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九十五章 兩個女人的爭鋒(小聲求月票~~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九十五章 兩個女人的爭鋒(小聲求月票~~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根靈紋柱,隨著秦烈的心神御動,化為一道流光,落入他手指上的空間戒。

    一幅星光湛湛,如浩淼星河泛濫的瑰麗畫面,忽然在他魂湖中映照出來。

    浩浩蕩蕩的星空,星辰璀璨奪目,如無數碎鑽填充著天幕,說不盡的神秘奧妙,有一種深邃能打動人心的壯闊雄奇。

    又是一根靈紋柱,化為流光,在他空間戒內消失。

    只見天河扭扭曲曲,一條條的,如溪流匯入大海,又凝成一幅美麗的畫卷,在他魂湖內徐徐展開。

    一根接著一根靈紋柱,重新在空間戒內隱沒下來,在秦烈的魂湖當中,則是映照出一幅幅不同的場景畫面。

    秦烈的心神,念頭,靈魂,都彷彿沉溺在魂湖中,去感受不同的天地,去體悟畫面中的玄妙,如在經歷著一幕幕新穎奇特的瑰麗風景。

    萬象境,要窺見人生萬象,要經歷不同風景,只有這樣才能認識真我,才能令境界獲得提升。

    如今,秦烈沉淪在魂湖內的美麗風景中,像是在一段段全新的人生中活動。

    他閉著眼,腦海中浮現出許多畫面,靈魂如分成六個,在六個不同的天地中,經歷著不同的事情。

    「秦烈……」

    凌語詩走上前,張口輕呼,想要將其喚醒。

    「別打攪他。」宋婷玉從森羅殿武者聚集的位置走過來,在凌家族人要講話行禮的時候。她抬手做出噤聲的動作,對凌語詩解釋:「秦烈應該有所領悟,這時候不宜打攪,你喊醒了他,他就錯過了一次機遇。」

    聽她這麼一說,凌語詩趕緊打住,有些小心地從秦烈身旁移開后,她沖著宋婷玉微微一鞠身,不亢不卑道:「多謝宋小姐。」

    宋婷玉眼睛閃亮。她深深看著凌語詩,如想要看穿凌語詩的內心。

    在她有些咄咄逼人的目光中,凌語詩坦然自若,神情從容,紫色的眼瞳深處,有著令人驚奇的鎮定。

    她和宋婷玉對視著。竟絲毫不虛,她嘴角還帶著淡淡的笑容,那笑容恬靜自然,讓宋婷玉都暗暗驚訝。

    很少有女人,在她的目光下,還能這麼淡然自若的。何況是出身卑微且只是開元境的凌語詩?

    這讓宋婷玉不由高看了凌語詩幾分。

    「你不用謝我,我這麼做是因為秦烈。並不是因為對你們凌家有什麼好感。」宋婷玉直言不諱道。

    凌語詩輕輕點頭,微笑說:「我知道。」

    「冒昧問一句,你們凌家……究竟是什麼來歷?」宋婷玉愈發驚奇,她發現關於凌語詩,她所了解的情報似乎有點不準。

    她專門調查過秦烈,也自然調查過和秦烈糾葛頗深的凌語詩,通過她的情報。她知道凌語詩境界低微,出身也很稀鬆平常。性格溫柔如水,骨子裡有點柔弱,在困境中容易持悲觀的態度,做事不夠積極主動,不夠堅決果斷……

    那些情報,讓她對凌語詩早有了解,讓她覺得大致摸清了凌語詩的性格。

    然而,如今真正面對凌語詩,她忽然發現凌語詩在面對她的時候,都如此的淡然,一言一行,一顰一笑,似乎都充滿了自信。

    她面前的凌語詩,和情報上的凌語詩,分明有著巨大的差異,這讓宋婷玉有些疑惑。

    「抱歉,我們凌家的事情,我不想多說什麼。」凌語詩回應。

    「哦,我能理解。」宋婷玉盯著她又看了幾眼,發現無法從她眼中瞧出異樣,眼見凌語詩不欲多言,她也知道從這裡問不出什麼,也就不再講話。

    ……

    「那邊,什麼一個情況?」不遠處,屠澤看向凌家眾人,看向坐著不動的秦烈,神情怪異的問道。

    屠漠剛剛嚴厲叮囑過身邊人,讓他們絕對不要泄露今天所見的一切,此刻,聽著屠澤的問話,他看了一眼宋婷玉和凌語詩,又看了看秦烈,忽然驚詫小聲道:「不會是兩個女人,為了秦烈那傢伙……在針鋒相對吧?」

    此言一出,屠澤和卓茜,還有那些森羅殿的武者,都是目顯異芒。

    「這臭小子!還真是有一手!」卓茜由衷讚歎。

    「宋婷玉可是宋家的大小姐,是宋禹的獨女,秦烈這傢伙能讓他吃醋,就算死了都值了!」屠澤羨慕不已。

    「二少爺,你這個朋友真是厲害,宋小姐在我們赤瀾大陸,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美女。以前,我在幽冥戰場的時候,有幸見過她一面,之後的好幾天,我都渾渾噩噩的,腦子裡面都是她的影子……」一個森羅殿的統領,見宋婷玉的注意力不在這邊,也是壓低聲音,嘿嘿笑道:「就連現在,我做夢的時候,夢中的女神……也還是她的樣子呢!」

    「宋小姐的美艷冠絕赤瀾大陸,這一點無庸置疑,每一個見過她的男人,都會魂縈夢牽。」又有一個森羅殿的武者留著口水表態。

    「能讓這種女人吃醋,恐怕是所有男人最大的榮耀吧?」

    「她要能為我吃醋,就是讓我立即去死,我都心甘情願!」

    「嗯,我也是。」

    森羅殿的一眾武者,在遠處偷偷摸摸打量著宋婷玉和凌語詩,壓低聲音議論著。

    宋婷玉忽然瞥了他們一眼。

    包括屠漠在內,所有人忙垂下頭,都直愣愣的看著腳面——竟然都不敢和她的眼睛對視。

    「你猜他們在說什麼?」宋婷玉忽然嫣然一笑,又對身旁的凌語詩說道。

    「他說我們在為秦烈爭風吃醋。」凌語詩也抿嘴輕笑,「他們還說你的美艷冠絕赤瀾大陸,是所有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女神,說只要你肯為他們吃醋,他們就算是馬上去死都心甘情願……」

    宋婷玉身軀微震,她驚異無比看向凌語詩,奇道:「你怎可能聽到他們的談話?」

    凌語詩眼中閃爍著令人心悸的紫色碎光,看著她輕聲說道:「我不但能聽到他們的談話,我還能……知道你想些什麼,你在想,這個女人不過開元境而已,連自己的魂湖都還沒有凝鍊出來,怎可能聽覺那麼敏銳?你在想,這個和秦烈有過婚約的女子,明明來自於低微的凌家鎮,怎會和情報上的消息那麼不一樣?」

    在宋婷玉悚然變色之時,凌語詩一皺眉,再次問道:「宋小姐,你調查過我?為了什麼事情?哦,我又看出來了,你是因為秦烈,是為了調查秦烈而順帶查查我,原來是這樣。」

    這番話落下后,宋婷玉美眸中泛出恐懼之色,她下意識後退,和凌語詩拉開距離,並且立即施展秘術,先將心靈識海封禁,然後才說道:「你竟然能進入我的心靈!」

    凌語詩微笑不語。

    「我忽然有點後悔,後悔幫你們凌家渡過這一劫。」宋婷玉神色古怪,「你們凌家,比我所想的還要奇特一點,容你們存在發展下去,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威脅到玄天盟的地位。」

    「也許凌家能和七煞谷、森羅殿一樣,成為玄天盟下屬的勢力,能為玄天盟出力。」凌語詩認真道:「凌家威脅不到玄天盟,我們的存在,興許還能為玄天盟注入新血,宋小姐和別人不一樣,應該有足夠的魄力和眼界。而宋盟主,既然讓你殺掉七煞谷的人,自然也是有包容之心的。」

    「滅掉七煞谷的人,並非我父親的意思,我並沒有和我父親對話。」宋婷玉搖了搖頭,看著她,突然道:「以我對我父親的了解,我相信他只要知道你們凌家非我族內,必定會和大多數人一樣,想著要滅殺你們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一直從容的凌語詩,終於變了臉色。

    她是認為宋禹下達了指示,宋婷玉才出手滅掉七煞谷的來人,也是如此,她能從容不迫。

    然而,在宋婷玉說明實情,告訴她一旦宋禹知道真正的情況,還是會全力擊殺凌家,她終於知道如今的凌家,還處於隨時可能滅亡的兇險之中。

    「呵,原來你的底氣並不足,你還真嚇了我一跳呢。」宋婷玉忽然燦爛笑起來,覺得在和凌語詩的交鋒中,她終於又處在絕對的優勢了。

    「你們在談什麼?」也在此時,旁邊的秦烈,突然醒轉過來,看著兩女來了這麼一句話。

    「沒什麼。」

    「沒什麼。」

    宋婷玉和凌語詩忽視一眼,有默契般的,都輕描淡寫的揭過先前的談話。

    「語詩,你和凌家的族人,和我去毒霧澤,去和器具宗匯合。」秦烈沉吟了一下,忽然道。

    「嗯。」凌語詩輕輕點頭。

    「屠大哥,茜姐,謝謝你們能在我『死』后,還能對凌家伸出援手。」秦烈沖森羅殿那些人揚聲大喝。

    「臭小子,什麼死不死的,這種話不吉利,以後不準說!」卓茜責怪道。

    秦烈被她罵了一句,卻覺得渾身舒坦,「凌家的人,一會兒跟我去毒霧澤,以後你們和你們的人要煉製什麼靈器,可以直接來毒霧澤。」

    「好!我也想見見康智那混蛋!」卓茜笑道。

    「屠大哥,也替我謝謝你父親,就說我會記得他在關鍵時刻伸出的援手。」秦烈又道。

    「你少啰嗦了,七煞谷的人,還會接著過來,你們趕緊上路吧。」屠澤吆喝。

    「後會有期!」

    「後會有期!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三更了,弱弱地求下月票,嗯,大家有所表示一下吧,明天,盡量也多寫點來回報大家~~(*^__^*)嘻嘻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