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見財起意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見財起意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一行六名武者,在前方茂密的水草叢中現身,六人高談闊論著,渾然不知秦烈和宋婷玉正靠攏過來。

    「這一片區域離交戰中心那麼遠,那些邪族應該不會派人過來?有什麼好檢查的?」一個粗豪的聲音吆喝。

    「是呀,來這邊檢查純粹浪費時間嘛。」一個女人接過話。

    「我師傅說下一層的龍捲風經過了這一塊,他擔心那些邪族的族人,從龍捲風內被甩了出來。所以讓我們來看看狀況,嗯,大家隨便繞一圈就行了,不用太過在意。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六個人交談著,在水窪內四處遊盪著,時不時談一些風月之事,似乎頗為輕鬆。

    秦烈看著身旁宋婷玉,以眼神詢問。

    宋婷玉和他縮在一片水草叢中,小心潛藏著身子,遠遠觀察著那一行六人,壓低聲音道:「有幾個是蒼羽會的人,也有幾個好像是紫霧海的,境界都不算高,四個人在萬象境初期,一個在萬象境中期,還有一個在開元境……」

    秦烈凝神去看,根據她的指點,很快弄清楚了六人的境界。

    「蒼羽會和紫霧海,都是依附八極聖殿的黑鐵級勢力,在邪冥通道敞開后,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那些依附我們的勢力,都從幽冥戰場撤了出去,要去邪冥通道附近作戰。」宋婷玉輕聲解釋,「所以現在的幽冥戰場,活動的都是八極聖殿和他們下屬的勢力的武者。八極聖殿和我們玄天盟也不是很和睦,你我要稍稍小心一點。」

    秦烈暗暗點頭,表示明白。

    「交給我來應付吧。」宋婷玉取出一張薄薄的肉色面具,小心貼在她絕美的臉頰上,那精巧的面具一帶上,她那傾城傾國的容顏,就被遮掩了起來。

    秦烈別頭一看,發現她臉上白皙如玉的膚色,已經暗淡無光。瓊鼻,紅唇,顴骨,都不同程度的變化過……變成一張模樣普通的臉龐。

    取出銅鏡,她認真檢查了一下,發現沒有特別明顯的破綻后。便朝著秦烈抿嘴一笑,說道:「沒辦法,我在赤瀾大陸名氣太大了,很多人識得我,我要是不加遮掩的走出來,誰都知道是我了。」

    「嗯。看得出來。」秦烈淡然道。

    宋婷玉的絕世容顏,獨此一號。任何人見過一面,怕是都不會忘記。

    她又經常在八極聖殿走動,參加玄天盟和八極聖殿舉行的許多盛會,所以很多人都認得她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遮掩一下的確是個好主意。

    「咳咳……」

    確保沒什麼問題了,宋婷玉才輕輕咳嗽起來。主動向對方暴露位置。

    「誰?」

    「什麼人?」

    「誰躲在暗處?」

    六個男女,都是三十來歲上下。聽到她的咳嗽后,都警惕起來。

    「我們是七煞谷的人。」宋婷玉呼道。

    一聽是人族的聲音,六人明顯鬆了一口氣,為首的任南揮揮手,示意大家一起過去,揚聲喝道:「七煞谷的人,為什麼還沒有撤離出去?前段時間,你們和森羅殿、暗影樓的人,不是都離開去邪冥通道了嗎?」

    任南身高體擴,三十五歲的年齡,留著濃密的絡腮鬍,萬象境中期修為,是紫霧海的武者。

    還有三個萬象境初期的武者,也是來自於紫霧海,都是任南的師弟。

    剩下兩個蒼羽會的,都是女子,一個萬象境初期,一個開元境後期,看起來二十來歲,模樣秀麗,頗有幾分姿色。

    六人組成一個小隊,負責檢查這一片區域,確保沒有邪族悄悄過來。

    因為有兩個蒼羽會的女子在,任南等人一路上大獻殷勤,也不覺得無聊,但也沒有將這趟任務當一回事。

    七煞谷是玄天盟的勢力,和蒼羽會、紫霧海不同,以前在幽冥戰場的時候,八極聖殿和玄天盟下屬的勢力,都多多少少有些摩擦。

    任南也沒少和七煞谷的人打交道,而且還曾經發生過數次私鬥,所以聽到對方來自於七煞谷,他並沒有什麼好臉色,揮手讓大家過去的動作,也是讓眾人不要太客氣。

    一行六人,四男兩女,在水窪中呈圓弧而來。

    宋婷玉神色淡然,也和秦烈主動靠來,不等這六人呈半圓形包圍,就主動探出身子,在六人眼前冒出。

    任南的虎目,在宋婷玉和秦烈身上掃了一遍,視線最終落在宋婷玉被水打濕的迷人身姿上……

    遮掩了容顏,但卻沒有能遮住完美酮體的宋婷玉,單單隻是身材,依然是誘惑無限。

    另外三個紫霧海的武者,也和任南一樣,都眼神放肆地在宋婷玉的身上瞄來瞄去,最後由任南問道:「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
    「前段時間我們去後方窺視邪族的動向,被一個混亂的磁場困住,一直沒有能出來。」宋婷玉早有準備,張口就道:「等我們走出來后,才發現我們七煞谷的人都不見了,我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。」

    彷彿在這一層,混亂的磁場的確有不少,所以這六人聽她這麼解釋,居然沒有一人懷疑。

    「那你們知不知道邪冥通道敞開的事?」蒼羽會的單月問話。

    「知道,我們去後方查探的時候,就知道邪冥通道敞開了。我們也知道過幾天就要出去,如果我們不是被困,我們能及時回來,和我們七煞谷的人匯合一起離開幽冥戰場。」宋婷玉解釋。

    「在幽冥戰場,我好像沒見過你們。你們叫什麼,七煞谷的哪一個谷?」任南皺眉。

    「我來自於水煞谷,叫宋玉。他是土煞谷的,叫……」宋婷玉看了秦烈一眼,說道:「他叫張焦。」

    「宋玉,張焦……沒聽過這兩個名字。」任南低頭想了一下,又看向另外五人,「你們聽過這兩個人嗎?」

    「我聽過宋玉,水煞谷是有這麼一個人。」他一個師弟說道。

    「土煞谷的張焦,這個人我也聽過,好像還挺厲害的。」蒼羽會的單月留意起秦烈。又重新看向他,「張焦好像是土煞穀穀主的堂侄,據說修鍊土之靈訣,實力很強大的。」

    秦烈心中訝然,他下意識看向宋婷玉,沒料到這宋婷玉竟然不是信口開河。七煞谷竟然還真有宋玉、張焦兩個人,看來這女人對下屬勢力的武者也有著深刻的認識,不然不會輕輕鬆鬆就報出兩個名字來。

    「宋玉,張焦,你們七煞谷的人都撤離幽冥戰場了,現在這裡由聖殿調度我們防備邪族入侵。所以你們現在必須聽我們的。」任南喝道。

    「哦。」宋婷玉輕輕點頭,「我們只想早點離開。早點出了幽冥戰場……」

    「我們會安排。」任南搪塞了一句,說道:「先出了這水窪吧。」

    「嗯,先離開,泡在水裡這麼長時間,渾身都難受。」單月也道。

    秦烈和宋婷玉兩人,尾隨在這六人身後,行了一段路程后。終於來到岸上。

    水岸上,有幾個簡陋的帳篷。帳篷顯然是六人紮起來的,他們六人過來后,留秦烈和宋婷玉在外面,六個人縮在帳篷內竊竊私語,似乎在商討著什麼。

    秦烈境界不夠,加上距離帳篷較遠,聽不見六人的講話。

    但他發現宋婷玉的眼睛,漸漸冰冷下來,嘴角也噙著一絲冷意……

    「他們說什麼?」秦烈壓低聲音詢問。

    宋婷玉伸出修長的玉手,在秦烈眼前攤開,輕聲問:「你看到了什麼?」

    「一雙手。」秦烈答道。

    「就這樣?」宋婷玉看著他的眼睛,又晃了晃手。

    她玉手潔白,帶著點玉石般的柔和光澤,根根指頭纖細玲瓏,煞是好看。

    秦烈仔細看了看,遲疑了一下,又說:「手挺好看的……」

    宋婷玉美眸溢出一絲笑意,千嬌百媚地白了他一眼,嬌嗔道:「笨蛋,不是讓你說這個呀!」

    「那說什麼?」秦烈一臉茫然。

    「算了算了。」宋婷玉無奈,然後收斂了眼中笑意,道:「他們看上了你我手上的戒指,空間戒……價值連城,是大多數萬象境武者無法持有的。他們都想要,所以現在正在商談著,要通過什麼方法得到我們的空間戒……」

    秦烈臉色一沉。

    「是我疏忽了,我以前雖然來過這裡,但那時候的我身邊強者如雲,因為身份地位的緣故,我沒有和底層真正接觸過。我雖然知道我們玄天盟和八極聖殿下面的武者,也明爭暗鬥,但是沒有想到積怨那麼深……」宋婷玉輕嘆一聲。

    「他們商討的怎麼樣了?」秦烈冷聲問。

    「兩個蒼羽會的女的,不太贊成太過狠毒,想採取柔和一點的方法。她們想用加藥的酒讓我們昏迷,然後拿了空間戒就算了,但那四個紫霧海的人,覺得這樣會留下後患,他們認為『張焦』在土煞谷還有點名氣,怕以後麻煩,所以覺得弄昏迷后,直接乾淨利落殺了算了。」宋婷玉微微皺著眉頭。

    「一會兒,他們真要動手,你能擊殺他們嗎?」秦烈想了一下才問。

    「能是能,但我的傷勢會加重,而且恢復起來會很麻煩。」宋婷玉苦笑。

    「用這個怎麼樣?」秦烈取出一個寂滅玄雷。

    「這個是夠簡單粗暴了。」宋婷玉輕笑一聲,然後搖了搖頭,「但恐怕會驚動附近更多的人,讓他們知道是我們痛下殺手,也會很麻煩。」

    「那你說怎麼辦?」秦烈哼了一聲。

    宋婷玉抿嘴一笑,沒有立即答話,她繼續注意傾聽,過了一會兒,她點了點頭,聲音幽冷道:「他們意見終於統一了。」

    「如何?」秦烈問。

    「那兩個女的被他們說服了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拜求推薦票呀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