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五章 邀請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五章 邀請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陰煞谷。

    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被新任谷主沈梅蘭,給喚到谷內議事殿堂。

    「我和金煞谷、火煞谷那邊打過招呼了,只要你們姐妹肯下嫁給李中正、卜祥兩人,你們凌家還可以在七煞谷立足。若不然,天下雖大,怕是沒有你們凌家的立足之地!」沈梅蘭冷著臉哼道。

    她本是鳩琉瑜的師妹,通幽境初期的修為,她和鳩琉瑜一直不和,因為境界和威望都不如鳩琉瑜,她以前在谷內地位始終被鳩琉瑜壓著。

    鳩琉瑜在器具宗被寂滅玄雷轟殺后,她在谷內的輩分,立即變成最高的那個,為了迅速穩固七煞谷的局面,她也得以順利坐上陰煞谷的谷主之位。

    以前鳩琉瑜在的時候,她就瞧凌家姐妹還有陸璃不順眼,如今鳩琉瑜已經死了,她自然更加不會客氣。

    將凌家姐妹賣給李中正、卜祥為妾,也是她和金煞谷、火煞谷暗中的協議,是為了還金煞谷、火煞穀穀主支持她坐上陰煞穀穀主的人情。

    「谷主,我們……」凌語詩抬頭,看著沈梅蘭想要辯解。

    「別說了!」沈梅蘭揮揮手,不耐道:「我不管你們肯還是不肯,這都是最終結果!要麼,你們姐妹和凌家,一起走向滅亡,要麼,就安安分分以卑賤的身份,去下嫁李中正、卜祥為妾,好好服侍這兩人,這樣你們凌家還能苟延殘喘下來。」

    凌語詩、凌萱萱臉色難看,強壓著內心怒意。兩姐妹出了殿堂。

    「切,早知道她們會有今天。兩個鄉下的土包子,能一步登天踏入陰煞谷,還真當自己是那麼一回事了?」

    「凌家鎮?呵,連青石級都稱不上的小地方,從裡面出來的人,怎能上得了檯面?」

    「做李中正、卜祥的小妾,我看都算是便宜她們了。哼,要不是森羅殿多管閑事。她們應該已經和凌家人一起死了。」

    外面,沈梅蘭的幾個女弟子,冷眼嘲諷著,一個個神情不屑地看向兩姐妹。

    「你們!」凌萱萱勃然大怒,美眸如火焰噴發,「以前師傅在的時候。你們敢這麼說一句么?」

    「小賤人,要不是老太婆罩住你們,你們姐妹能在陰煞谷待到現在?」一人走上前,神色不善地冷喝道。

    「都在啰嗦什麼?」就在此時,陸璃從旁邊行了過來,她冰冷的眼睛。在那幾個挑釁的女子身上晃悠了一圈,厲聲道:「我下次再聽到誰說我師傅壞話。休怪我手中的劍不長眼!」

    沈梅蘭的那些女弟子,一看到陸璃過來,都是神色微變,沒有敢繼續多言什麼。

    如今的陸璃,已踏入萬象境初期,因為天賦出眾,加上自身驚人的實力。她深得各大谷的谷主賞識。

    就連沈梅蘭,雖然已經坐上了陰煞谷的谷主。但在對待陸璃的時候,也不敢太過放肆。

    「陸師姐。」凌語詩、凌萱萱輕呼一聲。

    「走吧。」陸璃又冷冷看了那些人一眼,這才皺了皺眉頭,往谷外的方向行去。

    待到遠離了陰煞谷,來到谷外一個清澈小湖旁邊后,陸璃忽然停下腳步,回頭說道:「我已將你們的難處,讓人告知了森羅殿的謝靜璇,還有那新任的二殿主屠世雄。謝靜璇如今人在玄天盟,她暫時不知此事,但她的麾下樑忠,已經回訊說會儘快告知她,屠世雄則是回訊,說安排了他兒子和麾下統領過來,要接你們去森羅殿生活。」

    「謝謝陸師姐。」凌語詩微微鞠身。

    凌萱萱也滿臉感激之色。

    「其實你們根本不該回來。在屠世雄相邀的時候,你們就應該去森羅殿,那時……秦烈還在,谷內的人絕不敢刁難你們。」陸璃神情一貫清冷,「如今秦烈死在幽冥界,谷內的那些人就再也沒了顧忌,還好謝靜璇、屠世雄等人出面斡旋,不然你們下場會更加凄慘。」

    「我……」聽她提起秦烈,凌語詩低垂著頭,眼睛灰暗,輕聲道:「當時,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,師傅也待我不薄,就算明知道回谷后麻煩重重,我也要為師傅守孝。我沒料到,他,他後來也出了事……」話到後來,凌語詩聲音哽咽,眼眶中泛出淚水來。

    「姐姐別傷心了,說不定秦烈還活著呢?他只是半年沒有消息,也沒有人能證明,他就一定死在幽冥界了呀?」凌萱萱寬慰道。

    可凌語詩依然雙肩抽搐。

    不論她,亦或者陸璃,都知道凌萱萱的勸說那麼的無力。

    秦烈又不是法力通玄的如意境、破碎境強者,冒然墜入幽冥界,進入邪族的腹地,豈有生還的希望?

    因此,在她和陸璃心中,秦烈早已死了。

    ……

    赤瀾大陸東南方,遼闊無垠的紫霧海,在紫色海霧瀰漫的海面上,有一座島嶼——幽靈島。

    在幽靈島的島中央,有一口巨大的枯井,水井有幾畝地大小,深幽不見得底。

    這一天,隨著一聲聲怪嘯傳出,從這巨大的枯井裡面,鑽了兩個人出來。

    正是秦烈和宋婷玉。

    「總算是重見天日了。」宋婷玉輕盈落在枯井旁邊,看著頭頂璀璨星辰,感嘆道:「還是這片天空看著順眼,沒有日月星辰的天色,顯得死氣沉沉,沒有一丁點的生機,讓人心靈都覺得壓抑。」

    不論是幽冥界,還是幽冥戰場,都沒有日月星辰,天空永恆的灰暗無光。

    兩人在幽冥界、幽冥戰場被迫呆了半年,在那種沉悶壓抑的環境下,他們一直都懷念有日月星辰的蒼穹,懷念有著天地靈氣繚繞的清新空氣。

    如今。在以淵的幫助下,兩人通過那種連接上下兩層的龍捲風,終於一層層穿過,終於回到了赤瀾大陸。

    「那個以淵很不錯,不但修鍊潛力極佳,而且非常聰明,手段也了得。」宋婷玉呼吸著新鮮空氣,從空間戒內取出呼喚流雲七彩蝶的一塊玉晶,一邊湧入力量激發。一邊說道:「我們玄天盟曾經列出一個名單,那些名單是八極聖殿下屬勢力有天賦的武者,對名單上的人,要麼提前吸引進玄天盟,要麼,就想辦法扼殺掉。以淵。就是名單上的一個人,我印象很深刻……」

    秦烈沉著臉,看著夜幕上點綴的星辰,說道:「你我在幽冥界也算是共渡了患難,你將流雲七彩蝶叫喚過來后,先送我去七煞谷吧。」

    「沒問題。」宋婷玉還沒有褪下臉上的面具。所以模樣只是普通,不過她的眼睛。卻亮晶晶的,閃爍著彩虹般的神光,「我不但送你去七煞谷,還可以幫你將你的小情人救出來,助你解決掉麻煩。」

    「什麼條件?」秦烈下意識問道。

    「條件?」宋婷玉訝然,搖了搖頭,失笑道:「不用什麼條件。對我而言。這只是小事一件,七煞谷畢竟是玄天盟的下屬勢力。而我的面子,也要比謝靜璇的大……」

    「你都聽見了?」秦烈哼了一聲。

    「哎呀,不小心就聽見了,人家真不是有意的。」宋婷玉吐了吐舌頭。

    「鬼才信。」秦烈瞪了她一眼。

    「走吧,先換個偏僻的地方。這裡是進入幽冥戰場的入口,時不時地,就有人進進出出,幽靈島的北邊,有很多船只能通往陸地,但我們有流雲七彩蝶,所以不需要去那邊,你跟我來就好了。」宋婷玉朝著他招招手,往一處茂密的林間行去。

    秦烈旋即跟上。

    半個時辰后,兩人來到幽靈島的東南角,在一個巨大的礁石上,兩人面朝著紫色海霧繚繞的海面,頭頂著漫天璀璨星光,並肩坐了下來。

    看著海,看著滿天星斗,宋婷玉沉吟不語。

    一股亂人心智的幽香,從她身上緩緩傳來來,調皮的鑽入秦烈口鼻,在星光下,聽著海水的洶湧聲,嗅著那股子幽香,想著和宋婷玉半年來的這番經歷,秦烈有些感慨。

    宋婷玉絕對是很有心計的女人,她身份高貴,魅力驚人,本身實力還深不見底,而且手段非凡。

    一路走來,隨著對這女人的了解加深,秦烈越來越深刻意識到這女人的可怕,他相信這女人如果想要達成一個目的,一定有無數種手段,而且最終必然能成功。

    這女人,絕不是一般男人能駕馭的……

    「想什麼呢?」在秦烈胡思亂想的時候,宋婷玉別頭看向他,嫣然一笑。

    她臉上的面具不知何時被撤下,那張魅惑眾生的絕美臉龐,就這麼呈現在秦烈的眼前,在月光、星光的照耀下,那張臉竟然顯出一種聖潔無暇的光澤,讓秦烈為之驚艷。

    「沒,沒想什麼……」秦烈吱吱唔唔。

    「有一點以淵說的沒錯。」宋婷玉抿嘴輕笑著,美眸波光熠熠,「應興然和器具宗的三大供奉,心中只有器具宗,為了宗門的穩固和興旺,他們確實能犧牲沒有價值的人。老實說,我對煉器師沒有什麼好感,我所認識的煉器師,都是一群有怪癖,自私自利,在關鍵時候只想著自己的陰險傢伙……」

    秦烈輕聲一嘆。

    「但你……和他們不太一樣。」宋婷玉明眸深處,有著一絲複雜的神色。

    「有什麼不一樣的?」秦烈淡然道。

    「呵呵。」宋婷玉沒有回答,而是微笑發出邀請,「秦烈,反正應興然重新坐上器具宗的宗主了,你的小情人身陷險境的時候,器具宗也並沒有為你去做許多事。在他們心中,已經『死去』的你,一點價值都沒了,所以不值得為『死人』去勞神。既然如此,你也無需為器具宗去出什麼力了,不如……等七煞谷的事了后,你和我去玄天盟吧?」

    ……

    ps:第二章,求推薦票~~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