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零三章 五方齊聚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零三章 五方齊聚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器具宗宗門口。

    一道道身影,從城內各個區域匯聚而來,這些人分屬森羅殿、暗影樓、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五大勢力。

    梁央祖、元天涯、烏拓、史景雲四人,在門前悠然等候,等候著紫霧海來人,等候著踏入器具宗的那一刻。

    就在器具宗門前不遠處一座高聳的塔樓中,以淵沉著臉,看著一名雍容的貴婦,看著她不斷施展靈訣,以一片片青翠葉子般的靈力印記,按在蓮柔的身上。

    每當一片葉子沒入蓮柔體內,蓮柔身子就會輕輕一顫,數十次后,蓮柔身軀劇烈抖動了一下,眼睛陡然明亮起來。

    「好了。」蘇紫英額頭隱現汗漬,她身穿一件藏青色長裙,裙邊皺褶如波濤,一頭秀髮高高盤起,令她看起來雍容華貴。

    她是紫霧海在器具城的負責人,也是紫霧海主人的第二位妻子,通幽境中期修為。

    「多謝二娘。」見蓮柔禁制解除,以淵神情稍松,恭敬道謝。

    「以淵!」蓮柔臉色還有些蒼白,可她一發現血液流通,立即瞋目圓睜,怒喝道:「你乾的好事!」

    「這小丫頭交給你了,我該去和元天涯他們匯合了。」蘇紫英瞥了一眼蓮柔,語氣淡漠,「丫頭,你早點接受現實吧,這次誰也救不了器具宗。」話罷,蘇紫英帶著一眾紫霧海的武者,往器具宗宗門而去。

    「我要返回宗門!」蓮柔神情冰冷道。

    「蓮柔,對不起。我不能讓你回去。」以淵嘆息一聲,旋即,趁著蓮柔尚未徹底恢復過來,他忽然取出一根銀繩,不顧蓮柔的叫罵和掙扎,將蓮柔給緊緊捆縛起來。

    以淵在塔樓上站著,從這個方向,他能遠遠看到器具宗宗門那一塊,他眼神複雜。沉聲說道:「五大勢力想對器具宗下手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不論有沒有秦冰出現,器具宗都會走向滅亡之路。」

    「琅邪大人和馮蓉大人,一定能保住器具宗!以淵,我不會原諒你。一輩子都不會!」蓮柔叫嚷道。

    「只要能讓你活下去,我不介意你恨著我。」以淵低聲道。

    「就為了我,你叛出器具宗,引琅邪大人和馮蓉大人,帶著秦師弟一起投入陷阱?你這是顛覆器具宗!」蓮柔怒斥。

    「你可知道,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的眼中。你和唐思琪是什麼?」以淵神色冷峻,「我本不想這麼做!在我得知你和唐思琪被血影擒住后。我去找過宗主,但宗主沒有給我希望!他不准我將此事通知秦冰,他讓琅邪和馮蓉直接處理此事,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?」

    以淵冷哼一聲,「在他們眼中,你,唐思琪。還有我,都只是無關輕重的棋子!我們可以隨時被犧牲掉!」

    「他們想犧牲你。我能怎麼做?我難道眼睜睜看著你去死?!」以淵紅了眼睛。

    蓮柔忽然語塞。

    ……

    「蘇姐,您可來了,大家都在等你。」烏拓胖乎乎的臉上,洋溢出燦然笑容,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。

    「烏胖子,你們來的太早了一點吧?」蘇紫英帶著紫霧海的武者,來到器具宗門前後,看了一眼旁邊眾人,忽然道:「帝十九呢?」

    「還在追殺琅邪。」梁央祖道。

    「血影呢?」蘇紫英又問。

    「應該和他一起。」梁央祖眼睛閃爍了一下。

    蘇紫英點頭,於是問道:「可要等他們?」

    「不用!」梁央祖哼了一聲,沉聲道:「暗影樓那邊,我可以做主。」

    「那好吧。」蘇紫英看向大門,說道:「我們進去和應興然談談吧。」

    「呵呵,我來開門,我來開門。」雲霄山的烏拓,笑呵呵的來到門前,如人形石塊,一頭撞擊在鐵門上。

    「嘭!」

    器具宗厚厚的鐵門,被他這麼一撞,突然四分五裂。

    烏拓率先踏入其中,揚聲道:「雲霄山烏拓拜見應宗主。」

    「森羅殿元天涯拜見應宗主!」

    「七煞谷史景雲特來拜見應宗主!」

    「暗影樓梁央祖來見!」

    「紫霧海蘇紫英來見應宗主!」

    一個接著一個嘹亮的聲音,響徹在焰火山山腳下,在器具宗宗門內外回蕩著。

    在這五個響亮拜見聲下,五大勢力這趟的負責人,接連踏入器具外宗。

    焰火山半山腰。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還有七大長老,一起聯袂走了下來,迅速往山下而來。

    他們每一個臉上,都有著濃濃絕望之色,都彷彿瞧見了未來的命運。

    應興然臉上已經沒了一點血色,他走在前方,不時回頭詢問羅志昌一句,「那位,還沒有回訊么?」

    庇護器具宗的強者,大供奉羅志昌也按照傳訊方式求救了,可惜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隔了太久對方忘記了,還是對方已經老死了,另邊一直沒有訊息傳來。

    這相當於完全斷絕了器具宗的希望。

    「沒有消息,一點反應都沒,或許他也已經不在了。」羅志昌深深嘆息。

    「那就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秦冰身上了!」應興然終於死心,他帶著眾人來到廣場上,沖譚東陵吩咐:「將三枚空間戒交給秦冰!」

    十二根靈紋柱所在的廣場,秦烈雙眸緊閉,身上傳出強烈的精神波動,正全力破解禁錮血厲的封禁之術。

    他渾然不知應興然眾人的到來。

    「宗主,秦師弟,秦師弟現在不能打攪。」唐思琪急忙站起,按照秦烈的吩咐說道:「秦師弟終於悟透最後一根靈紋柱奇妙,他如今正在內部參詳。他還需要一點時間。」

    「……時間,器具宗已經沒有時間了,我們也無法再給他時間。」應興然嘴角逸出一縷血跡,眼神如風中殘燭,彷彿隨時都能熄滅。

    「五大勢力這次的負責人,已經正式踏入宗門,我們再也沒了時間。」羅志昌也是一臉絕望,他聲音微顫,說道:「叫醒秦冰。把三枚凝聚著宗門希望的空間戒帶上,你們倆速速從地底通道離開宗門,永遠不要再回來了!」

    「走吧!」房奇和蔣皓也喝道。

    「宗主!宗主怎麼辦?」器具宗前方大院中,不斷傳來外宗弟子的叫喊聲。

    「程平!帶上秦冰和唐思琪,帶上那三枚空間戒,送他們前往地底通道處!」應興然突然大喝。

    然而。這聲大喝落下后,他四處去看,卻並未發現程平的蹤跡。

    就在應興然想要再次吆喝之時,他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蹌踉身影,從不遠處煉器室的方向行來——正是外宗長老程平。

    一桿血色短槍,就插在程平胸口。那是程平自己的靈器。

    「那條通往外面的地底通道,我也知道。我就是從裡面過來的,我來,是為了斷掉器具宗所有的希望!」血影的聲音,忽然從煉器室那邊的方向傳來。

    在眾人面如死灰之時,他仰天厲笑著,忽然現身出來,「應興然!羅志昌!房奇!蔣皓!你們這四個卑鄙小人!你們以劇毒暗算我師傅。聯合琅邪和馮蓉這兩個師門叛徒,趁我師傅修鍊之時突下毒手。將我師傅活生生害死!這個仇,我嚴池銘記於心,我苟延殘喘至今,便是為了親手殺死你們,為我師傅報仇雪恨!」

    「童濟華!」應興然厲喝。

    「快來人!」大供奉羅志昌也叫嚷起來。

    一看到血影現身,他們就心生不妙,這血影和別人不同,元天涯、史景雲、蘇紫英、烏拓他們攻入器具宗,也不會滅殺宗主和他們三個供奉。

    他們會生擒活捉,會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好好活著,好幫助他們煉器,幫助他們淬鍊出高等級的靈器。

    在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眼中,只要不立即死亡,就還可能活著見到宗門重振的希望,所以他們還心存一絲僥倖,有一絲希望。

    然而,血影從地底通道的冒出,徹底將他們的希望給掐滅了。

    地底通道暴露,秦烈和唐思琪就無法帶著宗門秘典逃走,而他們,也會被血影這瘋子一一滅殺!

    這麼一來,器具宗怎可能還有希望?

    於是他們大聲呼救,希望童濟華等外宗長老可以趕來。

    可惜,前院的童濟華等人,似乎聽不見他們的求救聲。

    「嚴池!你真要毀滅器具宗?!」大長老墨海厲喝,「器具宗也栽培過你,你也是從小在器具宗長大,你真如此狠心?」

    「墨海長老……」

    血影的眼中,第一次浮現一絲複雜神色,「在整個器具宗,你是我唯一敬重的人,當年我手中所用的每一件靈器,都是你親手煉製而成。也是因為這樣,馮蓉師妹還活著,我沒有將她擊殺,不是我給她馮蓉面子,是給你墨海面子!」

    墨海身旁的馮蓉,冷哼了一聲,眼神不屑,「是你殺不了我!」

    「你和馮蓉,包括內宗長老,我都不會去動。」血影眼中凶光熠熠,「但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必須要死!」

    「轟!」

    一股濃烈的血煞氣息,從血影身上衝天而起,一條條鮮血凝鍊的血蛇,突地從血影體內鑽了出來,朝著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撕咬而去。

    每一條血蛇,都由血影的本命精血凝鍊而成,附有他的精神念頭,如他四肢的延伸,能被他精妙御動。

    眼見一條條血色靈巧遊動著,帶著恐怖血煞氣息咬來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是心神絕望。

    就在此時,秦烈緊閉的眼睛,忽然睜了開來。

    他眼瞳深處,還有著一抹詭異的血紅色。

    他猛地看向了血影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