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三指之威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三指之威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第二百一十五章三指之威!

    器具城地火水風四大城區,每一個城區的城門口,都有五方勢力武者聚集著。

    血矛武者和外宗的長老弟子,還有一部分殘存的外宗客卿,都分散在四大城門前,力抗來自於五方勢力的武者。

    風區城門前,陰煞谷的谷主鳩琉瑜從馬車上下來,她就站在城門前,冷眼看著門口的戰鬥,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    鳩琉瑜六十來歲的模樣,身穿一件灰褐色闊松長袍,袖口處綉著陰煞谷的山谷圖案,正和金煞谷的谷主賈松林談話。

    金煞谷的李中正,也在賈松林身旁,他是賈松林的小徒弟,深得賈松林的器重。

    此刻,陰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已經攀上城牆,在城牆上和童濟華率領的武者纏鬥。

    昏暗的天空,一件件精美的靈器拖拽著絢爛的火光,在相互碰撞,在怪嘯著釋放出洶湧的靈力波動。

    「童長老,快,快撐不住了!」一名外宗弟子叫道。

    「死也不能退!」童濟華喝道。

    陰煞谷和金煞谷的武者,數量明顯要多過於器具宗守城的人,在鳩琉瑜、賈松林還沒有動手的時候,器具宗就明顯不敵,很快就要敗下陣來。

    「老史不會有事吧?」賈松林忽然問道。

    「能有什麼事?應興然難道還敢真對老史下毒手?」鳩琉瑜陰沉著臉,「一群煉器師組成的宗門。畢竟不是武者聚攏的勢力,應興然和那三大供奉,骨子裡都不願意爭鬥,一心只想平和發展器具宗,可笑的想法!」

    賈松林愕然。

    「任何宗派的發展,都建立在血腥的爭鬥上,想一帆風順的發展宗門,根本就不現實!」鳩琉瑜眼中露出不屑之意,「器具宗其實早有機會凌駕我們五方勢力。當年游宏志在的時候。血矛風頭一時無兩,當年的血矛如果能大肆招收弟子,能持續發展下去,器具宗的局面要比現在大的多!」

    賈松林聽她這麼一說,也暗暗點頭,說道:「不錯。當年血矛最強之時,器具宗並沒有擴充人員,很讓人詫異。」

    「那是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眼光不夠!」鳩琉瑜冷哼,「血矛武者的培育,極為耗費財力物力,需要投入源源不斷的靈草靈藥。需要靈獸之血淬鍊身體。應興然他們一心撲在煉器上,不想在武力上投入太多財力物力。這才令血矛的發展受了限制。」

    「嗯,如果血矛的人數夠多,我們這趟還真麻煩。」賈松林贊同道。

    「說白了,應興然他們只希望血矛能保護好器具宗就行,從沒有想過讓血矛壯大起來,通過掠奪戰鬥來讓器具宗的武力更加強盛。」鳩琉瑜嘲弄道:「煉器師就是煉器師,他們永遠不是真正的武者。自然也沒有一名武者應有的戰鬥精神,沒有武者該有的野心和血腥!」

    「是啊。如果器具宗著重武力的發展,說不定赤瀾大陸第三個赤銅級的勢力,就是他們了。傳言,他們比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歷史還要悠久,很早之前他們就有機會躋身到赤銅級勢力,結果因為他們沉迷於煉器,始終沒有突破……」賈松林說道。

    「所以如今他們迎來了滅亡。」鳩琉瑜臉色漠然。

    就在此時,從城牆上傳來程平的聲音,「這是史景雲的左手尾指!」

    程平將一根手指頭,從城牆上拋落下來,拋在賈松林和鳩琉瑜的身前。

    「七煞谷如果不停止對器具城的攻擊,每隔半個時辰,就多斬史景雲一根手指頭!」程平沉喝一聲,旋即轉身離去。

    「老史的手指!是老史的手指!」賈松林臉色巨變。

    鳩琉瑜只是愣了數秒,旋即立即反應過來,尖聲道:「停止攻城,立即給我退回來!」

    她眼中有著明顯的驚懼之色。

    「老姐姐?真要停下來?」賈松林沉聲問。

    「我還有三個徒弟在城內!他們敢動老史,還有誰不敢動?!」鳩琉瑜陰森著臉,眼神冰寒,「這群人瘋了!他們竟然敢動老史,難道他們真的存了求死之心?」

    「都停下來,全部回來!」賈松林也叫道。

    快要將童濟華一行人逼上絕境的七煞谷武者,聞言,一個個從城牆上飛躍下來,重新在鳩琉瑜和賈松林身旁站定。

    地區城門口。

    雲霄山的武者,在紀柳的帶領下,也在對城門狂轟濫炸。

    紀柳和烏拓、符常並成為雲霄山的「三石」,這三塊堅硬的護山之石,在雲霄山的身份僅次于山主,地位超然。

    他們類似於森羅殿的五大殿主,和七煞谷的七大谷主,都是一方梟雄的存在。

    三石間關係極佳,三人經常在一起飲酒作樂,雖非親兄弟,但比親兄弟的關係還要緊密。

    此刻,相貌俊逸的紀柳,提著一個酒壺,正一邊飲酒,一邊對麾下吩咐:「小兔崽子們,快點破了城,別耽誤我一會兒找烏拓喝酒!」

    「雲霄山若是繼續攻城,你怕是只能和烏拓的屍體喝酒了。」程平忽然冒頭,將烏拓的尾指扔了出去,喝道:「雲霄山如果繼續攻城,每隔半個時辰,斬烏拓一根手指!」

    紀柳那張俊逸的臉,瞬間扭曲,「你們竟敢對烏拓下手!」

    「半個時辰,記著,只要繼續攻擊,半個時辰后,烏拓會繼續斷指!」程平沒有搭理他,轉身下了城牆。

    「大人,怎麼辦?」有麾下詢問紀柳。

    紀柳臉色難堪,怒斥道:「狗雜種,你說怎麼辦?統統給我滾下來!誰***敢繼續攻城,我第一個宰了他!」

    長相俊逸,看起來從容瀟洒的紀柳,這一刻暴躁的本性顯露無遺。

    他的那些麾下,一見他變成這一副模樣,都是紛紛變色,沒人膽敢觸他霉頭,急忙從城牆上飛落下來。

    「老烏,等別的城門破開,等你安然無恙了,我會把動手之人手骨一個個敲碎為你報仇!」紀柳厲聲道。

    水區城門口。

    一名身姿妖嬈的美婦,率領著一眾紫霧海的武者,也在對城門發動攻擊。

    她叫鳳琳,是紫霧海主人的大妻。

    鳳琳和蘇紫英都是紫霧海主人於岱的妻子,兩女雖然共侍一夫,但卻非常和睦,據說感情非常好,從未因於岱爭吵過。

    一身紫色長裙的鳳琳,正笑盈盈調侃著以淵,「你直接將那蓮柔捆縛著帶回來不就得了?器具宗就算是有了變動,又能支撐多久,不還是要破城?你也是的,千里迢迢來器具宗,也待了一年時間,結果還是沒有俘獲她的芳心,以淵,大娘現在要看不起你了。」

    以淵臉色訕訕,表情尷尬,轉移話題道:「二娘會不會有事?」

    「安心啦,應興然慫包一個,他不敢動紫英的。他很清楚紫英在老於心中的份量,他敢動紫英一根毫毛,老於必然會殺光所有器具宗的煉器師,只要應興然沒有瘋,他定然不敢亂來。」鳳琳老神在在道。

    「這是蘇紫英的左手尾指,請過目!」程平又一次現身,將一根晶瑩的指頭扔了出去,道:「紫霧海若是繼續攻城,每隔半個時辰,蘇紫英就會多斷一根指頭!」

    這番話說完,程平遠遠看了以淵一眼,然後才冷著臉走開。

    以淵忽然皺起眉頭。

    鳳琳先前的安然自若瞬間沒了,她捏著那根指頭,臉色鐵青,「是紫英的手指頭!」

    以淵苦笑,心中暗嘆一聲,知道紫霧海和器具宗再也沒有緩和餘地了。

    「暫停攻城,全部給我滾下來!」鳳琳怒聲發話,旋即看向一人,喝道:「立即傳訊回去,就說紫英被人斬斷了一根手指頭,讓老於親自給老娘滾過來!」

    「遵命。」那人急忙答話。

    以淵表情愈發苦澀了。

    他知道紫霧海的主人於岱,必將很快親臨,會帶著紫霧海的真正精銳。

    他知道器具宗這趟怕是真的凶多吉少,就連那些內宗的長老,這次恐怕也活不了了。

    「哎……」以淵深深嘆息,他並不想看到現在的局面,但他無力阻止。

    火區。

    一棟棟高聳的石樓轟然倒塌,街道上風沙走石,石地上多出一條條深深的溝壑。

    兩道身影在廢墟中還在激烈交戰。

    是琅邪和謝之嶂。

    謝之嶂一手持劍,劍氣如虹,虹光如無堅不摧,將周邊一座座樓閣粉碎。

    一道血光在劍虹中穿梭不定,在滾滾沙石中掠動著,躲避著虹光的鎖定。

    「你支撐不了多久,你真實的境界,只是通幽境巔峰,離破開如意境還有一步之遙。」

    謝之嶂神態從容,揮劍的時候,還有餘暇講話:「雖然我不知道你利用什麼秘法令實力短時間暴漲,但我可以肯定這對你的身體損傷極大。而且,你維持不了太久,現在我已經感覺到你的氣血在衰竭,你如果繼續下去,你會透支而亡。」

    琅邪身如血光,還在滾滾風沙中閃爍著。

    「只要你肯投降,肯隱姓埋名一段時間,我們謝家願意招募你。」謝之嶂微笑著說出他的真實目的。

    謝家,和玄天盟的另外兩個家族,和八極聖殿不一樣。

    別人希望收攏墨海,而他們,則是希望能得到琅邪。

    謝之嶂主動要來過來,也是為了琅邪,為了能夠將琅邪招入謝家的麾下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