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二百章 血厲(中秋快樂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二百章 血厲(中秋快樂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靈紋柱內部空間。

    秦烈的一縷精神念頭倏一進入,那老人便陰惻惻開口,「我叫血厲,我能給你想要的一切,只要你肯幫我出去!」

    「血厲……」秦烈遲疑了一下,以念頭詢問:「游宏志帶出去的血腥靈訣,還有以血池來淬鍊身體的方法,是不是都來自於你?」

    「不錯。」血厲一雙猩紅如血的眼睛,閃爍著攝人光芒,「他現在人呢?」

    「游宏志早就死了,聽說,聽說他後來啃噬人肉,吸食人血,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修鍊你給出的那種血腥靈訣,是不是有那種後遺症?」秦烈道明心中疑惑。

    「吸食人血算什麼後遺症?」血厲陰沉著臉,「我血煞宗修鍊的靈訣秘術,本就是走的捷徑,既然是捷徑,定然有著不同尋常之處!武者獵殺靈獸,以靈獸獸核煉器,以靈獸精血增進血氣,不和我們也是一樣?」

    「靈獸是靈獸,人是人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對我而言沒區別。」血厲冷聲道。

    秦烈思量著,又問:「我如何能幫你脫離此地?」

    血厲眼睛陡然一亮,他看向身旁一根根靈紋柱,道:「很簡單,你在外面如何引動靈陣圖的變化,就如何以同樣的方法施為。這裡的靈紋柱,只要你衝破其中節點,拴著我的一根鎖鏈就能解開,等十二根鎖鏈都從靈紋柱上鬆開來,我就能走出此地!」

    聞言。秦烈的一縷精神意識,直接落向旁邊繪刻著九曲長河圖的靈紋柱。

    這根靈紋柱和外界的一模一樣,唯一不同是,這根靈紋柱不是石質的,而是以某種異獸骨骸淬鍊而成,這根靈紋柱白森森的,還冒著一種陰森寒氣。

    按照進入的方法,他這一縷精神意識,依照古象形文字的軌跡臨摹。在那圖案上游弋。

    不多時,他的精神念頭,便來到破開內部的關鍵位置。

    那裡,恰恰就是一條鎖鏈連接的埠,那裡光團熠熠,釋放出濃烈的能量波動。

    按照血厲所言。他只要以一縷精神意識衝擊,就能破開那光團,將鎖鏈解開來。

    他並沒有這麼做。

    他將這一縷精神意識收回,如一縷輕煙形態在血厲面前重新凝聚,以神念說道:「如果你說的沒錯,那我的確能解開鎖鏈。先前,我已經看到鎖鏈的埠連接點。」

    血厲猩紅的眼睛愈發明亮。

    「其它事情。我們以後再說,現在我只想問你一句,我要如何控制你?」秦烈詢問。

    「控制我?」血厲瘦巴巴的臉龐,眼眶深陷,形如骷髏,他眼中血光一閃,令他此刻顯得無比恐怖陰森。「你想控制我?」

    「如果我不能掌控你,你出來可以瞬間滅殺我。那我為何放你出來?」秦烈回答了一句,說道:「或許你需要時間考慮考慮。」

    這麼說著,他再一次將精神意識收回,從靈紋柱內退了出來。

    「你,你和他交流了?」唐思琪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來了,就在他身旁站著,見他回過神來,忙驚聲問道。

    「你怎麼來了?」秦烈眯著眼。

    「山上的事情,我插不上話,而且宗主也讓我和你一起離開宗門,所以你下來沒多久,我就回岩洞準備了。」唐思琪解釋了一句,再次問道:「你和他,在裡面都說了些什麼?他是誰?」

    「如果說游宏志是琅邪、馮蓉、血影的師傅,那裡面的那個人,就是游宏志的師傅。」

    「游宏志的師傅?!」

    秦烈點頭,壓低聲音說道:「游宏志的那種血腥靈訣,就是從他手中得來的,那靈訣讓游宏志實力境界暴漲,讓火矛變成了血矛,也讓游宏志最終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這一切的根源,就是柱子裡面的人!」

    唐思琪艷麗的臉上,浮現出驚恐不安,嬌呼:「那你和他交談什麼?秦冰,我覺得這件事你應該告訴宗主,讓宗主和三大供奉知道裡面的情況。」

    「告訴宗主……」秦烈一皺眉,「他們應該會想盡辦法殺了此人。他們連游宏志都容不下,又豈能容得下比游宏志還要恐怖的血厲?這血厲,才是血腥靈訣的持有者,一個被封禁了上千年的人物,不知道有著什麼秘密在身。」

    「血厲?」

    「嗯,就是此人的名字,他好像來自於一個叫血煞宗的勢力。唐師姐,你可聽過血煞宗?」

    「沒有,從來沒有,就連赤瀾大陸都沒有這麼一個勢力,我可以肯定。」

    「這麼說,血厲應該不是赤瀾大陸的人了……」

    秦烈沉吟著,思量了一會兒,又重新閉上眼。

    他再次進入靈紋柱內部天地,「血厲前輩,你考慮的怎麼樣了?」

    「我想不到什麼辦法,可以讓你放心,可以讓你控制我。」血厲神情平靜,就連眼中血色都收斂,「小子,你境界太低,你根本無法掌控我。但我有個提議,我可以將我修鍊的靈訣,將我教給游宏志的所有秘法教給你,甚至可以給你更多,你看如何?」

    「我不想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異類,所以對你修鍊的靈訣沒有興趣,你繼續想吧。」秦烈又一次退出來。

    他這一縷精神倏一離開,裡面的血厲又猛地暴戾起來,發出一聲聲瘋狂怒吼,渾身濃濃血氣飆升,讓整個空間都彷彿要崩裂開來。

    顯然,剛剛他的平靜,只是強行壓抑起來的。

    「我嗅到一股很濃的血腥味。」外面,就連唐思琪就覺察到異常,她看向身旁那根靈紋柱,目露駭意,「從,從這根靈紋柱傳來的!是那個血厲?好可怕!」

    「嗯,這時候他應該在裡面發狂呢。」秦烈神情冷峻,「我繼續磨他,他被禁錮了千年以上,如今看到有機會出來,早晚都會屈服於我。」

    「屈服你?你,你想幹什麼?」唐思琪驚叫道。

    「如今宗門四面楚歌,五大勢力環伺周圍,如果沒有一點巨變,宗門的淪陷將不可阻止。」秦烈沉著臉,看向器具城的方向,冷然道:「我想看看能不能扭轉這個局勢!而血厲,就是一個可能,一個能讓器具宗安然度過此劫的可能!」

    「他?」唐思琪愕然。

    「他如果能出來,如果肯幫助器具宗,我相信器具宗的危機將會迎刃而解。」秦烈道。

    唐思琪皺著眉頭,認真想了一會兒,也默默坐下來,說道:「你小心一點,千萬別把自己搭進去了。」

    「嗯,我會小心。」秦烈閉上眼。

    他沒有急著立即重入靈紋柱,而是取出一枚恢復精神的丹藥吞服,在靈紋柱先調息了一陣子。

    然後,他在他空間戒內,那一本本器具宗秘典經文中翻動,他很快找到一本書。

    將這本書取了出來,他認真翻閱起來,去研讀上面的內容。

    一個時辰后,等他覺得精神也充沛了,他才將那本書收起,又一次踏入靈紋內部天地。

    隔了這麼久,血厲果然又平靜下來,眼中的血腥之色也收斂了,就連聲音也淡漠許多,「你想我怎麼做?」他主動詢問秦烈。

    「我剛剛查了一些書籍,知道要控制一個人,有不少種方法,特製的藥物,靈器枷鎖,女人,親人孩子等等。」秦烈的意識飄飄忽忽,「你孤身一人,我無法通過你的親人來掌控你,以我來看,就算是你真有親人在,恐怕這個法子也沒用……」

    教導出遊宏志,讓游宏志變得越來越極端的血厲,豈會受親人束縛?

    「以你的境界修為,藥物和枷鎖也難以禁錮你,畢竟我不是這裡的主人,我沒辦法建造出如此規模的禁錮奇陣。」秦烈阻止著話語,「想來想去,那只有一種控制你的方法,就是靈魂控制了。」

    血厲眼中血光一現,「靈魂?」

    「不錯,你交出一部分靈魂出來,由我將你這部分靈魂囚禁,只有這樣我才能放心把你弄出來。」秦烈道。

    「小子,你未免想的太多了!」血厲怒吼。

    然而,在他神情巨變之時,為了防止一縷精神意識崩潰,秦烈已經識趣的先一步離開。

    只留下血厲在靈紋柱內部歇斯底里咆哮。

    「靈紋柱上的血腥味越來越重了。」外面的唐思琪憂心忡忡道。

    秦烈收回意識,看向眼前的靈紋柱,嗅著從中傳來的血腥味,也是暗暗心驚。

    他也不知道和血厲此人打交道,會不會讓他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,這種上千年的老妖,一生都在陰謀詭計中生存,和這種人討價還價,他最後可能會被啃噬的連骨頭渣都不剩。

    「秦冰,我覺得還是放棄吧,不如,不如我們倆早點離開器具宗?」唐思琪覺得不妥。

    「離開器具宗,我們也將沒有安身之地。」秦烈沉著臉,「那五大勢力,不會允許我們活下去,我們身上還帶著宗門秘典,所以他們必然會拚命追殺我們。」

    唐思琪又沉默了。

    秦烈閉眼,再次進入靈紋柱,再次在血厲眼前浮動出精神念頭,「血厲前輩,你考慮的如何?」

    「我答應你!」血厲低頭沉喝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今天中秋節,祝願所有書友闔家歡樂,幸福美滿,衷心祝願大家中秋節快樂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