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一十章 今非昔比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一十章 今非昔比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梁央祖、元天涯被殺,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被鎖鏈捆縛在靈紋柱上,五方勢力進入器具宗的首領,下場都頗為凄慘。

    沒有首腦坐鎮,這五方勢力的扈從,根本不需要血厲出手,單單血矛和琅邪的攻勢,加上那梁央祖本命精血凝鍊的血人,便足以橫掃全場。

    焰火山的山腳下,靈紋柱所在的廣場,一條條猩紅火光縱橫交錯,一聲聲慘叫聲刺破天穹,一具具鮮活軀體變成屍身……

    「龐峰要活的!」應興然沉喝。

    琅邪點頭。

    血厲在一根靈紋柱下方坐著,他本體也沒有御動鎖鏈,沒有對廣場上的五方勢力來人追殺。

    他看向秦烈,說道:「最後一道封印!」

    秦烈沉吟了一下,朝著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揮手,示意兩姐妹過來。

    「陸師姐……」凌萱萱輕聲道。

    陸璃站在人群中,她看著身邊一個個七煞谷武者慘死,被血刃瘋狂屠殺著,她渾身泛出無力感。

    雖然那些人,並不是陰煞谷的,可看著他們就這麼死在面前,陸璃依然無法接受!

    於是陸璃拔劍。

    「歇著吧!」童濟華冷哼一聲,左手拋出一個湛藍色光圈,光圈一層層罩住陸璃。

    陸璃瞬間動彈不得。

    「你們可以帶她出去。」童濟華看了凌萱萱一眼。

    凌萱萱神色一顫,忙和凌語詩一起扶住陸璃。將陸璃從這片戰圈拖出去。

    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中,兩姐妹帶著身子被束縛著的陸璃,就這麼來到秦烈的身前。

    秦烈臉上冷峻消失,眼神也極為複雜,看著兩姐妹說道:「快四年了……」

    「秦烈啊……」凌語詩情緒有些失控,她淚眼婆娑,想一頭撲入秦烈懷中,但在眾目睽睽之下,她只能死死克制。

    「能再見你真好。」凌萱萱喃喃道。

    「你最好殺了我!」陸璃身子被禁錮。但語氣依舊冰冷,眼神依然冷冽。

    秦烈皺眉,他看向陸璃,沉默了一下,說道:「四年前,在凌家鎮的時候。你曾經勸我忘掉語詩,你說從那天起,我和她將是兩個世界的人。那一年,我甚至不夠資格見你師傅一面,她也從始至終未曾踏出馬車,未曾留意過我這麼個小角色。」

    陸璃冷哼一聲。

    「那一年我曾說過。你和你師傅不配決定我和她的事,我說過。你們沒有那個資格。」秦烈眯著眼,淡淡說道。

    「你依仗的只是外力而已!」陸璃反駁。

    「外力?」秦烈淡然一笑,平靜說道:「你們今天膽敢踏入器具宗,憑藉的難道是你們七煞谷的一谷之力?沒有外力,你們敢對器具宗下手,沒有玄天盟和八極聖殿的授意,你們敢來?」

    陸璃語塞。

    「你師傅會求到我頭上。我要她親自來器具宗,我要她親自來求我。求我放你離開器具城,求我饒過史景雲的命。」秦烈咧嘴,「你說她會不會來?你說……她會不會求我?」

    陸璃臉色變得無比難堪。

    在凌語詩、凌萱萱要講話之前,秦烈忽然閉上眼,說道:「我還要做點事情。」

    他集中精神意識,重新進入靈紋柱內部天地,去破解最後一道封印。

    廣場上,琅邪帶著血矛和外宗武者,在繼續襲殺五方扈從。

    真正踏入器具宗宗門的人,並不是極多,他們都只是梁央祖、元天涯、蘇紫英、烏拓、史景雲的親信,亦或者在宗派內有身份特殊的小輩。

    這些人,失去五方首腦抗著壓力后,此刻根本無法對抗琅邪和血矛。

    他們接連慘死,廣場上慘叫連連,屍身不斷出現……

    器具宗宗門外,一個塔樓上方,以淵居高遠眺,遠遠看向焰火山山腳下。

    他能模糊看到一道道人影,看到一條條血線飆升,能從中猜測出廣場上的局勢。

    尤其是,在半小時之前,一股衝天血煞氣息的轟然爆發,更是讓以淵心驚膽顫。

    具體情況他不太清楚,但他知道器具宗內發生了劇變,他知道五方勢力應該遭遇了慘敗。

    以淵於是沉默,沉默了許久許久,沉默的令蓮柔都覺得難受。

    一直以來,以淵在面對她的時候,話語都特別多,多的令她心煩,如現在一般始終沉默的以淵,讓她有點不適應。

    ——她被以淵以銀繩拴著,她並不知道遠處的器具宗,如今正發生著什麼。

    好一會兒,以淵忽然幫蓮柔將束縛解開,在蓮柔疑惑不明的目光中,以淵說道:「你現在可以重回宗門了。」

    蓮柔愕然,「為什麼忽然放我離開?」

    以淵苦澀的笑了笑,解釋道:「因為如今情形有變,從現在起,你應該安全了。而我,可能將要面臨器具宗的追殺……」

    這句話落下后,以淵忽然縱身從塔樓上跳躍下來,一個人朝著外面行去,邊走邊說道:「原諒我的胡來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讓你好好活著。我走了,我要回紫霧海了,請一直記得我,就算是恨……也請記著我。」

    以淵身影漸行漸遠。

    在意識到局勢不妙后,他第一時間調整自己,果斷做出最明智的決定。

    他要趁著血矛沒有反攻城內之前,迅速離開器具城,要先一步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    塔樓上,蓮柔獃獃看著以淵身影消失,她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,她想恨以淵,可不知為何,她心中的恨意始終無法凝聚。

    「器具宗的危機解除了么?真如以淵所言么?」許久后,蓮柔默默下了塔樓,往器具宗的方向行去。

    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雲霄山、紫霧海五大黑鐵級的勢力,各自派遣高手過來,一起來對付器具宗,宗門究竟如何扭轉的局勢?

    蓮柔有點不敢相信。

    廣場上。

    一具具屍身橫七豎八擺放著,那些人皆是五方勢力的扈從,皆是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的手下和親信。

    而他們,被拴在靈紋柱上,只能看著那些人被殺,他們眼中幾欲噴發出火焰來。

    「如今的器具城,還聚集著不少五方勢力的來人,這些人,都該殺!」馮蓉咬牙道。

    琅邪點頭,沉著臉說道:「我現在就去處理。」

    他看向秦烈,此刻秦烈閉著眼,正在幫助血厲卻破解最後一道封禁。

    琅邪愣了一下,旋即又看向血厲,皺眉問道:「這裡應該沒問題吧?」

    血厲嘿嘿怪笑,他瞄了一眼秦烈,說道:「他說沒問題就沒問題。」

    琅邪於是不再多言,他提著血矛,忽然朝著宗門口行去。

    剩下的那些血矛武者,一聲不吭,都沉默跟在他身後,一個個殺氣衝天。

    不多時,琅邪來到宗門口,一眼看到蓮柔。

    蓮柔微驚,忙躬身行禮,嬌呼道:「琅邪大人。」

    琅邪漠然點頭,「你怎會在這裡?」

    「我……」蓮柔簡潔說明她的遭遇,然後問道:「宗門,宗門沒事吧?」

    「沒事了,你現在可以進去。」琅邪皺著眉頭從蓮柔身邊走過,然後吩咐:「給我全力反擊!如果碰見那個叫以淵的小子,別立即殺死,我要活的!」

    以淵為了救蓮柔,背叛了器具宗,將他和馮蓉還有秦烈帶入必死之地,差點將他們三人全部害死。

    他絕不可能放過以淵。

    蓮柔聽著琅邪隱含怒意的吩咐聲,芳心一沉,竟莫名為以淵擔心起來,暗暗祈禱他能儘快出了器具城,祈禱他不會被血矛逮住。

    就在此時,一股鋪天蓋地的恐怖凶煞氣息,忽地從器具宗內擴散開來。

    那血煞氣息如瞬間將器具城都給裹住,讓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,讓所有人靈魂顫慄。

    一個瘋狂至極的桀桀怪笑聲,也從焰火山的山腳下傳來,伴隨著濃濃血煞氣息,這笑聲開始在整個器具城回蕩不休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求推薦票!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女繼承者嫁到: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
    醫冠禽獸,女人放鬆點!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:我的特種兵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