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九章 故人(求月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九章 故人(求月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你們不夠資格!」

    童濟華的這句話,令謝靜璇、屠澤、卓茜僵在那兒,也讓城外一眾五方勢力來人神色驚變。

    以身份而言,他說的並沒有錯。

    器具宗在五方勢力中地位超然,不論是財力,還是血矛的戰鬥力,在五方都是首屈一指。

    如果單對單交鋒,這五方,沒有任何一支膽敢和器具宗抗衡,也沒有任何一方是器具宗的對手。

    器具宗,不但有著悠久的歷史,還有著令八極聖殿和玄天盟都忌憚的底蘊和潛力!

    身為器具宗新任宗主的秦烈,在身份地位上,的確等同於五方勢力的真正首腦。

    也只有紫霧海的主人,雲霄山的山主,森羅殿的總殿主,才夠資格真正和秦烈對話。

    謝靜璇不配。

    屠澤、卓茜更加不配。

    「勞煩通傳一聲,見不見由他決定,他若不肯見,我也絕不會勉強。」城門下,謝靜璇黛眉微蹙,臉色冷淡,道:「我若進城,可由你們擒住,不會對你們造成威脅。」

    「小姐!」梁忠驚叫。

    謝靜璇抬頭看向童濟華,沒有去理睬梁忠,眼神堅定。

    屠澤、卓茜兩人面色訕訕,也期待地看向童濟華,希望童濟華能通融一下。

    好一會兒后,童濟華微微點頭,冷聲道:「念在你們和秦宗主有些交情的份上,我會安排人稟報此事。至於他肯不肯見你們,還是由他說的算。」

    謝靜璇道了一聲謝,就在城門口漠然等候。

    「你們倆為何要見秦烈?」原星雲閣的閣主屠漠,沉著臉,說道:「今日的秦烈,再也不是星雲閣的小武者,而是主宰器具宗的一方霸主。器具宗……能滅殺圖夕,能捆縛謝之嶂,實力已深不可測。更何況森羅殿和器具宗已走向對立面,你們過去又能做什麼?」

    二殿主曹軒瑞,也別頭望了兩人一眼,眼神有些古怪。

    「沒,沒什麼特別的想法,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他……」卓茜喃喃道。

    「我只是想見見他。想知道他現在的狀況如何。」屠澤喝道。

    森羅殿的二殿主曹軒瑞,忽地淡然一笑,他來到屠澤、卓茜身旁,看了兩人一眼,壓低聲音說道:「如果你們能勸降秦烈,讓秦烈道明器具宗的深淺。讓秦烈率領器具宗投降我們森羅殿,投降玄天盟……」

    曹軒瑞聲音愈發低沉下去。「那秦烈不但能活,我還可以保證他能進入森羅殿,在森羅殿內有個不錯的職位。」

    「小澤,小茜,你們也都清楚除掉器具宗,乃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意思。器具宗註定逃不過這一劫,你們如果為他好。最好能勸降他。」卓鐸也幫腔。

    屠澤、卓茜苦著臉,都沒有表態。沒有答應下來。

    因為他們清楚秦烈,知道秦烈絕不會投降,知道秦烈絕對不是為了自身安危能背叛宗門之人,他們很清楚秦烈骨子裡有著一種瘋狂血液,知道秦烈一旦發狂起來,會極為癲狂可怕。

    秦烈怎麼亂來,他們都相信,就是不信秦烈會背叛器具宗。

    所以他們知道連勸降的話都不用說。

    ……

    烈日光耀揮灑在焰火山。

    半山腰,緊閉的岩洞再一次被打開,秦烈神情疲憊的在門口露頭。

    「怎樣?一夜的時間,事情做的怎樣?」蓮柔好奇詢問。

    秦烈指了指身後。

    後方岩洞內,六顆寂滅玄雷靜靜落在玉石檯面上,每一顆寂滅玄雷上方都有非常明顯的雷霆波動,都能看到球面上有閃電般的花紋。

    「都刻畫好了?」唐思琪明眸閃亮。

    「嗯,用了一夜時間,將裡面的靈陣圖都刻畫進去了。」秦烈活動著脖頸,扭動著僵硬的手腳,慢慢放鬆緊繃的身體。

    六顆寂滅玄雷,威力能滅殺通幽境的武者,能傷到如意境的來人,但還不足以徹底改變器具宗的局勢。

    快天亮的時候,他還煉製了一顆新的寂滅玄雷,試著將四階暗月雷蛇的一小塊獸核,融入新器物之中。

    按照血厲所言,如果以四階靈獸的獸核為主材,寂滅玄雷的威力,能絞殺五階靈獸,轟滅破碎境武者。

    所以他想嘗試一下。

    結果,在那一小塊獸核放入熔爐不久,所有輔材都因承受不了狂暴的雷力,在沒有能融合之前,皆是炸成粉碎。

    若非器具宗的熔爐足夠堅韌,若非只是一小塊獸核,若非他壓抑著內部的雷力,怕是連熔爐都會爆開。

    血厲說的沒錯,以他如今的煉器造詣,他頂多也就能煉製出三階獸核為主材的寂滅玄雷,強行去嘗試高階的寂滅玄雷,只會自討苦吃。

    主材的提升,要配合輔材等階的提升,要配合更高超的靈力控制,更精湛的煉器技藝,更高的境界,甚至還要更佳的複合靈陣圖!

    他在所有方面都有所欠缺。

    「能讓我看看寂滅玄雷內部的靈陣圖嗎?」唐思琪眼巴巴看向他。

    蓮柔神情一動,也忽然呵呵笑了起來,說道:「秦烈,讓我也看看好吧?看看你構建出來的複合靈陣圖?」

    秦烈微微皺眉。

    他刻印在寂滅玄雷內部的靈陣圖,是由基礎靈陣圖構成,然而,他掌握的儲靈、聚靈、增幅、固韌這四種基礎靈陣圖,和所有現今的基礎陣圖都不一樣。

    根據應興然、墨海的說法,聚靈牌內的基礎陣圖,為古陣圖!

    唐思琪也見過謝靜璇送來的聚靈牌,自然看過內部的靈陣圖,只要她一縷神識逸入寂滅玄雷。她立即就會明白煉製出聚靈牌的人物,並非李牧,而是他本人。

    四種基礎古陣圖,來自於鎮魂珠,他爺爺曾叮囑過他,盡量不要讓人知道他持有鎮魂珠。

    於是他猶豫。

    想了一下,他說道:「抱歉,寂滅玄雷內部的靈陣圖,為一名長輩傳授。他不太願意讓人瞧見。」

    「是李牧吧?煉製出聚靈牌的李牧?」唐思琪一臉瞭然的模樣,「寂滅玄雷內部的靈陣圖,是古陣圖吧?我們其實早猜出來了……」

    秦烈愣了一下,然後點了點頭。

    「我就知道。」唐思琪雖然有些遺憾,不過也沒有勉強,還好心提醒他:「如果你不想讓人知道你所煉製的靈器內。靈陣圖是如何組合布局的,你可以將其封裝起來。你手中秘典內,應該有許多封裝的方法,所謂封裝,說白了,也就是為你的靈陣圖上鎖。讓別人的意識無法窺視到內部靈陣圖的獨特構成方法。」

    「封裝!」秦烈眼睛一亮。

    他的確知道關於靈陣圖有封裝的說法,也知道很多真正的煉器宗師。都不喜歡別人窺視他們對靈陣圖的精妙組合方法,所以煉製出來的靈器,內部的靈陣圖都採取封裝的方式,為靈陣圖「上鎖」。

    被封裝后的靈陣圖,不會影響使用者使用,不會影響靈器的威力,但能讓旁人無法以意識進入器物內部。無法窺見核心的靈陣圖構成。

    這是煉器界,大煉器師們保護自己**的。一種很常見的做法。

    「秦……秦宗主,童長老讓我告訴你,在火區的城外如今有三個人想來見你。他們說他們認識你,他們叫謝靜璇、屠澤和卓茜。」一名外宗的弟子,神態謙卑的行了過來,低垂著頭,語氣怪異的說道。

    「謝靜璇,屠澤,卓茜……」秦烈愕然,想了一下,他問道:「我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?」

    「是,現在所有人都知道,你現在接管器具宗。」那人始終不抬頭,低聲回答道。

    秦烈驚異的看向他,遲疑了一下,忽然問道:「你是……田建豪?」

    一直低垂著頭的那人,終於苦笑著抬頭,果然正是田建豪。

    一年多年,他和以淵、梁少揚、歐陽菁菁眾人一起參加考核,在門前插了秦烈的隊,被秦烈一腳踹倒在地。

    之後,田建豪數次想報復秦烈,卻發現秦烈先被唐思琪選中,不多時又成為內宗弟子,在門前擊殺梁少揚,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異變……

    秦烈一路水漲船高,如今已經成了器具宗的代任宗主,而田建豪還是田建豪,還是那個外宗弟子。

    「以前是我瞎了狗眼,請宗主大人不計小人過。」田建豪苦笑著躬身作揖。

    「你以前來自於森羅殿,童長老……為何信得過你?」秦烈忽然問。

    「我不是梁少揚,也不是歐陽菁菁,我在森羅殿可沒有靠山,也沒有誰特別照顧我。在森羅殿,我就是一個小武者,而且受了不少氣,反而在器具宗的這段時間,過的還算是不錯。」田建豪解釋。

    秦烈明白了過來,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告訴童長老,請他們三人來宗門,就說我也想見見他們。記著,以禮相待,別施加枷鎖在他們身上!」

    「好。」田建豪又是一禮,這才轉身離去。

    半個時辰后。

    火區城門口,童濟華冷聲道:「秦宗主請你們前往器具宗,還有,他特意吩咐過,不准我們束縛你們,要我們以禮相待。」

    屠澤、卓茜忽視一眼,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    「秦烈還是秦烈。」兩人想到。

    謝靜璇只是微微點頭,徑直往敞開的城門行去,在田建豪的帶領下,去器具宗的宗門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汗,已經是雙倍月票了么?估計大家都在求月票,嗯,俺也求一下,大夥手中的月票,如果還沒被別的作者求光,還請投俺一張,今天至少三更答謝,還請垂青一下俺的靈域,謝謝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