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二十章 決裂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二十章 決裂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器具宗外宗的會客室。

    「秦宗主就在裡面,三位請進吧。」田建豪將人帶到門外,鞠身退下。

    謝靜璇、屠澤、卓茜三人旋即踏入會客室。

    器具宗的會客室非常寬敞,一根根一人腰粗的精美石柱,將殿堂高高撐起。

    一根石柱旁邊,秦烈一身黑色勁裝,神情沉穩站定。

    「秦烈!」屠澤、卓茜齊聲喝道。

    「屠大哥!茜姐!」秦烈眼神激動,也禁不住輕喝出聲。

    屠澤、卓茜快步上前,兩人做出想要擁抱的姿勢,然而,快要到秦烈身前的時候,他們的腳步忽然頓住。

    他們想起了今日秦烈不同尋常的身份地位。

    他們做出的擁抱姿勢,也忽然僵硬了起來,臉上浮現一絲尷尬之色。

    反倒是秦烈,微愣之後,明白了他們的意圖,咧嘴一笑后,主動踏步上前,先用力在屠澤胸口錘了一擊,然後和卓茜擁抱了一下,喝道:「我還是我,還是你們當年在極寒山脈遇到的那個小子!」

    屠澤、卓茜暗暗動容,也都用力和秦烈摟抱了一下,以示內心的激動。

    「你這臭小子!你何時跑到了器具宗,又怎麼成了器具宗的宗主?」屠澤叫喊道。

    「一年前,你離開冰岩城后,難道就來到了器具宗?化名秦冰?」卓茜也問道。

    「一言難盡。」秦烈搖了搖頭,想了一下。說道:「屠大哥、茜姐,我們一會兒再敘舊,我先問問謝小姐的來意。」

    「好。」屠澤、卓茜點頭,老實在一旁的軟椅上坐下來。

    「謝小姐。」秦烈收斂了臉上的笑容,神情漸漸凝重起來,指了指旁邊的椅子,說道:「請坐。」

    謝靜璇清澈的眸子,顯出一絲複雜的神色,她微微點頭。漠然在旁邊坐下來,旋即開門見山道:「秦烈,我沒想到秦冰就是你。」

    秦烈笑了笑,沒有答話。

    「你幫我殺了梁少揚,讓我和梁忠能夠順利脫身,所以我應該謝謝你。」謝靜璇清冷的臉上。沒有太多情感,她忽然皺眉,「我讓梁忠送信給你,已經提前告訴了你器具宗的劫難,告訴血影要來殺你,你為何還會留在器具宗?」

    早在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定下方針的時候。謝靜璇通過謝家的渠道,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器具宗將會遭遇什麼。

    在五大勢力還沒有確定聯手之前。她就讓梁忠送信過來,讓還是「秦冰」的秦烈儘快脫身,不要在器具宗逗留。

    她這麼做,是為了報秦烈擊殺梁少揚的恩情,要救秦烈一命。

    結果,秦烈不但沒有離開器具宗,如今還成了器具宗的新任宗主。

    「我不走。是因為我覺得我能輕易脫身,但後來發生的一些事情。我也沒有預料到。」秦烈坦然回答,「不論如何,我都謝謝你讓忠叔傳訊於我。」

    謝靜璇蹙著眉頭。

    沉默了好一會兒,她點了點頭,說道:「我們談談正事吧。」

    「好。」秦烈也點頭。

    「你如果真能影響器具宗,我希望你能釋放我二叔,也就是謝之嶂。只要我二叔安然無恙,看在你秦烈幫我兩次的份上,我會回謝家,去求我爹,讓他以他的影響力,來改變玄天盟對器具宗的態度……」謝靜璇認真說道。

    通過大供奉羅志昌,秦烈已經知道玄天盟由謝家、宋家、聶家三大家族組成,三大家族的族長,能輪番競選玄天盟的盟主,如今玄天盟的盟主,為宋家的家主宋禹,

    而謝家現今的家主,則是謝耀陽,他正是謝靜璇的父親!

    謝家、宋家、聶家,共同維持玄天盟的運作,玄天盟任何的大動作,都需要三大家族的族長點頭。

    謝家,身為三大家族之一,絕對有能力影響玄天盟的決定。

    只要秦烈釋放謝之嶂,她看在秦烈的面子上,肯返回謝家去見她父親,讓她父親憑藉謝家的影響力,來改變玄天盟對器具宗的態度……

    連屠澤和卓茜兩人,都神情驚訝,不清楚謝靜璇和秦烈到底什麼關係,竟然值得她如此用心。

    「如果是那樣,在玄天盟態度改變后,器具宗最好的結局會是怎樣?」秦烈問。

    謝靜璇仔細想了一會兒,說道:「器具宗內宗長老和弟子,都不會有事,部分外宗的武者也可以幸免於難。墨海長老,應該會進入八極聖殿,我們謝家,可以接納琅邪,前提是他必須要隱姓埋名。內宗長老和弟子,在打散后,會被五大勢力瓜分,器具宗的財富和種種靈器靈材,由玄天盟和八極聖殿安排瓜分,也會拿一部分作為獎勵,作為五方勢力動手的酬勞。」

    「器具宗還是會滅亡,財物依然被瓜分,宗門長老弟子打散后,被安排在別的勢力?」秦烈臉色沉了下來。

    「這是在謝家周旋后,器具宗能得到的待遇。不然,器具宗外宗的長老、弟子,會全部被斬殺,內宗的長老、弟子,恐怕也活不了,因為你們對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下手了。」謝靜璇表情嚴肅,「那樣的器具宗,不但會被滅宗,還會被不留活口的斬盡殺絕。」

    屠澤、卓茜只覺得心底發寒。

    他們雖然猜測了器具宗的結果,但是給謝靜璇這麼直白的說出來,還是覺得殘忍。

    「這是你能代謝家做的?」秦烈輕喝。

    「這是在謝家干預玄天盟后,你們器具宗能獲得的最好待遇。」謝靜璇說道。

    秦烈幾乎沒有多想,立即說道:「多謝你的誠懇建議,不過,我不能接受,器具宗也絕不會接受!」

    謝靜璇臉色微變。

    「只要謝家不再插手器具宗的事務,我可以保證你二叔安然無恙,否則,他會和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一樣!」秦烈沉喝。

    「秦烈,這就是你的態度,你們器具宗的態度?」謝靜璇臉色一冷。

    「抱歉,器具宗不想滅亡,不想外宗長老弟子被斬殺乾淨,也不想那些長老被囚禁著,狗一樣的苟且偷生。」秦烈神情冷峻,「還請轉告謝家,器具宗就是這個態度!請謝家不要再插手器具宗的事務,至於玄天盟兩位兩個家族如何做,那是他們的事情,只要謝家不再後續派人過來,你二叔就能一直平安。」

    「你真是執迷不悟!」謝靜璇冷喝。

    秦烈沉默不言。

    「該說的我都說了,既然你堅持,既然器具宗也堅持,那以後器具宗會落個什麼下場,希望你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。」謝靜璇明顯很失望,對這一行的結果失望,也對秦烈失望。

    她丟下這番話后,便沒有繼續勸說,而是轉身離開會客廳,往城外而去。

    會客室,在她離開后,沉默了一段時間。

    許久后,秦烈吸了一口氣,露出一個有些勉強的笑容,「屠大哥,茜姐,你們是不是也覺得我執迷不悟?」

    「我們知道你的性格,知道你不會答應,所以我們過來不是要勸你什麼。」屠澤笑了笑,說道:「我們和她不一樣,不是以什麼森羅殿,以謝家的力場來見你。我們來……只是見見一個好朋友,見見一個兄弟,因為我們怕以後再也見不著你,所以提前過來看看,免得以後有所遺憾。」

    「你們也不看好器具宗的結果?」秦烈苦笑。

    「這不是廢話嗎?」卓茜瞪了他一眼,「要滅器具宗的,是八極聖殿和玄天盟,這兩個都是赤銅級的勢力,器具宗如何能度過此劫?你也是的,去做什麼宗主啊?這個位置說出去風光,但真是那麼好做的?快要滅亡的宗派,宗主之位在人家眼中只是個笑話,你怎麼就想不開呢?」

    秦烈繼續苦笑。

    但他心中卻有些溫暖,屠澤還是屠澤,卓茜還是卓茜,他們的話讓他知道兩人沒有變,他們是純粹擔心他,所以才會過來。

    他們不參雜別的目的,沒有一點別的想法,是真的純粹的想見見他。

    正如屠澤所言,他們認為他會死,所以想見他最後一面。

    在會客室內,秦烈和兩人談他離開器具宗之後的經歷,除了在極寒山脈地底的玄冰之地上面隱瞞了下來,其餘的他都坦然說明。

    屠澤和卓茜也說他們如今在森羅殿內,在二殿主的麾下做事,如今正在進行特訓,等過段時間,他們準備去一趟幽冥戰場,去磨礪自己的武道。

    之後,兩人勸他最好在器具宗破滅之前,想好逃生的方法,希望以後能重新見到他。

    關於曹軒瑞的安排和提議,兩人隻字不提,只是告訴他玄天盟和八極聖殿又在緊急商議,會再次派遣高手過來,讓他務必小心。

    「秦烈,希望你能度過此劫,希望以後還能再見!」屠澤臨走前,又擁抱他一下,重重道:「好好活著!」

    「保重!別為器具宗犧牲自己,一定要保全自己的性命!」卓茜叮囑道。

    「你們放心吧,我會活著,還會活的很好!」秦烈咧嘴笑著,將會客室內將兩人送出去,然後吩咐田建豪,讓他將兩人安然送出器具城。

    在兩人走開后,他轉身往後山血矛訓練之地行去。

    「萬象境,能突破萬象境,就能運用靈紋柱的玄妙,再加上寂滅玄雷,就能扭轉現今局面。留給我的時間不多,所以必須要儘快!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第二更奉上,求雙倍月票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