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後一根靈紋柱!(求推薦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後一根靈紋柱!(求推薦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天就要亮了。

    器具宗的外宗,所有不擅長戰鬥的門人,都早早來到焰火山的山上。

    外宗,只剩下少部分外宗長老和血矛武者,他們聚集在後院方向,不敢踏出宗門一步,都在默默等候著。

    等候著琅邪和馮蓉的歸來。

    外宗一間荒廢多年的煉器室中,一個破舊的青銅大鼎內,忽然傳來異響聲。

    「這裡應該是煉器室,這一間有很多年沒人租用,我們現在可以出去了。」唐思琪在鼎內輕聲細語。

    「好,我們出去。」秦烈從青銅大鼎冒頭,先一步跳將出來,然後伸手摻著唐思琪,把她也拉了出來。

    布滿灰塵的煉器室,兩人現身後,忽視一眼,神情都有些異樣。

    秦烈調整了一下,又將自己保持在冷漠心境,神情變得淡然。

    唐思琪輕咬著下唇,一雙嫵媚動人的眼睛,滴溜溜轉動了一圈,忽然呵呵輕笑起來。

    秦烈這裝模作樣的神色,讓她暗暗好笑,讓她覺得秦烈其實頗為羞澀,一直都是用冷漠來掩飾著自己。

    假山洞穴內,石道中,那兩段旖旎……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不少。

    向來都喜歡捉弄人的唐思琪,對一年前的那件事,一直都耿耿於懷,如今給她找著機會了,她時不時地就調侃秦烈兩句……

    她反而漸漸佔據了主動。

    美眸碧波蕩漾著,她笑盈盈說道:「準備好出去了么?」

    秦烈忽然緊張起來。他在唐思琪這番話落下后,不由地放出靈魂意識探索,窺探周邊的動靜。

    「咦?」

    周邊的外宗長老程平,在秦烈以靈魂游弋之時,敏銳的覺察到。

    「有人在煉器室那一塊!」程平微愣后,忽地輕喝。

    他和兩名血矛武者,幾乎瞬間趕向那煉器室,在一個已經淪為雜物間的廢棄煉器室門口,程平停了下來。

    對身旁兩名血矛武者做了一個手勢。讓他們分散開來準備包抄,然後他才低聲問道:「誰在裡面?」

    一聽程平聲音響起,秦烈和唐思琪同時鬆了一口氣。

    兩人生怕這時候器具宗的外宗,也被五大勢力佔領了,生怕一冒頭,所見的都是暗影樓、森羅殿的殺手在遊盪。

    真要那樣。他們這趟就是自投羅,自尋死路。

    「程長老么?是我,唐思琪。」

    「我是秦冰。」

    兩人分別表明身份。

    程平猛然一驚,低喝道:「真是你們倆?你們怎會在這裡?」他沖兩名血矛武者重新打了一個手勢。

    那兩人將手中的靈器慢慢收了起來。

    秦烈和唐思琪兩人,這時候從蛛高懸的木門口走了出來,走到了程平面前。

    「秦冰!唐思琪!竟然真是你們!」程平驚喜起來。

    「老程?」遠處傳來童濟華的呼聲。

    「沒事。秦冰和唐思琪回來了!」程平喝道。

    「啊?」童濟華也驚喜起來。

    不多時,童濟華領著五名血矛的武者。也從遠處趕了過來,他驚奇看向唐思琪,問道:「你們怎麼回來的?以淵和蓮柔呢?」

    唐思琪眼神一黯,「以淵和柔姐應該不會回來了。」

    「出事了?」童濟華表情沉重。

    「究竟怎麼一回事?」程平輕喝。

    唐思琪詳細說明外面的情況,點出琅邪、馮蓉到達后,帝十九、元天涯的現身,說明血影的厲害。還有和血矛之間的聯繫,她將夜裡發生的事情。一一道明清楚。

    童濟華和程平聽的一驚一乍,兩人時而看向秦烈,眼中流露出震驚之色。

    以靈器的爆炸震碎血影身軀,以大地之力讓血影深陷,又先戰龐峰,后戰陸璃,成功帶著唐思琪返回宗門,這都是他乾的?

    身為外宗長老,童濟華和程平深知龐峰的可怕,也聽過陸璃的厲害之處,更加能想象血影的恐怖。

    秦烈一路帶著唐思琪,從動亂的器具城,能艱難返回宗門,在兩人來看簡直不可思議。

    「情況如何?」秦烈問這邊的狀況。

    「很糟糕。」程平嘆息一聲,說道:「血矛派出去的人,一旦出去,就沒有能夠回來的。琅邪和馮蓉大人現在也不知蹤跡,宗門外面則是聚集著眾多五大勢力強者,他們封鎖了出路,顯然準備將我們困死。」

    「還好他們沒有攻下來,不然,我們根本擋不住。」童濟華也是苦笑。

    「宗主和三大供奉呢?」唐思琪問。

    「都在山頂,他們應該也是一籌莫展,畢竟他們並不擅長戰鬥。」童濟華深深皺著眉頭,「是我錯了,我不該將事情告訴以淵,如果不是那樣,琅邪大人就不會身陷險境,他如果能坐鎮血矛,我們或許還有一戰之力。」

    「和你沒有關係。」秦烈沉著臉,「按照以淵所言,五大勢力想對宗門下手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就算是沒有我,沒有殺死梁少揚一事,五大勢力早晚還是會過來。我的出現,只是將這件事提前了一點而已。」

    「這裡並不安全,你們去山上吧,短時間內,他們應該不會登山。」程平道。

    「嗯,我們先上山,看看宗主和三大供奉怎麼說。」唐思琪點頭。

    秦烈和她一道兒,出了這一塊的煉器區,往焰火山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天色漸亮,焰火山山腳下的那廣場上,十二根靈紋柱如參天柱子,依然高高聳立著。

    秦烈和唐思琪兩人,就在廣場上走動著,在一根根靈紋柱下前行。

    途徑那第十二根靈紋柱的時候,秦烈腳步微頓。他看向這最後一根沒有能悟透其中玄妙的靈紋柱,內心隱隱有點遺憾。

    他明白,一旦器具宗不復存在,這十二根靈紋柱要麼被敲碎毀去,要麼被五大勢力瓜分。

    不論哪種情況,十二根靈紋柱都不可能繼續留在這裡。

    而他,也再沒有機會去領悟最後一根靈紋柱上的玄妙,不能弄清楚這最後一根靈紋柱的裡面,到底烙印著什麼樣的玄奇靈陣圖。

    這讓他覺得有些遺憾。

    因此。在上山前,他又一次看向這最後一根靈紋柱。

    然而,只是深深看了一眼,他便忽然愣住了。

    他嗅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!

    那血腥味,竟然來自於面前的靈紋柱,來自於柱子表面!

    他的身子完全頓住。他皺著眉頭,深深去看這一根靈紋柱上繪刻的遠古大地圖畫,他看到勾勒圖畫的線條,竟染上了猩紅鮮血!

    靈紋柱上,一根根奇妙的線條,彷彿由鮮血凝成!

    這絕對和之前他所見的不一樣。

    「不對勁!」

    秦烈臉色凝重起來。他看了一會兒,就這麼突然坐下。

    坐在最後一根靈紋柱下面。

    「唐師姐。你先回焰火山,我一個人坐一會兒,一會兒就好。」秦烈說道。

    前方也停下腳步的唐思琪,回頭看向他,神情疑惑,「怎麼?還不死心,要在宗門毀滅之前。將宗門最後一塊瑰寶的秘密揭開?」

    「給我一點時間。」秦烈丟下這麼一句話,凝結一縷精神意識。飛逸向染血的古象形文字,以靈魂念頭慢慢描繪。

    不多久,這最後一根靈紋柱的遠古天地圖卷,如忽然變得鮮活。

    在秦烈眼中,那柱子上栩栩如生的古老大地,如被蒙上一層血色,給他一種心驚膽顫的可怕感。

    他的一縷精神意識,又一次嘗試衝擊靈紋柱內部,要穿透壁障。

    他嗅到一股更加濃稠的血腥味,他心中生出一種錯覺:靈紋柱內部,如有濃濃鮮血流溢著……

    強忍著心中的不適,他這一縷精神念頭,猛然往內部壁障衝擊!

    出奇的,至少數十次將他精神念頭彈回來的壁障,這次竟然沒有攔阻他,他的一縷精神念頭,極其順利的一穿而入!

    下一刻,一個染血的小空間在他意識內展現出來。

    這是靈紋柱內部的世界!

    天色血淋琳的,大地暗紅色,這是一個廣場,一個和外面一模一樣的廣場!

    這裡也有十二根靈紋柱,十二根靈紋柱也是繪刻著種種玄妙神奇圖案,那些瑰麗畫面都在慢慢蠕動著,如擁有著生命意識……

    譬如天禁魔圖內的妖魔邪物,都在嗷嗷怪叫,嘯聲並非無聲,而是驚天動地!

    九曲長河圖內一條條天河,如銀河橫貫上空,內部清澈河水在緩緩流淌著。

    天禽翱翔圖內的飛禽異獸,在這片血紅色空間展翅高飛,不斷釋放出一陣陣驚人的靈力波動。

    ……

    十二根靈紋柱上的靈陣圖,在這裡都像是能量充沛,在血色天空下籠罩著下方。

    封禁著下方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!

    那老人,低垂著頭,瘦的如一具骷髏披著一層人皮,渾身沒有一點血色。

    十二根銹跡斑斑的鎖鏈,一端連著靈紋柱,一端連著他的渾身骨頭,猛然一看,那些鎖鏈如從他體內生長出來的,和他渾然一體。

    十二根靈紋柱,都有一根鎖鏈連著他的骨頭,十二根靈紋柱上方的靈陣圖,之所以活動著,明顯也是為了封禁他。

    廣場上,最後一根靈紋柱內部的天地,竟然禁錮著一個形同厲鬼的老人。

    秦烈心神震撼。

    也在此時,這低垂著頭的老人,忽然抬起頭,蒼白如紙的臉上,一雙赤紅如血的眼睛中,釋放出駭人之極的血光!

    「你是誰?游宏志呢?他怎麼沒來!」老人盯著秦烈厲喝。

    秦烈這一縷靈魂意識,在他眼中似乎無所遁形,被他這麼看了一眼,秦烈的一縷靈魂意識竟然一下子潰散,直接就化為一縷縷輕煙消散掉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這周很艱難的上了周推薦榜,請大家將推薦票扔來,讓《靈域》能在榜單上呆上一周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辰少的霸道專寵: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
   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