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逢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逢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求器殿就在外宗的武道場旁邊。

    從各方前來器具宗的武者,要訂製專門的靈器,都需要來求器殿詳細說明自己的要求。

    自身的境界修為,身高,體重,靈訣的特點,還有手掌的大小,對靈器的特殊要求都要說明清楚,然後煉器師才會根據求器者各方面的情況,來打造針對性極強的靈器。

    在這個過程中,很多武者都需要道出自己的**,譬如靈訣的運轉方式,譬如保命的手段,譬如能扭轉局面的殺手鐧等等……

    為了讓煉成的靈器,能百分百的適合自己,求器者往往還要開放自身的所有秘密。

    有些秘密絕對不能讓外人聽到。

    也是如此,求器殿又分成一個個單獨的密室,好讓求器者的**不被外人知曉。

    其中一個密室中,以淵、歐陽菁菁和凌語詩姐妹,各自坐在軟塌上,靜候秦烈的到來。

 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秦烈遲遲沒有現身,這讓歐陽菁菁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。

    她終於壓抑不住不滿,沖以淵喊道:「你究竟有沒有和秦冰溝通好?」

    「說好了啊,他說他會來的。」以淵訕訕乾笑。

    「那人呢?」歐陽菁菁怒喝。

    「再等等,再等等吧,興許一會兒就來了。」以淵尷尬不已。

    「如果秦冰爽約,那你我之間的約定就取消了,蓮柔的家族也休想從我們手中拿回礦場所有權!」歐陽菁菁冷著臉。

    以淵只能賠笑。

    「是九號密室吧?」就在這時候。外面傳來唐思琪的聲音。

    「嗯,以淵告訴我九號密室,說今天秦冰會過來。」蓮柔回答。

    最近半年,秦烈一直都在十二根靈紋柱所在的廣場,去領悟那靈陣圖玄妙,因為廣場先前處於封閉狀態,所以連唐思琪和蓮柔都不能見他一面。

    等他從廣場出來,又立即被應興然帶入焰火山的後山,去了血矛的訓練地。

    後山。對外宗和內宗弟子而言,都是禁地,連唐思琪也無法輕易涉足,所以她一直沒有見著秦烈。

    好不容易從蓮柔口中,知道秦烈今天要來求器殿,唐思琪立即放下了手中瑣事。和蓮柔一併過來。

    聽到蓮柔和唐思琪過來,以淵神情一震,如瞧見了希望,忙打開了密室,放兩女進來。

    「秦冰呢?」蓮柔掃了一眼屋內眾女,發現沒有秦烈。不由暗暗皺眉,「以淵。他真答應你會過來?」

    「自然答應了。」以淵苦笑。

    「我反正不管,如果秦冰今天不給我一個說法,你們家族的兩個礦場,休想重新拿回去!」歐陽菁菁倒是不怕蓮柔,一臉堅決道。

    凌語詩和凌萱萱兩女,見到器具宗內宗弟子過來,神色略顯拘謹。忙起身行禮。

    她們本來自於凌家鎮,來自於一個連青石級勢力都不算的小勢力。就算後來一步登天進入了陰煞谷,但是骨子裡對這種大勢力的核心弟子,還是心有一絲顧忌,所以她們顯得有些放不開來,不如歐陽菁菁來的洒脫。

    「要不,讓思琪幫你們倆煉器?」蓮柔眼神一變,忙道:「思琪也能煉製玄級靈器,森羅殿那些統領級別的靈器,也都是思琪進行煉製的。她可能比內宗長老還差一點,但內宗弟子中,在煉器造詣上無人能比得過思琪。」

    頓了一下,蓮柔強調:「就連現在的秦冰也還不行!」

    「我答應過陸璃,一定會找到內宗長老來煉器,唐師姐雖然厲害,但還是不如長老。」歐陽菁菁其實動心了,不過還是態度強硬,「唐師姐自然也不錯,可是和我當時的想法還是有出入的,另外,我要找秦冰討個說法!」

    「找秦冰討個說法?」看著蓮柔的面子上,唐思琪本來都要點頭答應了,一聽歐陽菁菁要找秦冰討個說法,她美眸不由眯了起來,「歐陽菁菁是吧?我知道你是玄煞穀穀主之女,但你要謹記一點,這裡是器具宗,不是你們玄煞谷!」

    歐陽菁菁臉色一變。

    「梁少揚身份不比你低吧?他現在怎樣?」唐思琪揚眉,冷聲說:「他是梁央祖的兒子,先前還萬眾矚目,被宗主和三大供奉視為未來的接班人,不論身份還是天賦,亦或者境界都要強過你,他死了不就是死了,秦冰可曾有事?」

    「唐師姐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只是,只是覺得他不應該失信於人。」歐陽菁菁吱吱唔唔道。

    「他就算是失信了也沒什麼,以他現在的身份和地位,連宗主和三大供奉都要等他,你就不能等?」唐思琪不客氣道。

    歐陽菁菁於是不再多說什麼,只是狠狠瞪了以淵一眼,和凌語詩姐妹再次噤聲等候。

    這一等,就是一天,秦烈始終沒有出現。

    唐思琪也在等候。

    第二天,連蓮柔都受不了了,杏眼怒睜,沖著以淵呵斥:「你到底有沒有弄清楚時間?」

    「約好的昨天。」以淵一肚子鬱悶。

    「你去一趟後山,去找秦冰問問清楚。」蓮柔發話。

    以淵臉色一苦,搖頭說道:「還沒到時間,離下次進入後山訓練,還有半月之久。在這個期間,我們這些還處於觀察期的成員,不可隨便出入後山訓練地,所以,我沒辦法去見秦冰。」

    「唐師姐,蓮柔師姐,那我們先走了。」歐陽菁菁站了起來。

    凌語詩和凌萱萱姐妹,也無奈起身,要尾隨歐陽菁菁一起離開。

    就在此時,一股森寒氣息忽然從密室牆外滲透過來,彷彿有一塊極寒岩冰突然出現。

    屋內的眾人。都是心底一寒,都覺得室內溫度驟降了數倍!

    以淵則是眼睛猛地一亮。

    唐思琪和蓮柔也是神情動容,立即意識到秦烈過來了,忙打眼色,讓以淵過去開門。

    「唐師姐,蓮柔師姐,還有以淵和歐陽菁菁,你們都先出來一下。」密室門口,傳來秦烈冰寒的聲音。「我要單獨和兩個求器者淡淡,徵求一下她們煉器的特別要求,有些話你們不方便多聽。」

    以淵如蒙大赦,第一個沖了出去。

    唐思琪和蓮柔忽視一眼,也相繼出了密室,並肩來到秦烈身前。

    許久不見。秦烈還是和原來一樣渾身陰寒,站在他附近的人,都覺得如忽然進入了寒冬,全身都不舒服。

    「秦冰,我找你有點事情。」唐思琪笑容嫵媚道。

    「好,一會兒我們聊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歐陽菁菁也走了出來。她一點不客氣,直接問話:「你會煉器嗎?」

    「會。」秦烈回答。

    「你能比內宗長老煉的好?」歐陽菁菁哼了一聲。

    「不知道。但我覺得我可以煉好。還有,我這次就想找個人試試手,所以不論成功與否,她們煉器所需的靈材全部由我承擔,我也不收取任何酬勞。」秦烈表態。

    此言一出,唐思琪、蓮柔、以淵都目露驚容,連歐陽菁菁也愣住了。

    「你是說真的?材料由你承擔?還不收取任何酬勞?」歐陽菁菁不確定地問道。

    「不錯。一次失敗,我會繼續來。所有材料都由宗門來支付。我會一直煉到成功為止,為我第一次的出手,奠定一個好的基礎!」秦烈肯定。

    歐陽菁菁驚訝了,她點了點頭,於是不再多說什麼了,放秦烈去了密室。

    九號密室內,秦烈從內部關閉石門,又伸手摸向一個石球旋轉了一下。

    「嘎吱!嘎吱!」一條通往地底的石道,忽然從這個密室石地上裂了出來。

    秦烈指了指石道,「到裡面談,地底的密室才能完全隔絕聲音,讓任何人都聽不到我們的談話。」

    凌語詩和凌萱萱依言走向石道。

    完全封死的地底石室,秦烈和凌語詩、凌萱萱分別坐在蒲團上,他深深看向凌語詩,眼中的冷意漸漸融化……

    時隔三年,凌語詩還是那麼清婉動人,俏臉上還多了一絲成熟,讓她顯得比三年前的氣質還要出眾。

    那一身水藍色的長裙,將她窈窕的身姿給襯托的恰到好處,和她淡雅如水氣質很敷貼。

    她那雙溫柔明亮的眼睛,流轉間如水波蕩漾,讓秦烈心海也掀起劇烈波濤,心情動蕩的有些難以抑制。

    「秦冰,竟然也是姓秦,但是他和秦烈完全不同,這酷寒冰冷的氣息,絕不是秦烈身上應該有的,不過,他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……」凌語詩臉色淡然,在他的目光下微微皺眉,覺得他眼神略顯放肆了一點。

    不過礙於秦烈的尊貴身份,她並沒有表露出來,也沒有出聲提點。

    「你就是秦冰,那個引發十二根靈紋柱異變,並且領悟寒冰意境,以意境讓天地發生變化的絕世天才?」凌語詩沒有出聲,凌萱萱倒是率先輕呼起來,她直勾勾看著秦烈,明眸中竟然流露出崇拜之意,「真的是你嗎?」

    秦烈從深深回憶中醒來,視線從凌語詩身上挪移,落到她的身上,點頭道:「是我。」

    「你真的肯幫我們煉器嗎?你在外面說的那些話,我們都聽見了,你是認真的對吧?」凌萱萱雀躍起來,「我們這趟雖然帶了靈材過來,但是心裡也很不安呢,要是一次失敗了,我們準備的靈材就不夠了,但你剛剛說,你會承擔所有靈材,真的嗎?」

    「嗯。」秦烈又一次點頭。

    「你為什麼會特別對待我們?」凌萱萱臉蛋微紅,「聽菁菁姐的意思,你只要點點頭,就可以讓內宗長老幫我們煉器了,但你卻堅持親自動手,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

    她臉色有些羞赧,卻嘰嘰喳喳問個不停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也三更了,求下推薦票和月票,明天推薦票到四千的時候,繼續多更一章~~請求大家給我動力,謝謝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