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九十六章 撩動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九十六章 撩動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如蘭似麝的幽香,從唐思琪酮體上緩緩傳來,逸入秦烈鼻孔,令秦烈心神一亂。

    黝黑的山洞深處,兩人彎著腰,身子緊貼著,秦烈還伸手摟住了她。

    聽著她的一聲嬌嗔,秦烈臉色微變,立即意識到剛剛他嘴唇碰觸的地方有些敏感。

    「別講話,有人來了。」他壓低聲音解釋。

    黑暗中,唐思琪趕緊噤聲,也認真聆聽起來。

    她也聽到了武者踱步而來的聲音,聽到了那些人不耐煩的交談,然後她便明白她誤會了秦烈。

    「重新搜查一遍,說不定有漏之魚潛藏了起來,還有可能有人返回。」外面首領叫道。

    「知道了大人。」有武者懶洋洋答話。

    有人漸漸往石樓後面的假山行來。

    秦烈慢慢調整呼吸,令心率跳動都放緩,將靈魂意識收斂,並且降低生命波動。

    他悄悄晉入無法無念的境界狀態。

    這種狀態下,他彷彿能夠和天地融為一體,能化身天地一部分,像是蟲類處於休眠的狀態,很不引人注意。

    即便是境界高過於他的武者,在他進入無法無念狀態后,也很難察覺到他的存在。

    唐思琪在武道的修鍊上沒有下過苦功,但她本身境界極高,處於萬象境,她還要強過秦烈一籌。

    應付現今的局面,她雖然不能進入無法無念的狀態,但她也有她的方法。

    她的方法非常簡單——直接吞服一枚凝神丹。

    一枚丹藥入腹。她的心跳、血液流動、生命波動都明顯放緩,她竟然也達到類似於秦烈無法無念的狀態。

    兩人一個依靠奇境,一個依仗著丹藥,身子緊貼著縮在假山石洞中。

    外面武者的交談聲,時不時傳來一兩句,搜尋者在一個個石樓廂房內尋找,也在院子里檢查了一番,卻沒有人留意這一座假山,更沒有人嘗試深入假山內部狹窄的石洞找尋。

    過了一陣子。奉命前來搜查的一撥人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,又漸漸離開。

    秦烈和唐思琪沒有立即重新活動。

    他們身子靠攏著,一動不動,他們還在等候著,他們害怕那些人會殺個回馬槍。

    許久許久過後。唐思琪酮體都有些僵硬了,才稍稍動了動玉臂,她輕輕捅了捅秦烈,「你怎麼樣?」將嘴唇湊了過來,她小聲詢問。

    秦烈嗅著她身上的香味,心神一亂。將靈魂念頭重新聚攏,淡然答了一句:「我沒事。」

    「那我們繼續走?」唐思琪徵詢他的意見。

    秦烈點頭。「好。」

    於是唐思琪動身,然後她忽然輕呼一聲,一下子軟倒在秦烈身上,那豐腴惹火的身軀,也直接緊密無間的又粘了過來。

    「半蹲著,蹲的太久,我的腿麻了……」她羞赧道。

    秦烈沒有動。也沒有答話,只是保持著自己的姿勢不變。

    一具曼妙誘人的身姿。就這麼緊靠著他,即便是他對唐思琪沒有什麼心思,也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……

    他呼吸有些急促,他怕他控制不住,所以他更加不敢動。

    唐思琪解釋了一句后,也沒有繼續說話,她身子依偎在秦烈身上,一條小腿輕輕踢踏著。

    她在試著慢慢活動。

    隨著她的踢腿運動,她那玲瓏誘惑的身子,和秦烈時而忽地緊貼,時而忽地分開。

    如一下下撩撥著秦烈的心……

    每當她的曼妙酮體,從秦烈的身上挪開,秦烈就沒來由的心生悵然,有點戀戀不捨。當她身子又忽然貼了過來,秦烈又會心神蕩漾,心生一種很奇妙的滿足感。

    「秦師弟,你說這次我們能不能活下來?」黑暗中,唐思琪忽然幽幽問道。

    她換了一條腿活動,還是一次次伸展,慢慢的踢著腿,在活動著血液。

    她被血影的血禁之術凝滯了鮮血,雖然吞下了活血丹,可血液還是沒有能達到正常流動的狀態。

    也是如此,在山洞內蹲了一會兒,她才會兩腿酸麻,幾乎站都有點站不穩。

    這是血禁之術短期形成的後遺症。

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「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?」唐思琪又說。

    「你問。」

    「你為什麼要殺梁少揚?是因為我么?」

    黑暗中,唐思琪停止了踢腿活動,她一雙美眸閃亮,她手上的空間戒釋放出蒙蒙幽光。

    湊著微弱的幽光,她看向秦烈的臉龐,她半邊身子還貼著秦烈,她似乎不急著挪開……

    「他不死,我夜不能寐。」有了一絲微光的山洞中,秦烈神色平靜,淡然道:「他先以陰蝕蟲害我,后在自由商道突下殺手,我差點兩次喪命。我再回器具宗,第一件事便是殺了此人,因為我不敢保證在他的暗算下,我還能第三次幸運的活下來。」

    「和我沒有關係?」唐思琪明亮的眼睛中,有著濃濃失望,「真就不是因為我?」

    「也有一點。」沉默了一會兒,秦烈才輕輕點頭,「我不想你孤零零離開器具宗,我也不想看著你被他所害,那些本該屬於你的東西,我想給你討回來。」

    唐思琪美眸亮熠起來,她眼中綻出神采,她嘴角有了一絲喜意,「那,那我在你殺梁少揚的動機中,佔了幾成因素?」她又一次問道。

    「兩三成吧。」秦烈坦然道。

    「那也夠了!」唐思琪嘴角美艷的笑容蕩漾開來。

    在秦烈沒有反應過來之前,她忽地湊上前,她那豐澤的香唇,在秦烈臉上蜻蜓點水般碰了一下。旋即她嫣然笑道:「這是獎勵你的,哈!」

    秦烈呆楞住。

    他傻傻看向唐思琪,下意識地摸了摸被她親過的臉龐,神情有些懵然。

    「走吧,堵住石道的石頭就在前方,我已經可以看見了。」唐思琪臉上迷人的笑容沒有消褪,她似乎心情不錯,她又一次動身走向前頭。

    她手上的空間戒持續釋放出蒙蒙微光,在漆黑的山洞中。那微光將她撩人的身姿隱隱映照出來……

    狹窄山洞中,她彎著腰,豐臀微微翹著,那臀部呈水蜜桃似的完美形狀,誘人至極。

    秦烈在後方怔怔看著,不覺間。就發現心底火氣騰騰冒了出來。

    在腦海中,他將唐思琪在山洞內扭臀緩緩行進的性感姿勢深深烙印了下來,烙印在他腦海深處,還在不斷回放著,調皮的好像怎麼也揮之不去了……

    他忽然有點口乾舌燥。

    「嘭!」

    在他還發獃時,他聽到前方傳來石頭落地聲。然後才發現唐思琪已經移開石塊,正在前方欣喜招呼他。

    「秦師弟!快點過來呀。那秘典上說的一點沒錯,真有一個石道呢!器具宗前幾代的那個宗主,看來還真不是好東西,專門挖個石道出去幽會情人,這老不修的……」唐思琪喋喋輕呼道,似乎頗為看不慣那一位老前輩的劣行。

    秦烈不得不運轉寒冰訣,才能將腦海雜念壓住。

    他又深吸了一口氣。定了定心,然後走了過去。

    唐思琪腳下。果然有一個石道,石道通往地底,黑魆魆的,從中還傳出一股腐味。

    「我先下去,你在上面等一下,我讓你下來的時候,你再下來。」秦烈皺著眉頭,縱身落向那石道。

    石道比他所想的寬敞,至少要比假山內的山洞要寬闊不少。

    在他落下后,石道旁邊還有寶石閃閃發亮,讓這石道要比上面明亮不少。

    在石道內,他觀察了一下,發現沒有什麼異常,然後才對上面的唐思琪道:「你下來吧。」

    「好。」唐思琪低低嬌笑,然後忽然從上方跳躍下來。

    秦烈一愣后,下意識伸手去接,然後,然後唐思琪就直接落入他懷中。

    他的一雙手,正好托著先前唐思琪那令他口乾舌燥的完美翹臀,那豐滿滑膩的觸感,令他心中某種火焰驟然變得洶湧起來。

    他發現他愈發口乾了。

    他感覺到一股火焰在燃燒,在燃燒著他的身心,正在焚滅著他的理智。

    他兩手不由地用力抓緊,抓在那令他血脈噴張的美臀上,在略略寬闊的石道中,在那兩邊寶石亮光的照耀下,他臉上有了一抹失去理智的癲紅。

    他的眼睛,也釋放出原始野獸才應有的光芒。

    「唔……」

    唐思琪輕聲囈語,她美艷的臉上,泛出醉人的潮紅色,勾魂奪魄的美眸中,波光熠熠。

    「秦師弟,你,你弄疼我了。」她忽然咬著紅唇,白了秦烈一眼,水汪汪的眸子凝視著秦烈,羞赧道:「別這樣,我們還有正事要辦呢……」

    秦烈一驚之後,忽然醒轉過來,他發現他寒冰訣營造的心境,竟然在先前破碎了。

    他趕緊又默運寒冰訣,他甚至將元府內的寒冰之力導引出來,繞著全身筋脈流轉一圈。

    然後,他體內邪火才慢慢熄滅,他這才真正恢復清醒。

    然而,他發現他兩手還在托著唐思琪的豐臀……

    他急忙鬆手,臉色有些狼狽,吱吱唔唔道:「剛剛,剛剛,我……」

    他語塞了,他沒辦法解釋,也的確找不到一句有力的話語解釋。

    「沒事,是我,是我自己活該,是我自己亂來引起的……」唐思琪抿著嘴,羞著臉,美眸卻流出一絲促狹笑意,「呵,我還當秦師弟真就坐懷不亂呢,一年前,秦師弟在入門測試時,不知道多麼正經呢,沒料到現在……哈,這次我怎沒看到火星子濺射過來呢?」

    秦烈一呆。

    都已經隔了一年了,這女人竟然還記得那件事,她那心結竟然一直都沒解開。

    這次,終給她逮到機會,終給她找到借口來反擊了。

    「女人心啊……」

    秦烈搖頭苦笑,不再搭理她的後續調侃,掉頭往石道深處行去。

    唐思琪如打了勝仗一般,一路咯咯嬌笑著,心情愉悅地跟了過來。

    兩人彷彿渾然不知宗門正處在生死存亡之際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