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危機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危機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靈魂意識不斷進出空間戒,眼中有著明顯的興奮之色,顯然極其喜歡這戒指。

    羅志昌和應興然臉上流露出笑意。

    好一會兒,秦烈漸漸平復下來,一隻手摩挲著戒面,忽然道:「我答應了人,要幫人煉製兩件靈器,我希望宗門能提供所需的靈材。」

    「沒問題,你列個清單出來,我會派人送到你的岩洞。」應興然一口應承下來。

    「水屬性和火屬性的靈材和輔材,我都需要一些……」秦烈想了一下,開始提要求。

    應興然和羅志昌頻頻點頭。

    「你說的我都記下了,我會安排,保證送來的靈材讓你滿意。」羅志昌笑道。

    秦烈放下心來,再次認真道謝,又和兩人說了一聲,請他們和馮蓉說一下,等他將兩件靈器煉出來了,再去後山浸泡血池。

    對於他提出的要求,羅志昌和應興然都全部滿足,從各方面配合他。

    「那我先回岩洞了。」秦烈轉身,往焰火山上行去。

    在途徑唐思琪岩洞的時候,秦烈腳步停了一下,看著唐思琪關閉的洞門。

    他神情有些複雜,想喊上一聲,想向唐思琪解釋,但仔細一想,他之所以那麼闊綽幫助凌語詩和凌萱萱,本就是為了凌語詩……

    唐思琪和蓮柔並不算誤會他。

    遲疑了一會兒,他最終沒有叩門,沒有去解釋。一聲不吭的回了自己的宗門。

    唐思琪的岩洞內。

    她和蓮柔坐在軟塌上,兩雙美眸都凝望著洞門,都在等候著什麼。

    結果她們聽到了秦烈離開的腳步聲。

    唐思琪臉色黯然,心中幽幽一嘆,暗生怨意。

    「思琪,你也別多想,這秦冰能夠為了你,不顧一切擊殺梁少揚,單憑這一點。就說明他心中有你。」蓮柔見她神色不振,不由勸說,「這次他對凌家姐妹如此闊綽,或許真如他所說,只是想好好煉一件靈器出來。畢竟從進入宗門到現在,他還沒有真正煉過一件靈器。他可能只是通過這件事來證明自己。」

    「我才不會多想。」唐思琪哼了一聲,撇嘴道:「他就算是看上凌家姐妹,也和我沒有關係,我和他只是師姐師弟的關係。」

    蓮柔輕笑一聲,「那樣最好了,我也不希望你對他動心。這傢伙太奇怪了,身份也不明。我總覺得他太危險。」

    唐思琪默不作聲。

    中午時分。

    秦烈在自己的岩洞內,將他身上木雕、寒冰之眼等物,一一放入空間戒,繼續琢磨著空間戒的奇妙。

    外面忽然傳來童濟華的聲音,「秦冰在嗎?我這裡有你的一封信。」

    秦烈打開石門,見童濟華就在門口,遞了一封信過來。「這是森羅殿的梁忠,讓人從森羅殿送來的。他指明交給你。」童濟華道。

    「梁忠?」秦烈表情疑惑。

    「嗯,森羅殿巡察司的梁忠,上次在宗門口的時候,你應該見過他的。」童濟華解釋,「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送來這麼一封信。」

    「多謝童長老。」秦烈點了點頭,將信箋接過。

    童濟華告辭離開。

    重新關閉石門,秦烈將信箋打開,閱讀上面的內容,只是看了一眼,他便臉色微變。

    「影樓的血影進了器具城,他是奔著你去的,血影比灰影、黑影加起來都要可怕,你千萬小心。我之所以通知你,是因為你殺了梁少揚,而梁少揚,也是我們想殺之人,你替我們解決了大麻煩。」

    「還有,你最好儘快離開器具宗,現在的器具宗並不安全。不單單是暗影樓,就連森羅殿、七煞谷、雲霄山都對器具宗有了想法,在未來有可能聯手殺入器具宗,你最好能提前準備。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秦烈放下信箋,臉色變得無比沉重,好不容易輕鬆了一陣子的他,腦中的那根炫又繃緊了。

    「血影進城,器具宗可能會被圍攻,可能會四面楚歌。」秦烈眼神漸漸凝重。

    「秦冰在嗎?宗主讓我們送靈材過來?」外面傳來幾名外宗弟子的叫喊聲。

    將童濟華的信箋先一步點燃焚燒,然後秦烈才重新打開石門,見到幾名外宗弟子抬著盛滿靈材的箱子站在門口,神情敬畏地看向他。

    「東西放進來吧。」秦烈漠然道。

    於是一口口大箱子被挪移到岩洞中。

    「火妖石,水靈玉,水瑩石……」

    看著箱子內的靈材,秦烈眼睛漸漸亮了起來,他發現裡面很多靈材等階都是玄級二品左右,還有幾種特殊的靈材,達到了玄級三品的等階,比他所要求的材料珍貴許多。

    五口大箱子,裡面裝滿了火屬性和水屬性的靈材,很多靈材極為稀罕。

    他相信,有這麼多靈材在,他就算是失敗了四五次,也能幫凌語詩、凌萱萱將所需的靈器淬鍊出來。

    封鎖了石門,他靜下心來,將一件件靈材取出,放在眼前一塊塊摩挲著。

    他眯著眼,瞳中光熠閃閃,腦海里在思量著要動用何種靈陣圖,在準備構建複合靈陣圖出來。

    他很快入神,渾然忘我的專心苦思,要敲定一個方案出來。

    焰火山山巔的議事大殿。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還有包括墨海在內的七大長老,血矛的琅邪和馮蓉等人,竟齊聚此地。

    「召集大家過來,是因為最近局勢變化太快,有必要讓大家明白現狀。」應興然咳嗽一聲,看向馮蓉,說道:「你來說明一下。」

    眾人目光齊聚到馮蓉身上。

    「我們和暗影樓之間的爭鬥,從一開始就佔據了上風,在器具城的城外,血矛總共斬殺了七十八名暗影樓武者,其中有十五人達到萬象境,一人達到通幽境。而血矛,只有九人死亡!」馮蓉神色傲然。

    三大供奉和七大內宗長老都是暗暗點頭。

    「如果只是暗影樓,我們相信血矛能輕鬆應付,即便是帝十九和梁央祖親臨,也無法扭轉敗局。」馮蓉話鋒一轉,明麗的眼眸中蒙上一層愁雲,「但最近森羅殿、雲霄山和我們器具宗的交易,漸漸被他們單方面中斷了,森羅殿和雲霄山不少低等級的武者,也相繼撤離了器具城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眾人臉色都微微一變。

    「我們血矛打聽到七煞谷的各大谷主,最近在頻繁聚會,似乎在秘密商討什麼事情。就連紫霧海那邊,也好像蠢蠢欲動,我們在紫霧海地界開辦的器具閣,附近時常有武者晃悠,似乎想做些什麼。」馮蓉又道。

    森羅殿、雲霄山、七煞谷、紫霧海,再加上一個交戰中的暗影樓,這一個個黑鐵級勢力的小動作,讓大殿內所有人都心生不安。

    眾人紛紛沉默下來。

    「究竟為了什麼?」二長老譚東陵輕聲道。

    「秦冰的橫空出世,讓很多人不安,擔心器具宗越來越強大,越來越難以收拾。」羅志昌表情苦澀,「秦冰不但為煉器奇才,還另外領悟了意境,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,不論他浸沒煉器還是武道,將來都必然會有大成就。」

    「我們器具宗這些年也越來越強了,血矛的壯大,讓很多人感覺到了壓力。」蔣皓補充。

    「暗影樓的迅速潰敗,七十八名武者的死亡,更是讓一些人膽顫心驚。」馮蓉也說。

    「如果五大勢力聯手,我們器具宗能否頂住?」三長老衛青開口。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還有那馮蓉,聞言都苦笑起來。

    答案不言而喻。

    器具宗應付一個暗影樓還算輕鬆,加上一個森羅殿,或許還能勉強抗衡,但要想和五大勢力一起交戰,那絕對沒有一點勝算可言。

    「這秦冰,既是器具宗的瑰寶,也是器具宗的禍害啊。」衛青感嘆,「他沒來前,我們器具宗穩穩噹噹,現在因為他的耀目,惹得五大勢力齊齊不安,哎,也不知道這秦冰的出現,對我們究竟是好是壞。」

    「不論有沒有秦冰,我們器具宗總要面對這件事,那上面兩個勢力,對器具宗垂涎已久,早晚都會有動作。秦冰的出現,只是將此事提前了。」羅志昌指了指頭頂,嘆息道:「他們想拿下器具宗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以前因為那人的原因,他們不敢亂來,現在那人很久很久沒有回過赤瀾大陸,所以讓他們有想法了。」

    「大供奉,能聯繫上那人么?」二長老譚東陵肅然問道。

    議事大殿內,所有人的視線和目光,也都看向羅志昌,眼中都滿是期待之色。

    「太久太久沒聯繫了,久到我都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,就算是他還活著,我也不敢肯定他是否還會幫助器具宗。畢竟,那是上兩代的宗主,和他建立起的交情,那時候,我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。」羅志昌苦笑。

    「聯繫他的那東西,你還保存著吧?」應興然緊張地問道。

    「東西還在,就是不知道管用不管用。」羅志昌摸了一把空間戒,沉吟了一下,又道:「更何況還沒有真到那一步,現在也只是與我們同級的勢力動手,這時就找他,也顯得略早了一點。」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