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主世界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主世界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由血之靈氣一次次凝鍊,以鮮血結晶砌成的血晶祭壇,內部的血光逐漸黯淡。

    血晶祭壇也慢慢變成透明色,其中的血之能量,如盡數被秦烈軀體吸納。

    變成無色的祭壇內,秦烈全身血紅色,如血晶雕琢而成,血光熠熠。

    一陣陣澎湃洶湧的血氣,從他體內動蕩而出,濃烈的血氣中,帶著一種奇異的甜香味,竟頗為好聞。

    秦烈慢慢睜開眼。

    眼瞳深處,一抹攝人血光閃過,他精神意識一凝,突地輕喝一聲。

    「喀喀喀!」

    祭壇寸寸碎裂,化成一塊塊冰塊炸碎,秦烈血紅色的身子,從祭壇內走了出來。

    絲絲肉眼可見的血色,如血水被海綿給吸入,一一隱沒在他體內,不多時,他身上就再也瞧不見血紅。

    他恢復正常膚色。

    「小子,感覺如何?」血厲的笑聲適時傳來。

    他的靈魂幽影,如鮮血火焰飄蕩著,也從碎裂的祭壇飛來,就在秦烈身旁虛空停滯。

    秦烈微微眯眼,以魂湖來窺探全身,感受血管內鮮血中的澎湃能量,他稍稍運轉了一下血靈訣,立即發現全身鮮血沸騰,一股洶湧、狂烈、帶著濃濃血煞氣息的力量,從沸騰鮮血中噴發而出。

    這是血煞之力!

    血煞之力,從鮮血而出,瞬間貫穿周身,只是一霎,秦烈便雙眸綻出一道猩紅血光,身體內湧出強烈的凶煞氣勢。

    一種能掌控別人鮮血的新奇感受。悄然在他心頭浮現,他生出自身鮮血如血河,能源源不絕為他輸送力量的自信。

    「有點奇特的感受,這種血煞之力,似乎能令我保持強大的氣血能量,讓我身體力量充沛。」秦烈默默感應了一會兒后,看向了血厲,「真沒有副作用?」

    「放心,只要按照我的法門修鍊。我包你無事。」血厲嘿嘿怪笑,旋即嘆息一聲,「可惜,可惜你不能始終留在此地修鍊,不然血靈訣的進境將會極快。現在,我只是以血晶祭壇。幫助你洗鍊了全身鮮血,讓你的鮮血變得精純,令你真正能在血靈訣的修鍊上有所成就……」

    「這血之絕地又不會消失不見,如果以後需要,興許,我們還能前來此地閉關苦修。」秦烈皺眉道。

    「如果你吸納更多血之靈氣。以自身鮮血淬鍊,凝結出幾滴精血來……那才是妙用無窮。」血厲搖了搖頭。「但你剛剛進行鮮血的淬鍊,適應,也需要一個過程。暫時,在你沒有熟悉血靈訣,沒有能了解鮮血奧妙的時候,就算是有我指引,你也無法短時間掌握凝結精血的訣竅。所以只能留待以後了。」

    秦烈也略有些遺憾。

    按照血厲的說法,精血。為鮮血的精華,能配合血煞宗的種種靈訣,施展出許多驚人的手段出來。

    在器具宗的時候,血厲之所以能用血影的鮮血凝成血奴,能讓梁央祖遭受鮮血反噬,都是因為他通過自身的精血施法。

    「秦烈,我們從下入幽冥界算起,已經……過去四個月了。」不遠處,宋婷玉眉色中有一絲焦急,「我們在這裡的時間太長了,赤瀾大陸的那些人恐怕都當我們死了,我們也不知道如今外界的狀況。我想,我們是不是該早點回去?」

    她顯然有些著急了。

    「丫頭,你和這些邪族有什麼暗中協議,說來聽聽?」血厲嘿嘿一笑,很隨意地說道:「放心,我和你們赤瀾大陸的人不一樣,對幽冥界的種族沒有偏見。」

    「沒有偏見?什麼意思?」宋婷玉訝然。

    秦烈則是神色微變,他看了看宋婷玉,又看了看血厲,疑惑道:「你剛剛的話什麼意思?」

    「從你踏入這血之絕地起,那些角魔族的族人,先後共有十幾波的人前來窺探。他們明明知道你們的位置,但卻沒有過來,只是在暗中默默觀察著,你說……他們是為什麼?」血厲冷笑,「你們能一路順利來到此地,沒有遭受對方的圍攻夾擊,不覺得奇怪?」

    經他一提醒,秦烈臉色陰沉了下來,他猛地看向宋婷玉,「是不是你?」

    「玄天盟和對方爭鬥多年,我們倆也聯手轟殺了角魔族眾多族人,怎可能是我?」宋婷玉滿臉苦澀,「怎麼?到現在你還不相信我?」

    秦烈深深看了她一會兒,沉吟了許久,神情恢復自然,又問血厲道:「前輩,是不是該和我說說魔神山脈的事了?我聽你說,那魔神山脈的邪神,只是分身,這麼看來你對魔神山脈和幽冥界的邪族,應該認識頗深吧?」

    他不在角魔族沒有攻過來一事上深究。

    「幽冥界,邪族,魔神山脈……嘿嘿。」血厲看向他和宋婷玉,淡然說道:「我本體早已離開,不過在走出赤瀾大陸前,稍稍留意了一下,發現在邪冥通道敞開后,你們整個大陸的武者都恐慌了。這麼來看,你們對幽冥界的認識不深,對那些幽冥界的種族,應該也不是特別熟悉……」

    秦烈和宋婷玉一頭。

    「魔神山脈內的邪神軀體,只是邪神分身之一罷了,而每一個邪神的分身都有很多,魔神山脈在幽冥界,也有太多太多。」血厲隨意解釋。

    兩人目光熠熠,做出用心傾聽的模樣,都對幽冥界和邪族的秘辛有著濃厚的興趣。

    「看你們的樣子,當真是一點不懂?」血厲詫異。

    兩人連連點頭。

    「那我好好說說。」血厲沉吟了一會兒,組織語言,開始詳細說明其間的奧妙。

    「在浩淼靈域周邊,在空間夾縫中,在地底九幽,環伺著許多小世界,而幽冥界,就是其中一個世界,嚴格說起來,幽冥界也算是靈域的一部分。」

    「我們靈域遼闊無際,我們為主世界,而那些處在靈域周邊的小世界,則是依託靈域而生,算是從靈域衍生出來的輔世界。在那些小世界之中,生活著許多不同與我們的種族,那些種族和我們模樣不同,生活習俗不同,修鍊的方式,也和我們有著極大的差異。」

    「然而,他們同樣有著高等智慧,也是高等級的生靈,和我們一樣,他們有血有肉,有靈魂,有感情,也有人生理想和追求。」

    「他們也是生靈,是生命,他們和我們沒有本質上的區別。」

    「然而,就像你們赤瀾大陸,人與人之間有矛盾衝突,分成不同勢力派系一樣。在浩瀚靈域中,在不同種族,不同生靈之間,也同樣有著相似的問題——矛盾衝突無處不在。」

    「幽冥界的邪族,和其它小世界的種族,都和我們發生過戰鬥。據說,在很多年前的一場大戰中,幽冥界邪族的一尊尊邪神,直接被粉身碎骨了,連靈魂都消散在天地之間。」

    「原先,幽冥界的邪族時常進出靈域,和我們一些大陸進行貿易往來,甚至在靈域的很多大陸上,以前都生活著邪族族人。但在五尊邪神隕落後,幽冥界遭受慘敗,他們所有族人都被驅逐,被趕回了幽冥界,他們和靈域的眾多邪冥通道,也被一一封死,嚴禁他們重返靈域。」

    「不過據說幽冥界的邪神,頗為奇特,就算是粉身碎骨,就算是靈魂隕滅,也能通過他們的秘法重聚。」

    「魔神山脈,是五尊邪神煉成分身,供族人奉獻靈魂信仰,祭祀,朝拜的地方。據說,五尊邪神可以通過放在一個個魔神山脈的分身,來從無數邪族族人身上獲取力量,通過他們的信仰供奉,來一點點聚集消散在天地間的殘魂。通過分身一個個的蘇醒,靈魂的重聚,他們能真正喚醒五尊邪神,讓五尊邪神再次復活。」

    「你們之前所在的角魔族的族部,那個魔神山脈,只是其中一個而已。據我所知,單單一個角魔族,就有十幾個類似的族部,每個族部,都有一個魔神山脈。而角魔族,又只是幽冥界幾大邪族之一,所以這麼一算,在幽冥界應該有一百多個魔神山脈,每個邪神的分身,也就有一百多個。」

    血厲講到這兒,不但秦烈呆如木雞,就連宋婷玉也是驚駭欲絕。

    這些秘辛,似乎就連她,都壓根不了解。

    「一百多個魔神山脈,每一個魔神山脈內,都有五座山峰,有五個邪神的分身!先前所遇的兩個邪神,只是蘇醒的分身而已……」宋婷玉美眸閃爍著恐懼不安之色。

    「你怕什麼?」血厲掃了她一眼,譏笑道:「五尊邪神最強之時,都被轟成粉碎,幽冥界所有邪族,還都被驅逐到了幽冥界。有什麼可怕的?」

    「啊。」宋婷玉驚呼。

    她這才意識到,那麼強的幽冥界邪族,如今還是被驅逐了靈域,可見在他們頭頂的天地中,必然有著足以震懾整個幽冥界的強悍力量。

    「據我所知,幽冥界的五尊邪神之所以被轟滅,之所以遭受慘敗,所有族人被驅逐出靈域,僅僅只是因為惹怒了一個黃金級的勢力!一個黃金級的勢力,就能橫掃整個幽冥界,能屠戮掉所有幽冥界的邪族!似乎,那個連我都只是聽說的黃金級勢力,本可以滅掉幽冥界整個種族,是因為有人求情,才開一面,只是驅逐了幽冥界的邪族,不准他們再次踏入靈域。」血厲冷哼。

    此言一出,秦烈和宋婷玉都是轟然巨震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