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三章 接管器具宗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三章 接管器具宗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第二百一十三章接管器具宗!

    天色漸暗。

    「秦烈,宗主讓我將這三枚空間戒送給你。」焰火山半山腰,程平在獨屬於秦烈的岩洞口,恭聲叫道。

    洞內,秦烈和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,還在商討著煉器一事。

    秦烈起身,將封著洞口的石門打開,看著臉色蒼白的程平,說道:「程長老,你的傷勢還沒穩住,這時候不宜四處奔波。」

    程平被血影刺穿了小腹,受了很重的傷,如今不過將傷口簡單處理了一下,如果因為走動將傷口崩裂,要醫治會更加麻煩。

    「多謝關心,我沒事,我受的了。」程平將三枚空間戒畢恭畢敬遞向秦烈。

    岩洞內,凌語詩、凌萱萱美眸流轉出異芒,都認真看向那三枚空間戒。

    她們知道這三枚空間戒代表著什麼……

    秦烈沒有伸手去接,而是皺著眉頭,沉聲道:「宗主尚在,宗門尚未被破開,這三枚空間戒我暫時不接手!」

    三枚空間戒內,必然凝聚了器具宗九百多年的積累:靈陣圖方面的積累,靈材、靈器、靈藥方面的積累,還有種種器具宗的秘辛!

    只有未來的宗主,才有資格持有這三枚空間戒,接手了這三枚空間戒的人,也必然要去做器具宗的宗主寶座。

    這是一種責任,一旦他接手,他必須要肩負振興器具宗,以器具宗的壯大崛起為目標的責任。

    ——他還沒準備好。

    「是宗主和三大供奉商議后。共同做出的決定,是他們讓我將戒指交給你。」程平神情肅穆,「宗主的身體狀況極差,怕是支撐不了幾天。而宗門,也未必能夠在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打擊下保全下來,因此,宗主和三大供奉認為,你最好還是帶著這三枚空間戒離開。」

    秦烈臉色難看,「他們就這麼沒有信心?」

    程平嘆息一聲。「就在現在,地火水風四大城區,每一個城門口都被攻打著。血矛損失了七成,外宗長老弟子和客卿,同樣損失慘重,以我們一宗之力。要力抗五大勢力……的確太艱難了,幾乎瞧不見勝利的希望。」

    「我們還有血厲前輩。」秦烈喝道。

    「八極聖殿和玄天盟的高手也沒有真正到來……」程平表情苦澀。

    秦烈沉默,好一會兒,他說道:「這三枚空間戒,你重新交還給宗主,就說宗門一日不破。我絕不會接手這三枚空間戒!」

    他回頭看了看凌語詩和凌萱萱,輕聲道:「我出去一下。你們就留在此地,盡量不要亂走動。」

    「秦烈,答應我,別殺陸師姐!」凌語詩央求。

    「嗯,我會讓她活著。」秦烈點頭出了岩洞,在程平的注視下,他孤身一人朝著後山血矛的訓練區行去。

    程平愣了一會兒。回到焰火山的山巔,嚮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說明情況。

    他將三枚空間戒重新交給應興然。

    應興然臉上沒了一絲血色。他似乎非常寒冷,他用厚厚的毛皮裹著自己,可身子還是不停哆嗦著。

    「興然……」大供奉羅志昌聲音微顫。

    「我快不行了。」應興然語氣虛弱無力,「或許我立即死去,秦烈就沒有推辭的理由了,如果我的死,能讓器具宗重新掀開一頁……我想現在就走。」

    「他為什麼不肯接手這三枚空間戒?」蔣皓百思不得其解,「我們又不要他和器具宗共存亡,他只要拿了三枚空間戒離開器具宗就可以了,只要將來他能重新聚攏器具宗就行,他為何不肯?」

    「他拿了東西,以後就算是不重振器具宗,我們又能拿他怎麼樣?那時候,我們或許都死光了,也沒人約束他,他為何不肯?」房奇也費解。

    「這秦烈,是真正有擔當的人!」羅志昌沉喝。

    屋內眾人都看向他。

    「因為他有擔當,所以不會輕易許諾,所以不敢輕易擔負責任!」羅志昌語氣肅然,「如果換了梁少揚這類人,必然二話不說拿了空間戒,拿了器具宗九百年的積累!梁少揚來我們器具宗,所為的,就是這三枚空間戒內的東西!」

    「秦烈不一樣。秦烈不敢輕易接手,是因為他真正認真考慮過此事,是真的將三枚空間戒和未來振興器具宗連在一起考慮了!」

    眾人皆是露出深思的表情。

    「也只有秦烈這種人,才真正值得信任!我相信,只要他肯接手三枚空間戒,未來,他必然會將振興器具宗當成他義不容辭的責任!」羅志昌沉喝。

    眾人暗暗點頭,心裏面也都贊同了他的說法。

    「他現在不肯接手,那我們就等,等到他肯接手!」羅志昌表態。

    「器具宗的未來,只有在他的手中,才可能重振輝煌!」應興然大聲咳嗽著說道。

    「秦烈求見!」

    就在此時,從焰火山山巔的議事大殿外面,傳來秦烈的輕喝聲。

    羅志昌、應興然忽視一眼,齊聲道:「進來!」

    大殿內,宗主、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,依然齊聚一堂。

    秦烈沉著臉而來,踏入了大殿,身後跟著乾屍一般的血厲。

    血厲一出現,眾人齊齊變色,下意識地就往後退,想遠離血厲。

    「你先看看他身體的狀況。」秦烈說道。

    血厲嘿嘿一笑,他一步橫跨數十米距離,直接來到應興然身旁。

   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,他一隻手突地按在應興然的天靈蓋上,掌心一縷縷血氣飄忽著,迅速沒入應興然的體內。

    「秦烈,你要他做什麼?」羅志昌驚叫道。

    「我沒事。」應興然示意大家冷靜下來。他感受著一縷縷血氣滲透體內,感覺幾乎枯竭的生命磁場,似乎漸漸煥發了一點生機。

    但他知道那是假象,他傷的是心魂,不是血氣的補充就能讓他痊癒,否則他的身體不會越來越糟糕。

    這時候,大家也大概猜出了秦烈過來的目的,所以他們都安靜了下來,都期待的看向血厲。

    過了一會兒。血厲收手,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,說道:「身體生命磁場的枯竭,乃心魂重創導致,要救他有些棘手。」

    「還有救?」羅志昌大喜。

    連應興然本人,也轟然一震。眼中有了一絲炙烈渴望。

    「現在可以動手么?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「要救他,需要一段時間準備,需要一些材料,他支撐不了那麼久。」血厲想了想,說道:「我可以用血氣令他生命磁場保持穩定,然後你以寒冰之力將他封凍起來。令他身體機能不壞,讓他靈魂的潰散減緩。等你們度過這一劫。稍稍準備一段時間,他解凍后,我就能治癒他。」

    眾人眼睛一亮。

    「現在就做吧!」秦烈點頭。

    血厲枯爪般的右手,忽地變得血淋琳的,一滴滴殷紅如血鑽的鮮血,從他指頭上滴落。

    滴落在應興然的天靈蓋上!

    應興然身體突然劇烈顫抖,全身毛孔逸出一縷縷血霧。他蒼白如紙的臉上,漸漸多了一點紅潤。

    一股逐漸加強的生命波動。緩緩從應興然體內釋放出來,所有人都能看出應興然狀態在一點點變好。

    「行了,你來吧。」血厲收手,在一旁閉著眼坐了下來。

    於是秦烈上前,開始運轉寒冰訣,以寒冰之意配合寒力來滲透應興然,一點點的令應興然結凍。

    一個時辰后,應興然變成一具晶瑩的冰雕,體內所有氣息都被寒冰凍住,生命波動和靈魂氣息都像是消失了。

    「小子,現在我又耗費了一些本命精血,短時間內戰鬥力將會減退,你可想好如何抗衡強敵?」待到秦烈將應興然封凍后,血厲眼睛睜開一條線,冷冷看向他。

    「稟報宗主和各位前輩,如今地火風水四大城門,都在被五方狂攻,局勢,局勢堪憂啊!」大殿外,傳來一聲焦急的叫喊。

    「琅邪呢?」羅志昌喝道。

    「琅邪,琅邪大人被一個叫謝之嶂的人纏住了,看樣子,琅邪大人怕是,怕是戰不過那人!」那人叫道。

    「謝之嶂!玄天盟謝家的謝之嶂!如意境中期修為!」羅志昌駭然。

    眾人看嚮應興然,然而這時候的應興然已經是冰人一個,根本無法給予大家意見。

    「怎麼辦?」這是所有人腦海冒出來的念頭。

    五方勢力狂攻,器具城即將被破開,被眾人寄予厚望的琅邪,被玄天盟的謝之嶂纏住。

    如意境中期修為的謝之嶂,琅邪任何能敵?琅邪若不敵,器具宗如何能存活下來?

    大家下意識看向血厲。

    血厲閉著眼,哼了一聲,對眾人的目光熟視無睹。

    「興然無法繼續帶領大家抗衡強敵,現在我們必須重選一個首領出來,這個首領,要暫時代替興然來做出決定!」蔣皓突然道。

    大家順勢看向羅志昌。

    然而,羅志昌卻突地沉喝:「由秦烈暫時接管宗主之位,替器具宗做出決定!」

    「我同意!」蔣皓道。

    「同意!」房奇道。

    「同意。」墨海點頭。

    其餘六大外宗長老,只是愣了一下,也齊齊點頭,同聲道:「同意!」

    「秦烈!如今乃宗門最危難的時刻!而我們都老了,我們沒了銳氣,宗門需要你這樣的年青人站出來!既然我們所有人共同推舉了你,你就不要再推辭了,就暫時接替興然來為器具宗做出決定!」羅志昌道。

    「我們相信你!」蔣皓、房奇道。

    「不管對錯,我們都不怪你!」外宗長老喝道。

    血厲咧嘴嘿嘿一笑,眼神戲謔看向秦烈,「小子,可敢承擔這份責任?你的決定,可能會讓器具宗萬劫不復,可能會帶器具宗走向絕路,你敢么?」

    「秦烈!」羅志昌喝道。

    秦烈緊皺著眉頭,他沉吟了好一會兒,然後緩緩點頭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