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見以淵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再見以淵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看著宋婷玉,等看到她長裙上連皺褶都沒,就知道任南恐怕連碰都沒有碰到她的身子。

    不知道為何,在意識到任南沒有碰到她以後,秦烈忽然覺得心情放鬆,沒來由的安心了下來。

    「任大哥!」單月四人尖叫。

    這一刻,他們終於明白這兩個名叫宋玉、張焦的男女,絕不是能夠任由他們揉捏的小角色。

    宋婷玉巧笑盈盈,美眸中流轉著動人心魄的虹光,她搖曳生姿來到眾人身旁,隨手將已經咽氣的任南扔了出去。

    仍在顧萬里的屍體旁邊。

    「你著什麼急呀?」她嬌嗔的瞪了秦烈一眼,「那顧萬里身上的毒素,一會兒就會發作,你稍稍有點耐心,多等一會兒,不就能省點力量了?」

    秦烈訕訕一笑,並沒有解釋。

    「怎麼?聽到我在帳篷內,被那個傢伙輕薄,你是不是很不痛快?覺得怒火中燒?」宋婷玉湊上來,明眸閃爍著湛湛神光,神采飛揚地調侃他,「莫不成,你真對我有了……」

    「沒!」秦烈截斷道。

    「咯咯。」宋婷玉花枝招展的嬌笑起來,扭動著纖細腰肢,她款款來到單月身旁,伸手道:「把我的戒指還給我吧?」

    那一枚戒指,先遞給了顧萬里,由顧萬里進行檢查,之後交給任南,任南檢查后,又遞給了單月。

    單月檢查過後,發現這戒指並非空間戒。無比的失望,不過這枚戒指翠綠欲滴,本身也是由上等美玉雕琢,玉質內還似乎隱隱有奇妙花紋,非常美麗,單單以飾品而言,這戒指也相當討喜。

    因此,單月在發現戒指並非空間戒以後,也沒有隨手扔掉。而是大大方方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。

    她對這枚戒指,也有些喜愛,所以就留了下來。

    如今,見宋婷玉伸手討要,單月臉色無比難堪,她有些驚懼地看向宋婷玉。動作有些僵硬地將戒指褪下來,重新交到宋婷玉手上。

    青翠欲滴的戒指,在宋婷玉的玉指上,顯得無比的契合,還忽然散發出蒙蒙綠色光暈,一股很奇異的波動。也隨之蕩漾出來……

    「空,空間戒!就是空間戒!」一人驚叫。

    單月眼睛一亮。一臉的懊惱神色,似乎在暗暗埋怨自己不識異寶。

    她並未發現,就在這時候,她渾身的皮膚,都泛出點綠色,那綠色越來越深……

    宋婷玉在她眼前搖了搖玉指,微笑著說道:「我的這枚戒指。不是誰都能隨便觸碰的,更加不是誰都能隨便佩戴的。」

    她這句話才落下。單月旁邊的那個蒼羽會的少女,禁不住叫嚷起來,「單月姐,你,你的皮膚變成綠色了,你,你的氣色很差勁!」

    單月悚然變色,立即意識到不妙,她猛地去看顧萬里和任南,駭然發現已經死去的顧萬里和任南,全身都泛出綠光,身體變成了綠幽幽的顏色。

    分明是中了劇毒的模樣!

    六人中,只有她,任南和顧萬里三人檢查了這枚戒指,這時候,她也終於明白先前宋婷玉話里的意思。

    宋婷玉讓秦烈稍等片刻,就是肯定任南、顧萬里要不了多久,就會毒發身亡,根本不需要秦烈多此一舉的動手。

    「宋師妹,是我們鬼迷心竅,請你饒我們一命!」單月恐懼地叫嚷起來。

    「都是任南起了歹心,和我們無關啊!」剩下兩個紫霧海的武者,也是大叫起來。

    眾人都意識到不妙了。

    秦烈一言不發,在一旁看著宋婷玉如何來應對此事,對這幾人,他沒有一點仁慈心,不論宋婷玉怎麼做,他都不會有意見。

    若非宋婷玉境界精湛,能窺聽到這些人的談話,他說不定會栽個大跟頭,被這六人給謀財害了命。

    在宋婷玉捉弄他們,言明那戒指只是普通的定情信物的時候,任南和顧萬里依然起了淫慾,依然要下殺手。

    在任南將宋婷玉拖入帳篷的時候,那兩個蒼羽會的女的,都選擇了沉默……

    秦烈心中已經宣判了他們的死刑!

    「呵呵,就憑你,也想佩戴我這枚戒指?」宋婷玉笑看著單月,輕輕搖頭,然後說道:「我的定情信物,你怎麼能戴呢?戴了,你就只能去死了呀……」她瞄了秦烈一眼。

    秦烈乾笑一聲。

    「唔唔……」單月渾身抽搐,本來白皙的身子,變成綠幽幽的顏色,神情猙獰駭人。

    宋婷玉從她身旁款款走開,重新來到秦烈身旁,笑盈盈說道:「還有三個沒有中毒,我不能動手,交給你吧。」

    秦烈輕輕點頭。

    先前,他發現他即便丹田靈海紊亂,也能藉助於鮮血之中的力量動手,血靈訣在他鮮血內凝聚的血煞能量,足以讓他應付現今局面。

    更何況,實在不行,他還有寂滅玄雷可用。

    「咦?」宋婷玉忽地輕呼一聲,她看向遠處一個方向,道:「又有人來了。」

    秦烈微一皺眉,立即取出一枚寂滅玄雷,隨時準備應付新的局面

    他很清楚,如今活動在附近的武者,要麼是八極聖殿的,要麼是八極聖殿下屬的勢力,對方肯定會和任南、單月一夥,絕不會傾向他和宋婷玉。

    因此,他要做好應付最不利的局面,處境不妙的時候,要以寂滅玄雷轟出一條血路出來。

    「任南呢?大娘要找他問話,讓他快點滾過去!」一個秦烈熟悉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,不多時,以淵帶著五名紫霧海的武者,從秦烈身後顯現出來。

    以淵身穿紫色勁裝,拿著那把傘。臉上沒了一貫的溫和,眼中射出凌厲如劍的光芒,整個人此時鋒芒畢露。

    此時的以淵,終於突破瓶頸,也跨入了萬象境!

    他踏步而來,一股驚人的氣勢,從他身上流露出來,竟然極為攝人。

    不但以淵身後的五人,對他神情恭敬。在他一路走來的時候,那兩個跟任南的紫霧海武者,還有剩下的一名蒼羽會的女子,都對他有些敬畏,神情顯得有些恭敬。

    然而,在敬畏之中。這幾人也是驚喜起來,瞧見了活下來的希望。

    此刻,秦烈和宋婷玉背對著以淵,以淵過來的時候,還當秦烈和宋婷玉是任南和單月,並沒有太過在意。

    待到他發現單月、顧萬里、任南發綠的屍體后。以淵才神情微變,冷喝道:「怎麼回事?」

    「以淵。是這樣的,這兩個……」那個蒼羽會的女子,對以淵似乎還有些仰慕,忙添油加醋的描述起來。

    她絕口不提他們為了空間戒使出的手段,不提任南將宋婷玉拖入帳篷欲施暴,只說秦烈、宋婷玉喪心病狂,突然下毒手殺了任南、顧萬里和單月。完全顛倒黑白,將髒水污水都潑到了秦烈、宋婷玉的身上。

    另外兩個紫霧海的武者。也配合的連連點頭,都說是秦烈和宋婷婷瘋狂的痛下殺手,絲毫不顧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盟約。

    三人一番話扭曲事實的解釋說完,忽然怔住,有些錯愕的看著以淵。

    這時候,以淵早已經站到秦烈身旁,他凌厲如劍的目光,深深凝聚在秦烈的臉上,久久不言。

    那三人呆愣著,以淵身後的五名紫霧海武者,也意識到不對勁,也沒有講話。

    宋婷玉嘴角噙著淺笑,也看著以淵和秦烈,看著兩人大眼瞪小眼。

    許久后,以淵露出一個啼笑皆非的表情容,搖了搖頭,輕聲一嘆:「好久不見。」

    秦烈冷哼一聲,「的確好久不見了!」

    以淵苦笑,知道秦烈還是心存芥蒂,並沒有原諒他,暗嘆一聲,他點了點頭,說道:「那件事是我對不起你,不過為了蓮柔,我也是沒辦法。我在出城前,曾對你說過,我隨時等你來找我算賬……」

    秦烈皺眉,看著面前的以淵,神情也有些複雜。

    「怎麼回事?」以淵又問。

    「這些人看上了我們的空間戒,欲圖謀財害命,可惜本事不濟。」秦烈三言兩語解釋清楚。

    「以淵!不是這樣的!」那蒼羽會的女子尖叫。

    以淵回頭看向她,厭惡道:「你算什麼東西?我和朋友講話,你夠資格插嘴?」

    揮揮手,以淵冰冷無情道:「我和任南早就有衝突,他死了正好,省的我看著煩。嗯,剩下的三人也一併處理了,回去就說被邪族宰了。」

    以淵身後五人,唯他馬首是瞻,聞言臉色一寒,同時沉默著取出靈器,步步朝著這邊緊逼。

    那三人恐懼地失聲尖叫起來,似乎沒料到以淵竟敢對他們痛下殺手,他們破口大罵以淵吃裡爬外。

    「換個地方說話吧。」以淵留麾下五人清理身後,對秦烈示意了一下,往前方一個土坡行去。

    秦烈沉著臉跟了過去。

    宋婷玉笑盈盈的,也不知道避嫌,竟也大大方方地跟著秦烈,一起來到以淵身旁。

    「這位是玄天盟的宋婷玉小姐吧?」她走來后,以淵只是看了一眼,便一言揭穿她的身份。

    「不愧是紫霧海最有潛力的人,呵,如果將來八極聖殿不肯接收你,你可以來我們玄天盟,我宋家可以接納你。」宋婷玉輕笑道。

    「我就不勞宋小姐費心了。」以淵又恢復一貫的溫和,淡然笑了笑,他說道:「我和秦烈有幾句話要單獨說說,還請宋小姐能給個薄面,在下先謝謝了。」他鞠身一禮。

    秦烈也看了她一眼。

    「算了,看在你這麼有禮貌的份上,那我就隨便走走。」宋婷玉這才款款離去。

    ……

    ps:我的公眾微%%信開通了,帳號:dxq830826,玩這個的朋友,還請加我一下,謝謝大家關注(*^__^*)~~嗯,明天起,會爆發哦~~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