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如乾屍般的老人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如乾屍般的老人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廣場上,秦烈身軀猛然一震,眼睛瞬間睜開。

    他駭然看向唐思琪,喝道:「靈紋柱裡面有人!」

    「什,什麼?」唐思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  「在這最後一根靈紋柱裡面,封禁著一個人!我剛看到他了!」秦烈深吸一口氣,讓自己冷靜下來,問道:「宗門秘典中,有沒有關於這件事的記載?」

    「沒有,完全沒有。」唐思琪連連搖頭,美艷的臉上寫滿了驚恐,「秦冰,你看到了什麼人?到底怎麼一回事?」

    「一會兒再解釋。」秦烈想了一下,說道:「我剛剛的一縷精神意識,直接被那人一眼看的崩滅了,我重新凝聚神識進去!」

    話罷,他又一次閉上眼,在唐思琪有些恐懼的目光中,他再一次進入靈紋柱內部。

    血色的天,暗紅色的廣場,十二根靈紋柱下方。

    那瘦骨嶙峋的老者,此刻冷著臉,赤紅雙眼內血光攝人,他看著秦烈的一縷精神念頭,冷哼一聲,「游宏志呢?他派你進來有什麼用?」

    「誰是游宏志?」秦烈釋放出念頭來。

    形同厲鬼的老者,瞳仁內血光濃烈,他遲疑了一下,又問:「不是游宏志讓你來的?」

    「不是。」秦烈以心念回應。

    「那你是如何進來的?!」老者又一次厲喝。

    「嘭!」

    秦烈心神劇痛,這一縷進來的精神意識。第二次崩滅。

    外面,他下意識的摸著腦袋,臉上流露出明顯的痛意。

    在唐思琪望來的時候,他苦笑著搖了搖頭,又一次重新凝結精神意識。

    這次,他進入這片奇異空間后,率先表態:「你別亂叫,你一叫,我就頭痛欲裂。會被你直接震碎了意識。」

    如一具乾屍般的老者,也漸漸平靜下來,他一雙血紅眼睛盯著秦烈的一縷神念,「不是游宏志讓你進來,你如何能來到此地?」

    這番話落下后,老者神情移動。忽然看向旁邊一根根靈紋柱。

    他突地想起了某種可能,他那瘦成乾屍的身體,也明顯顫抖起來,「你是,你是開啟了所有靈紋柱……」

    他眼中血光越來越駭人,「前段時間我這裡靈紋柱紛紛波盪劇烈。難道是你引起的?是你!是你在外面將那些靈紋柱引動,分別進入了其餘十一根靈紋柱裡面?!」

    「大半年前。在外面的廣場上,我的確讓十二根靈紋柱一一明亮起來。」秦烈回答。

    「是了,是了,我早該想到!」他喃喃低語,神情漸漸激動興奮起來,一縷縷嚇人的血光,紛紛從他眼中暴射而出。他突然喝道:「小子,你放我出去。我給你一場天大造化!」

    「放你出去?」秦烈以一縷精神觀察著他,以心念問道:「誰禁錮你的?你在這裡呆了多少年?游宏志是誰?還有,人家為什麼禁錮你?我如何能將你放出去?你能給我什麼?」

    秦烈將心中種種疑惑全部問完。

    「我的事情你無需多問。」此人很快平靜下來,「小子,你只要知道,我可以給予你想要的一切即可!」

    「我不會放你出去。」秦烈表態,「因為你太危險。你出來后,不知道會在外界做出什麼事情來。而且,我也不敢保證,你出來后,會不會順手殺掉我,在我沒有反抗力之前,你就繼續待在裡面。」

    話罷,秦烈直接將精神意識收回。

    他這一縷意念遁走,這片空間內,老者忽然瘋狂咆哮起來,如一頭煉獄妖魔凄厲怪嘯。

    一股滅世般的血煞氣息,陡然充斥整個空間,讓血色天空上如滴出鮮血,讓暗紅色的大地傳來毀滅般的波動。

    單單這氣息,就彷彿能將秦烈襲殺無數遍,能令秦烈靈魂崩滅。

    然而,只是一會兒,他便冷靜下來,他臉色愈發蒼白,就連眼中的血光,也逐漸黯淡。

    「一千多年了,一千多年了……」他沙啞著聲音,咬著牙一遍遍沉喝,「游宏志不能帶我出去,但這個小子興許可以,能悟透十一根靈紋柱的人,才能真正解開施加在此地的封禁之術!」

    他眼中燃燒著希望光芒。

    他看著血色天際,神情已經完全平靜下來,低喝:「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出去!」

    秦烈睜開眼。

    他神情極為凝重,他看著面前的靈紋柱,將意識全部收回。

    靈紋柱內部封禁之人,那身上濃烈恐怖的鮮血氣味,分明和血矛武者如出一轍,和琅邪、馮蓉等人身上一模一樣。

    此人和血矛什麼關係?

    秦烈這麼想著,忽然詢問唐思琪,「唐師姐,你可聽說過游宏志此人?」

    唐思琪臉色陡然一變,「怎麼忽然提起這個人了?」

    秦烈心神一動,忙繼續追問:「靈紋柱裡面的那個人,說起了游宏志,他當我是游宏志安排進來的人,他肯定見過游宏志。游宏志這個人,到底是誰?」

    「你真應該好好看看宗門的那些秘典。」唐思琪黛眉緊皺,「宗門秘典中,有過關於此人的記錄,這個游宏志就是血矛的創始人,也是琅邪和馮蓉的師傅。」

    「琅邪的師傅?」秦烈暗暗心驚。

    「嗯,以前血矛不叫血矛,以前的血矛叫做火矛。火矛也是器具宗的戰鬥團隊,負責保護器具宗的煉器師,庇護宗門的武者。火矛在周邊幾大勢力中,以前永遠都是處在墊底的地位,實力很弱小。」

    唐思琪緩緩解釋。

    「直到游宏志加入火矛,一切才發生巨變。在數十年前,他也是器具宗招收的外宗弟子,他修鍊天賦驚人,很快就被火矛看中,被火矛吸納為戰鬥人員。此人在火矛期間,戰鬥風格比較偏激,他性格也比較陰狠殘忍。」

    「聽說,他在火矛執行任務期間,下手從不留活口!」

    「有一次,一個小城的武者打劫了宗門運輸的靈材,然後火矛派他和一支小隊去處理。結果游宏志將那小城屠城,殺光了所有人,因為此事宗門供奉個個暴怒,要定罪與他,將他拴在一根靈紋柱上,好像要以烈火燒去他內心暴戾。」

    唐思琪指向秦烈面前的這根靈紋柱,「按照秘典的記載,應該就是這一根了。」

    秦烈神情動容。

    「後來,後來秘典記載的不太清楚,我也不知道宗門有沒有以烈火燒他。」唐思琪回憶著,繼續說道:「但這游宏志卻活了下來,還被留在火矛,而且沒過多久,他竟然成了火矛之主,然後火矛也改了名字,開始叫做血矛了。」

    「就是因為他,火矛變成了血矛,以前的火矛,在各大勢力的戰鬥單位中處於墊底狀態。而現在的血矛,卻是各大勢力公認最可怕的一支,令各方聞風喪膽,血腥之名更是讓八極聖殿和玄天盟都不敢輕視。」

    「這一切,都是因為游宏志的出現,才造成今天的局面。」

    「現在游宏志呢?」秦烈又問。

    他漸漸理清了一點線索……

    那游宏志,當年被拴在這根靈紋柱上的時候,應該進入了靈紋柱內部。

    從那乾屍般的老人身上,游宏志應該得到好處,所以他後來成了血矛之主。

    所以現在的血矛武者,包括琅邪和馮蓉,都是他一手調教出來,那些人身上的濃烈血腥味,也和靈紋柱內老人的氣息一致。

    那些人,修鍊的靈訣,分明來自於厲鬼般的老人。

    而游宏志,是將那種血腥靈訣,從靈紋柱內、從那厲鬼般老人手中帶出來的人。

    「游宏志早就死了,具體怎麼死的,宗門秘典也沒有記載,所以我也不清楚。」唐思琪說道。

    秦烈沉默了。

    他皺眉苦思,他在想著內部的聯繫,想著靈紋柱內厲鬼般老人的一番話。

    許久后,他說道:「唐師姐,關於靈紋柱內部封禁一人的事,請唐師姐暫時別說,我想慢慢查探查探。」

    「真有一個人?」唐思琪還不敢相信地問道。

    「真有一個人,而且是極其可怕的一個人!興許,此人已經被封印了千年,比我們器具宗的歷史都要久遠!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「一千多年,他,他還活著,他真活著?」唐思琪心驚膽顫。

    「他活得好好的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唐思琪臉色發白,想了一會兒,她才說道:「好,我幫你保密,我不會多說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她又說道:「但你千萬別亂來,最好,最好以後都不要進入裡面了,不知道為什麼,光是聽你這麼說,我都覺得很不對勁。」

    「我知道了,我們先去山上。」秦烈心中也是動蕩不安。

    兩人重新動身,加快了速度,往焰火山的山巔行去。

    途中,不時有血矛武者冒頭,他們一個個眸中血光熠熠,等看到是他和唐思琪之後,才會點頭放行。

    半個時辰后,兩人來到山巔,終於見到應興然和三大供奉。

    而這時候,天色已經全部亮了。

    「馮教官!」秦烈來到議事大殿的時候,也看到馮蓉臉色煞白,看到她如失血過多般坐在墨海腳下,正對眾人述說著什麼。

    「血影是嚴池!」馮蓉嘴角流出一縷血跡,她輕喝道:「嚴池是師傅所收的義子,本來,他應該才是血矛之主,他應該取代琅邪的位置。我們以為他早死了,沒料到他竟然在暗影樓,還成了暗影樓的血影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