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零九章 我叫秦烈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零九章 我叫秦烈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淚水模糊了凌語詩的眼睛。

    她就這麼看著秦烈,看著秦烈那張陌生的臉龐,看著秦烈冷峻堅定的目光,看著秦烈對她的維護……

    她心中的種種困惑,在這一刻,忽然間全部解開。

    她終於明白,為何她和妹妹能夠得到器具宗的優待,明白器具宗這個名為「秦冰」的人,為何要承擔所有靈材,為何不收取一枚靈石,非要堅持幫助她們姐妹煉器,還要做到不成功不罷休!

    她終於明白,為何陸璃會被拒之門外,為何不被允許踏入器具宗的宗門一步!

    她也終於明白,為何在面對這人的時候,會一直有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    ……原來,那是她所愛之人,是她朝思暮想的情人,是她找尋許久,一直想要見到的那人啊!

    原來他就是秦烈。

    凌語詩抿著嘴,香肩聳動著,美眸淚水泛濫,就這麼死死盯著秦烈。

    凌萱萱嬌軀震動不迭,她明亮的眼睛中,爆射出炙烈的光芒,她也緊緊看著秦烈。

    「又是他,又是他……」她心中嬌呼。

    凌家鎮時,家族遭遇杜海天的迫害,在危難之際,是秦烈挺身而出,是秦烈助凌家逃過劫難。

    在她父親和族人被害死後,也是秦烈悍不畏死站到長街上,當街襲殺杜海天,滅掉杜飛、杜嬌蘭,又殺杜恆,報了連她們姐妹都沒辦法報的仇。

    如今,在她們兩姐妹頻臨死亡之際。已經神秘消失了許久許久的秦烈,竟如此神奇站在她們面前!

    秦烈,就這麼站到所有人面前,甚至不惜得罪器具宗,也要維護她們的性命!

    凌萱萱看著秦烈,她眼睛也漸漸紅了,眼角也有淚水流出。

    「凌家,虧欠你太多太多了……」她默默地想道。

    廣場上,本欲對陸璃、凌語詩眾人下殺手的血矛武者。此刻身形都頓住,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    應興然等人也呆楞住。

    史景雲、烏拓、蘇紫英也是莫名其妙,也下意識看向秦烈,不知道他為何會如此反常。

    廣場上忽然安靜下來。

    「咔咔咔!嘩嘩嘩!」

    只剩下一條條血跡斑斑的粗長鎖鏈,還在虛空和地面上遊盪著,在震懾著所有人的心靈。

    「秦冰。為何要她們活著?你和她們之間是不是……」宗主應興然忽然打破短暫寧靜,他深深皺著眉頭,眼中寫滿了困惑。

    他當秦烈看上了凌語詩凌萱萱姐妹,當秦烈存著褻玩之心,要囚禁凌家姐妹來泄憤。

    有著同樣想法的,還有幾人。譬如烏拓,譬如蘇紫英。譬如史景雲……

    史景雲意會過來應興然的意思后,臉色陡然一寒,厲喝道:「小子,你若敢對語詩和萱萱亂來,七煞谷勢必和你不死不休!」

    此話一出,所有看向秦烈的目光,都忽然變得怪異起來。

    連血矛的武者。連童濟華眾人,甚至連琅邪。都神情一沉。

    為了逞一己之私慾,為了滿足自己的邪欲,不顧宗門的巨大損失,不為宗門報仇,竟反攔阻宗門的報復?

    器具宗的很多人,臉色都變得不好看了,看向秦烈的目光,也漸漸多了一絲冷意。

    「秦冰,你執意要保全她們性命?連宗門的仇恨都不顧?」琅邪沉著臉,他從應興然身旁走了出來,往秦烈的位置而去,「血矛損失了七成,外宗客卿死了八成,外宗弟子也有很多慘死在城內。而你,身為未來的宗主繼承者,竟然無視那些傷亡,只是為了自己的私慾,要和宗門對峙?」

    器具宗的確損失慘重,外宗客卿,長老,弟子,血矛的武者,在此戰中都遭受了重創。

    琅邪要對方付出代價,要拿五方勢力小輩和扈從的鮮血來祭奠死者,也是無可厚非。

    連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本不願意真正開罪玄天盟和八極聖殿,這時候也都沉默同意了下來。

    秦烈卻持反對意見?

    琅邪無法接受!

    「我若不顧宗門,器具宗等不到你回來。」秦烈沉默了一下,冷聲說道:「我若不顧宗門,我也不會回來,我若不顧宗門,宗主和三大供奉早已死去多時了,我若不顧宗門,梁央祖和元天涯也不會死!」

    看向琅邪和宗主,還有三大供奉,還有那些血矛武者,秦烈又道:「我所做的,比你琅邪做的還要多,器具宗能至今不滅,並非因為你琅邪,而是因為我!」

    此言一出,廣場上的所有人,都露出深思的神情。

    連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內外的長老和弟子們,也都沉默下來。

    他們之前看向秦烈異樣的目光,在這時候,也都漸漸扭正回來。

    不錯,讓器具宗能屹立到現在的人,並不是琅邪,而是他秦烈!

    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看出血厲只聽秦烈一人的,沒有秦烈的吩咐,血厲不會去殺血影,不會去殺梁央祖,不會去殺元天涯。

    血影若是不死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早已橫屍多時,而廣場上,也早已應該血流成河!

    死的人,應該都是器具宗的人,而不是如現在一樣,是五大勢力的死者!

    這一切,皆因秦烈!

    「你可以做的更好。」琅邪沉默了很久,也沒有否認秦烈為宗門所做的一切,而是道:「你是未來的宗主,為了宗門,你可以做的還要很多。如果你能放下私慾,死去的兄弟,在下面可以更加瞑目!」

    「我其實並不稀罕器具宗的宗主之位。」秦烈皺了皺眉頭。

   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他伸手摸向左臉頰。然後忽然一扯,將一個精美的人皮面具扯落。

    一張令絕大多數人陌生的清秀面孔,忽然映入所有人的眼帘,也映入所有人的心中!

    「我叫秦烈。」他平靜看向眾人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一聲尖叫突然劃破長空。

    ——尖叫來自於陸璃,

    得知自己將死時,都神情冷然的陸璃,此刻,在看到秦烈將面具扯下后,竟猛地失聲尖叫起來。

    「秦烈!」

    「冰岩城的秦烈!擊殺杜海天的秦烈!」

    「竟然是秦烈!竟然是他!」

    「老天。原來是秦烈!難怪,難怪他要護凌家姐妹,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啊!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廣場的眾人,如炸開鍋,紛紛驚叫起來。紛紛驚奇看向秦烈。

    秦烈反常的動機,在此刻,一下子變得清晰明了,所有人都瞬間明白過來。

    連琅邪也在一驚后,忽然就不再咄咄逼人,而是點了點頭。說道:「現在我沒意見了。」

    「應該的,應該的。」器具宗的所有人。都暗暗點頭,心中的疑惑被徹底掃清。

    庇護自己的未婚妻,保護自己所愛之人,誰能說什麼?

    此刻,器具宗的所有人,都坦然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
    除了一人——唐思琪。

    唐思琪站在一根靈紋柱下方,從秦烈點名要護凌語詩、凌萱萱姐妹起。她眼神便黯然下去,她如忽地變得無比落寞孤寂。

    而現在。當秦烈表明了真實身份,她美艷的臉上,更是流露出濃濃的凄然和無奈,眼中全是苦澀。

    「原來,原來你一直都有所愛之人,原來你來器具宗,真的不管我什麼事。原來,原來一直都是我在誤會你,都是我在自作多情……」

    人群中的唐思琪,還是那麼美艷動人,身姿還是那麼曼妙火辣……她本該是所有人的焦點。

    她也的確是廣場上最奪目的一名女子。

    然而此刻,在眾多器具宗武者中央的她,卻顯得那麼孤單,顯得那麼的無助凄然。

    她彷彿一個人被丟在了空曠無際的荒野上……

    「宗主,我有點不舒服,我先回山上了。」站了一會兒,她忽然覺得心中酸澀難耐,她忽然發現她沒有勇氣繼續留下,丟下這麼一句話后,她匆匆掉頭離開。

    「哎……」旁邊的馮蓉嘆息一聲,搖了搖頭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。

    「秦,秦烈……」應興然沒有去管唐思琪的離開,他沉吟了一會兒,忽然凝重看向秦烈,道:「在半年前我們就說過,器具宗不管你的身份來歷,只要你肯留在器具宗,器具宗都會全力栽培你!現在,我再問一句,你可願留在器具宗?可願……承擔器具宗弟子應有的責任?」

    「我若不願,在宗門恰逢大難之際,我不應該還在這裡。」秦烈平靜道:「我若不願,我應該和以淵、龐峰、歐陽菁菁一樣,我現在應該在外面。」

    應興然身軀一震,重重點頭,道了一聲:「好!」

    「有你這句話在,不論你原來是什麼身份,現在,你依然都是我們器具宗的人!」羅志昌喝道。

    羅志昌這句話落下后,秦烈忽然笑了笑——這是他第一次在器具城笑!

    不再刻意以寒冰訣來維護「秦冰」的形象,他恢復自我,他可以不用偽裝,他可以重新活回自己。

    「凌語詩和凌萱萱我們不會動,其餘的人,現在可以殺了?」琅邪又一次看向秦烈。

    秦烈這次微笑點頭。

    於是琅邪揮手,「殺!」

    「秦烈,求你放陸師姐一條生路。」凌語詩忽然央求道。

    「閉嘴!我不要他饒我性命!」陸璃冷喝。

    「秦烈,在陰煞谷的時候,陸師姐非常照顧我和姐姐,她待我們很好,求你了!」凌萱萱也求道。

    秦烈微微皺眉。

    這時,弄明白真相的琅邪,或許是理解了秦烈苦衷,竟主動發話:「陸璃可活。」

    隨後,九名血矛高手,還有更多血矛武者,包括童濟華和外宗長老,加上琅邪本人,都一起動手在廣場上獵殺失去頭腦的五方來人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周一,求推薦票,請喜愛《靈域》的兄弟姐妹們,登錄一下帳號,幫《靈域》投上推薦票,在下會感激不盡!!先叩謝啦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: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
   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,女人放鬆點!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