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九十六章 詭變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九十六章 詭變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七煞谷的山林中。

    史景雲帶著一眾谷內武者,從七煞谷趕了過來,朝著顧通等人的葬身之地靠攏。

    他們本以為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親自出面,定然能輕輕鬆鬆將凌家族人擒拿,將其帶回谷內審問后格殺。

    然而,等了許久許久,他們也不見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返回谷內,而且還始終聯繫不上,這讓谷內其餘人有些不安。

    於是,史景雲被派了出去,奉命去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    在秦烈和凌家人離開兩個時辰后,史景雲終於趕到戰鬥發生之地,看著一個個巨坑,看著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焦黑屍體,史景雲臉色劇變,「寂滅玄雷!這是寂滅玄雷!」

    他神情驚恐,禁不住尖叫起來,他對寂滅玄雷有著深入骨髓的畏懼。

    在器具宗的時候,寂滅玄雷爆炸形成的威力,如噩夢一樣,時常在他腦海浮現。

    一看那巨坑,他就明白過來——這是秦烈下的手!

    「秦烈沒死,他還活著,是他將凌家族人救走的!」史景雲在那些巨坑中搜尋了一番,很快就發現了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的屍體。

    當這三具屍體的映入眼帘后,史景雲手足冰冷,臉色變得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

    「史老,還……要不要追下去?」旁邊麾下詢問。

    「追什麼追!」史景雲一瞪眼,氣急敗壞道:「三位谷主都被轟殺。你們難道以為我比他們三個加起來都強大?」

    那些人唯唯諾諾不敢搭話。

    「回谷!將這邊發生的事情通知玄天盟,就說器具宗的秦烈對七煞谷大開殺戒!」史景雲陰沉著臉,低頭看了一眼他的斷指,又覺得那指根在隱隱生痛。

    ……

    「你是要跟我去毒霧澤?」秦烈忽然停下,回頭看向宋婷玉,神色疑惑。

    這是一條前往毒霧澤的崎嶇山路,沿途都是茂密森林,有蜿蜒的小河,秦烈帶著凌家族人。正忙於趕路。

    而宋婷玉,則是沒有騎乘流雲七彩蝶,就這麼不急不緩地跟在他身後。

    這讓秦烈有些費解,他認為此間事了,宋婷玉應該急於回玄天盟,將她在幽冥界的經歷說清楚。而不是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。

    「送凌家族人到毒霧澤后,你要跟我走一趟,與我去玄天城,去見我父親。」宋婷玉不知何時換了一件素白長裙,這長裙讓她顯得素雅清麗,少了幾分耀眼的美艷。

    她嘴角帶著淺笑。瞥了一眼隊伍前方的凌語詩,故意和秦烈拉近距離。柔聲說道:「凌家的問題,總是要解決的,並不是他們進入了毒霧澤,就真的沒有麻煩了。」

    「秦烈,她說的沒錯,凌家的問題很嚴重。」凌語詩在隊伍前方插話,她對凌峰吩咐了一句。讓凌峰帶著族人繼續前行。

    她本人放緩腳步,待到秦烈和宋婷玉跟上來。才深深看向宋婷玉,「宋小姐有何高見?」

    「我父親對異族的偏見,不是我能解開的,我需要秦烈喚出血厲前輩,由血厲前輩來說服他。」宋婷玉已經不敢小看凌語詩,而且此事關乎凌家,所以她沒有避開凌語詩,仔細說明她的想法,「血厲前輩來自於別的大陸,而且血厲前輩的真實境界修為……也足以讓我父親重視起來。他說的話,要比我,比秦烈,比你凌語詩,都要管用的多。」

    秦烈眼睛微亮,「宋小姐,你是受血厲的啟發,認為玄天盟也可以和那些大陸一樣,和異族正常來往?」

    「嗯,血厲前輩的那番話,讓我很受激勵。」宋婷玉露出深思的神色,「按照血厲前輩的說法,在我們靈域周邊,有著許許多多的小界,眾多的輔世界,生活著許多有別於我們的生靈。那些小界中的生靈,也是高等智慧種族,在他們的天地之中,有著我們主世界沒有的奇妙,有著我們不存在的特殊修鍊材料,我覺得雙方如果能建立起交易,對彼此都有好處。」

    「你比你父親的眼界還要開闊。」秦烈由衷讚歎,然後點了點頭,說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等我送凌家回到器具宗,我和你去一趟玄天城。」

    「凌小姐,現在你也明白我的想法了,現在……我能不能問一句,你們凌家到底來自於何處?在未來,你們……能給我們玄天盟帶來什麼利益?」宋婷玉又一次問道。

    秦烈也看向凌語詩,也問出心中疑惑:「究竟怎麼一回事?」

    「事實上,我們也不是特別清楚,我,萱萱,還有凌峰的變化,就在近期發生,來的太過突然,我們現在也還沒有弄明白。」凌語詩擰起左肩一縷紫發,看著那妖艷的紫色,說道:「凌家會有今天的變化,反倒是你爺爺……最清楚。他曾經對凌峰說過……」

    凌語詩說明凌峰的那番話。

    「又是我爺爺。」秦烈聽完后,表情苦澀,搖了搖頭,嘆道:「我也有一肚子的疑惑想問,我也想找到他,可惜,可惜我根本不知道他在何處。」

    「這麼說,你們也不知道你們是誰?」宋婷玉眼神古怪。

    「不管你信不信,但事實就是如此,至少現在的我們,還不知自己的身份來歷。」凌語詩無奈道。

    「看來你們需要一段時間來摸索自己。」宋婷玉輕輕皺著眉頭,才欲講話,卻感知到玉墜內的波動。

    她取出傳訊的玉墜子,當著秦烈和凌語詩的面,建立起精神聯繫。

    一陣玄妙的波動,從她全身蕩漾開來,那波動透過玉墜子,如瞬息萬里,直達遙遠的玄天城。

    「是我父親。」過了一會兒,她將玉墜子收了起來,「他已經知道顧通、沈梅蘭、賈松林被殺的消息,他當動手的只是你,問我什麼一個情況。我和他沒有多說,只是告訴他,過幾天我會帶著你,去玄天城,親自給他一個解釋。」

    「我會過去。」秦烈答應下來。

    兩個時辰后。

    秦烈和凌家族人,來到一條蜿蜒扭曲的長河旁邊,看著河水中茂密的凈魔蘭草,看著長河後方魔雲密布的天地,他神色驚異。

    「如今的邪族,霸佔了器具宗和周邊三百里區域,他們通過魔甲蟲和腐靈獸,在一點點蠶食改變著前方區域。」宋婷玉伸手指向前面,「在這大半年時間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武者,陸續和對方交鋒數次,雙方誰也沒佔到便宜。我們不敢深入冥魔氣瀰漫之地太久,他們也不敢踏出冥魔氣籠罩的區域,來衝殺我們。」

    「現在,我們在他們蠶食的區域周邊,挖掘了這種長河,在河水中植入了凈魔蘭草,凈魔蘭草能不斷凈化冥魔氣,所以這條長河就是我們的第一道防線。植滿凈魔蘭草的長河,呈圓形將他們所在的區域圍住,他們暫時不能讓冥魔氣繼續擴散,不能繼續朝著外圍擴張。」

    「最近一段時間,這些邪族也安分下來,並沒有調集強者來衝擊第一道凈魔蘭草形成的防線。所以,近期我們和他們沒有爆發激烈爭鬥,雙方處於僵持的狀態。」

    宋婷玉能通過玉墜聯繫玄天盟,她從紫霧海出來后,很快就知道了現今的局勢。

    見秦烈看著長河有些驚異,她主動說明此時的大局,為秦烈解惑,然後又說:「八極聖殿的人,在幽冥戰場內,正在運輸別的破壞冥魔氣蠶食的東西。過段時間,那些東西送來后,就能形成第二道防線。」

    在秦烈和宋婷玉講話的時候,凌語詩和凌家一眾族人,忽然在河邊停了下來。

    他們是打算繞著這條長河,繞路去毒霧澤,這條河,河內種滿了凈魔蘭草。

    河的這邊,是天地靈氣,河的另一邊,則是冥魔氣覆蓋的由邪族掌控的區域。

    這時候,很多凌家族人站在河邊,看著河對面由灰濛濛冥魔氣籠罩的天地,看著日光都無法照射的區域,有不少人露出奇異的表情。

    「秦,秦烈……」凌峰輕呼一聲。

    秦烈聞訊而來,奇聲道:「怎麼?」

    「你看河對面的冥魔氣。」凌峰沉聲道。

    秦烈凝神去望,發現河對面本來稀薄的冥魔氣,不知因何原因,在簇簇聚集著,變得越來越濃郁渾厚。

    很快地,在凌家族人河對面的區域,冥魔氣由灰濛濛的顏色,變成了漆黑的魔雲。

    那些魔雲滾動著,如受著某種力量的牽引,竟紛紛朝著凌家族人這邊聚涌而來。

    然而,因為河內眾多凈魔蘭草的存在,那些魔雲一出現在寬闊長河的上方,就會立即變得稀薄,變得清淡,一會兒就被凈魔蘭草分解吸納,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    濃郁的魔雲,不斷的聚集著,聚集成一團團,不斷地往凌家族人的位置湧來。

    但卻沒有一團魔雲,能夠在凈魔蘭草上空長時間逗留,都被很快吸納消散,它們飄逸到河中間的時候,就全部不見了。

    可那些魔雲卻極為執著,雖然一次次消散,雖然被凈魔蘭草反覆凈化,它們還是不死心的繼續聚集,繼續湧來。

    彷彿,在凌家族人身上,有著極為的磁力,好像凌家族人形成了極為強烈的磁場,在不斷吸引著它們,令它們無法抗拒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