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零二章 禁魂!(求推薦票~~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零二章 禁魂!(求推薦票~~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正如秦烈想通過靈魂掌控血厲一樣,血厲,也想將秦烈的靈魂奴役。

    血煞宗有一種淬鍊血奴的秘術,施法者通過靈魂的腐蝕,一點點將靈魂煞氣融入被施法者本魂之中,慢慢從靈魂上對血奴進行掌控,最終將被施法者變成嗜血的異類,徹底的迷失自己。

    血厲,釋放出的四分之一靈魂,在秦烈腦海中施展的就是這種秘術!

    一旦秘術奏效,秦烈心智將會漸漸沉淪在血腥世界,一點點被血厲控制,化為血厲的嗜血奴隸。

    在他來看,以他四分之一的靈魂,要控制住秦烈這種小武者,根本就沒有任何難度。

    可惜,他沒料到秦烈不但修鍊專滅靈魂的天雷殛,而且腦海之中還暗藏著鎮魂珠這種奇寶。

    鎮魂,鎮魂,鎮魂珠之名,本就是為了鎮壓靈魂!

    從鎮魂珠內釋放出來的凈化之光,對所有靈魂類能量,都有致命的鎮壓威懾!

    在那光芒照耀而出的霎那,血厲就意識到不妙,本能的感覺到恐懼,他第一時間就準備撤離。

    然而,等他準備遁出鎮魂珠時,卻發現這深藏秦烈腦海的異寶,絕非他所想的那麼簡單。

    鎮魂珠內部的空間,已關閉了離開之門,將他死死束縛在當中!

    他甚至有一種直覺:鎮魂珠對靈魂的束縛力,比那靈紋柱內一幅幅靈陣圖形成的禁錮,還要恐怖得多!

    於是他不斷掙扎。卻始終無法逃出鎮魂珠的天地,靈魂在那凈化之光的照耀下,更是越來越虛弱無力。

    這時候,他對秦烈的侵蝕力,也在不斷消褪著。

    秦烈也終於從血海迷鏡中掙脫出來。

    倏一恢復心智,秦烈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御動天雷殛,以雷霆霹靂對血厲這一部分靈魂進行轟擊。

    天雷殛的雷霆閃電,能誅萬邪。能滅凶魂怨靈,對靈魂異類有著致命威脅。

    「轟隆隆!」

    雷霆爆鳴中,血厲這四分之一靈魂衍變的殘影,冒著縷縷血色煙霧,在凄厲慘叫。

    血厲首次驚懼起來。

    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,秦烈不但修鍊罕見的雷霆之力。而且腦海中還暗藏著鎮魂珠這種瑰寶。

    他這一縷血影殘魂,在如今鎮魂珠內部世界禁錮下,根本逃之不掉,又被雷霆閃電這般轟殺,魂飛湮滅只是早晚的問題……

    「小子!停下!給我停不下來!」血厲殘魂慘叫。

    秦烈心念一動,那些劈射進來的雷霆閃電。陡然間凝鍊起來。

    在他自己的世界中,秦烈的靈魂意識凝為一縷模糊白影。白影為秦烈的本體模樣,周邊一條條閃電環繞,頭頂炸雷隱而不發。

    秦烈的魂影,就在血厲的血色殘影旁邊,冷冷看著他,道:「老前輩,你似乎沒有按照約定。乖乖將靈魂交給我禁錮?看來,你並不值得我信任。我只能誅滅你這一縷靈魂,而你的本體,就永遠被禁錮在靈紋柱吧。」

    「我承認我敗了!小子!我認輸!」血厲殘魂扭動著,「我會開放這一部分靈魂,徹底服輸,任由你禁錮囚禁起來!」

    「現在服軟情況又不一樣了。」秦烈以心念操縱著雷霆閃電,一點點靠攏向這一縷血色殘魂,「這是你四分之一的靈魂,只是四分之一便如此之強,讓我差點瞬間就淪陷了。嗯,我覺得只是四分之一的靈魂,也並不穩妥……」

    「小子,你別得寸進尺!」血厲咆哮。

    「前輩,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。」秦烈沒有一絲情感的說道:「要麼,你再乖乖交出四分之一的靈魂,和你現今的靈魂融在一起,由我進行禁錮。要麼,我滅掉你這一縷靈魂,你的殘魂和本體,繼續被封印在靈紋柱,你繼續等候,等候千年,亦或者數千年後,還有一個和我一樣的傢伙,能幫你全部解除封禁。」

    「你敢!」血厲這一縷殘魂瘋狂扭動。

    秦烈二話不說,重新御動天雷殛,又以雷霆閃電對這一縷血色殘魂進行轟殺。

    「轟隆隆!啪啪啪!」

    在炸雷轟擊,在閃電疾射中,血厲正厲叫著的血色殘影,冒出縷縷血霧。

    那些血霧,都是他的本魂能量,血霧一散出,立即被鎮魂珠內部空間吸收,而隱沒在他眉心的漆黑珠子,也漸漸閃出一點猩紅光澤。

    秦烈也暗暗震驚。

    他發現血厲這四分之一的靈魂,竟然比四階吞魂獸的主魂還要恐怖,吞魂獸的主魂進入鎮魂珠之內,瞬間就沒了蹤跡,被直接吸納向珠子更深處的空間。

    吞魂獸的主魂,在鎮魂珠內,似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    可這血厲,僅僅只是四分之一的靈魂,在這鎮魂珠都能存在如此之久!

    「這老妖,真實的境界修為,恐怕有點駭人聽聞。」秦烈這麼想著,愈發不敢掉以輕心,集中了所有精神來以雷亟轟落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血厲的血色殘魂厲聲慘叫漸漸虛弱,他雖凶厲無邊,但在鎮魂珠內部天地中,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,以靈魂來承受天雷殛的轟殺,他也是不堪重負。

    ——這還是秦烈的境界不高,天雷殛並未修到真正精湛狀態的情況。

    若是秦烈能直接引動九天神雷落下,只是一下,血厲這一縷殘魂恐怕就會魂飛魄散。

    「小子,你贏了!你贏了!我再交出一部分靈魂給你!」血厲凄厲慘叫。

    他不得不服軟。

    他感覺到,就這麼一會兒功夫,這一縷靈魂就有潰散消亡的趨勢,這部分靈魂若是破滅,他想要重新恢復過來。至少需要數百年時間!

    「這不就行了?」秦烈見好就收,立即停下攻勢,並且還主動緩解他的壓力,「前輩,我並非要永遠禁錮你的一半靈魂,我只需要你跟我三十年。我可以立誓,在三十年後,我會將你的靈魂還給你,重新給你自由!」

    「三十年?只是三十年?小子。你是說真的?」血厲怪叫起來。

    「不錯,就三十年時間!」秦烈肯定。

    「你不早說!」血厲怒罵起來,「不過三十年而已,這點時間我還是等得起的!」

    這般說著,他靈紋柱內部的本體,臉上也露出如釋重負的神情。「三十年而已……」

    又是一縷赤紅如血的線,從他本體眉心飛逸出來,飛出了靈紋柱,鑽入了秦烈的眉心,進入秦烈腦中的鎮魂珠。

    「嗤!」

    血線一入鎮魂珠,立即衍變成另外一道血色殘魂。兩道血色殘魂漸漸相容,過了一會兒。就變成血厲的靈魂模樣。

    這靈魂,已經是血厲主魂的一半了,一半的靈魂,足以讓血厲不敢亂來,也能讓秦烈真正放心。

    「你放下所有戒備。」秦烈道。

    血厲的這一半靈魂,慢慢變得透明,變得越來越淡薄……

    秦烈於是變幻靈訣。

    在鎮魂珠內。一個冰晶凝成的球,先一步形成。

    然後。冰球外面覆蓋上一層土黃色光圈,這是大地之力。

    再然後,一道道細密的閃電,凝著天雷的狂暴能量,在黃色光圈外層又凝結起來,形成第三輪的封禁。

    將這一切做完,在閃電交織雷電轟鳴的光球中央,又多出一個指頭大小的洞穴,「你自己鑽進去吧。」

    血厲那變得透明的靈魂,盯著那光球看了看,旋即老老實實從指洞內飛逸進去。

    當他靈魂隱沒之後,那指洞一點點癒合,光球也變得嚴密無間。

    內層為寒冰,對血厲靈魂無傷,外層為大地之力,最外層為雷霆閃電之力。

    這三層禁錮,如果在外界,根本無法禁錮血厲的一縷靈魂,血厲能隨意遁出。

    但在這個鎮魂珠的天地,血厲的靈魂被鎮著,如被巨山壓著,根本出不了珠子,只要稍有一點動靜,秦烈就能立即感知……

    這麼一來,他施加的三層禁錮,在鎮魂珠內部天地,就能讓血厲不敢妄為。

    「現在,我就可以放心幫你破禁了。」秦烈張開眼,取出一枚凝神丹吞咽下去,看向眼前的靈紋柱。

    「秦冰,剛剛,剛剛有一條血線鑽入你的眉心?」唐思琪一見他睜眼,忙詢問道。

    「我沒事,你放心好了,如果後面宗主和三大供奉過來,你就說我悟透了最後一根靈紋柱的奇妙,正在其中鑽研,讓他們給我點時間。」秦烈知會了她一聲,又合上眼睛。

    唐思琪一肚子疑惑,想問個明白,卻覺得無從下手。

    而此時,已經到了正午時分。

    一行身影,漸漸從各個方向聚集到器具宗外宗的宗門口。

    七煞谷的史景雲,雲霄山的烏拓,還有暗影樓的梁央祖,森羅殿的元天涯,也都一個個現身。

    「元殿主,琅邪可被擊殺?」烏拓在元天涯到來后,立即走上前,詢問他最關心的事。

    史景雲神色凝重,也看向元天涯,明顯也極其關心此事。

    「琅邪重傷逃了。」元天涯神情淡漠,身後跟著他麾下的統領,「短時間內,琅邪應該沒有再戰之力。我們接下來針對器具宗的行動,他應該無法干預。」

    「琅邪不死,始終都是隱患!」梁央祖插話,他陰沉著臉,「他是器具宗最可怕的一人,給此人活著,我們即便滅了器具宗,以後也將沒有安寧日子過。」

    「不,琅邪威脅不了我們,他再強,能強的過我們上面的人?」元天涯抬頭看天,淡然說道:「對器具宗下手,是上面授意的,琅邪這個麻煩,如果我們真解決不了,上面自然會派人來親自處理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這裡的所有人都神色輕鬆下來,忽然覺得琅邪再也不是威脅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繼續祝大家節日快樂,另拜求推薦票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