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封禁(求推薦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封禁(求推薦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焰火山山巔。

    「咳咳!」

    應興然臉色蒼白,他拿著手巾捂著嘴,劇烈咳嗽著。

    那手巾上,隱隱傳來一縷淡淡的血腥味……

    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三大供奉,墨海、譚東陵等七大內宗長老,此刻全部處在一塊山頂岩石上,在俯瞰著整座山腳下的城池。

    此刻,器具城的地火水風四大街區,很多繁華的街道上,都有火焰燃燒。

    從焰火山的山巔望去,彷彿有一條條火龍在器具城城內遊盪著,那些火龍所在的位置,時而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    許多身穿不同衣衫的武者,在四大城區遊盪著,對器具宗客卿和血矛武者進行追殺。

    器具城到處都有戰火,很多區域斷壁殘垣,很多街道上慘叫連連……

    在下方器具宗外圍,更有很多武者聚集,將整個器具宗,甚至焰火山都給圍著。

    「暗影樓!森羅殿!雲霄山!七煞谷!紫霧海!」應興然一邊激烈咳嗽,一邊咬著牙沉喝,眼中閃爍著刻骨的仇恨。

    「東陵,還沒有琅邪、馮蓉的消息?」大供奉羅志昌喝道。

    譚東陵神色黯然,「還沒有回來,興許……出了意外也說不定。」

    所有人臉色都沉重起來。

    琅邪和馮蓉為血矛的頂樑柱,負責調度血矛對外殺敵,如今,身為主心骨的琅邪、馮蓉蹤跡不顯,讓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都有種瞧不見希望的感覺。

    他們只是煉器師。將一生都奉獻給煉器之道,他們沒有在武道上浸沒太長時間。

    真要拚死決戰,他們根本無法起到什麼作用,一個同等級別的武者,就足以令他們一個個折翼潰敗。

    「琅邪不會有事的。」大供奉羅志昌安慰著別人,也安慰著自己,「他比你們所想的還要強大,除非八極聖殿和玄天盟內派遣強者,否則他若想要走。應該無人能攔住他!就算是五大勢力最強者出動,也未必就能擊殺他,琅邪,比他師傅當年還要強大!」

    眾人神情微震。

    「秦冰也不見了,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。」蔣皓輕嘆。

    「定然是因為唐思琪和蓮柔一事出了宗門!」應興然沉著臉,「我特意吩咐過。不讓任何人打攪他的煉器,他能知曉唐思琪、蓮柔被擒拿一事,定然是有人通知他的!那個叫以淵的,來自於紫霧海對吧?」

    「不錯,他從紫霧海過來。」墨海說道。

    「肯定是他了!」應興然哼道。

    眾人都暗暗點頭,看著下方城池內的火焰。看著山腳下的各方勢力武者,他們都神色凝重。

    「他們圍而不攻。是想要生擒我們,他們還需要我們煉器。」房奇沉吟了一會兒,嘆息道:「這個時候,他們在城內四處追殺外宗有戰鬥力的客卿,擊殺血矛的人,是在來斷我們的爪牙。」

    「一旦血矛覆滅,一旦具有戰鬥力的客卿一一被殺。只是煉器師的我們,就沒了任何抵抗之力。只能任由他們擺布了。」蔣皓插話。

    「等吧,等琅邪和馮蓉能回來,如果血矛真的被滅,器具宗……恐怕真就不復存在了。」大供奉羅志昌也深深嘆息。

    ……

    器具宗宗門口的一條街道。

    秦烈背著唐思琪,在街角的陰影處站定,遠遠看著器具宗的宗門。

    烏拓和雲霄山的武者,還有那史景雲,這時候就在器具宗的外宗宗門口,兩人守在那一塊,還在沉聲交談著。

    一看到烏拓,秦烈就心底一沉,知道想踏入器具宗,幾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    唯恐烏拓、史景雲發現他,只是略一停留,他就悄悄往後縮,縮回後面很遠處一棟黑魆魆的石樓。

    一進來,他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,凝神一看,他發現這棟青岩山建造而成的石樓內,有著六具死了不久的屍體。

    從衣著來看,他們應該也是外宗客卿,而且應該是具備很強戰鬥力的那一類。

    顯然,此地也被清理過,周邊器具宗的那些客卿,都被清理者擊殺乾淨了。

    繞過那些血淋琳的屍體,秦烈背著唐思琪來到裡面幽暗的廂房,解開捆縛唐思琪的皮繩,把她身子放正後,說道:「我看了一下,前往焰火山的道路被封死了,我們現在想回宗都不太容易了。」

    從看到烏拓起,他就知道對方打著什麼樣的心思。

    在城內將器具宗的戰鬥力給掐滅,先將器具城掌握在手中,然後瓮中之鱉的,將焰火山的煉器師全部擒獲。

    很明顯,他們不想那些煉器師死,而且他們對器具宗這麼多年積累的財富也很垂涎。

    秦烈想了一下,就猜測等城內事情處理完了,五大勢力的首腦將會齊聚焰火山的山腳下,會正式會面商議如何瓜分器具宗的那些資源。

    ——靈材、靈石、靈藥的資源,城池、器具宗和焰火山的分配,煉藥師如何瓜分。

    那些人,需要當面來討論清楚,然後才會真正踏入器具宗。

    在此之前,那些供奉和長老們,都會被困在焰火山,都不會允許他們踏出一步。

    事實上,這時候的城內,到處都是殺戮,那些長老只要不傻,應當知道焰火山還算是安全的。

    唐思琪眨著眼睛,神色有些著急,似乎有話要說。

    但她說不出來。

    「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。」秦烈皺著眉頭,「現在我也無計可施,我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,這時候器具城到處都是五大勢力的人,各大城門應該處於最嚴密的防禦狀態。想這時候出城。恐怕不太容易。」

    他看向唐思琪,又道:「回宗的路,也被封死了,我們冒然現身有極大可能被生擒活捉。所以,這條路也走不通,如此一來,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,只能在城內先找個藏身之地了,你看呢?」

    唐思琪的美眸。直勾勾看向一個點——她潔白手指上的空間戒!

    「你戒指里有東西?我能拿取?」秦烈試探問道。

    唐思琪連忙眨了三次眼。

    「那我試試。」秦烈愕然,伸出一根指頭點在那一枚空間戒上,他一縷精神意識忽然滲透其中。

    一枚紅寶石般圓潤光滑的丹丸,第一個映入他心神之中,他也忽然明白唐思琪想他幹什麼了。

    念頭一變,那一枚寶石般的紅潤丹藥落入他掌心。他捏著這一枚丹藥,又問:「這枚丹藥可以解你的禁制?」

    唐思琪趕緊又眨眼。

    秦烈點了點頭,湊上前嗅了一口,他嗅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,這丹藥,如以特殊鮮血凝成。氣味……很刺鼻。

    「你肯定?」秦烈再問。

    唐思琪臉顯急切之色,繼續再次眨眼。以此來表明那丹藥沒有問題。

    秦烈不再多言,他一隻手扶著唐思琪小巧秀美的下巴,一隻手將那紅潤丹藥,塞入了唐思琪的紅唇中。

    「咕噥。」唐思琪有些艱難的咽下丹藥。

    一陣很明顯的氣血波動,從她體內散發出來,那氣血如引動她凝滯的鮮血,讓她血路重新活絡起來。

    「咳咳咳!」不多時。她忽然劇烈咳嗽,僵直許久的身軀。也終於能活動開來。

    「這是血矛慣用的血禁之術,活血丹是最對症下藥的解禁方法,我用了那麼長時間,才以一縷意識將活血丹給撥動了一下。」唐思琪眼睛瞪圓了,顯得還有些難受,過一會兒講話才利索了,「這裡有密道能直接進入器具宗!」

    「這裡?」秦烈愕然。

    唐思琪瞪了他一眼,嬌呼道:「宗主將宗門的那些秘典交給你,難道你沒有細看?」

    「還沒來得及看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「我能知道這條密道,也是因為有一本秘典內記載過。」唐思琪活動著手腳,美艷的臉上漸漸被愁雲覆蓋,「只是隔了一天,宗門就發出了如此驚天之變,哎,希望宗主他們有辦法吧。」

    這麼說著,她毫不避嫌,一把抓住了秦烈的手,扯著秦烈出了這間廂房,往後方一片假山區行去。

    被她溫潤的小手牽著,秦烈初始有點不適應,不過見她神情急切,秦烈也就老實跟隨。

    很快,唐思琪帶著他來到後方假山,「就在假山裡面的小山洞,最裡面,應該有一塊大石頭堵著洞門,掀開后,就能通過石道直接進入宗門。這個通道,是前幾代一名多情的宗主找人打通的,是為了方便他悄悄離開幽會外面的情人……」

    唐思琪撇嘴解釋。

    秦烈和她一同進入假山裡面的山洞,這個假山區本就不大,裡面的小山洞更是狹窄。

    山洞僅容一人通行,兩人進入后,還需要縮著頭彎著腰,身子幾乎貼著身子,腳步很緩慢的才能往裡面移動。

    「大人有令,清理過的區域,一個時辰后重新檢查一遍,你們進去看看!」就在這時,外面傳來一聲冷硬的吩咐。

    旋即,有沉重的腳步聲,從石樓門口傳來。

    假山裡面的秦烈,臉色一變,在黑魆魆的小洞穴內,他忽然一把樓主了唐思琪,想要湊到她耳畔小聲吩咐她,讓她先停下來。

    然而,在黑糊糊的狹窄山洞中,兩人又都彎著腰,他這麼忽然湊上前,似乎沒有湊准目標……

    「你,你親我幹嗎?」唐思琪蚊蠅般低呼,在黑暗的山洞中,她臉頰發燙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很艱難的掛在周推薦榜上,請大家繼續推薦票支持,拜託拉,把推薦票投給《靈域》吧,感激不盡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