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七章 葯山的詭異圖案(求推薦票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七章 葯山的詭異圖案(求推薦票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流雲七彩蝶如一道絢爛彩虹,帶著秦烈、宋婷玉兩人,從紫霧海中的幽靈島飛走。

    一路朝著七煞谷的方向而去。

    本為五階靈獸的流雲七彩蝶,又以速度見長,它從幽靈島離開,出了紫霧海的勢力範圍,也僅僅只是用了一個時辰左右。

    在第二天旭日初升時,流雲七彩蝶便出現在凌家鎮的上空,從幽靈島方向去七煞谷,要途徑凌家鎮,經過冰岩城,穿過森羅殿……

    「停一下。」秦烈在凌家鎮上空忽然輕喝一聲。

    宋婷玉身穿綵衣,一身鮮艷亮麗的衣衫,在初升的陽光照耀下,綻放出湛湛神光,那光芒將她迷人身姿襯托的如不沾凡塵的神祗。

    聽到秦烈的要求,她嫣然輕笑,伸出玉手輕輕拍了一下身下的流雲七彩蝶,「去那邊。」她指向葯山的方向。

    如一道彩虹貫射下來,流雲七彩蝶穩穩落在葯山的山頂,主動趴伏了下來,好方便宋婷玉、秦烈走下。

    「這就是葯山對吧?」宋婷玉打量著不高的小山,看著叢生的雜草,說道:「在凌家族人遷移后,這個地方看樣子荒廢了,聽說你以前就在裡面修鍊?」

    「嗯,我在這裡呆了七八年。」秦烈走下流雲七彩蝶,踏上雜草齊腰的葯山山頂,從這個角度,他能看到凌家鎮。

    在所有族人遷移后,凌家鎮已經空無一人,從山上望過去。鎮上一片死寂,沒有絲毫的生命動向。

    這座葯山,沒有人打理培育后,以前的靈草也都人挖走。

    從葯山山巔順著小道下來,秦烈來到山腰的部位,看著一個個被石塊堵實的山洞,秦烈唏噓不已。

    「聽說你以前有五年時間渾渾噩噩?」宋婷玉美眸熠熠,「你和你爺爺將大量的時間用在葯山內,你都在修鍊。那他……在忙什麼?」

    秦烈恍然。

    他以前在無法無念狀態苦修,沒有認真去想,他爺爺究竟在忙於什麼。

    他只記得,他爺爺時常見不著人,經常性的在極寒山脈走動,有時候來到葯山內。趁著他修鍊的時候,會說許多修鍊上的話語,講解煉器上的一些禁忌和要訣。

    他爺爺在凌家鎮陪著他,待了整整五年,這五年時間,他並不知道他爺爺究竟忙於何事……

    皺著眉頭。秦烈繞著葯山遊盪,眼睛盯著一個個石洞探視著。希望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。

    他知道他爺爺應該沒有回來過,以他如今在赤瀾大陸的名氣,他爺爺真回來,想要找到他並不困難。

    「咦!」

    葯山另外一端的宋婷玉,忽然輕呼一聲,似乎發現了什麼奇妙。

    秦烈立即趕了過去。

    在葯山的背面,在一塊平整光滑的山石上。被人以利器刻畫出一個奇特的八角形圖案。

    這個八角形,看起來。像是用一根根骨頭搭起來的,每一個突出的角,都是一個白骨森森的骷髏頭。

    八角形內部,一簇簇的惡鬼靈魂聚集著,如雲團一樣。

    在這個八角形圖案中心,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,似乎能插入什麼東西一樣。

    這個詭異的圖案,看一眼就覺得陰森可怖,讓人覺得渾身壓抑,如望著九幽深處煉獄一般恐懼。

    「以前這裡就有這個圖案嗎?」見秦烈到來,宋婷玉皺著眉頭,有些驚異的詢問:「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這個圖案,我就覺得很不安。究竟是什麼人,刻畫在石頭上的?」

    「以前肯定沒有這個圖案。」走上前,秦烈湊在那圖案上,凝神去看。

    突地,一陣陰森邪異的波動,在他靠近后,從那詭異的八角圖案上蕩漾出來。

    那八角形八個骷髏頭組成的角,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骷髏頭空洞眼瞳內,似乎出現了一點點亮光,那八角形內部一簇簇的惡鬼冤魂,如在輕輕蠕動著,要蘇醒過來一般。

    宋婷玉駭然變色,驚叫道:「好強大的精神邪力!」

    秦烈也是渾身一震。

    只見他爺爺唯一留給他的那根木雕,突地不受控制地從他空間戒內飛逸出來,這木雕一出來,竟直接插在那八角形圖案中心!

    那八角形中心的孔洞,似乎就是為了木雕插入而鑿開,木雕的腿部端,就這麼契合無間的,落在八角形中心。

    猛然一看,彷彿是他爺爺站在一簇簇惡鬼怨靈之中,在接受諸多幽魂厲鬼朝拜。

    「啊!」宋婷玉掩口尖叫。

    秦烈也是驚駭莫名。

    只見,那一簇簇惡鬼凶魂,在那雕像插入中央后,倏地化為一縷縷明光熠熠的光點,紛紛鑽入了雕像內部。

    就連八個骷髏頭眼瞳內,忽然冒出來的如鬼火一般的綠色焰火,也彷彿受著木雕的吸引,接連湧入雕像。

    而秦山的雕像,則是自成一股吸扯力,將八角形圖案的光點、綠色火焰一一吸收,如接納某種玄妙的訊息……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隨著幽魂厲鬼和骷髏頭內火苗的被吸收,這個八角形的詭異圖案,突然間爆碎。

    眨眼間,陰森猙獰的圖案,就被某種早就存在的力量摧毀。

    除了木雕還在石洞中,那先前的八角形圖案,再也看不出一點存在的痕迹,被抹除的乾乾淨淨。

    那木雕,就插在石洞中,又變得平凡無奇,沒有一絲光澤波動,沒有一點特殊的精神氣息。

    然而,不論是秦烈,亦或者宋婷玉,看向那木雕的眼神,都浮現深深的驚懼之色。

    兩人就這麼看著木雕,就怎麼久久沉默著。

    「秦烈。對你爺爺……你究竟了解多少?」許久后,宋婷玉幽幽問道。

    秦烈伸出右手,在那木雕上方不斷伸展著手掌,在猶豫著,要不要立即抓起木雕。

    聽到宋婷玉的問話,他回過頭,眼中有著一絲落寞,表情苦澀道:「別說對我爺爺了,我就連我自己……都不了解。我不知道自己誰,不知道我的出身來歷,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……」

    宋婷玉驚愕,「你……」

    「我什麼都不知道。」秦烈深吸一口氣,沉喝一聲后,猛地將木雕從石洞內拔了出來。

    木雕還是那木雕。觸感一樣,入手的感覺沒有變化。

    然而,當秦烈以精神意識逸入其中,卻發現在木雕內部的複合靈陣圖內,多出一個球形光團,那光團由一簇簇怨靈、厲鬼凝結而成。內部鬼火森森,傳來非常強大的精神波動。

    光團內的精神波動。讓秦烈意識到,內部有著大量的訊息。

    他認真一想,就忽然意識到那八角形的圖案,應該是一種傳訊的秘法,那些怨靈、厲鬼還有鬼火,都是一種特別的訊息。

    而木雕,能從那傳訊的秘法之中。將內部的訊息給聚攏起來。

    這麼一想,他漸漸明白過來。大致猜測了玄妙。

    刻畫那八角形圖案的人,要傳訊給他,亦或者給他爺爺……

    木雕內的強大精神波動,帶著一種危險的氣息,讓秦烈本能的覺得恐懼,也讓他明白,他暫時絕不能輕易觸碰——他不夠實力接受那些訊息。

    這就意味著,傳訊者不是他爺爺,因為他爺爺不會不知道他的境界修為,不會留下這麼強烈的精神磁場,讓他連碰都不敢。

   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——那人是要傳訊給他爺爺。

    「秦,秦烈……」宋婷玉稍稍和他拉開一段空間,眉色中有些忌憚,試探地問道:「你發現了什麼?」

    八角形圖案的詭異邪惡,讓她都有些驚訝,之後木雕的變化,那一簇簇幽魂厲鬼和鬼火隱沒木雕,圖案的爆碎,秦烈對木雕的持有……

    這一連串的變化,讓宋婷玉漸生不安,再看秦烈的時候,她覺得秦烈整個人都處在重重迷霧之中,一身的神秘邪異,讓她怎麼也無法琢磨透。

    因為無法測度,所以她心生謹慎,於是小心翼翼。

    「八角形的圖案,應該是一種傳訊的手段,有什麼人……要傳訊給我爺爺,在我手中的木雕內,形成了一個念頭意識聚集的光團。」秦烈眉頭深鎖,「但那光團內部的波動太恐怖,以我的境界修為,還不敢觸碰。」

    他知道以宋婷玉的聰慧,定然也看出狀況了,所以也不去刻意隱瞞,而是坦然說出事實。

    「你境界不夠,不敢觸碰……那個,不介意的話,讓我看看可好?」宋婷玉美眸一亮,一下子興緻濃郁起來,「我半隻腳踏入如意境了,我應該可以試試呢,興許,我能幫你呢?」

    這是她第一次在秦烈面前,表明自己的境界修為,通幽境巔峰,離如意境一步之遙!

    半年來,秦烈幾次追問她的境界修為,她都是微笑不語,始終在隱藏真實修為。

    今天,為了能弄清楚木雕內的訊息,她竟主動說明了自己的真實境界——可見她對木雕內的訊息多麼的好奇在意。

    「……通幽境巔峰,你居然比鳩琉瑜那老鬼婆的境界還要高,比元天涯、帝十九還強。」秦烈看怪物一樣看向她,「你是不是駐顏有術,但真實的年紀,已經七八十了?」

    「你胡說八道什麼呀?」宋婷玉哭笑不得,白了他一眼,說道:「我只是比你大兩歲而已,你今年二十一對吧?我才二十三呀,我怎麼就七老八十了?臭小子,下次再敢懷疑我的年齡,姐姐我會用藥,讓你立即變成七老八十!」

    「二十三,通幽境巔峰,你怎麼修鍊的?」秦烈瞪著她。

    「我本來修鍊天賦就好,我爹又是玄天盟的盟主,他不惜一切的栽培我,加上我還有很多奇遇,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成就。」說起境界修為,她也傲然起來,「在我們赤瀾大陸,和我年齡差不多的,無人能夠在境界上勝過我。同齡人中,單對單戰鬥,也沒有人是我的對手,謝靜璇和聶泓不是我的對手,八極聖殿的張晨棟,除非施展八極聖殿的秘術,以重創自身為代價戰鬥,不然也休想勝過我。」

    「這麼說,在同齡人中,你是無敵?」秦烈愕然道。

    「在我們腳下的赤瀾大陸,我的確在同齡人中無敵。」宋婷玉自通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求下大家的推薦票,拜託諸位投票,謝謝啦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