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八十七章 爆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八十七章 爆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寒冰之眼能將秦烈瞬間帶入極寒山脈地底,但每一次返回的地方,也必然會是進入之前的位置。

    所以,秦烈在先前的離開之地現身,就站在以淵和血影身前。

    血影明顯愣了一下。

    對秦烈的忽然消失,又詭異的出現,他心生疑惑。

    不過只是一霎,血影立即又恢復正常,嘿嘿笑了起來,「你這個小子,可是在必死的名單上,所以你不能如以淵一樣活著。」

    血影低低輕嘯一聲。

    一條條五彩斑斕的靈蛇,本來分散在院子各個角落,分散在唐思琪、蓮柔的腳下。

    隨著嘯聲起,那些五彩的蛇蜿蜒扭動著身子,「絲絲」吞吐著信子,小眼睛釋放出殘毒陰森光芒,一起往秦烈而來。

    「分食了他。」血影獰笑。

    秦烈臉色陡然一變。

    他沒料到再次回來,會是這麼一個場面,沒料到他竟然要單獨面對血影。

    按照他和琅邪、馮蓉間的約定,他只要硬抗血影的一擊,接下來,琅邪會直接殺向血影,令血影再也不可能發動第二次攻擊。

    而馮蓉,則是可以趁勢衝到唐思琪和蓮柔的身旁,將兩人給解救出來。

    這是他們沒來前就定下的方針。

    秦烈在極寒之地一進一出,成功躲過血影攻擊,本以為出來后,唐思琪、蓮柔就已經脫離危險,以為血影已經伏誅……

    現實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!

    「以淵!琅邪大人和馮教官呢?」秦烈暴喝。

    就要來到蓮柔身旁的以淵。臉上流露出一絲苦意,他沒有回頭,還是朝蓮柔走去,「琅邪大人被帝十九和元天涯纏住了,沒意外的話……暗中還有一個梁央祖。馮教官剛剛還在,被一道鮮血凝為的影子追擊,在你回來前離開了院子。」

    講話的時候,以淵來到蓮柔身旁。

    「嗚嗚!嗚嗚!」蓮柔不住搖頭,眼睛狠狠瞪著以淵。口中發出不知名的聲音,似乎在逼以淵做些什麼。

    此刻,一條條血影御動的五彩怪蛇,慢慢聚集到秦烈腳下。

    血影在一旁獰笑看著,他沒有再次突下殺手,分明是想看著秦烈活活被靈蛇咬死。被啃噬的連骨頭都不剩。

    「我幫不了秦冰。」以淵苦笑著搖頭,他又看向旁邊的唐思琪,臉上苦意更濃,「抱歉,我也沒辦法救你……」

    唐思琪美眸中,閃現出凄然無奈。這時候,見以淵望了過來。她的左手尾指,顫顫巍巍地不斷點著她自己的心臟部位,向以淵發出某種訊號。

    她眼中浮現哀求之意。

    「你要我殺了你?」以淵身形一震。

    唐思琪眼中顯出肯定之色。

    「小子,帶著你要的醜丫頭早點滾蛋,你最好別給我節外生枝。」血影殘忍的眼睛,還望著秦烈,聽到身後以淵的聲音后。他冷冷哼了一句。

    唐思琪眼中哀求之色更濃。

    蓮柔也惡狠狠瞪著以淵。

    以淵僵在那兒,既沒有去解救蓮柔。也沒有依照唐思琪所言,動手去擊殺她。

    他緊皺著眉頭,臉色變得沉重至極,心中在猶豫著,在艱難的抉擇中。

    「嘶嘶!」

    五顏六色的蛇,靈動聚集而來,一個個吞吐著猩紅蛇信子,口中露出森森獠牙。

    以秦烈敏銳的感知力,他察覺到每一條靈蛇體內,都有著濃濃生命波動。

    他敢肯定圍來的那些靈蛇,大多都都是二階的靈蛇,其中還有幾條身上花紋精美,色彩更加鮮艷的,應該是三階的靈獸。

    三階靈獸,等同於萬象境的武者,這絕非現在的他能夠抗衡的。

    他縮在左袖口的手,又重新握緊了寒冰之眼,眼看一條條蛇爬動來,他又準備再一次遁入極寒之地。

    「極寒之地!一頭頭被冰凍的遠古巨獸!」

    想起極寒之地,他腦中靈光一現,突然想到在那冰寒酷厲的天地中,那一頭頭在遠古時期凶物震天的巨獸,不也是被寒冰凍住?

    同樣領悟寒冰之意,以前那人可以封凍那些遠古凶獸,他為何不能凍住這些小蛇?

    想到這裡,他忽然坐了下來,他還閉上了眼。

    左手還握著寒冰之眼,他的心神念頭則是沉溺在冰寒之意,如踏入世間最嚴寒之地,以冷冽的心,將最極致的寒意,帶到腳下所在的世界!

    一種封凍天地,往萬物生靈全部結冰的酷寒意境,以他為中心逐漸蔓延開來。

    極致的寒意,釋放出真正的酷寒,要將此地化為冰雪之地。

    秦烈一邊感悟寒冰之意,一邊運轉著寒冰訣,要將元府內的寒冰之力全部揮發出來。

    「咦?」

    他左手緊握的寒冰之眼,在他進入寒冰意境中的時候,忽然間湧出一股比他身體,還要冰寒數十倍的寒冷氣息!

    「咔咔咔咔!」

    一條條五彩斑斕的小蛇,那扭動著的身子,忽然變得僵硬。

    晶瑩閃亮的冰塊,幾乎在數秒形成,直接將小蛇凍成精緻冰雕。

    猛一看,那一條條小蛇,如成了被凍在冰玉中的小飾品。

    二階的靈蛇,沒有一條能夠掙扎,在感覺到寒意蔓延過來的時候,身子就已經冰凍。

    達到三階的那些靈蛇,在冰寒氣息覆蓋過來后,意識到不妙,竟然掉頭要走,要逃離秦烈這一塊空間。

    然而,它們遊動的身子,明顯變得越來越遲緩,漸漸有冰霜在它們身上凝現。

    數十秒后,它們也紛紛被凍住,被冰晶給封著。

    秦烈睜眼,雙眸呈現瑩白色,沒有一絲情感,冰寒攝人。

    入目所見的靈蛇,此刻都成了冰雕,以各種姿態被冰凍著。

    他身上寒意蔓延開來,這院子如處在最酷寒的季節,屋檐垂下冰錐,屋頂厚厚冰塊凝成,腳下的石地,也被寒冰給覆蓋……

    「達達!」

    以淵縮在大雨傘下,渾身直哆嗦,牙齒直打顫,臉色也有些發白。

    雖然離秦烈較遠,可在這可怕的寒意覆蓋下,他也渾身不適,要藉助於大雨傘才能不受寒意的太多影響。

    唐思琪和蓮柔的身上,明顯蒙上了一層冰霜,她們的長發也都結凍,她們眼顯驚異。

    血影猙獰面具下的眼睛,釋放出凶戾之色,他分明不受太大影響,見一條條靈蛇被凍住,他皺眉,陰森道:「不愧是能領悟意境的奇才,意境,連我都沒有天賦悟透,卻被你這個僅僅只達到開元境的小子給領悟,可惜了……」

    血影向秦烈走來。

    濃濃血氣隨之湧向秦烈。

    秦烈眼神一亂,精神轟然一震,看著血影走來,他有種面臨滔滔血水,被無窮無盡鮮血淹沒的感覺。

    這是來自於靈魂上的直覺,也是血影身上血氣形成的精神衝擊,能直達他靈魂深處!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血影步步走來,一條條被冰凍的靈蛇,冰塊紛紛炸碎。

    小蛇立即恢復自由。

    秦烈手握寒冰之眼,身上結出一層薄薄冰晶,他周邊釋放出來的寒意,可怕的漸漸讓空氣都停止流動。

    可這種程度的力量,對那血影,似乎還是遠遠不夠!

    達到通幽境的血影,在周邊各大黑鐵級的勢力之中,都是頂尖高手,是足以和鳩琉瑜、元天涯相提並論的人物。

    這種人物,顯然還不是現在的他可以抗衡的。

    他眼睛冰寒依舊,腦子卻在快速轉動著,在找尋著對付血影的方法。

    一縷精神念頭,也進入了空間戒,在空間戒內不斷撥弄著……

    一個金屬球,陡然映入他心底,他心神一動,眼中閃出一縷異光。

    寂滅玄雷!

    還剩下一顆的寂滅玄雷,由李牧提供詳細清單,由他親手煉製的寂滅玄雷!

    他嘗試著,在空間戒內,先一步激發寂滅玄雷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空間戒內,隨著他一縷精神意識的勾動,那寂滅玄雷內部傳來一聲沉悶雷鳴。

    秦烈眼中異彩愈發明亮。

    「你天賦驚人,任由你這麼修鍊下去,將來必當會變成另外一個墨海,而且還能成為另外一個琅邪。」血影步步走來,渾身濃烈血氣翻滾著,將沿途的冰塊都給碾碎,將一條條靈蛇解脫出來。

    「墨海和琅邪的結合體,或許還真能帶給器具宗輝煌,讓器具宗變成赤瀾大陸第三個赤銅級的勢力。」血影眼瞳如血月,頭頂有血雲蠕動,「這是誰都不想看見的,所以你在必死的名單上,所以我要殺你。」

    這句話講完,血影到了秦烈身前七米,他頭頂血雲濃厚無比,他身上血氣狂飆而出。

    血影本身,也仿若化為一道血光,朝著秦烈疾射而來。

    秦烈身上氣勢陡然一變。

    他眼神由冰寒冷漠,突然變的狂暴瘋狂,他突然抬手,寂滅玄雷在他掌心猛地閃現,「爆!」

    扔出寂滅玄雷,他急速後退,按照來時的方向,以他的極致速度撤向院子外。

    血影看著那滾來的金屬球,眼中流露出不屑之意,竟然還伸手去抓,「雕蟲小技而已。」

    「轟轟轟!」

    粉碎天地的狂暴雷鳴,伴隨著一條條粗長閃電,陡然間在血影胸口爆炸而出。

    一個凄厲至極的慘叫聲,在漆黑深夜劃破長空,刺的人耳膜都隱隱作痛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