人來自於幽冥界,以她父親對邪族的看法,就算是血厲解釋,也未必就能放下成見。

    更何況,玄天盟還正在和幽冥界的角魔族開戰著……這要如何勸說?

    宋婷玉頭疼萬分。

    「咦!」

    秦烈輕呼一聲,他看著毒瘴氣下方。一棟棟修建高聳壯闊的木樓,目顯奇光。

    那些木樓,有近百棟,每一棟都至少三層,高的有五六層,分散在前方乾燥的土地上。

    這場面。比他半年前離開的時候,不知道要華美多少倍。隱隱約約間,他如看到器具宗還沒有撤離焰火山時的盛況。

    「器具宗不愧是器具宗,這才半年時間,竟然又像是恢復過來了。」宋婷玉看著那些新建的木樓,也是驚異起來。贊道:「煉器師當真是不同凡響,看來這半年時間。器具宗在毒霧澤生活的不錯。」

    秦烈點點頭,凝神去看前方,發現了曾經在冰岩城坐鎮的潘珏銘,然後他就明白,器具宗分散在各大勢力的器具閣成員,應該都回來了,都聚集在了這裡。

    那些人。佔據了器具宗很大一部分人數,他們的返回。立即補充了器具宗的元氣,讓器具宗的規模又重新起來了。

    「秦烈,你運氣不錯,能成為器具宗的宗主,你手中也算是緊握著一股不弱的力量了。有這股力量在,你以後在赤瀾大陸講話的份量,都要重許多。」宋婷玉想了一下,認真道:「將這股力量緊緊握著手中,對你,對你身邊的人,都大有好處。」

    秦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,然後長嘯一聲,闊步往器具宗行去。

    「你是何人?」尚未靠近,一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,突然冒出頭來,神情不善地看向他,大聲呵斥,「這是我器具宗的宗門,不相干的人,不允許踏入其中!」

    這名外宗弟子,應該是從別的城池器具閣內回來的,以前從未見過秦烈,所以不認得他。

    「我是秦烈。」

    「秦烈?」那人皺眉,「胡說八道!秦宗……不,秦烈和那玄天盟的妖女,明明已經葬身幽冥界,你這冒名冒的也太假了吧?」

    「呵呵,有趣,才半年時間而已,你就不被承認了。」宋婷玉咯咯一笑,瞥了他一眼,饒有興緻的調侃起來。

    「叫童濟華來見我!」秦烈冷哼一聲。

    「你當你是誰?」那人冷笑,「童長老是你想見就能見的?」

    「放肆!」蓮柔的聲音,忽地從裡面傳來,她驚喜若狂的飛奔出來,叫喊道:「秦烈!你竟然還活著?!」

    「蓮柔師姐,我自然還活著,不過好像很多人都當我死了。」秦烈瞥了那人一眼。

    「原來真是秦師弟,冒犯了冒犯了,我是外宗弟子劉向,我以前在紫霧海城池的器具閣,最近才回來,真的不認得秦師弟。」那人見蓮柔確認了秦烈身份,這才認錯,躬身作揖。

    「我們走。」秦烈懶得搭理他,一甩袖子,就準備帶人進去。

    「秦師弟,那個,這些都是什麼人?」劉向忽然又擋在前方,指著凌家一眾人,臉上有些不好意思,但態度很堅決:「宗主說了,近期局勢太混亂,除非宗門子弟,外人……一律不允許進來。秦師弟,我也是職責所在,請不要令我為難啊。」

    「蓮柔師姐,宗門現在是怎麼一個情況?連我要帶人進去,都不行了?」秦烈看也沒看他,只是陰沉著臉,去問蓮柔。

    蓮柔表情苦澀,輕嘆一聲,說道:「秦烈,最近……最近宗門內發生了一些事情。你自己先進來吧,我路上給你解釋,你帶來的人……暫時,暫時先在外面等一下,等宗主他們首肯了,再進來也不遲……」

    「哈,半年前,你還是器具宗宗主,半年後,你連帶人進個門,居然都不能了。才半年時間而已,這變化,還真是有點大呢。」宋婷玉雖然在調笑,可臉上也滿是愕然之色。

    她也不明白在這短短半年時間,器具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,竟然讓那些人如此對待秦烈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