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信箋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信箋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把那木雕給我看看吧,我或許可以幫到你呢?」

    宋婷玉眼神期待地看向他,主動伸出手來,很誠懇地說道:「放心,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。你不是也說了,想要找到你爺爺,想知道關於他的事情么?」

    秦烈拿著木雕,皺著眉頭,在暗暗猶豫著。

    想了好一會兒,他又深深看了宋婷玉一眼,這才將木雕遞過去,「你小心一點。」

    「放心放心。」宋婷玉美眸一亮,對秦烈的信任,她非常滿意,接過木雕,她稍稍穩定了一下,便嘗試以精神意識滲透其中。

    秦烈也緊張起來,一瞬不移地看向她,希望她能夠有所發現。

    然而,下一刻,他就發現宋婷玉笑容一僵。

    「怎麼?」秦烈訝然。

    宋婷玉神色有些尷尬,她晶瑩的臉頰上,泛出一絲羞赧的紅潤,「好像,好像我連精神意識都進不去,我再試試……」

    她不死心的又一次嘗試。

    一縷凝結的精神念頭,才稍稍碰觸到木雕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撥盪開來。

    她的念頭,似乎不被認可,一靠近木雕,就被直接甩開,壓根無法滲透一絲進去。

    連續幾次嘗試失敗后,宋婷玉俏臉浮現苦笑,她重新將木雕還給秦烈,無奈道:「看樣子我幫不了你,這木雕有封禁,它只允許你的精神意識進入……」

    秦烈目顯奇異之色,握著木雕沉默起來。

    好半響。他重新將木雕收入空間戒,又繞著葯山晃悠了一圈,發現沒有什麼異常后,他讓宋婷玉又送他去凌家鎮。

    走在凌家鎮空曠的街道上,看著旁邊一棟棟小房子,他輕嘆一聲。

    所有凌家的族人,都是在極寒山脈靈獸和武者衝突的時候,從此地遷移到冰岩城。

    凌家族人在冰岩城沒有生活多久,因為他擊殺了杜海天一家。又被迫從冰岩城離開,遷往了七煞谷的地界。

    現在的凌家族人,背井離鄉,寄人籬下,在七煞谷的日子定然很艱難。

    他一路走到屬於他的小屋,推開布滿灰塵的小門。踏入蛛集結的屋內,他情緒有些低落。

    那一年,就在這裡,他勸說凌語詩離開,勸凌語詩跟隨鳩琉瑜去七煞谷,他以為他的做法是正確的。以為凌語詩、凌萱萱跟隨了鳩琉瑜,在黑鐵級的七煞谷。必然能夠有更輝煌的人生。

    一晃數年過去了,凌家七零八落,鳩琉瑜因他而死,凌語詩、凌萱萱也因為和他的關係,被七煞谷的人針對。

    如今重新回到這裡,回想當年他的決定,他不知他那時對凌語詩的勸說。究竟是對是錯。

    在這個小屋中,他生活了七年。在後面兩年內,這小屋內多了個一個女人……

    這女人當他是傻子,過來為他洗衣掃地,為他打掃衛生,為他放水洗澡,這女人雖然啰嗦,雖然整天瑣瑣念,卻心地善良,從沒有真正害過他……

    一幕幕過去的記憶,一幕幕兩人獨處的畫面,忽然映入心頭。

    秦烈在屋內怔然。

    許久后,他來到他以前睡覺的小木床,在床沿邊上,他看到一封信,一封落滿了灰塵的信箋,信上有著他極為熟悉的字體。

    他有些錯愕地拿起信箋,打開,凝神去看信上的內容。

    「秦烈,從冰岩城離開后,你到底去了何處?我找了你很久很久,我去了冰岩城,去了那個高宇說的石林,去了極寒山脈,去了葯山……」

    「你可能會去的地方,我都找遍了,我怎麼也找不到你。」

    「希望你沒事,我希望你好好活著,希望你能記著對我說的話。」

    「就在這裡,你曾經對我說過,有一天你會來陰煞谷找我。」

    「師傅催的急,我現在要回去了,我會在陰煞谷等你。」

    「我等你有一天兌現你當時的諾言,我會在七煞谷,等你某一天到來。」

    「你一定要來呀。」

    「記著,有人在等你,一直再等,還會一直等下去……」

    這封信是凌語詩留下的,在他從冰岩城失蹤后,這女人不顧她師傅的反對,孤身一人偷偷離開陰煞谷,在冰岩城附近,在葯山,石林,極寒山脈,凌家鎮這裡苦苦找他。

    從信箋上,秦烈知道凌語詩找了他許久,卻不知他一直都在極寒山脈地底修鍊。

    她被鳩琉瑜逼迫的急,不得不返回,在回去之前,她應該在這個留有兩人記憶的木屋中呆過。

    也是在這裡,她寫下了這封信,將其留了下來。

    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看到。

    如今,他重回故里,雖然遲了幾年,但他還是瞧見了這封信。

    這封信上,沒有一句肉麻的情話,但每一段話,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裡面,都透露著濃濃的情意,流露出深深的思戀和擔心……

    小屋中,秦烈拿著這封信,回憶起一幕幕往事,不自禁地攥緊了手中的信箋。

    許久后,他珍而重之地將信箋收入空間戒,闊步離開木屋,沖外面站定的宋婷玉說道:「儘快送我去陰煞谷!」

    ……

    「李中正!卜祥!你們來幹什麼?」

    陰煞穀穀外的鎮上,凌家族人居住的宅子內,凌萱萱怒氣沖沖地嬌喝道。

    金煞谷的李中正,還有火煞谷的卜祥,兩人約好的前來。

    在外面,不少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,在虎視眈眈,抱著臂膀冷笑看著裡面。

    「來看我的小妾啊。」卜祥身材微胖,嘴角有一個黑痣,小眼睛閃爍著**裸的光芒。他色迷迷看向嬌憨火辣的凌萱萱,「你這個小辣椒,我最近做夢都在想著,我今天本來去陰煞谷找你的,沒料到你不在,所以我只能找到這裡了。」

    「語詩,我來看你了。」李中正彬彬有禮地大聲吆喝。

    後院的凌語詩,聽到他的叫喊聲,清麗的俏臉上。浮現出厭惡之色。

    可她還是從後院走了出來,來到前院后,看到那卜祥對凌萱萱糾纏,她眼睛一冷,嬌喝道:「卜師兄!請你自重!」

    「自重?」卜祥咧嘴怪笑,「我說姐姐。再過幾天,萱萱就是我的小妾了,我想怎麼對她,那都是理所當然的,就算是你,也沒資格管我吧?」

    「住嘴!誰答應你們了?」凌萱萱怒罵。「死胖子,你少做夢了。我死也不會嫁給你!」

    卜祥臉色陡然陰森起來,他嘿嘿冷笑兩聲,看向從後院一個個走出來的凌家族人,「你們姐妹如果膽敢反抗,那不但你們會死,你們所有凌家族人,都要跟著你們一起陪葬!」

    李中正在一旁站著。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,只是那笑。也顯得有些冷森。

    卜祥的威脅話語一出,所有凌家的族人,都突然沉默了。

    「語詩,不是我們要威脅你,這件事……已經被上面定下來了。這是各大谷主首肯的,也是我拚命爭取,才為你們爭取回來的。不然,你們凌家是沒辦法在七煞谷立足的,也,不可能活著離開。」李中正誠懇地說道。

    「你拚命的爭取,就是爭取我做你的小妾?」凌語詩眼神幽幽,語氣冰冷道。

    「那個,如果在一年前,如果鳩婆婆沒死,你是可以做我正妻的。」李中正聳聳肩膀,無奈笑道:「可惜當時你不肯答應,為了那什麼秦烈,你不願意嫁給我。現在此一時彼一時,你如今身份不夠,做妾……已經是我斡旋后,能為你爭取的做大名分了。按照我師傅的說法,你現在其實連做妾,都不配呢……」

    「凌萱萱,你真以為你能做的妾嗎?」卜祥咧嘴獰笑起來,他淫慾的目光落到凌萱萱玲瓏身姿上,嘿嘿道:「要不是你修鍊火屬性靈訣,且靈力精純,而且處子之身有助於我的修鍊,你以為你也配做我的妾?我老實告訴你,我娶你回來,純粹是為了藉助於你的體質修鍊,等你沒有價值了,我會直接休了你,讓你連妾都做不成!」

    「卜祥!我殺了你!」凌萱萱幾欲發狂。

    她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,隨著她情緒的巨變,迅速變成了深紫色,她的眼瞳,也呈現出淡淡的紫色。

    她運轉靈訣,突然覺得渾身鮮血沸騰,從血脈之中,滋生一種令她極為陌生的力量,那力量陰森邪異,令她都覺得極為不安。

    她手心凝結出來的火球,本來是赤紅色,卻在一瞬間變成深紫色。

    深紫色的火焰一呈現出來,一種極為恐怖霸道的力量,立即轟然爆發出來。

    這力量,陰森恐怖,連凌萱萱自己都無法控制!

    「咻!」

    燃燒著洶湧紫色火焰的火球,突地隨著凌萱萱的怒意飛了出來,在卜祥張口欲叫的時候,竟直接將卜祥淹沒!

    小火球,瞬間變成紫色火海,卜祥胖胖的身軀,立即激烈的燃燒起來。

    卜祥突然恐懼的驚叫,在紫色火海內凄厲翻滾著,試圖撲滅那些紫色火焰。

    所有凌家族人,此刻都驚駭欲絕,都獃獃看著被紫色火焰淹沒的卜祥,看著被自己驚嚇住,變得呆愣的凌萱萱。

    凌萱萱竟真敢痛下殺手!

    此刻,幾乎所以凌家族人,都心神絕望,知道凌家怕是要立即遭受滅頂之災。

    「啊!救我!救我啊!小賤人,我要弄死你啊!」

    卜祥慘叫連連。

    眾多火煞谷的武者,從外面趕過來,擰著水桶往卜祥身上澆水,去熄滅他身上的紫色火焰。

    出奇地,那紫色火焰,根本不是水能熄滅的,始終在洶湧燃燒。

    而卜祥的瘋狂慘叫聲,則是漸漸的平息,他很快被燒成了黑炭。

    ——卜祥慘死。

    ……

    ps:誠懇地求推薦票~~~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