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四章 患難見真情(求推薦票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四章 患難見真情(求推薦票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土坡上,秦烈和以淵並肩站著。

    「來,喝點我紫霧海的特產——寒霧瓊液,這酒以寒冬海面上的寒露,混合十九種果汁釀造而成。」以淵取出一個玉瓷酒壺,微笑著遞給秦烈,「這寒霧瓊液比任南給你喝的那種酒,肯定要好上數倍,而且,我沒在裡面下毒,你可以放心飲用。」

    秦烈哼了一聲,隨手接過這精美的酒壺,毫不猶豫湊到嘴上痛飲。

    寒霧瓊液入口冰涼,有一種奇異的薄荷味,入腹后,一絲絲清涼感,從胃中蕩漾開來,似乎能將心火降下來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才有一種微涼的果酒香味,從口中慢慢感受出來。

    那種清涼感,還有一種調理身心,讓人心曠神怡,將心煩意燥給驅除的奇妙作用。

    秦烈細細品嘗,心中暗暗讚歎,不覺間又多喝了幾口。

    這寒霧瓊液入腹,那種清涼感逐漸瀰漫全身,竟然對傷勢的穩定,都有難言的妙處,這讓秦烈暗暗驚奇,馬上就明白這寒霧瓊液怕是價值不菲。

    「這酒在紫霧海應該都頗為珍稀吧?」秦烈搖晃著酒壺,看著內部青綠色的澄清酒液,隨意問道。

    「寒霧瓊液是紫霧海特別為八極聖殿釀造的,也是專門供應八極聖殿的那些大人物,在我們紫霧海,也只有少數人才能得到這種美酒。而我,就是那少部分人中的一個。」以淵淡然一笑。

    「任南沒這個資格吧?」秦烈驚異道。

    以淵笑著點頭,「他還不夠格。」

    秦烈沉默了一下。他又喝了一口寒霧瓊液,忽然道:「器具城的時候,你當時如果肯對我說明情況,坦白告訴我那是一個專門針對琅邪、馮蓉的陷阱,我想我應該還是會過去。」

    「血影、梁央祖、帝十九、元天涯他們,真正的目標是琅邪大人和馮蓉教官,你……只是附帶的。我如果說明情況,你可能會過去一趟,因為你欠唐師姐和蓮柔的。但琅邪大人和馮教官,未必就肯以身涉險,尤其是琅邪大人,他絕不是冒失的人。」以淵滿臉苦笑,輕嘆一聲,「無所謂了。反正我已經叛出器具宗,反正又重新回了紫霧海。」

    「你誑我,誘騙我這事,休想我就這麼揭過!」秦烈冷哼。

    以淵笑了笑,點頭說道,「你要算賬。我隨時恭候。」

    話到這裡,他神情陡然嚴肅起來。沉聲道:「但我這次拉你過來,是有要緊事告訴你,這件事關乎你的那個紅顏……」

    「誰?」秦烈皺眉。

    「凌語詩。」以淵輕喝。

    秦烈臉色陡然一變,「怎麼回事?」

    「你和宋小姐在邪冥通道上空突然消失一事,半年前就傳開了,到了現在,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了。」以淵深深看著他。解釋道:「在絕大多數人心中,你和宋小姐都已經葬身幽冥界。是絕不可能存活下來的。」

    秦烈陰沉著臉點頭。

    「鳩琉瑜和眾多七煞谷的強者,慘死在你手中,史景雲的一根指頭,也被你親自斬斷。因為這些事,凌家姐妹重返七煞谷后,一直受人針對,那些跟隨兩姐妹生活在七煞谷地界的凌家族人,遭遇也頗為不妙……」以淵慢慢解釋。

    「本來因為你的強勢,因為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發話,令器具宗的危機瞬間解除。你有寂滅玄雷,又執掌器具宗,能號令血矛,又和玄天盟有了默契……所以七煞谷的那些人,雖然都看凌家姐妹不順眼,但是並不敢輕舉妄動,害怕激起你的瘋狂性子,怕你以寂滅玄雷大肆報復。」

    「但你和宋小姐陷入幽冥界,在他們眼中,你必死無疑了,他們自然就無需顧及你的威脅。也是如此,七煞谷那些親人朋友慘死在你手中的人,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恨意,開始對凌家姐妹,還有凌家族人動手了。」

    「七煞谷!」秦烈冷哼一聲,「他們怎麼做的?」

    「本來,他們想殺光凌家族人,想擊殺凌家姐妹。」以淵看著秦烈冰冷的眼睛,說道:「但森羅殿的謝靜璇,還有屠世雄等人,都向七煞谷施壓,包括你們器具宗那邊,蘇醒后的應興然,也對七煞谷那邊給予了壓力,所以七煞谷不敢做得太絕。」

    秦烈皺眉沉默。

    在明知道他已經「死了」后,謝靜璇還能出面維護凌家姐妹,讓他頗為有些意外。

    當時器具宗和五方勢力大戰前,謝靜璇曾帶著屠澤、卓茜見他,要說服他脫離器具宗,要他儘早離開。

    可他和謝靜璇談崩了。

    之後,兩人不歡而散,謝靜璇也言明雙方恩斷義絕,擺明了說攻擊器具宗的時候,她絕不會留情。

    秦烈也當那次事後,謝靜璇怕是對他懷恨在心,怕是不會再給他面子。

    沒料到,在他「死後」,在七煞谷要滅殺凌家姐妹的時候,謝靜璇竟然會出面施壓,讓七煞谷不敢那麼放肆。

    「沒料到這女人在關鍵時刻,居然還能靠得住……」秦烈心情有些複雜。

    至於森羅殿的屠世雄,那肯定是因為屠澤、卓茜在底下央求,他才會出面施壓,這一點秦烈心知肚明。

    「蘇醒的應興然……」秦烈微微一愣。

    沉吟了一下,他繼續追問,「然後呢?」

    「在多方面的壓力下,七煞谷不敢對凌家姐妹下殺手,但現在他們又逼凌語詩下嫁給李中正,逼凌萱萱下嫁給火煞谷的卜祥。」以淵見秦烈臉色愈發陰沉,內心一跳,不過還是補充了一句,「還是以小妾的身份……」

   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,忽地從秦烈身上擴散出來。以淵凝神一看,發現秦烈雙眸泛著血光,如一頭擇人而噬的凶獸,要張開血盆大口吃人一般可怖。

    「別太激動,這只是七煞谷那邊的動作,凌家姐妹如今都安然無恙。」以淵連忙相勸,「七煞谷是在這麼逼凌家姐妹,但她們並沒有就範,凌家和對方還僵持著呢。我聽說屠澤、卓茜這兩人。已經往七煞谷那邊趕去,要帶凌家姐妹還有凌家族人,脫離七煞谷,帶他們去森羅殿修鍊,如果此事成了,凌家姐妹就不會有事。」

    「器具宗那邊沒派人去接她們?」秦烈沉聲問。

    「應興然被玄天盟救醒后。他自然還是器具宗的宗主,而你,在他們來看,已經死在幽冥界了。」以淵撇了撇嘴,冷笑道:「應興然是什麼樣的人,你還不清楚?」

    秦烈皺眉。

    「他是個合格的宗主。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器具宗的強盛!但他太理智。太現實,這就註定他們根本沒有什麼人情味!」以淵毫不客氣地說道:「當年,他看到梁少揚潛力無窮,所以明知道梁少揚先後兩次殺你,依然不聞不問。等你擊殺梁少揚,展現出絕世天賦后,他立即態度大變。又不再將唐師姐當一回事,在明知道唐師姐和蓮柔被血影囚禁后。他還嚴令禁制我通知你,他怕你有意外,所以他果斷捨棄了唐師姐和蓮柔!」

    「如今,在他眼中你已經死了!你所有的潛力,你對器具宗所有的巨大價值,都因為你的喪生而消失殆盡。」以淵冷聲譏誚:「你以為他會和屠澤、卓茜一樣,為了一個『死去』的人,去做那麼多事?我聽說他會對七煞谷施加壓力,都是因為下面墨海長老,還有馮蓉教官的請求,他才勉為其難那麼做的。」

    「三大供奉呢?」秦烈深吸一口氣。

    「他們?」以淵搖頭失笑,「在你眼中,他們和應興然有區別嗎?如果你沒有御動十二根靈紋柱,你在他們眼中將一文不值!當年梁少揚以陰蝕蟲害你,你當三大供奉不知么?」

    秦烈沉默。

    「我之所以義無反顧離開器具宗,是因為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不值得我拋頭顱灑熱血。說白了,他們眼中只有器具宗的強大,為了宗門的興旺,他們能犧牲任何人,如果你沒了價值,他們也會犧牲你。」以淵垂頭苦笑。

    「還有寒霧瓊液沒?」秦烈向以淵伸手。

    不知不覺間,他已經將一壺酒喝完,而他心中的煩擾,反而隨著以淵的一番話越來越濃稠。

    「最後一壺了。」以淵一臉肉疼的,又遞給他一壺酒,然後說道:「在器具宗,真正值得結交的,是墨海長老,是馮蓉教官,是唐師姐和蓮柔,童長老也勉強算一個。其餘人……我看也就那樣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,只有宗門,沒有個人,你自己多想想就知道他們究竟是怎樣的人呢。」

    「咕嚕咕嚕!」

    秦烈不吭聲,只是仰頭痛飲,他一口氣將半壺酒喝掉,然後霍然站了起來,「帶我去通道口,我要儘快返回上面,我要去一趟七煞谷。」

    「沒問題。」以淵淡然一笑。

    「我和宋婷玉身份特殊,而你,則是紫霧海的人,我殺了於岱,斬斷了蘇紫英的手指,你這麼做……不怕出事?」秦烈深深看向他。

    「沒人知道你是誰。」以淵回頭,看著身後的方向,「跟任南的人,還有剩下那個蒼羽會的女子,興許能猜出一點,但他們已經死了。而跟隨我的人,都不會多問一句,他們信服我,就算是我現在叛出紫霧海,他們還是會跟隨我……」

    「你能安排我們倆無聲無息離開?」秦烈再次確認。

    「只要你們不大喊自己是器具宗的秦烈,不喊宋玉是玄天盟的宋婷玉,那就沒問題。」以淵自通道。

    秦烈點了點頭,沉吟了一下,才說道:「我們倆如果能順利出去,你我之前的瓜葛,一筆勾銷!」

    「一言為定!」以淵咧嘴燦然笑了起來。

    ……

    ps:周一了,請大家登錄一下帳號,幫忙投上一張推薦票,今天保證三更,老逆叩謝大家啦!!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