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下狠手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下狠手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宋師妹,張兄弟,你們這段時間被困,一定沒有好好休息過。來來來,喝點酒,吃點肉,咱們好好聊聊。」任南拿著酒袋,和他三位師弟一起,笑著從帳篷走出。

    兩個蒼羽會的女子,也是露出淺笑,陪著他們一同來到秦烈、宋婷玉身旁。

    「先喝點酒吧。」任南過來后,隨手向秦烈、宋婷玉各扔了一袋酒,熱絡道:「哎,在邪冥通道打開后,最近邪族攻勢兇猛,以後不知道會有多少戰鬥發生呢。能好好活一天,一定要珍惜,不能虧待了自己,你們說是不是?」

    「對對,有酒有肉,縱情享樂,這才是人生!」一人笑道。

    「對呀,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,是要珍惜每一天。」單月也道。

    「任大哥說的有理。」宋婷玉接過酒袋,隨口附和了一句,便小口小口喝了起來。

    一行六人的目光,齊齊凝聚在她吞咽的動作上,神色略顯緊張。

    秦烈心中冷哼一聲,也拿起酒袋,動作粗獷的痛飲。

    火辣辣的酒液,如小溪,順著他的脖頸流淌下來,直達他胸腔。

    先服用了一枚玄天盟解毒丹藥的他,根本不怕酒中的毒藥,所以毫不擔心,一眨眼功夫,他就將酒袋內的酒喝光,打了個酒嗝后,還沉喝一聲:「痛快!」

    「哈,張兄弟真是一個豪氣的人,難怪張兄弟在土煞谷那麼吃得開,連我們都久仰大名。」任南讚歎。

    「客氣客氣。」秦烈隨手將空酒袋扔向他。眯著眼,看著任南、單月一行人,看著他們眼中的喜色,心中冷笑不迭。

    任南、單月沒有急著答話,而是留心宋婷玉,待到他們看到宋婷玉一口一口的,也將一袋子酒喝光,他們眼中喜色更濃。

    之前,他們望向宋婷玉、秦烈手上空間戒的目光。還躲躲閃閃,似乎還心存顧忌。

    但現在,在秦烈、宋婷玉將酒袋中的酒喝光后,他們目光中的貪婪之色,已經漸漸不加掩飾,明顯的讓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們的貪慾了。

    「宋師妹。張兄弟,你們在七煞谷應該都頗有些身份背景吧?」紫霧海的顧萬里,笑嘻嘻地湊上前來,坐在了宋婷玉的身旁,他眼睛瞄著宋婷玉手指上的戒指,「空間戒可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……」

    「空間戒?」宋婷玉瞥了他一眼。忽然輕笑著搖頭,伸出修長指頭搖晃了一下。說道:「這不是空間戒,就是普通的戒指,我是覺得好看才戴起來的。」

    「普通的戒指?」顧萬里臉上笑容一僵。

    秦烈掃了宋婷玉一眼,心中暗笑,看這女人怎麼捉弄任南六人。

    「自然是普通的戒指。」宋婷玉很乾脆的褪下戒指,大大方方將其遞給顧萬里,美眸帶著狡黠的意味。說道:「不信顧大哥可以檢查一下呀?」

    顧萬里臉色怪異,接過那一枚戒指。他仔仔細細檢查一遍,又以精神意識嘗試滲透,卻發現戒指是實心的,裡面當真沒有獨立的小空間。

    他又檢查了一會兒,臉色有些難看,一言不發地將戒指遞給任南。

    任南臉上的笑容,也早已消失,他緊皺著眉頭,也仔仔細細檢查了幾遍,之後神色難看,又將戒指遞給單月。

    單月接過戒指,也沒有看出什麼玄妙,也肯定這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,根本不是他們所想的空間戒。

    「張兄弟,你手上的?」顧萬里又看向秦烈。

    「和她的一樣,就是普通的戒指,這是她親手製成的。」秦烈咧嘴一笑,和宋婷玉交換了一個眼神,信口開河道:「我和她……那個私定終身了,就分別為對方製作了一枚戒指,你們拿著的,是我為她親手制住的。我這個,是她為我以玉石雕琢而成,雖然不是空間戒,但是對我們而言,卻有特殊的寓意,所以我們一直都佩帶著。」

    宋婷玉嬌嗔的白了他一眼,似在怪他占自己便宜,不過也沒說破,而是附和著微笑說:「嗯,我們佩戴的戒指,是為對方專門製作的,雖不是空間戒,但對我們而言很重要。」

    兩人這番話落下,任南一行六人,臉色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。

    「媽的,原來是兩個狗男女定情的信物,白白浪費了老子的一番功夫!」任南一肚子惱火,「兩顆**丹還值不少靈石呢,真是白白糟蹋了!」

    「真是倒霉,還以為運氣來了,沒料到只是兩個窮癟三!」顧萬里也罵罵咧咧。

    「我就說嘛,萬象境的武者,怎麼可能持有空間戒?」單月一臉失落,「算了,既然這樣,也別節外生枝了。」

    她一看不是空間戒,先前的決心立即動搖了,認為這樣沒理由的擊殺宋婷玉、秦烈兩人,完全沒必要了。

    「你們,你們說什麼?你們想幹什麼呀?」宋婷玉則是滿臉驚慌,美眸中流露出的駭然懼意,讓秦烈都不得不讚歎她的演技,「張焦,我們走,他們不懷好意!唔……」

    站起來,宋婷玉曼妙誘人的身子,忽然一個蹌踉,如喝醉一般搖搖晃晃。

    她眼中驚懼之意更重,尖叫起來:「你們,你們竟然在酒里下了毒!你們怎敢這麼對待我們?你們不得好死!」

    秦烈在一旁默默坐著,他看著宋婷玉的精湛演技,暗暗讚歎。

    「任大哥?」單月這時候看向任南,徵詢任南的意見。

    任南臉色陰沉,他冷冷看著秦烈,又望向宋婷玉,看著宋婷玉那搖搖晃晃,但卻妖嬈無比的美妙身姿,他忽然道:「反正已經開頭了,就一不做二不休了!要是放他們一條生路的話,他們還是會懷恨在心,以後必然不會善罷甘休,不如殺了一了百了!」

    「嗯。」顧萬里也贊同。

    「這個宋玉,死前我要好好檢查檢查,看看她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!」任南霍然站了起來,他火熱的目光在宋婷玉妖嬈迷人的身姿上游弋著,**裸的**光芒絲毫不加掩飾。

    在其餘五人的注視下,他上前一把扯住宋婷玉的手臂,連拖帶拽的,將宋婷玉拉入最近的一個帳篷。

    單月和另外一個蒼羽會的女子,自然知道任南所謂的好好檢查,究竟是怎麼一回事……

    然而,兩女雖然臉色微變,深深地看向那帳篷,聽到了裡面宋婷玉的尖叫聲,可她們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。

    「嘿嘿,那女人模樣雖然一般,不過身材真是好得離譜。我見過那麼多女人,也沒有見過單單隻是一個好身材,就讓人血脈噴張,怎麼也遏制不住心頭邪火的,也難怪任大哥控制不住了。」顧萬里看著帳篷,聽著裡面的尖叫聲,也是讚嘆不已。

    另外兩個紫霧海的男子,看著帳篷的臉色,滿是羨慕,他們似乎在等任南完事後,也衝進去插一腳。

    秦烈在一旁坐著沒動,他臉色陰沉地看著那帳篷,聽著宋婷玉誇張的尖叫,體內殺意漸漸凝聚。

    雖然明知道以宋婷玉的手段,斷然不可能吃虧,雖然明知道她在逗弄任南,知道一會兒死的肯定會是任南,可秦烈還是無法遏制內心怒火。

    也不知道為什麼,一想到在那帳篷內,任南可能會碰觸到宋婷玉,秦烈便怒火中燒,便氣血飆升。

    「怎麼?受不了是吧?」顧萬里湊上來,在秦烈身旁嘿嘿怪笑,「和你私定終身的女人,在裡面被別人侵犯,你卻中了毒藥動彈不得,這感覺……是不是生不如死?是不是痛不欲生?」

    「痛不欲生……」秦烈低低輕呼一聲。

    他忽然閃電般出手,瞬間攥緊顧萬里的脖頸,將顧萬里整個人凌空提起。

    在顧萬里兩腿胡亂踢蹬,拚命想要掰開秦烈那隻手的時候,一股濃烈猶如實質的血腥味,從秦烈體內陡然湧出!

    秦烈的眼中,漸漸泛出腥紅如血的色澤,如洪荒凶獸盯著獵物一樣,血淋琳看向顧萬里。

    顧萬里肝膽俱裂,發出「嗚嗚」的怪叫聲,拚命想要掙扎。

    「你!」

    剩下兩個紫霧海的武者,還有那兩個蒼羽會的女子,聳然變色,猛地站了起來。

    「喀嚓!」

    骨骼斷裂的聲音,清脆地從顧萬里脖頸上傳出來,顧萬里的頭,以一種不自然的姿勢,軟軟往後耷拉著。

    秦烈隨手一甩,顧萬里的身體,如一堆爛肉飛了出去。

    他這才看向剩下的四人,看向那單月,「只是兩枚空間戒,就能令你們泯滅人性,能讓你們不顧一切?」

    單月臉色難看。

    「任大哥!任大哥!」兩個紫霧海的武者失聲尖叫。

    然後他們忽然發現,宋婷玉大呼小叫的聲音,忽然戛然而止。

    他們下意識回頭去看,就見宋婷玉衣著整齊,玉手拽著任南的頭髮,拖死狗一樣,將任南從帳篷內拖了出來……

    而任南,則是目顯驚恐至極的表情,捂著喉嚨一直想講話。

    卻始終無法發出一個聲音出來。

    殷紅的鮮血,從他捂著喉嚨的指縫中,無情的流溢出來——他被割了喉。

    「任,任大哥!」只是看了一眼,剩餘四人,便恐懼的驚叫起來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呃,我也弄了個**,號碼:dxq830826,最近會在裡面不定期發點消息,玩**的朋友,可以加我,(*^__^*)呵呵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