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,究竟是誰?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,究竟是誰?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陰煞谷的谷外,有一個大鎮,鎮上住著的人,都是谷內長老、核心弟子的親屬,凌家的那些族人也都在鎮上。

    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倆,從陰煞谷出來后,就往鎮上行去。

    來到鎮南角一個大宅子處,兩姐妹看到不少身穿金衣、紅衣的武者,在那宅子周邊晃悠著。

    「是金煞谷和火煞谷的人!」凌萱萱看了一眼,便俏臉顯出怒意,「他們在監視著我們!」

    「先進去吧。」凌語詩輕嘆一聲,在那些金煞谷、火煞谷武者的目光下,和妹妹一起踏入大宅子。

    「大小姐二小姐回來了。」有凌家族人揚聲吆喝。

    「語詩,萱萱,你們可看到外面的人?」凌承志從後院走出來,神情沉重的問道。

    「看到了。」凌萱萱哼了一聲,「他們來幹什麼?是不是要搗亂的?」

    「哎……」凌承志嘆息一聲,帶著兩姐妹來到後院。

    後院內,凌家的那些族老,凌峰,還有眾多的凌家族人竟然齊聚一堂。

    「剛剛金煞谷的裘旭東來過,他過來警告我們,讓我們這段時間不準離開這個鎮子。」凌承志臉色灰暗,「裘旭東讓我們趁早打消逃走的念頭,他說如果我們膽敢妄動,金煞谷和火煞谷的武者絕不會客氣。」

    凌語詩俏臉微變,「看來他們知道森羅殿會派人來接應我們。」

    「怎麼一回事?」凌承志皺眉問道。

    「陸璃師姐將我們被逼迫一事,告訴了森羅殿和器具宗那邊。器具宗那邊沒有動靜,但森羅殿回訊過來了。聽說屠世雄安排他兒子,帶著麾下的統領,要來接應我們離開七煞谷。」凌萱萱解釋,然後幽幽說道:「他們是給秦烈面子,所以來援助我們……」

    一聽她提起秦烈,凌家的族人,忽然齊齊沉默了下來。

    許久后,凌峰搖頭輕嘆。眼中湧出悲痛之色。

    「看來他們是知道這件事了。」凌承志想了一下,也說道:「裘旭東也說了,讓我們少做無謂的掙扎,他說誰都沒辦法改變我們凌家的命運。說凌家沒有被滅掉,說我們能存活到現在,已經是七煞谷做出的最大讓步了……」

    眾多凌家族人。聽他這麼一說,都是滿臉頹然無奈之色。

    「小詩啊,還有萱萱,為了凌家……你們就從了吧?」凌家族老凌博顫顫巍巍說道,「我們凌家太弱小了,在七煞谷這種地方。任何人都能滅掉我們。凌家經歷了那麼多慘事,族人已經犧牲太多了。為了凌家還能立足下去,你們就犧牲一下吧?」

    「是啊,凌家怎麼可能抗衡七煞谷?沒有你們師傅的照顧,我們在這裡根本就沒有活路啊!」族老凌祥也附和。

    「大小姐,二小姐,你們就為凌家犧牲一下吧?」

    「你們父親如果活著,為了家族的存活。也會這麼做的。」

    「是啊。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許多貪生怕死的凌家族人,在裘旭東前來威脅后。都心驚膽顫,他們發現外面金煞谷、火煞谷的武者還在虎視眈眈環伺著,明顯心存歹意。

    為了活命,他們主動勸說凌語詩、凌萱萱,希望兩姐妹遵從沈梅蘭的安排,以小妾的身份下嫁給李中正和卜祥。

    ——他們都不想死。

    「都閉嘴!」族老凌康安怒視著凌博和凌祥,喝道:「小詩和萱萱為家族做的事情還不夠多麼?如果不是小詩和萱萱,凌家,早被杜海天給弄的七零八落,早就被人都害死了!是因為小詩和萱萱在,我們才能來七煞谷,才能有個安全的地方休養生息,也是因為小詩和萱萱,前幾年我們在這裡過的還不錯。」

    「沒有大小姐和二小姐,凌家,在冰岩城的時候,就被杜海天給斬盡殺絕了。」凌峰冷哼,「是陸璃看在大小姐和二小姐的面子上,想方設法帶凌家走出了冰岩城,才讓凌家能夠置身事外。」

    「嗯,沒有兩個小姐,就沒有現在的凌家。」

    「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經犧牲很多了。」

    也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明辨是非,這時候吆喝起來,和凌博、凌祥眾人對峙。

    「如果不是因為凌家還在這裡,小詩和萱萱,都可以不回來。」凌康安瞪著先前叫喊的那些人,「她們姐妹回來為鳩琉瑜守孝,一方面是為了報師恩,可另外一方面,也是為了保全族人。如果她們不回來,我們這裡的所有人,早已經被七煞谷殺光了!」

    這番話后,眾多凌家族人都沉默了,先前叫囂著讓兩姐妹犧牲的那些人,也羞愧的低頭不吭聲。

    「小詩,萱萱,你們,你們的頭髮……」凌承志目露驚異色。

    他發現凌語詩和凌萱萱在情緒失控后,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,似乎漸漸變了顏色……變成了一種很奇異的深紫色。

    就連兩姐妹的眼瞳,也隱隱呈淡紫色,顯得非常奇特。

    他還當兩姐妹修鍊了某種稀罕的靈訣。

    「頭髮的顏色是吧?」凌萱萱抓起一縷碎發,混不在意的說道: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最近情緒一旦失控,頭髮就會變成紫色。好像,好像上次在器具宗的時候,頭髮顏色就有點反常了,莫名其妙的,也不知道為什麼……」

    「小詩,你也是?」凌承志驚訝道。

    「嗯,上次在器具宗,秦烈拔出一個個靈紋柱,最後引得邪冥通道被打開。當內部冥魔氣擴散出來后,我就覺得身體不太舒服,好像,好像鮮血忽然滾燙了起來……」凌語詩仔細去想當時的情形,皺著眉頭描述感受,「我的頭髮,在那個時候,也變成紫色了。」

    凌語詩、凌萱萱說到這裡的時候,眾人發現凌峰轟然一震,眼中爆射出攝人的光芒。

    大家下意識去看他,然後發現凌峰一頭寸長的短髮,竟然,也隱隱往淡紫色蛻變!

    「凌峰!」凌承志尖叫起來,「你,你怎麼也這樣?」

    「我,我也是?」凌峰剛剛似乎想起了什麼,情緒突然失控,然而,他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頭髮,也隨著變成紫色。

    但在凌承志指著他尖叫后,他恍然明白過來,他從眾人驚駭的眼睛中,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    「為什麼會這樣,為什麼會這樣……」族老凌康安喃喃自語,一臉的莫名其妙。

    「凌峰,剛剛小詩和萱萱說起她們頭髮變化的時候,你為什麼神情巨震?」凌承志沉喝。

    「我想起了秦烈爺爺對我說過的一番話……」凌峰忽然道。

    「什麼話?」凌承志問道。

    「好多年了,當時我的火雲錘壞了,我去找秦山爺爺幫我修復。」凌峰用力回憶往事,「秦山爺爺幫我將火雲錘時,要我劃破手指,以鮮血滴在火雲錘上。當時,秦山爺爺看著我那幾滴鮮血,神情很怪異,他對我說了一番怪話……」

    「什麼怪話?」族老凌康安急著詢問。

    「他說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,他還說,我們凌家的族人,也都不知道自己是誰。他說,他之所以來我們凌家鎮,之所以在葯山待下來,是要找些東西,要去確定一件事,他說他要找的東西還沒找到,但看著我滴出的鮮血,卻說他終於確定了他要確定的一件事……」

    「從你的鮮血,他確定了什麼事?」凌康安驚異地問道。

    「我也這麼問了,但他沒有對我解釋,沒說他要確定什麼。」凌峰努力的回憶著,「他只是對我說,有一天我的頭髮可能會變成紫色,眼瞳也會變成紫色,他說如果真有那一天,他讓我不要緊張。」

    凌峰的話講到這兒,所有凌家的族人,都悚然變色。

    「他,他,他怎知道會發生這種事?他怎知道?」凌康安失魂落魄道。

    凌語詩和凌萱萱姐妹,已經意識到了不對勁,也徒然緊張不安起來,也都深深看向凌峰。

    「我當時只當他胡說八道,覺得他神神經經的,根本沒有當一回事。他說的那些話,我也很快忘記了,直到今天大小姐和二小姐頭髮變成紫色,我才猛地想了起來,想起來他說的這番話。」凌峰沉著臉,下意識的揪著自己的頭髮,如困獸一般苦苦去想,去找尋久遠的記憶。

    「秦山會來凌家鎮,絕不是那麼簡單!他說我們所有凌家的族人,都不知道自己是誰,那他肯定知道!他一定知道我們凌家家族的奇特之處,所以才選擇來凌家鎮,可他,為什麼從沒有對我們說?」凌康安焦急如焚,他緊緊盯著凌峰,「還有什麼?他還說了什麼?」

    「我記不得了,我當時以為他在胡說八道,就沒有注意聽他後面說的話!該死,我想不起來,我怎麼也無法想起來!」凌峰抱著頭痛苦的叫喊道。

    他的短髮,在這個時候,已經由淡紫色,變成深紫色,變成和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的那樣。

    「秦山!秦山在我凌家待了五年,他到底懷揣著什麼目的?!」凌康安呼吸急促,「為什麼他能提前預知有一天你們頭髮和眼睛會變成紫色?為什麼他說我們所有凌家族人,都不知道自己是誰?」

    「我們,究竟是誰?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三更完畢,求下月票和推薦票,這周,俺會努力滴~~拜求月票,推薦票啊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
   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: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:腹黑老公壞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