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四章 秦烈的反擊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四章 秦烈的反擊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第二百一十四章秦烈的反擊!

    議事大殿中,所有人看向秦烈,值此生死存亡之際,眾人都希望能瞧見一絲希望之光。

    但秦烈又太年青,完全沒有執掌宗派的經驗,所以眾人期待之際,也在暗暗擔心……

    正如血厲所說的那樣,大家擔心秦烈的決定,會讓器具宗萬劫不復,會帶領器具宗走向絕路。

    「你們都考慮清楚了?由我來決定器具宗的未來?」秦烈最後確認。

    以羅志昌、蔣皓、房奇為首,眾人齊齊點頭,神色堅定。

    「至少,你能指喚血厲……」有些人這麼想。

    秦烈深吸一口氣,臉色冷峻下來,說道:「去廣場!」

    他一馬當先朝著山腳下靈紋柱所在的廣場行去,眾人心存疑惑,但卻一起動身,默默在他身後跟隨。

    不多時,秦烈和一眾器具宗的高層,又一次來到廣場上。

    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三人,此刻還被禁錮在靈紋柱上,眼見眾人過來,三人眼顯滔天恨意,一雙雙仇視的目光,紛紛落到眾人身上。

    他們的麾下,弟子,親信,先前被血矛和外宗長老追殺,在他們面前被一一擊殺。

    現在的廣場上,還有很多沒有清理掉的血跡,他們如何不恨?

    「你們以為單憑一個邪人,就能令器具宗逃過此劫?器具宗的命運,一早就註定了。誰也無法拯救!」蘇紫英眼神冰寒,冷冷看著眾人,「現在地火水風四區的城門,是否正被瘋狂攻擊?我們只是第一批來人,在器具城的城外,還有更多後續人員,你們怎麼抗衡?」

    史景雲和烏拓兩人,也是面色陰沉,也是冷言嘲諷。

    「外面的人。明明知道你們被囚禁在此地,還敢進攻器具城,是沒有將你們當一回事?還是認為器具宗不敢動手?」秦烈皺眉道。

    羅志昌表情苦澀。

   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。

    以外面那些人對應興然的了解,自然知道應興然不是孤注一擲的瘋狂者,他們肯定應興然不敢不顧一切擊殺史景雲三人,所以才敢毫無顧忌衝擊器具城。

    事實上。應興然這類一心煉器的煉器師,骨子裡都非常平和,不夠歇斯底里。

    在外面那些人來看,應興然和一眾煉器師執掌的器具宗,是不夠魄力真正得罪盡五方勢力的。

    所以他們敢肆無忌憚。

    「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和雲霄山,即便是殺入器具宗。也只會擊殺血矛和外宗弟子。你們這些真正的煉器師,即便是器具宗的宗門不復存在。也能活的好好的,墨海長老會進入八極聖殿和玄天盟,我們五方勢力會瓜分內宗長老和弟子。」

    史景雲看著眾人,神情一寒,喝道:「但是,如果我們三人有了意外,五方勢力就不會那麼平和!我們如果死了。你們這些煉器師,恐怕就要和器具宗陪葬了!」

    「所以你們不敢動我們!」蘇紫英冷笑。「你們害怕,害怕會陪著器具宗一起死,害怕會被真正激怒的五方勢力殺死!」

    「所以他們敢攻擊器具宗,因為他們知道你們不敢亂來!」烏拓也笑道。

    這三人的話,讓三大供奉面色訕訕,因為羅志昌和應興然都還想活命……所以他們不敢亂來。

    「程長老,給我一把匕首。」秦烈突然道。

    臉色萎靡的程平,一臉愕然,說道:「我沒匕首。」

    「我有。」出奇地,七大內宗長老之首的墨海,這時候講話了。

    他將一把龍形的赤紅匕首遞給秦烈,道:「名為龍牙,玄級五品。」

    他身旁的馮蓉,明眸泛出奇光,輕呼道:「阿海……」

    「我能有今天,都是器具宗栽培的,和玄天盟和八極聖殿沒有關係。」墨海神色漠然,說道:「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都受過我的恩惠,我還幫助他們煉過器,但現在他們要滅我器具宗,我看不過去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又是羞愧,又是驚駭。

    血厲坐在一根靈紋柱下面,他眯著血紅色的眼睛,嘿嘿怪笑著看向秦烈。

    秦烈提著墨海給予的匕首,一言不發,就怎麼朝著蘇紫英走去。

    「你敢動我?」蘇紫英冷笑,「我有一絲損傷,紫霧海必將血洗器具宗,你可想好了?」

    她是紫霧海主人的第二名妻子,深得紫霧海主人的痛愛,在紫霧海她也是地位超然,她若有損傷,紫霧海必然不會善罷甘休。

    羅志昌眾人瞳孔一縮,一顆心忽然懸了起來。

    這時候,他們心中忽然有些後悔,後悔讓秦烈決定器具宗的未來。

    可惜,放出去的話,如今已經收不回來,不論秦烈要做什麼,他們都只能在一旁看著。

    因為現在的器具宗,由秦烈說的算。

    秦烈揮刀,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他一刀斬掉蘇紫英的左手尾指!

    蘇紫英凄聲慘叫。

    秦烈將這根晶瑩手指珍重收好,又走向烏拓和史景雲,在這兩人震驚的目光中,也將兩人左手尾指斬掉。

    烏拓和史景雲悶哼一聲,臉上閃出痛意,卻一言不發。

    但兩人看向秦烈的不屑目光,至此終於變了。

    「程長老,拿這三根手指,分別去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攻擊的城門口。你告訴他們,如果他們繼續攻擊,每半個時辰,我就多斬斷一根這三人的手指頭。」秦烈道。

    程平神情震撼,他畢恭畢敬接過三根手指頭,他身軀微震。眼神敬畏道:「我這就去!」

    三大供奉駭然,內宗長老也是神色大變,但卻都沉默不言。

    秦烈看向他們,道:「如果你們還想著器具宗毀滅,你們還能繼續活下去,那現在的你們可以絕了這個念想了。」

    三大供奉和各大長老,都是一臉苦澀,都輕輕點頭。

    一根靈紋柱下面的血厲,嘿嘿大笑。笑聲歡悅,看向秦烈的眼神,多了一絲欣賞意味。

    「好!」馮蓉毫不掩飾她對秦烈的喜愛,大聲叫好。

    廣場上,許多器具宗的武者,看向秦烈的目光。都多了一絲不慘水分的敬意。

    「我要雷屬性的靈材,最好是蘊含雷電之力的獸核和晶石,我要煉器。」秦烈又道。

    馮蓉眼睛又是一亮,「可是你轟擊血影的那種東西?」

    秦烈點頭說道:「那東西叫寂滅玄雷,是我唯一會煉製的小玩意,屬於一次性消耗品。但威力頗為不凡。」

    「寂滅玄雷!」血厲怪叫起來。

    眾人不由看向他,連秦烈也有些愕然。「血厲前輩,你聽說過寂滅玄雷?」

    「真是寂滅玄雷?你沒弄錯名字?」血厲眼中的血光有點嚇人。

    「是叫寂滅玄雷。」秦烈回答。

    血厲吸了一口氣,突然說道:「……真要是那玩意,嘿嘿,你如果可以大量煉製,的確能夠讓對方遭受重創。寂滅玄雷,嘿。你怎麼有煉製的方子?」

    「一個長輩給我的。」秦烈道,想了一下。他試探問道:「這寂滅玄雷大有來頭?」

    「這玩意是天寂大陸上寂滅老祖弄出來的奇物,以霸道狂烈聞名周邊幾個大陸,威力極為恐怖。」血厲嘿嘿怪笑,「你的長輩很厲害,竟然能弄到寂滅老祖獨家的寂滅玄雷煉製方法,嘿,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。據我所知,很多人弄個方子出來,也都說是寂滅玄雷,可惜煉製出來的東西,狗屁都不是……」

    「靈材庫內雷屬性的靈材很多!」房奇眼中神光熠熠。

    「我去挑選!」秦烈看向血厲,說道:「請前輩去城內一趟,幫琅邪對付那謝之嶂,能生擒最好,實在不行就斬殺了。」

    「對付一個如意境中期的武者,我就算是如今的狀態,也不需要別人多事!」血厲冷哼。

    「那更好,你讓琅邪讓道就行了,羅老,你通知琅邪一聲?」秦烈說。

    「好!」羅志昌點頭。

    「不用通知,我去了,那小子自會讓路!」血厲冷笑,身如一條血腥長虹,陡然貫射向城外。

    他彷彿早就知道琅邪和謝之嶂交戰之處。

    「小子,看在你敢打敢殺,符合我口味的份上,一會兒等我回來,我告訴你一個秘密——關於十二根靈紋柱的秘密!」血厲的怪笑聲,遠遠從城內傳來。

    秦烈愕然,他又重新看向廣場上的十二根靈紋柱,遲疑了一下,他問羅志昌:「羅老,這十二根靈紋柱,究竟從何而來?」

    羅志昌忽然尷尬起來,吱吱唔唔的,好像不願意多言。

    秦烈會意過來,和他一起來到周邊無人之地,在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無法聽到的區域,他重新問:「血厲不是赤瀾大陸的人,這麼說,這十二根靈紋柱,也是外面的?」

    三大供奉一起聚集過來,由羅志昌答話:「這十二根靈紋柱,是立宗的宗主,從……從外界竊取而來的。」

    秦烈嘩然。

    「這個,這個……」羅志昌訕訕乾笑,「這件事,也是後面幾代人慢慢探察,才一點點體味出來的。因為是竊取來的,所以連他也沒有弄懂靈紋柱的奧妙,也就不知道靈紋柱裡面還封禁著一個老妖。」

    「從什麼地方竊取的?」秦烈再問。

    「這就不知道了。」羅志昌無奈搖頭。

    有九百多年歷史的器具宗,立宗宗主竟然是一個竊賊?

    因為竊取了十二根靈紋柱,才最終在焰火山建立了器具宗,一代代發展到如今的規模?

    秦烈忽然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