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陳年舊事(三更求推薦票~~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陳年舊事(三更求推薦票~~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嚴池!嚴池怎麼還沒死?!」

    宗主應興然尖叫,「當年,我親眼看著他被你和琅邪打成重傷,看著他被轟落焰火山。事後,在焰火山的山腳下,還找到了他血肉模糊的屍骨,他怎可能還活著?」

    「那具屍骨應該不是他的,他真還活著,而且比以前更加可怕。」馮蓉苦澀道。

    也在此時,秦烈和唐思琪走了進來,兩人一現身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注意力,一下子被吸引過來。

    「你們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」應興然心中卸下重擔。

    從馮蓉過來后,他和三大供奉都在追問秦烈的消息,等他們從馮蓉口中知道秦烈帶著唐思琪離開了,他們還是不放心,生怕兩人被擒拿,亦或者在混亂中被殺。

    對他們而言,秦烈和唐思琪乃宗門未來的希望,是器具宗崛起的關鍵。

    在他們心中,他們可以死,他們可以被擒拿,但秦烈和唐思琪絕對不能有事!

    「馮教官,嚴池是誰?」秦烈走過來,神色冷峻,「就是之前的血影?你和琅邪大人當年為什麼要殺他?」

    「秦冰,這種瑣事你無需關心。」應興然說道。

    「嗯,都是一些陳年舊事,和你沒什麼關係。」馮蓉疲憊道。

    「我想知道!」秦烈沉喝,「我要知道有關血矛的那些舊事,想知道游宏志這個人,我要知道血矛和游宏志、嚴池到底有什麼冤讎!」

    他說出遊宏志這麼名字后。殿內眾人都是神色微變,但眾人並不覺得奇怪。

    他們想當然的認為,秦烈也觀看了宗門秘典,所以才知道游宏志的存在,知道此人和血矛的糾葛。

    馮蓉看嚮應興然。

    應興然想了想,點了點頭,說道:「宗門的未來,早晚都要落到他身上,有些事情他應該知道。你說吧,現在這裡也沒有外人。」

    「關於……師傅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」馮蓉又吞服下一枚丹藥,然後才詢問。

    秦烈將唐思琪說的那番話,重新描述了一遍,「都是秘典記載的。沒有記載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。」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暗暗點頭。

    「師傅,師傅死在琅邪手中。」馮蓉輕聲道。

    「為什麼?」秦烈問。

    「當年,游宏志被拴在一根靈紋柱,以烈火焚燒來懲治他的惡行。」大供奉羅志昌適時插話,「烈火似乎沒有能焚滅他的暴戾。懲治結束不多久,他不知道從何處學得一種血腥靈訣。修為突飛猛進,實力越來越強。」

    羅志昌眼顯忌憚,「幾年後,他的境界和實力,就超過了當時的火矛矛主。此人本身具有一種特殊人格魅力,在火矛的那些年,有相當一部分武者極為崇拜他。當他的境界和實力都強過當時火矛矛主后,他當面挑戰。將火矛矛主擊敗,從而順利登頂。」

    「然後他接管了火矛,將火矛變成血矛。之後,他開始招收新的成員,傳授他修鍊的血腥靈訣,還創造出以血池來大幅度提升武者實力的方法。因為他的存在,血矛的實力越來越強,血矛在周邊勢力中的威名也令人膽顫。」

    話到這裡,羅志昌看向馮蓉,說道:「嚴池、琅邪和馮蓉,都是他教導的第一批成員,嚴池還是琅邪和馮蓉的大師兄,嚴池的修鍊天賦,其實要差琅邪和馮蓉一籌,但此人的脾氣非常像游宏志,簡直和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所以他非常器重嚴池,嚴池也極為崇敬他。」

    「他為什麼會被琅邪殺了?」秦烈再問。

    「因為,因為琅邪發現師傅修鍊走火入魔了,琅邪親眼見到他吸食人血!」馮蓉臉上浮現驚恐之色,「在一次戰鬥中,我也看到了,他啃食人肉!吞咽人血!他變得越來越恐怖,越來越不像一個人!」

    唐思琪臉色煞白,身軀微顫,心神震動巨大。

    「吃人?」秦烈也是神情一變。

    「師傅在後期,變得越來越瘋狂,脾氣越來越暴躁。不少師弟,有時候事情沒有做好,都會被他直接擰斷脖子。」馮蓉低垂著頭,「當時人心惶惶,有不少師弟甚至悄悄逃遁出血矛,結果都被他派出嚴池斬殺了。」

    「在琅邪發現師傅吸食人血后,他就決定殺了師傅,然後我和琅邪找到宗主和三大供奉,將師傅的詭異情況說明。」馮蓉看了一眼應興然,「宗主和三大供奉商討后,都覺得師傅太危險了,害怕師傅有一天失控,所以……」

    頓了一下,馮蓉道:「所以我們先以慢性毒素侵蝕他的身體,又趁著他修鍊之際突下殺手,終將他成功擊殺。師傅死亡消息流露出來后,嚴池殺上了焰火山山巔,要找宗主和三大供奉報仇,然後被我和琅邪打成重傷后,將其轟落山崖。」

    馮蓉和大供奉羅志昌兩人,將那一段隱秘舊事給說了出來,說清楚了游宏志、嚴池和血矛的關係。

    這件事,連內宗幾名長老都不太清楚,他們也是第一次弄清真相。

    和秦烈唐思琪一樣,那幾個長老也是臉色微白,表情都有點不自然。

    吸食人血的游宏志,在他們眼中已經不是人,變成了比野獸還要可怕的異類。

    加上游宏志後期獨斷獨行,殺了不少血矛弟子,而且對他們也漸漸不再尊敬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深思熟慮后,唯恐有一天游宏志失控后大開殺戒。

    所以,他們聯合琅邪、馮蓉,暗中籌劃了一段時間,終將游宏志除去。

    「嚴池死沒死?」許久后,在眾人都沉默的時候,秦烈再問。

    馮蓉眼神黯然。搖了搖頭,「他安然無恙,我反而受了傷。現在的嚴池,實力之強怕是不弱於琅邪!沒料到傷的那麼重,他還有那麼強的戰鬥力,在暗影樓的這些年,他一心想著報仇雪恨,應該從沒有停歇過修鍊。而我,在遇到阿海后。這些年的確懈怠了。」

    她承認她已經不是嚴池的對手。

    這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更加不安。

    他們很清楚,嚴池不是帝十九,不是梁央祖,也不是元天涯。

    此人視游宏志為生父,對暗害了游宏志的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他是刻骨仇恨著。

    若是給嚴池登上了焰火山。眾人就不是被生擒,不是被囚禁起來煉器了。

    ——而是會被他直接斬殺!

    如今,馮蓉承認不是嚴池對手,而真正能夠和嚴池一戰的琅邪,如今蹤跡全無。

    要是嚴池這時候殺上來,誰人能當?

    誰人能活?

    眾人都有些絕望。

    「秦冰。你留在這裡,我們準備一下。將宗門所有秘典整理出來,由你保存在空間戒中!」過了一會兒,應興然當機立斷,喝道:「我們這次可能凶多吉少,但宗門的香火不能斷!只要秦冰活著,只要他好好鑽研宗門秘典,器具宗就不會滅亡。未來還有重整的希望!」

    此言一出,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都是神情一震。都將目光看向秦烈。

    「那五方勢力,需要一段時間來將器具城控制住,他們應該不會立即進來。」應興然在即將油盡燈枯的時候,依然很理智,「我們還有時間,還有時間將宗門最寶貴的東西整理出來,大家盡量在短時間將自己的煉器心得都給弄好。」

    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齊齊點頭。

    「秦冰,你就在這裡等著,等我們將東西整理好,你和思琪再按照原路逃回地底通道!」應興然喝道。

    秦烈眉頭深鎖。

    他和唐思琪艱難回到器具宗,是希望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有方法化解宗門危機,但現在來看……是他們痴心妄想了。

    正如以淵和龐峰所說,器具宗完了,誰也救不了在五大勢力圍攻下的宗門。

    「或許,或許……」秦烈這麼想著的時候,眼中突顯奇光,他沉吟了一下,說道:「宗主,我去我岩洞中,將我的一些東西收好。然後,然後我會去山腳下的廣場,在最後一根靈紋柱下面等待你們。」

    在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要阻攔的時候,他又道:「十二根靈紋柱內部的靈陣圖,才是宗門真正的精髓和核心!這次事了,十二根靈紋柱要麼被毀去,要麼被瓜分,我將再無機會多看一眼。」

    「離開宗門前,我想最後試試,看看能不能將最後一根靈紋柱的靈陣圖帶走!我想為宗門保住所有精華!」秦烈擲地有聲道。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還有那七大內宗長老,聽他說出這麼一番話來,都是神情微震。

    「好!你最後試試!」應興然沉喝道。

    於是秦烈轉身離開。

    在唐思琪驚訝的目光下,他迅速出了山巔議事大殿,先去了山腰的岩洞,將一個熔爐收起,將這裡的許多靈材也給存入空間戒。

    掃了一眼岩洞,發現沒有什麼東西留下后,他又迅速離開。

    他從山腰上,一路縱身飛躍著,很快重新來到山腳下的廣場,重新在那一根靈紋柱底下坐定。

    深吸一口氣,他冷靜下來,將所知的那些消息串聯起來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他終於看向面前的靈紋柱,又一次凝聚精神意識,又往靈紋柱內部鑽去。

    他的一縷意識,重新沒入那片奇異空間,又看到了那形同乾屍的老人。

    「我知道你還會過來。」老人陰惻惻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三更了,求下推薦票,求下月票,請喜愛《靈域》的朋友,能夠給以支持,謝謝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