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凌家的爆發!(求推薦票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九章 凌家的爆發!(求推薦票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的爆發,實在來的太突然,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上一刻還在冷眼旁觀,下一刻,就發現卜祥被紫色火焰淹沒。

    井水澆灌在卜祥身上,竟絲毫不能阻止火焰的洶湧勁頭,所有人都只能看著卜祥被燒成黑炭。

    而那深紫色的火焰,依然在卜祥的屍體上燃燒著,似乎不耗盡最後一絲能量,什麼方法都無法熄滅它一樣。

    所有凌家族人,此刻都是驚駭欲絕,都生出絕望感來。

    外界傳言,卜祥明面上是火煞穀穀主顧通的徒弟,實際上,說卜祥是顧通的私生子。

    這一點,很多人都私下確認了。

    因為卜祥本人境界低微,天賦也很尋常,然而,顧通卻在十幾年前,在七煞谷下屬的一個青石級勢力中,說看重了這小子的修鍊天賦,將其收為徒弟帶入火煞谷。

    之後,卜祥在顧通不惜一切代價的栽培下,依然境界進展緩慢,至今也不過只是開元境中期而已。

    這大大跌破了眾人的眼睛。

    然而,顧通對卜祥還是關愛有加,還是將大量的修鍊資源傾盡在他身上。

    直到有人傳出,說卜祥是顧通的私生子,大家才明白過來,知道為什麼顧通這麼厚待卜祥。

    如今凌萱萱燒死了卜祥,凌家還怎麼可能有活路?

    「姐,我,我不想這樣的……」凌萱萱一看卜祥死了,也驚慌失措起來。失聲尖叫道:「我也不想這樣的,但我控制不住火勢,我也沒有料到這火焰突然變得這麼兇猛。」

    她並不傻,一看卜祥被燒死,立即知道她將凌家逼上絕路了。

    她也很清楚,凌家將會因為她的衝動,而迎來滅頂之災!

    「卜祥死了,卜祥死了!」一名火煞谷的武者,臉色巨變。驚叫道:「糟糕!谷主必定發狂!」

    「語詩,這……」金煞谷的李中正,此時也慌了手腳,他沉吟了一下,突然說道:「凌家完了,誰也沒辦法庇護凌家。」

    「通知谷主!」火煞谷的武者吆喝起來。

    「凌語詩。你妹妹將凌家帶入萬劫不復的絕境。就連你,我也沒辦法護住了,不過,我會向火煞穀穀主要求,希望在你死前,由我來照顧你幾天!」李中正經過調整后。心境平復下來,他深吸一口氣。說道:「我能給你幾天美好的回憶,嘿嘿!」

    眾多凌家族人,聽到李中正的這番話,都聽出了他話里的淫邪之意,都是怒火中燒。

    這李中正垂涎凌語詩多年,一心想要得到,他費盡心思。利用種種途徑,總算是逼迫的凌語詩將要下嫁他為妾。

    然而。因為凌萱萱的突然爆發,因為卜祥的慘死,他知道就算是他,也沒辦法讓凌語詩活下來。

    於是,他退而求其次,要在凌語詩死前,求火煞穀穀主顧通將其交給他幾天。

    讓他能一償所願。

    「姐姐!反正凌家逃不過這一劫了,我們,我們和他們拼了吧!」凌萱萱聽出李中正的惡意后,紫色的眼瞳中,泛出瘋狂的光芒出來。

    那光芒,讓李中正都心生懼意,下意識的離她稍稍遠了一點。

    凌語詩並沒有講話。

    在突發巨變,在李中正表露出最陰暗一面后,出奇地,她只是深深看著李中正,看著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。

    她的眼瞳,漸漸變成深紫色,她一頭靚麗的長發,無風而動,如動蕩的紫色波濤一般。

    沒有人知道,在凌萱萱暴起發難,將卜祥擊殺那一刻,她也渾身血脈沸騰。

    她比凌萱萱還要憤怒,心中的怒火,如一枚種子,在她鮮血生根發芽,迅速壯大成長……

    熊熊火焰,在她鮮血內燃燒,在她腦海內燃燒,如燒掉了某種壁障封印,她腦中轟然巨震。

    然後,她眼瞳變成深紫色,她發現她所見的世界,發現她看到的一切,都變得和往常不一樣了。

    她能看到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身體內一根根筋脈內靈力的流動軌跡,在她的眼瞳中,那些武者的身體上,多出一根根亮晶晶的線,那是一根根處在皮肉內的筋脈,筋脈內的光點,就是武者的靈力在流動……

    她看著李中正,看著那雙潛藏著淫穢之意的眼睛,還能知道李中正在想些什麼。

    她不但能看穿對方的靈力運轉方式,還能看透對方的心思,能看清別人的心靈。

    在凌家族人怒意勃發之時,她就這麼看向李中正,心中壓抑的怒意,忽然通過某種她也無法理解的方式,直達李中正心靈腦海。

    怒火,恨意,如山洪一般在李中正心靈腦海爆發。

    這是一種心靈秘術!

    李中正渾身巨顫,眼中流露出深深驚駭之色,他看著眼前的凌語詩,忽然發現,在他印象中一直溫婉靜雅的女人,如忽地變成洪荒猛獸。

    他看到先前將卜祥燒成灰燼的紫色火焰,似乎在他腦海中湧現,由初始的零星,變得逐漸洶湧。

    他生出被紫色火焰淹沒的大恐懼,他抱著頭失聲尖叫,他看著凌語詩恐懼的步步後退。

    這一刻,凌語詩在他眼中,又像是變成了猙獰厲鬼,變成了主宰他生命的邪神。

   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,李中正步步後退,一邊退,身子一邊哆嗦著。

    大家很明顯的覺察到,李中正的精氣神,似乎在迅速衰竭,似乎被看不見的邪物,在一點點的吞噬著精神和意志。

    「這,這是怎麼一回事?」凌承志呆愣著,他一會兒看看凌萱萱,一會兒看著變得古怪的凌語詩。

    「難道,難道是因為她們的那些變化?」族老凌康安漸漸明悟過來。

    「凌峰!凌峰你……」有人驚呼出聲。

    只見本來處在凌家族人中,顯得並不起眼的凌峰,如突地變成發狂的凶獸,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臉上浮現出令人恐懼的瘋狂神色。

    在卜祥、李中正威脅凌家的時候,凌峰一聲不吭,只是死死瞪著兩人。

    他瞪了一會兒,如深陷進仇恨之中,在他眼中只剩下滅殺這些金煞谷、火煞谷來人的念頭。

    於是他就這麼去做了。

    同樣修鍊火屬性靈訣的凌峰,握著他的火雲錘,突地朝著一名金煞谷武者衝去。

    火雲錘,本來只是凡級二品的靈器,在七煞谷那些武者眼中,這種級別的靈器簡直不值一提。

    來到七煞谷后,凌峰突破到開元境初期,他本有機會獲取更高品質的靈器,可他用慣了火雲錘,一直捨不得丟掉。

    今天,他重新取出火雲錘后,忽然生出一種血脈相連的奇妙感。

    這多年來,他無數次摩挲著火雲錘,一次次的戰鬥過,卻從未有過如此神奇的感覺。

    他殺向那名金煞谷武者的時候,他覺得手中的火雲錘,如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,如變成了他的臂膀,變成了他四肢的延伸……

    他力量灌入火雲錘后,火雲錘陡然湧出如紫色長河般的火焰,那火焰,也是深紫色!

    深紫色火焰如河,隨著凌峰的御動流淌,卷向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。

    一時間,慘叫聲連連,大多數都是開元境的那些武者,在深紫色火焰河流竄來后,都瞬間被紫色火焰點燃身體。

    和那卜祥的狀況一樣,他們無法熄滅身上的火焰,他們凄厲慘叫,在恐懼叫喊,卻無法熄滅。

    李中正抱著頭,見鬼一樣步步後退,已退出這片宅子。

    他是唯一一個,沒有被紫色火河給淹沒,沒有被點燃身體的人。

    在凌萱萱、凌語詩之後,凌峰也開始爆發,開始展現他的力量。

    這片宅子內,都是著火的金煞谷、火煞谷武者,那些人在火焰中痛苦慘叫著。

    凌家的族人,看著突變的一切,看著凌語詩、凌萱萱、凌峰三人,都處在深深的驚駭之中。

    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。

    直到凌語詩冷靜下來,下達了一個命令:「所有凌家族人,立即撤離鎮子,儘快遠離七煞谷的勢力範圍!」

    「走!立即走!」凌康安也反應過來,「什麼都不要帶,人只要離開就行了,能走多遠算多遠,能逃一個算一個!」

    在凌康安、凌承志的吆喝下,所有凌家族人,都意識到繼續留下來,只有死路一條。

    他們什麼都沒有準備,在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武者還在凄厲慘叫的時候,便出了宅子,在那些鎮上一道道驚異的目光中,往七煞谷的地界外面行去。

    驚恐欲絕的李中正,退出凌家宅院后,一清醒過來,就以最快速度沖回金煞谷,去見金煞谷的谷主賈松林。

    與此同時,先一步回火煞谷報訊的武者,也去找顧通說明消息。

    「我要屠盡凌家全族!」沒過多久,從火煞谷的谷內,傳來顧通瘋狂的怒吼聲。

    不多時,金煞谷的谷主賈松林,也通過李中正知道了凌家發生的事情。

    於是整個七煞谷的高層,都很快知道了凌家的反抗,知道了凌家逃離的消息。

    整個七煞谷的強者,在各個命令下,紛紛出動,去追捕逃竄的凌家族人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拜求推薦票支援,叩謝大家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: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
   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: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: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