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三十章 屠世雄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三十章 屠世雄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血潭浮出,秦烈現身。

    他就在連冬和韓慶瑞中間站定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屠澤、卓茜和康智、韓楓,眼見他突兀出現,都紛紛驚叫出聲。

    「秦烈!果然是你,看來我聽到的傳言不假。」韓慶瑞震撼道。

    「器具宗的現任宗主?嘿,來得好!」連冬笑了起來,「只要擒住你,殿主必有重賞!」

    他手中的蛇矛一擺,一道道碧綠色的光芒凝結出來,如綠色彩帶般,就要往秦烈身軀纏繞。

    「秦烈!你來幹什麼啊!」卓茜急道。

    「屠前輩!你要這裡所有人死絕么?」秦烈朝著屠世雄的位置厲喝。

    講話間,他指頭上的空間戒驀然閃亮,一顆寂滅玄雷忽然在他掌心出現。

    「轟隆隆!嗤嗤嗤!」

    沉悶的雷轟聲,伴隨著一條條青幽閃電,從拳大的金屬球上動蕩出來。

    一股被壓抑著的狂暴能量,在那金屬球內瘋狂運轉著,讓這一塊區域的空氣浮現詭異的波紋出來。

    「連冬住手!」屠世雄沉喝。

    「大統領,您難道想違背殿主的吩咐?」連冬皺眉。

    一個雄偉的身影,從不遠處的一棟石樓走出,一道狹長的疤痕,從他左臉一直延伸到他的粗壯脖頸,那疤痕如蚯蚓烙在他臉上,令他顯得彪悍凶戾無比。

    此人正是屠世雄,二殿主曹軒瑞麾下的大統領。也是星雲閣的創建者,屠漠和屠澤的父親。

    關於屠世雄,秦烈尚在星雲閣的時候,便久聞大名,還一度視其為崇敬的偶像。

    如今他終於見到這一位星雲閣的締造者,看著他闊步而來,看著他不怒而威的站到連冬身旁。

    「不想死的話,就乖乖聽話。」屠世雄瞥了連冬一眼。

    連冬臉色一變,叫道:「大統領。我要做的事情,是殿主親自吩咐的!」

    「殿主那邊,我會親自交代。」屠世雄不再看他,而是望向秦烈,望向秦烈手中的金屬球,神情漸漸凝重起來。沉聲道:「可是令血影重創的奇物?」

    秦烈點頭。

    屠世雄沉吟了一下,忽然說道:「你可以帶著老韓、老康他們走了。」

    「老閣主……」韓慶瑞、康輝輕呼。

    屠世雄揮揮手,皺眉說道:「和我無關。是秦烈把你們從鬼門關扯了回來,沒有那東西在手,你們還是會死。而我,並不會對你們念什麼舊情。所以你們不需謝我。」

    「韓叔,我們走。」秦烈一手捏著寂滅玄雷。轉身朝著器具宗的方向行去。

    韓慶瑞、康智一行人跟隨在他的身後,時不時回頭看向屠世雄和屠漠、屠澤父子一眼,眼神都是頗為複雜。

    「這件事,我會如實稟報殿主!」連冬突然冷哼道。

    屠世雄臉上蚯蚓般的疤痕,忽然抖了一下,他猛地回頭,一隻汗毛茂密的右手。閃電般攥住了連冬脖頸。

    他就這麼握緊連冬的脖子,將連冬給凌空提了起來。「我不喜歡人威脅我。」他看著連冬的眼睛冷哼道。

    「父親!」

    「屠叔叔!」

    「大統領!」

    屠漠、屠澤、卓茜,還有數名森羅殿的武者,都是勃然變色,神情驚駭至極。

    連冬已經說的很清楚明白,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曹軒瑞的安排,他會一直在屠漠眾人間,也是曹軒瑞授意的。

    屠世雄雖然是曹軒瑞麾下最強的統領,看他畢竟是做下屬的,他這般對付連冬,豈不是不給曹軒瑞面子?

    所以連屠漠都慌了。

    「大統領!你幹什麼?你敢這麼對我,我必然會讓殿主追究下去!」連冬毫不畏懼,漲的面紅耳赤了,竟然還敢出言威脅。

    因為他知道,屠世雄斷然不敢動手,不敢真的對他如何。

    所以他有底氣吆喝。

    「大統領你千萬別亂來啊!」別的森羅殿武者,也是驚叫起來,紛紛勸阻。

    「哼,難道你敢殺我不成?」連冬冷笑,「你這麼對我,你信不信屠漠、屠澤都會沒命,信不信你們屠家會被屠盡?你敢殺我?!」

    「有何不敢?」屠世雄咧開嘴,忽然用力一抓。

    「喀嚓!」

    連冬脖頸被捏斷的清脆聲,就這麼傳了出來,厲聲威脅的連冬,頭顱忽然不自然的扭曲了,眼中還顯出難以置信的駭然之色。

    ——到死,他都不相信屠世雄真敢殺他!

    「大統領!天,你,你怎敢這麼做?」

    「父親!你,你……」

    「屠叔叔!」

    屠世雄冷哼一聲,隨手將連冬屍體扔掉,一臉戾氣道:「別說區區一個連冬,就算他曹軒瑞敢威脅我的兒子,我也照殺不誤!」

    此言一出,周邊所有森羅殿的武者,都是噤若寒蟬,都認為屠世雄已經瘋了。

    連屠漠、屠澤、卓茜也如此認為。

    所有人都知道屠世雄殘暴異常,也知道他手段兇狠冷酷,更加知道他會時不時發瘋。

    但大家更加清楚屠世雄並不傻。

    而今天屠世雄的所為,在他們的眼中,已經不是發瘋了,而是找死的行為!

    「元天涯死了,森羅殿的殿主職位空出了一個,而我,將會是那個新的殿主!」屠世雄神情猙獰,沉喝道:「他曹軒瑞也休想擋我!」

    眾人轟然巨震。

    街角處,秦烈忽然停下腳步,他回頭看向韓慶瑞等人,「韓叔,康智,韓楓,還有康叔,你們先讓你們的人返回宗門。」

    「你們先走。」韓慶瑞吩咐。

    從星雲閣一直跟隨他們的數名武者,看著已經近在咫尺的宗門。暗暗鬆了一口氣,微微躬身後,便先一步返回宗門。

    「秦烈……」韓慶瑞嘆息一聲。

    「你小子怎會在器具宗?」康智問話。

    「我沒有時間多解釋,我留你們下來,是希望你們能活下去。」取出寒冰之眼,秦烈招呼康智和韓楓,「過來,到我身邊,分別抓著我的左右肩膀。」

    韓楓和康智滿臉驚異。不過還是依言過來,有點莫名其妙的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    燦燦晶瑩冰光,忽然從寒冰之眼內暴湧出來,將三道身影一起罩住。

    在韓慶瑞、康輝的注目下,秦烈和康智、韓楓漸漸變得透明,不多時就消失不見。

    韓慶瑞和康輝駭然。

    幾分鐘后。秦烈重新浮現出來,又道:「韓叔,康叔,換你們倆抓著我的肩膀。」

    兩人驚喜交加的依言而為。

    數十秒后,韓慶瑞、康輝、康智、韓楓四人,處在一座寒冰砌成的密實晶屋中。

    水晶屋是秦烈特意砌成。專門用來裝人的,它處在玄冰之地偏角。完全密封著,在這裡四人無法窺見被冰封的遠古凶獸,也不知道自己的準確位置。

    沒有他的帶領,韓慶瑞四人,出,出不去,進。也進不來。

    之所以這麼謹慎,是因為他擔心進來者可能會暴露極寒山脈地底的秘密。擔心誰不慎多嘴將此地玄奧說了出去。

    ——他怕有別有用心者,尋覓到此地,將遠古凶獸解除冰凍,給赤瀾大陸造成末日浩劫。

    「這,這是什麼地方?」康智怪叫起來。

    「你們別管什麼地方,你們只要知道在這裡,你們非常安全就行了。」秦烈摸著寒冰之眼,又道:「我還有事,就先出去了,你們好好歇歇吧,我會再次過來的。」

    很快,他又重新在器具城現身,看了看天色,他又急忙趕向廣場。

    在他離開不久,五方勢力的魁首,也逐漸聚集到器具宗的宗門口。

    「差不多可以收了。」於岱臉色陰冷道。

    「嗯,所有器具宗的餘孽,都已經陸陸續續返回。」蔣垣點了點頭,說道:「是時候進行最後的收尾了。」

    「我也很想見見這個新任的宗主。」傅卓輝洒然一笑。

    「這個叫秦烈的小輩,我要親手處置,還希望各位給老身一個薄面!」鳩琉瑜陰聲厲喝。

    「走吧!」

    五方勢力的魁首,攜帶著他們的麾下,在破開器具城后,又劈開器具宗的宗門,如五股凝為實質的殺氣,往廣場方向涌去。

    焰火山山腳下的廣場。

    器具宗三大供奉,內宗七大長老,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三人,宋思源、謝之嶂、詹天逸,血厲……

    所有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齊聚一堂。

    宋思源、謝之嶂、詹天逸這三大如意境強者,都在血厲面前坐了下來,都是神情肅穆,一聲不吭。

    血厲再次承諾過,只要他們三人不動,血厲便不會動手。

    於是三人老老實實安分了下來。

    他們在等,等五方魁首到來,等五方魁首將器具宗的人斬盡殺絕,將這件事徹底平息。

    器具宗的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,也在等,他們在等死……

    這十人,甚至分散了開來,一人坐在一根靈紋柱下面,他們連死的地方,都已經提前選好了。

    「秦烈!」羅志昌喝道:「走!逃離器具宗!」

    「能逃就逃吧!」房奇也叫道。

    宋思源、謝之嶂、詹天逸三名如意境強者,眯著的眼睛,忽地睜大了一點,也都留意向來人。

    「小輩!過一會兒,我會將你的手指,一根根敲碎!」蘇紫英咬牙切齒道。

    史景雲、烏拓的目光,也在秦烈的手指頭上游弋著,顯然也存著同樣的想法。

    「嘿嘿,你小子還真來了,是來看著這個宗門走向毀滅嗎?」血厲咧嘴怪笑。

    秦烈皺著眉頭,他在人群中搜索到唐思琪和蓮柔的身影,招手道:「唐師姐,蓮柔師姐,你們到我這裡。」

    在廣場外沿,在一眾血矛武者旁邊,唐思琪、蓮柔兩女臉色灰暗,一副準備和器具宗共存亡的模樣,明眸中已經看不見一點希望的火光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第四更奉上,還有一章,那個,非常非常感謝賀盟的再次飄紅,靈域,也誕生了一個百萬盟主,不知道說什麼了,總之,心中有點小激動,單單為了百萬盟,今天也要瘋魔一下,不說了,繼續埋頭碼字,第五章一會兒送上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