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六十五章 諸天封禁陣!(求月票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六十五章 諸天封禁陣!(求月票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它……鑽進你身體了。」

    宋婷玉眼神怪異,瞄著他的脖頸,又和他主動拉開一段距離。

    那頭蟒蛇明顯來歷不凡,以純粹靈魂的形態,煉化噬魂獸的靈魂,強行抽離角魔族五角戰士的記憶,又以雷霆爆裂其身體……

    從蟒蛇的身上,宋婷玉感覺到一種遠古時期凶靈的氣息,她對那個時代多少有點了解,知道在那個時代稱雄的生靈,有多麼的恐怖。

    她不太清楚秦烈和蟒蛇的關係,她怕秦烈已被蟒蛇掌控一切,所以她謹慎的選擇拉遠和秦烈的距離,好隨時抽身撤離。

    能迅速滅殺噬魂獸靈魂,能抹殺角魔族五角戰士的存在,已超出她抗衡的極限,所以她不得不小心再小心。

    秦烈看了她一眼,「它是鑽入我身體了,但我……無法找到它。」

    「這東西,從何而來?為什麼會在你體內?」宋婷玉明眸亮晶晶的,見秦烈一切如常后,忽然來了興緻,「你在什麼地方看到它的?」

    秦烈皺眉沉默。

    有關極寒山脈地底封印著諸多遠古凶獸一事,李牧曾千叮萬囑,讓他萬萬不可告知他人。

    在秦烈發現那些遠古凶獸,並沒有死亡,而是以堅冰封凍了身體和靈魂后,他當時就下定了決心,絕不會將極寒山脈地底的秘密,透露給任何人知道。

    「我想我們最好暫時離開此地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宋婷玉微愣,見他不願意回答。也沒有勉強,而是回頭道:「我去幫那幾個女奴解脫了。」

    她迅速離開。

    秦烈在原地等候。

    「魔神山脈,魔神山脈……」若有若無的靈魂波動,從他脖頸上忽然傳來,那波動很微弱,持續了一會兒后,就消失不見。

    秦烈身子微震,眼中突顯異光,喃喃道:「魔神山脈。這巨蟒是想我去魔神山脈……」

    他轉過身子,看向極遠處的方向,隱隱看到一處冥魔氣極為濃密之地,那就是魔神山脈的位置。

    從那些角魔族的記憶中,他知道魔神山脈為角魔族族人的聖地,也是禁地。

    魔神山脈是角魔族族人拜祭魔神的地方。只有在重要的日子,在一些特定的時期,角魔族的族人才會前往魔神山脈,叩拜那五座雕刻成上古魔神的山峰,祈求魔神的庇護。

    在所有角魔族族人心中,魔神山脈都是神聖的。是他們心靈的寄託,是他們崇拜之地。

    他們深信魔神山脈有魔神靈魂存在。深信魔神山脈有著神秘的力量,深信裡面的魔神會保護他們,深信他們都是魔神的子嗣……

    在魔神山脈內,有角魔族年老的祭祀常年駐守,虔誠的奉獻自己的敬仰,日日以魔神語言來講述角魔族發生的大事,祈求魔神來親臨。來幫助角魔族殺回赤瀾大陸,踏上靈域的遼闊天地。

    「它要我去魔神山脈做什麼……」眯著眼睛。秦烈暗暗思量著,心裏面猶豫不決。

    隱隱約約間,秦烈感覺到煉化噬魂獸,擊殺了那個角魔族的五角戰士后,那蟒蛇……前段時間吸納的雷電之力幾乎耗盡,所以它只能虛弱地重新蟄伏起來。

    「難道魔神山脈能助它恢復?還是有著別的神妙?」秦烈摸著下巴沉吟著。

    就在他苦思之時,宋婷玉神色黯然的走了過來。

    「她們……」秦烈欲言又止。

    「我讓她們真正醒來了,哎,她們羞愧欲絕,無顏繼續活在世上,也和以前遇到的那些我族族人一樣,一心求死。」宋婷玉幽幽一嘆,悲傷道:「我無法勸服她們,她們身心都被冥魔氣腐蝕,她們,哎……」

    秦烈知道那些女奴應該也選擇了死亡。

    在幽冥界經歷了這麼多事情,他也漸漸麻木了,也算是認清他們和幽冥界的邪族之間,幾乎不可調節,終將是不死不休的結果。

    「我所有寂滅玄雷都已耗盡,而且那些角魔族的強者,明顯已經注意到我們了。」秦烈皺著眉頭,說道:「我看,我們暫時不要繼續對角魔族的城鎮下手了。」

    「我又不傻,自然知道該怎麼做。」宋婷玉白了他一眼,幽幽道:「剛剛為何回來?」

    這般說著,宋婷玉已經率先往前行去,只留優美的背影給他。

    秦烈默默跟著,想了一下,才坦誠說道:「我回頭去看,看到你身上的七彩虹光越來越黯淡,感覺到你的氣息在迅速虛弱,我覺得你會死……」

    宋婷玉腳步不停,繼續前行,語氣輕緩道:「你回頭……也會死。」

    「我知道我會死。」秦烈點頭,亦步亦趨的跟著她,沉聲道:「但我無法讓一個女人幫我擋住殺機,獨自去逃生,我過不了我自己這一關。」

    「可笑的大男子主義!」宋婷玉冷哼。

    「隨你怎麼說吧。反正我不想你被那個角魔族的五角戰士,給生擒住,不想你變成那些籠子里的女人……」秦烈沉吟了一會兒,認真說道:「我回去,如果你已經被生擒,我就算是救不了你,至少可以用寂滅玄雷殺了你。」

    宋婷玉腳步一頓,她嬌軀微微一顫,忽然回過頭,深深看向秦烈,說道:「在這幽冥界,如果我真被擒住,請你盡一切手段殺了我。」

    「我會的。」秦烈輕輕點頭。

    兩人旋即同時沉默。

    他們一前一後,漸漸遠離了這個城鎮,在外面茂密的叢林深處,他們一直行了很久,才尋覓了一個地方,以靈石來恢復力量。

    許久許久過後,秦烈率先恢復過來,他睜開眼。看著沒有日月星辰的幽暗天空,感受著一股亘古不變的荒寂冰冷,他起身,沒有驚動恢復過的宋婷玉,來到遠處一個灌木都被斬斷生機的位置。

    他集中精神意識,伸手摸向空間戒,擦亮。

    一根靈紋柱陡然飛浮上天,如參天巨柱懸浮他頭頂,這是繪刻著九曲長河圖的靈紋柱。

    凝聚精神。運轉靈力,他再次以心神拔動,又一根靈紋柱從空間戒內沖了出來,也在他頭頂懸浮不動。

    然後是第三根,第四根,第五根。第六根。

    六根靈紋柱,一根接著一根浮上天空,一根接著一根飛離空間戒,在這個幽冥界的天空凝滯不動。

    六根靈紋柱,這是他精神御動的極限,也是他靈力能支撐的臨界點。

    十二根靈紋柱。能組成一種名為「諸天封禁陣」的奇陣,這陣法以十二根靈紋柱為基礎。以施法者的靈力調集靈紋柱內的力量,以精神意識御動柱子,運轉珠子上的靈陣圖,一起形成壓迫力。

    如今,他釋放六根靈紋柱出來,就是嘗試著以六根靈紋柱,去發揮「諸天封禁陣」的部分威力。

    六根靈紋柱在他頭頂由靜止。慢慢移動,隨著他精神意識的撥動。那柱面上一個個靈陣圖變得栩栩如生,他不斷灌入靈力,在柱面上的紋路內流動,梳理內部能量,助這陣形慢慢成形。

    一股封印之力,從六個靈紋柱中央慢慢傳來,那封印之力由微弱變得逐漸強悍。

    六個靈紋柱內部的區域,風停了下來,空氣停止了流動,聲音被禁錮著無法傳播出去,就連空間,彷彿也被慢慢鎖死。

    天禁魔圖、九曲長河圖、天禽翱翔圖、星河光耀圖、百花鎖甲圖、古木煥生圖,這六個古陣圖封鎖了天,在湛湛奇光中凝聚在一起,形成一個全新的天幕。

    那天幕內交織著妖魔、星辰、天河、飛禽走獸、漫天鮮花、古樹茵茵,釋放出勃勃生機,流露出一股神秘莫測的氣息,那氣息漸漸充滿了小空間,讓靈紋柱內部的小空間不斷地變化著。

    秦烈忽然生出一個奇妙的錯覺:他能掌握那空間的一切!

    那逐漸形成的小空間,彷彿由他創造出來,由他從天地中剝離了,獨屬於他本人,能由他靈魂捕捉一切微小,能主宰那空間內的一切生靈意志!

    這感覺非常奇妙,非常的令他沉迷,彷彿在那空間之中,他就是獨一無二的造物主,能將規則都給強行扭轉過來。

    這種詭異無比的感覺,只是維持了一霎,隨著他精神意識的巨大損耗,隨著他靈力的瘋狂流逝,他忽然眼睛一花。

    六根靈紋柱,化為六道流光,又重新在他空間戒內消失。

    秦烈一屁股坐在地上,頭暈目眩,有種靈魂虛弱無力的感覺。

    靈魂力,是靈魂可以把握並且運用的力量,也就是精神力,現在他之所以覺得靈魂虛弱,是因為精神力消耗太大,超過出了他的極限。

    「小子,你才踏入萬象境,魂湖的精妙還沒有了解透徹,竟然就敢強行運轉六根靈紋柱,簡直不知死活。」血厲的靈魂之音,在鎮魂珠內傳盪出來,「達到萬象境巔峰,你才能勉強運轉六根靈紋柱,才能發揮出諸天封禁陣的部分威力,現在的你,還差得遠呢。」

    「你曾說過,只有能御動六根靈紋柱,才能真正運轉諸天封禁陣。五根,真就不行?」秦烈勉力提起一絲精神意識,和血厲交流。

    「六根是最少的,再少一根,那封禁之陣無法組合起來,也就無法運轉起陣法。」血厲毫不客氣地打擊,「你最好安分一點,在沒有達到萬象境巔峰之前,少對靈紋柱亂來。否則,你就會像現在一樣,耗盡了所有精神意識,靈魂會虛弱到極點,這會讓你連戰鬥的意志都喪失。」

    「真就沒辦法?」秦烈不死心的問道。

    「辦法?」血厲似乎想了一會兒,然後回應道:「如果你靈魂力足夠強橫,就能持續運轉靈紋柱,你區區萬象境而已,連修魂都不會,怎麼去增強靈魂類?對了,除非你有魂晶,哦,我想起來了,剛剛這珠子吞沒了許多精純的靈魂,如果,如果你能融入自身……或許你就能御動六根靈紋柱了。」

    秦烈眼睛忽然一亮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