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三十八章 魔甲蟲和腐靈獸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三十八章 魔甲蟲和腐靈獸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焰火山的山體崩碎,磨盤般的岩石紛紛滾落,大地轟鳴不休,從一個個洞口冒出陰森邪惡的煙雲。

    大地撕裂出一道道深幽溝壑,廣場如被敲碎的巨石,裂痕條條。

    秦烈端坐在地動山搖的廣場,凝聚所有精神意識,逸入一根根靈紋柱內部。

    血厲告訴他御動靈紋柱的方法,其實很簡單,只要他的靈魂意識,進入每一根靈紋柱內,就能掌握靈紋柱內的「魂」——靈陣圖。

    激發靈陣圖,就能掌控靈紋柱,讓靈紋柱釋放出種種不同的威力。

    說白了,十二根靈紋柱,也是一種特殊的靈器!

    「呼哧!呼哧!」

    宋思源的坐騎銀甲巨鱷,不知何時來到這一塊,來到廣場旁邊。

    宋思源和謝之嶂兩人,這時候都坐在那一頭銀甲巨鱷身上,凝重的盯著一個個洞口。

    詹天逸也騎在了青獠蝠的身上,那頭青獠蝠在天上盤旋著,發出聲聲刺耳的低鳴。

    不論是銀甲巨鱷,還是那頭青獠蝠,都從冒著灰白色煙雲的洞口內,感知到莫名的邪惡,那種邪惡波動,讓這兩頭靈獸都焦躁不已。

    「轟隆隆!」

    焰火山碎裂的越來越嚴重,器具宗內宗的山門,那些在山巔建立的宮殿群,也都轟然倒塌。

    器具城已經蹤影全無,所有具有生命波動的武者,都撤了出去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又是一根靈紋柱飛上天,又是一個深幽的洞口露了出來。一股強烈的反震力,也讓秦烈身軀猛地一顫。

    嘴角溢出兩縷血跡,秦烈眼中神光潰散,突然道:「壓不住了!」

    「砰砰砰!」

    地底深處,傳來擂鼓般的轟鳴,一聲聲隔著重重空間的怒嘯,刺耳的穿透而來。

    又是一根靈紋柱衝天!

    宋思源三人神情大變,由謝之嶂喝道:「小子,來這邊!」

    此刻。所有靈紋柱都飛上半空,都高高懸浮著,釋放出陣陣磅礴波動。

    然而,這些波動非常洶湧狂烈,但卻不是全都受秦烈掌御——他還沒有那個能力。

    「禁錮我的那一根靈紋柱,為中央樞紐。只要你能以靈魂深入當中,將柱中柱激活,就能讓靈紋柱主動縮小,從而裝入空間戒……」血厲之前的一番話,在他腦海內迅速過了一遍。

    秦烈猛地看向第十二根靈紋柱。

    這根刻畫著遠古天地,曾在內部禁錮血厲的靈紋柱。在他的眼神注目下,倏地微微搖晃。

    精神意識如靈線。依照古象形文字的筆跡,在那柱體上臨摹了一遍,他的一縷魂魄立即踏入柱子內部的空間。

    蒼茫小空間中,十二根似實如虛的靈紋柱,散發出蒙蒙亮光,一條條炫目的七彩光線,從一根根靈紋柱上面射出來。在中央一點交匯……

    那個點,本是血厲端坐之處。是施加在血厲身上的重重枷鎖。

    秦烈這一縷魂魄,如一個靈魂縮影,學著血厲的樣子,坐在十二條光線交匯的那個點。

    無數繁複玄妙的符號,一段段模糊難辨的碎小記憶波,一個個熠熠閃亮的光點,如溪流,似意識波,齊齊湧向他這一縷靈魂中。

    秦烈本體大幅度的顫抖起來。

    這一刻,他忽然生出一種極為奇妙的感覺:他成了器物之魂!

    成了十二根靈紋柱的靈魂!

    他可以感知到每一根靈紋柱內部細小的差異,能感知到每一根靈紋柱內部封存的能量,能感知到靈紋柱潛藏的玄妙,還有……組合起來的封禁奇陣!

    「縮!」

    他在十二條光線交匯處,以靈魂音節輕喝,以心念來表達意圖。

    神奇至極的,懸浮他本體頭頂的十二根靈紋柱,所有光亮一一收斂,根根數十米高的柱子,竟一一縮小,迅速地微縮起來。

    短短五個呼吸間隔,十二根靈紋柱都變成一根手臂的長度,而且非常順利地被他收入空間戒。

    秦烈眼睛一亮,旋即急忙奔向那銀甲巨鱷,在謝之嶂的招收呼應下,上了巨鱷灰褐色的背脊。

    「那十二根柱子?」謝之嶂驚聲問。

    「暫時收了起來。」秦烈答道。

    宋思源和詹天逸兩人,也是目露奇光,也都不由看了他一眼。

    「喀喀喀!喀喀喀!」

    地面更快的裂開,十二根靈紋柱飛天造成的缺口,迅速脹大。

    濃烈的魔焰,墨汁般的詭異煙霧,紅褐色的污水,紛紛從中噴湧出來。

    許多污水中還夾著森森白骨,還有不知名凶獸的蟲卵,和奇大無比的蛋。

    「魔甲蟲卵!腐靈獸的蛋!」詹天逸怪叫起來。

    「糟糕了!」宋思源也變了臉色,他立即伸手拍向銀甲巨鱷。

    銀甲巨鱷低低嘶吼著,如一座移動的肉山,甩開來朝著外面飛奔。

    詹天逸也騎著青獠蝠往外面飛走。

    噴湧出來的紅褐色污水中,一個個蟲卵不斷膨脹著,那種奇大無比的蛋,內部也傳來心臟的跳動聲。

    秦烈人在銀甲巨鱷身上,回頭看著漸漸遠離的器具宗,看著從洞口內湧出來的污水,看著蟲卵和大蛋,下意識地問道:「魔甲蟲卵和腐靈獸的蛋,有什麼用?」

    「你很快就會知道了。」謝之嶂嘆道。

    「啪嗒!啪嗒!啪嗒!」

    一個個蟲卵如蛋殼爆碎,然後就見一隻只拇指大,有著黑紅色的硬殼,生有怪翅的奇蟲,厲嘯著,接連振翅飛上天。

    這種名為魔甲蟲的蟲子,飛上天後,都在做出吞吐的動作。似乎在吸食空氣。

    秦烈遠遠看去,一會兒后神情劇變,喝道:「它們在吞咽周邊天地靈氣?」

    他感覺出來了,繚繞在器具宗上方的靈氣,在迅速變得稀薄起來,似乎正在快速流失。

    相反,另外一股陰寒邪惡的氣息,漸漸擴散開來。

    器具宗的天空,漸漸變成暗黑色。太陽光芒已經無法照射過來,都被那種暗黑色隔離在外。

    從這個角度去看,他發現器具宗焰火山那一塊,朗朗晴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褪,藍天和白雲都被遮掩,被滾滾暗黑色的顏色填滿。

    天在慢慢變黑……

    「魔甲蟲不是吞咽天地靈氣。而是在轉變天地靈氣,它們能將天地靈氣轉變成幽冥界的冥魔氣!」謝之嶂臉色愈發嚴峻,「幽冥界的邪族,許多都和我們身體不一樣,他們無法適應靈域的環境,甚至許多邪物都不能被陽光照射。所以。他們需要利用魔甲蟲,先轉換天地靈氣為冥魔氣。將周邊變成適合他們活動的環境,然後才會真正過來。」

    「轉變天地靈氣為冥魔氣!」秦烈驚叫道:「不能滅殺魔甲蟲?殺光魔甲蟲后,他們無法轉變冥魔氣出來,不就無法踏入此地?」

    「只是魔甲蟲,自然容易對付,可惜還有腐靈獸的蛋……」謝之嶂苦笑了起來。

    「腐靈獸,這幽冥界的異獸。又有什麼用?」秦烈再問。

    「腐靈獸是幽冥界的邪族,專門培育出來腐蝕靈域大地的。腐靈獸能不斷分泌出腐蝕大地的汁水。那些汁水滲透進大地,就會慢慢腐蝕改變大地,讓大地變成他們最喜歡的那種環境。」謝之嶂唉聲嘆息,「魔甲蟲在天上轉化冥魔氣,腐靈獸在地上腐蝕大地,這一天一地的兩種冥獸,會慢慢改變這一塊。過不了多久,這裡就會變成幽冥戰場那樣……」

    「不能連腐靈獸一起殺?那什麼腐靈獸,不是還在蛋中嗎?」秦烈驚疑道。

    「就是因為它們還在蛋里,所以我們不敢靠近,腐靈獸沒有孵化的時候,蛋殼裡面的汁水,最為恐怖。在腐靈獸破蛋而出的時候,蛋殼內的汁水會濺射出來,那玩意……誰碰誰死。」謝之嶂想起往事,臉色有些難看,「我們是有對付魔甲蟲和腐靈獸的東西,可那些東西都在幽冥戰場,都在那邊的防線防護著。」

    「先離開這裡,將這邊情況通知盟內,讓八極聖殿的青衣使者騎著青獠蝠以最快速度去幽冥戰場,將我們存放在那邊的東西挪移出來。」宋思源沉聲道。

    「只能這樣了。」謝之嶂無奈點頭。

    兩人千里迢迢前來器具宗,是為了幫助五方勢力滅掉器具宗,沒料到竟然遇到一連串出乎意料的事。

    如今器具宗沒滅,反倒是無意撬開了一條邪冥通道,讓幽冥界的魔甲蟲和腐靈獸先行冒了出來。

    兩人已經不知道這趟回去該如何交差了。

    「宋兄,將秦烈交給我帶走可好?」青獠蝠從後方過來,盤旋在銀甲巨鱷的頭部,詹天逸說道:「青獠蝠畢竟是飛行靈獸,速度要比銀甲巨鱷快不少,我能很快帶著秦烈先到八極聖殿。」

    「快一步,慢一步,也改變不了現今的局勢。」宋思源哼了一聲,「而且你們八極聖殿太複雜,我怕活人交給你們,一會兒就變成一個死人。」

    「死人又如何?」詹天逸臉色冷漠,「只要能以搜魂術,將要知道的東西剝離出來,就能大規模煉製那種爆滅物,也就能弄明白靈紋柱的玄妙。你們,難道不也是抱著這個心思?」

    「不是。我們要活人,那位前輩說的很清楚,只有他能御動那十二根靈紋柱。」謝之嶂道。

    聽著他們的對話,秦烈臉色變了又變,眼看銀甲巨鱷摧枯拉朽的衝出了器具城,沖向了器具城的城外。

    他悄悄摸上寒冰之眼,嘗試著催動寒冰之眼的玄妙,很快,一道冰藍色光暈,忽然層層將他裹住。

    就在詹天逸和謝之嶂還在爭執的時候,秦烈突然憑空消失,消失在了銀甲巨鱷身上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