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內訌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內訌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火區城內,一座近百米的塔樓中,琅邪盤膝端坐著,臉上沒有一絲血色。

    童濟華和程平這兩個外宗長老,還有數名血矛的精銳武者,都靜靜站在琅邪身旁,和琅邪一起居高臨下看向城門前,看向蔣恆、傅卓輝、於岱眾人。

    「除了帝十九不見蹤跡,各方首腦都到齊了,看來他們是鐵了心要滅我們器具宗了。」程平剛剛服用過一枚丹藥,氣色稍稍恢復一些,不過他臉色很是沉重,眉頭也是緊鎖著。

    「從我們對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動手起,器具宗和五方勢力就已經不死不休了,於岱他們會親自前來,也在意料之中。」童濟華輕聲道。

    琅邪皺眉,沉聲道:「從五方勢力對器具宗下手的那一刻,我們器具宗就和對方不死不休了!一直以來,沒有下定決心的乃宗主和三大供奉,是他們還心懷希望,以為雙方關係還能緩和。」

    「但我血矛,從始至終都沒有要善了的念頭,要麼血矛被屠戮殆盡,只要給血矛一絲喘息的空間,終有一天,我們手中的矛頭,會捅進五方勢力所有參與者的眉心之中!」

    他身後所站的血矛武者,聽到這番話都是熱血沸騰,眼中流露出悍不畏死的兇悍。

    「血矛一日不滅,定叫對方永無寧日!」一人沉喝,咧嘴露出森白牙齒,暗紅色的眼瞳之中,溢滿猩紅色的厲光。

    「除非血矛一人不剩,否則必當讓來犯者寢食難安!」又有人喝道。

    「要麼血矛滅。要麼,來犯者終將死絕!」

    這些血矛武者,都是琅邪精心挑選,切親自訓練的彪悍強者,他們每一個人都視琅邪為精神支柱,將琅邪當中他們心中的神!

    神一旦發話了,他們必將以鮮血洗滌這片天地,以鮮血染紅五方勢力武者。

    「琅邪大人,你是不是應該回血池靜養?血池內的靈血。應該能助你快速恢復吧?」程平問道。

    「我一旦離去,讓外人混入城內,將史景雲三人解救出來,器具城豈非立即被破?」琅邪回頭看向他,「以你和童濟華的境界實力,還無法洞察秋毫。無法給我什麼保證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童濟華、程平紛紛苦笑,無奈的點了點頭。

    他們的確沒有這個能力。

    「我在這裡,可以為馮蓉、血厲爭取時間,他們如果能迅速恢復過來,對局勢也有巨大影響。」琅邪漠然道。

    「秦宗主……」程平輕呼。

    「這種級別的爭鬥。他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,畢竟只是開元境的武者。」琅邪搖頭。皺眉說道:「他只要能保持冷靜的頭腦,不胡亂髮號命令,能掌控住血厲即可。至於別的……我們不能奢望太多。」

    程平、童濟華和眾多血矛武者,也都暗嘆一聲,知道琅邪說的是事實。

    只是開元境的秦烈,他們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輕易斬殺,能對如今這堪稱絕望的局勢。起到多大作用?

    他們並不認為秦烈還能再次力挽狂瀾。

    ……

    「剛剛得到程平那邊的消息,於岱、蔣垣、傅卓輝、歐陽勝他們全部到齊了。如今正聚集在火區城門前。」

    焰火山的議事大殿,孟辰滿臉愁容地從外面走進來,向三大供奉說明最新情況。

    孟辰是內宗的四長老,一向謹慎膽小,從不敢輕易將自己置身在險境,這麼多年來,孟辰幾乎都沒有外出搜尋靈材——他怕遇到意外。

    和孟辰一樣膽小怕事的煉器師,在器具宗其實還有一些,他們都不想死,不想陪著器具宗走向絕路。

    「於岱他們的意見達成一致了,他們要屠盡器具宗所有人,包括我們這些煉器師。」孟辰眼睛閃爍著驚慌,惶惶不安道:「他們,他們不準備生擒我們,真打算直接斬殺我們了!」

    「我們是煉器師!是這世上最尊貴的人物,那些該死的武者,怎敢這麼對待我們?」五長老齊正情緒失控的叫嚷起來。

    在沒有聽到程平的消息前,這裡所有的煉器師,都不太相信五方勢力真會對他們下殺手。

    茫茫靈域中,分佈著數不盡的勢力,有著比繁星還要多的武者,每一個武者都需要靈器,都需要煉器師幫助煉器,需要煉器師幫忙修復破碎的器物,需要煉器師淬鍊的靈甲……

    幾乎在所有的疆域,在所有的大陸,煉器師都是最為尊貴的一類人,享受各方勢力的尊敬,享受武者的熱烈追捧。

    正因為煉器師實在太為珍貴,太為至關重要,所以各方勢力爭鬥后,在擊殺敵對勢力,俘獲對方煉器師的時候,都會選擇安撫,會以禮相待,會奉為上賓。

    很少有人暴殄天物去擊殺煉器師。

    因此,在孟辰、齊正這些人眼中,即便是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被斬斷一根指頭,五方勢力也只會遷怒到別人身上,真正破城后,也會拿秦烈泄憤。

    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會死,不認為五方勢力會對他們痛下殺手,因為他們是煉器師,是這個世上一小簇最稀缺的物種。

    在他們的骨子裡,都認為他們的命比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值錢,認為他們的命無比珍貴,認為對方不會下殺手。

    種種美好的幻想,這一刻忽然破滅,當他們意識到五方勢力要斬盡殺絕的時候,一向養尊處優的他們,第一次怕了——真正的害怕了。

    「我們會死,我們竟然真會死,那些卑賤的武者,他們竟然敢如此對待我們!」齊正有些歇斯底里的喝道。

    「都是秦烈,要不是秦烈斬斷了那三人的手指。那五方怎會惱羞成怒?」孟辰也尖叫起來,「我還不想死!我不能死!我還沒有成為地級煉器師,我怎麼能這時候死去?」

    「誰也不想死!」羅志昌厲喝。

    「不行,我得走,我要離開器具宗!我不想和宗門走向滅亡,只要我活著,我一生的煉器技藝,就能傳承下去,那也是器具宗的煉器精妙。我能替器具宗傳承未來!」齊正眼神驚恐,漸漸控制不住內心的懼意。

    他第一個崩潰。

    「宗派肯定無法保全,不如……」孟辰嘆息一聲,縮著頭提議:「要不大家各自散了?只要出了赤瀾大陸,憑我們煉器師的身份,憑我們的手段。在何處不能立足?」

    「不錯!只要離開赤瀾大陸,我們隨便找到一個陸地,都能重新受眾人敬仰,能擁有現今的一切!」齊正連連點頭,「大家散了吧,我知道後山的毒霧澤荒無人煙。只要我們能穿越毒霧澤,就能逃出這一劫。有可能走出赤瀾大陸,你們說呢?」

    羅志昌、放棄和蔣皓三大供奉,忽然泛出一陣子無力感,他們沒有料到在確定五方勢力要斬盡殺絕後,孟辰和齊正會如此失態。

    「毒霧澤之所以荒無人煙,是因為不擅長毒藥煉製,對毒物沒有深刻認識的人。根本無法在其中存活。」蔣皓冷靜異常,淡淡說道:「整個器具宗。只有三個人能活著在毒霧澤穿行,興然可以,墨海長老可以,蓮柔也勉強可以。」

    他看向孟辰和齊正,看向其餘眼神不堅定者,說道:「除去他們三人外,任何器具宗的長老和弟子,都無法活著穿過毒霧澤。甚至血矛的琅邪和馮蓉,也未必有那個本事,難道你們真想嘗試嘗試?」

    「器具城這麼難攻,五方勢力都不敢派遣一支隊伍,從毒霧澤的方向來進攻我們的後面,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?」房奇冷聲道。

    孟辰、齊正面若死灰,逃離的心思漸漸絕了,過了一會兒后,兩人忽然叫罵起來,「都是秦烈,這乳臭未乾的小子,憑什麼胡亂指揮宗門?要不是他亂來,也不會真正激怒五方,我們也不會有如此遭遇!」

    「住口!」羅志昌怒喝,臉色氣的通紅,厲聲道:「器具宗培養了你們多少年?在宗門危難之際,你們一心只想著活命,可曾真正為宗門想過?」

    「你們真不如秦烈!」房奇冷著臉,哼道:「他有無數次機會可以帶著三枚空間戒逃離,可他一直沒有這麼做,他執意要留下來。單憑這一點,他就比你們夠資格去坐那個位置,秦烈入門不過一年,而你們,在器具宗呆了多少年?你們從宗門吸了多少血,真就沒有一點死守宗門的決心?」

    「我們……」孟辰、齊正無言反駁。

    ……

    血雲籠罩的山林。

    秦烈忽然睜開眼,眼瞳深處電芒頻現,一聲聲雷鳴波動,從他身體內回蕩著。

    馮蓉一驚醒來,關切道:「怎麼樣?」

    「第八元府凝成。」秦烈微微一笑。

    馮蓉大喜,振奮道:「太好了,只要第九個元府開闢出來,就算是處在開元境巔峰,就能無限接近萬象境!」

    「小子,你如今體內三個元府蘊滿雷電之力,三個元府蘊滿大地之力,兩個元府為寒冰之力。」血厲的聲音,從血池內爆裂的血泡中傳來,「三者的平衡,有助於萬象境的突破,因此,這最後一個元府,最好為寒冰之力凝結的元府。相信我,這樣的分配,才是你武道修行的最佳選擇。」

    「多謝前輩教導。」秦烈站起來,往山林後面毒霧澤的方向走去。

    「你幹什麼去?」馮蓉驚叫。

    「去開闢我的第九元府!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還有月票在手的兄弟姐妹,還請垂青一下《靈域》,請投上您的一張月票,雙倍的月票,雙倍的力量,請賜予我~~~萬分感謝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