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烈的心結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烈的心結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第二百一十二章秦烈的心結

    「器具城發生巨變!」

    「出大事了!」

    「我們的人正被屠殺!」

    城外,有許多村落,有不少高坡山林。

    此時,在那些區域,傳來一個個驚叫聲。

    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、雲霄山這五大勢力,另外派遣了後續武者過來,那些人就分散在器具城的城外,隨時準備支援城內。

    如今,他們通過各自的渠道,都知道器具城內的局勢,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。

    很多人都漸漸坐不住了,都悄悄朝著器具城匯聚,要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,竟然讓五方勢力全部失利。

    謝靜璇和梁忠,還有二殿主曹軒瑞,也都往器具城趕來,也想儘快穩住城內的局勢。

    「謝小姐,如果你們謝家那位在附近,還請……能儘快聯繫上。」玄冥獸身上,曹軒瑞表情肅然,「琅邪在城內,這說明梁央祖等人失敗了,圖夕大人……和帝十九都沒有見人,一定出了意外。」

    梁忠臉色陰沉,「圖夕為八極聖殿派遣下來的如意境強者,我想不出器具城誰人能夠讓他消失?」

    「琅邪很強!有一次,我曾經試探過琅邪的實力,結果,我還沒試探出來,差點被一股血煞氣息迷失了心智。」曹軒瑞不自然地說道。

    謝靜璇和梁忠詫異看向他。

    屠漠、屠澤、卓鐸一行人,也一臉訝然。「大人,您和琅邪交過手?」卓鐸輕呼。

    曹軒瑞苦笑,「不算交手,是我試探了一下他的實力,我敢肯定琅邪的真正實力,要超過總殿主和雲霄山山主。在周邊勢力中,應該無人能夠抗衡琅邪,就算是圖夕大人……也未必就能穩勝。」

    謝靜璇眼瞳閃耀出異光,她略一思量。忽然從脖頸上將一枚菱形飾品擰下來,一根白瑩的手指突地點在飾品上。

    清脆悅耳的鈴聲,從那菱形飾品內傳出,謝靜璇用心神聆聽。

    「靜璇,來器具城東城山林內。」一個渾厚低沉的男聲,很清晰的從菱形飾品內傳出。

    「去東城山林!」謝靜璇重新將那菱形飾品收好。一拍身下的玄冥獸,那玄冥獸陡然狂飆出去。

    「大人?」卓鐸看向曹軒瑞。

    「跟上她!」曹軒瑞輕喝。

    森羅殿的一行人,在傍晚的霞光下,騎著玄冥獸和獨角馬,如一縷縷輕煙般,迅速掠向東城的山林間。

    半個時辰后。

    謝靜璇和梁忠率先來到那片山林。「二叔?你在何處?」

    「靜璇,來這邊。」一人在山林深處招呼。

    不多時。謝靜璇和梁忠來到聲音傳來的位置,見到一個身穿藍色長袍,模樣英俊的中年男子。

    此地,明顯有著激烈戰鬥的痕迹,許多古樹被折斷,林間樹葉如草覆蓋著地面,許多樹葉上都有血跡。

    一具無頭的屍身。就在那中年男子腳下,他看著腳下的屍體。說道:「這是圖夕。」

    「圖夕?八極聖殿的圖夕?」梁忠驚叫。

    謝靜璇臉色微變,「二叔,是誰殺死的圖夕?」

    「還能是誰?除了琅邪,器具宗有誰能殺死圖夕?」謝之嶂反問。

    「琅邪,琅邪應該只是通幽境後期,他……」梁忠啞然。

    「越級挑戰雖然不容易,但並非不可能。琅邪雖然只是通幽境後期修為,但他修鍊的靈訣極為恐怖,而且他手中持有的靈器,也都是高等階的。另外,琅邪極其重視肉身的淬鍊,他身體的強悍程度,遠超一般的通幽境武者。」謝之嶂語氣平靜,神情認真,「他具備一切越級挑戰者應具備的條件。」

    謝靜璇和梁忠沉默了。

    「器具宗果然不容小視,再給器具宗幾十年時間,玄天盟和八極聖殿想要對付他們,怕是比現在還要困難。」謝之嶂搖了搖頭。

    話罷,他慢悠悠往器具城行去,如正常趕路一般,但在謝靜璇和梁忠的眼中,他的身影很快變得模糊不清。

    在謝之嶂離開后,曹軒瑞和一眾森羅殿的高手,才遲遲趕到。

    「這是誰的屍身?」曹軒瑞驚叫道。

    「圖夕。」丟下這麼一句話,謝靜璇也驅動著玄冥獸,去追趕謝之嶂的腳步。

    「圖夕!竟然是圖夕!」曹軒瑞悚然變色,旋即立即下令,「傳訊各方,就說八極聖殿的來人圖夕被斬了頭!讓其餘四方都小心起來!」

    「遵命!」

    ……

    器具宗。

    焰火山的半山腰,秦烈和凌語詩面朝著夕陽,站在一處峭壁上。

    殘霞滿天,火燒雲遍布天上,將焰火山塗抹了一層紅艷的染料。

    「還記得在葯山的時候,你我也曾這般看著夕陽下山,一晃四年了,真沒料到我們會在焰火山上,能再次並肩看日落。」秦烈感嘆道。

    回想起四年前在凌家鎮的生活,秦烈感慨萬千,如今一看,他發現他在凌家鎮的那些日子,是那麼的平靜,那麼的令人懷念……

    他十歲來到凌家鎮,和他爺爺寄居在凌家,在葯山相依為命。

    前五年,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他在無法無念的狀態苦修著天雷殛,天天聽著他爺爺的啰嗦,聽他爺爺說種種煉器方面的有趣事。

    之後,他爺爺消失,他也走出無法無念的狀態。

    凌語詩旋即走入他的生活,天天在小屋中嘮叨,說一些她所遇到的瑣事。

    如果沒有鳩琉瑜和陸璃的到來,他還能享受很長一段時間的平靜,他能和凌語詩一起度過人生中最美好的那幾個年月……

    「你說過。你會來七煞谷找我的,我等你四年了……」凌語詩柔聲道。

    紅霞照耀在她臉上,讓她俏臉平添一分嫵媚,讓她此刻顯得極為動人。

    「以星雲閣一個小武者的身份去七煞谷見你?」秦烈低垂著頭,語氣有些苦澀:「真要是那樣,我恐怕連踏入陰煞谷的資格都沒有。就算是勉強進入了,也會被陸璃嘲笑,被你的師姐師妹譏諷,被那個……名叫李中正的傢伙挖苦。」

    「我不該離開凌家鎮的。」凌語詩幽幽道:「不離開凌家鎮。這四年我能和你在一起,能和……父親在一起,或許父親也不會死。」她明眸內霧氣瀰漫,眼角漸漸濕潤。

    凌承業和凌家那些族人的死,讓她一直耿耿於懷,這幾年。她一直在後悔,後悔走出凌家鎮,後悔去了陰煞谷。

    「和你沒關係,不論你離開不離開,杜海天都會下殺手。你父親,還有凌鑫、凌霄他們。一樣逃不過劫難,你不用自責。」秦烈輕聲寬慰。

    不遠處。凌萱萱在一個岩石上坐著,似乎聽到了姐姐的聲音,她忽然哽咽起來,在低低哭泣。

    「你準備怎麼辦?對器具宗下手,是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共同做出的決定,五方勢力只是先行者而已。他們還會過來,會源源不斷派出高手。器具宗應付不來的。」

    凌語詩憂心忡忡,「秦烈。要不我們一起離開吧?離開器具宗,也離開七煞谷,我們倆找個地方,找個別人發現不了的地方生活?我們倆獨自修鍊……」

    八極聖殿和玄天盟是赤銅級的勢力,是赤瀾大陸的霸主,當它們一心要滅器具宗的時候,器具宗如何抗衡?

    「走一步算一步了,你放心好了,我有自保之術,就算是器具宗滅亡了,我也不會有事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在沒有真正山窮水盡之前,秦烈不想逃避,他很清楚腳下這片大地,永遠都會存在著殘酷的競爭,永遠都不可能真正平靜。

    一味的逃避,絕不是辦法,不利於他的成長,也不利於武道上的進階和淬磨。

    只有壓力和重擔,才能激發他所有的潛力,才能令他可以放開來展現自己。

    器具宗,只是他人生的第一步,這一步,他不能退!

    也不想退!

    「秦烈……你要我師傅親自來器具城,來求你放過陸師姐和史叔,你是認真的么?」凌語詩咬著嘴唇問。

    「我是認真的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「師傅,師傅對我和萱萱很好,我……」凌語詩欲言又止。

    「四年前,是她的一句話,將你我婚約解除。四年前,她甚至沒看我一眼,只是讓陸璃給出一枚齊元丹!」秦烈沉著臉,「當面見見她,讓她求著我,本就是我努力的動力!我這個心結,必須由她來解開,不然我無法原諒自己!」

    ……

    器具城的風區城門口。

    一行胸口有著山谷標誌的武者,就這麼站在城門口,此刻,城門口又被重新封閉起來。

    童濟華站在城牆上,他居高臨下看著下方,看著那些七煞谷的來人。

    他看向一個華貴的馬車,皺眉道:「可是陰煞谷的谷主鳩琉瑜?」

    「正是老身。」馬車內,傳來一個老嫗的聲音,「我三個徒兒情況如何?」

    「都還活著。」童濟華冷著臉,「如今器具城重新封閉,在我沒有得到新的指示前,我不準任何人進入!」

    「不準任何人進入?」鳩琉瑜冷笑,「我們千里迢迢來器具城,不是要在城外聽候你們的吩咐,我們來,是為了破城,為了滅你器具宗!」

    她話語一落,眾多七煞谷的武者,立即取出靈器,要強行破城。

    幾乎同一時間,器具城的各大城門口,都迎來了不速之客,各大城門口幾乎瞬間掀起血戰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