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第七元府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七十八章 第七元府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血池中。

    秦烈身軀突然劇烈抖動起來。

    一股沉重如山的大地之力,仿若從地底深處噴涌而出,彷彿全部依附在了秦烈身上。

    馮蓉和琅邪都有種腳一彎,要深陷地底的錯覺,他們忽視一眼,立即意識到周邊重力又一次暴漲。

    重力場變強,導致人、樹木、樹葉一一墜落,就連許多粗如手臂的樹枝,都紛紛折斷。

    ——被地心之力的可怕拉扯力吸的。

    此刻,秦烈丹田靈海中,無數昏黃色光芒交織,凝為一個黃光熠熠的光團。

    那光團釋放出強烈的磁場,和地心磁力隱隱呼應著,不斷增強著重力場。

    這是要新形成的元府!

    秦烈全神貫注,心神意識聚集在靈海之中,一邊瘋狂運轉地心元磁錄,一邊吸納著血池內的血水奇力,繼續千錘百鍊地打磨著身體。

    他**的身體,突然見泛出明黃色的光澤,那種光澤帶著點金屬色,有種冰冷堅硬的質感。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一陣陣沉悶的爆破聲,接連從他體內傳出,炸的血池內血水翻滾著,向池外濺出許多血跡。

    「第七元府!」

    秦烈心中沉喝,他在運轉地心元磁錄的時候,從血池下方地心火焰之中,抽離出一絲絲精純渾厚的大地之力。

    那大地之力,原先結成明黃色的膜,在他體表形成奇異壁障。

    而此時。那「膜」被忽然融化,形成了濃烈渾厚的大地之力,如一條條溪流般,瘋狂匯湧向他丹田靈海,全部凝結在那明黃色的元府上方。

    此刻,他的身體,如成了海綿,也在快速吸納血池內的血水。

    在極短時間,他裸露在外面的身體。也成了血紅色,一股濃濃的血煞氣息,無法遏制的從他體內噴發出來!

    琅邪眼睛一亮,突然道:「很好!」

    馮蓉也驚異起來,「當年你我能將血水的能量消化,從身上釋放出血煞氣息的時間。好像要比他漫長許多。」

    「他底子比我們深厚太多了。」琅邪點頭,「他雖然境界略低,但在身體的淬磨上,比龐峰下的苦勁都要多。我不知道他通過何種方法煉體,但我可以肯定,那種靈訣絕對強過雲霄山的金石訣!」

    「那當然。」馮蓉也點頭。

    兩人講話間。秦烈身上土黃色光芒爆亮,另有一股猩紅血煞氣息。如一條赤紅戾龍般,直接從他頭頂的天靈蓋衝天而起。

    「嗷!」

    秦烈怒嘯一聲,一股瘋狂爆裂的能量,如狂風巨浪般席捲整個血池。

    「啪啪啪!」

    血池發生劇烈爆炸,邊沿的一塊塊玉石紛紛粉碎,有一條條血水如蟒蛇般飛湧出來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池子徹底碎裂,血水全部溢出。很快血池就幹了。

    血池下方的石地,如燒紅的烙鐵。赤紅駭人。

    而秦烈,此刻就在那被地心之火焚燒的石地上坐著,周身泛出醒目的明黃色光芒。

    絲絲縷縷的黃色氣流,從地心之中噴湧出來,漸漸將秦烈覆蓋。

    很快,秦烈的身體表面覆蓋了一層土甲,如泥漿被烤乾,大地之力凝為的天然盔甲上,還有著很明顯的龜裂紋。

    土球如一個大繭子,把秦烈包裹住,讓人看不見裡面的場景。

    「這是什麼靈訣?」馮蓉駭然。

    琅邪也目露奇光,「他在運轉那靈訣時,彷彿和地心磁力形成了呼應,能將大地之力從地心給牽引上來。」

    「焰火山本就是直通地底的火山,地心之火,也就是從下方升騰出來的……」馮蓉暗暗動容,說道:「看樣子這個地方,對這秦冰的修鍊,當真有著巨大的好處了!」

    兩人暗暗驚奇。

    土黃色的大土球中,秦烈被緊緊包裹著,如被封印著。

    依然有更多土黃色的氣流從下方湧出來,繼續往那黃色土球上匯聚,讓那土球越來越大,越來越厚實。

    同樣的,在秦烈的丹田靈海之中,另外一個土黃色的大球也在慢慢變得厚實。

    那是第七元府!

    只有突破到開元境後期,才能凝結第七元府,這個元府的形成,意味著秦烈的境界修為再進一步!

    大土球中,秦烈專心運轉地心元磁錄,在構建他的第七元府。

    ……

    「童長老,我要帶兩個朋友去求器殿,秦冰要幫她們親自煉器,他讓我找你說一下。」以淵找到童濟華,說明他的來意,說明秦烈的目的。

    童濟華皺眉,「真是秦冰的吩咐?」

    以淵苦笑,「當然是他,不然我可不敢違背宗門規矩,不敢私自送人進來。」

    「那好,你三天後把人領到求器殿就行,只要秦冰來了,那就和你無關了。」童濟華點頭。

    以淵鬆了一口氣。

    三天後。

    以淵來到器具宗的宗門口,發現歐陽菁菁帶著陸璃,還有那凌語詩、凌萱萱早早在等候了。

    「以淵,事情辦的怎麼樣了?」歐陽菁菁問。

    「沒問題,你可以帶凌語詩和凌萱萱進來,我領著你們去求器殿,秦冰會親自過來。」以淵道。

    「秦冰親自過來?」歐陽菁菁訝然,「他來幹什麼?」

    「他,他要親自幫凌家姐妹煉器。」以淵笑容尷尬。

    「他?」歐陽菁菁臉色一冷,「他承認他天賦驚人,但他之前可曾煉過器?我們和他一起進入的器具宗,這一年來,他都在幫唐師姐打下手,他雖然以後必當會是宗門最強煉器師,但現在他怎麼能行?」

    「呃。他反正是這麼吩咐我的。」以淵一臉無奈。

    他也同樣對秦烈的吩咐不解,以秦烈在器具宗如今的份量,只要他隨便發句話,自然就會有內宗長老將凌家姐妹的事情解決了,為何還要主動攬下此事,為何非要這麼去做?

    以淵想不通。

    「算了,一會兒見到秦冰,我會主動要求內宗長老來煉器。」歐陽菁菁臉色不太好看,「至於他?我看還是算了吧。至少暫時他的煉器手段我信不過!」

    以淵苦笑。

    於是歐陽菁菁帶著凌語詩和凌萱萱,就往宗門行去,那陸璃也是冷然跟來。

    門前的守衛,早被童濟華吩咐過,這次沒有任何人敢阻攔,都一聲不吭準備放行。

    「抱歉。」以淵突然堵在了陸璃的身前。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凌家姐妹可以進入宗門,但陸璃不行,她不被允許踏入宗門一步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歐陽菁菁勃然大怒,「以淵!你做的什麼事情?我有沒有吩咐清楚,有沒有和你說明白?你難道沒有向秦冰提起有三個人?」

    陸璃臉色也冷冽下來。

    她是鳩琉瑜的親傳弟子。在陰煞谷身份尊貴,在整個七煞谷都很少有人敢招惹。

    一直以來。都是她傲然對待他人,很少有人敢將她拒之門外。

    這器具宗,上次已經拒絕過她一次,沒料到如今又來一次了,這讓陸璃極其惱怒。

    「我和秦冰提過了。」以淵硬著頭皮回答:「不準陸璃踏入宗門一步的,恰恰就是秦冰的意思,他還刻意叮囑過我了。我真是沒辦法啊。」

    「原來是未來宗主的吩咐。」門前的器具宗守衛,聽他這麼一說。神情微微一震。

    於是,這兩人神情嚴肅起來,都站到門口,謹慎的看向陸璃,一人道:「那這位小姐,你真就不能踏入宗門一步了,不然讓未來的宗主知道我們失職,我們可承擔不起責任,所以我們只能對你說聲抱歉了。」

    他們表明了態度,擺明了不敢得罪秦烈,所以只能不讓陸璃踏入宗門一步。

    「我得罪過那個秦冰?」陸璃冷傲的臉上,寫滿了怒容,冰冷道:「在我的記憶中,應該沒有這麼一號人物,我很想知道他為何要特別針對我?」

    「以淵!是不是你在搞鬼?」歐陽菁菁也怒了。

    「真不是我。」以淵笑容要多苦澀就有多苦澀,「一會兒你們見到秦冰,你可以自己去問,這真是他的意思啊!」

    「他又不認識陸璃師姐,為什麼會這麼做?」歐陽菁菁喝道。

    「我真不知道。」以淵叫冤。

    「你們去吧,我就在外面等,等你們的消息。」陸璃深吸一口氣,高聳的雙峰微顫,說明了她內心的動蕩激烈,她臉上也寫滿了冷意,眼中卻有一絲無奈,「你順便幫我問一下那秦冰,我是殺了他全家,還是曾斷過他五肢?」

    「五,五肢?」以淵啞然。

    陸璃冰冷如劍的目光,忽然在以淵襠部掃了一眼。

    然後,以淵立即明白陸璃所說的第五肢在何處了,他渾身一顫,下意識地收攏兩腿,臉色變得很是難看。

    「要進去就快一點,別一直堵著門!」侍衛不耐道。

    「走,我非要問個清楚,問問這秦冰到底什麼一個意思!」

    歐陽菁菁臉色森冷,心中將秦烈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,和凌語詩、凌萱萱一道兒,往外宗的求器殿行去。

    以淵愁眉苦臉,心中也是疑惑不明,也想知道秦烈那麼做的原因。

    「秦冰,秦冰,又是一個姓『秦』的!」

    器具宗門口,陸璃在守衛揶揄的目光下,俏臉冰冷無比,心中默默念叨著。

    她幽冷的眼眸,釋放出凌厲的寒意,讓進出宗門的不少武者都心底暗驚,都在好奇究竟是誰得罪了這麼一個冰冷的美麗女子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