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池淬體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血池淬體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器具宗後山血雲覆蓋的林間。

    一個個大小不等的血池,分佈在山林各個區域,血池內血水濃稠,不住冒著血泡,逸出縷縷猩紅血霧。

    每一個血池中,都有境界不等的武者**浸泡當中,他們有男有女,似乎毫不顧忌性別上的區別。

    在應興然的帶領下,秦烈踏入血矛重地,一進來就被衝天的血腥味震驚到。

    那些血池中的男女,在其中運功抵抗血水的侵蝕,神情皆是猙獰可怖,眼中都流露出瘋狂之色。

    不少身穿血衣的武者,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,散落在一旁嘿嘿怪笑。

    待到他們發現應興然進來,這些人才稍稍收斂嘴角的兇殘,一下子變得恭敬起來,紛紛行禮:「見過宗主。」

    「我找琅邪。」應興然簡單明了道。

    「大人在裡面。」一人恭聲回應,彎腰領著應興然和秦烈往深處行去。

    沿途,不少血矛武者,還有那些血池中的男女,看到秦烈出現在此,都目露驚詫之色。

    很快,此人將應興然、秦烈兩人領到一個白骨森森之地,這是山林的深處,隨處可見碎裂的骨骸,有些骨骸晶瑩透亮,有些骨骸上還帶著血絲。

    這時候,一頭三階靈獸鐵翼金角蜥,被囚禁在牢籠中,被兩個血矛武者剛剛捅死。

    那鐵翼金角蜥腹部鮮血狂涌,流入一個大木桶當中,大木桶中鮮血粘稠。腥味刺鼻,聞著就讓人差點要嘔吐。

    周邊,共有六個血池,每個血池只有一個房間大小。

    那兩個放血的血矛武者,一等大木桶的鮮血快要滿了,就會換上一個木桶,將盛滿的鮮血倒入其中一個血池。

    血池內的血水,被新鮮的三階靈獸鮮血一衝,就如煮沸的水。散發出驚人熱量。

    琅邪就在六個血池之間靜坐著。

    在他身旁,還有一個秦烈熟識的人物——馮蓉。

    秦烈曾在墨海竹屋見過的馮蓉,和外面赤身**的女子不一樣,她穿著貼身的皮衣,浸泡在其中一個血池中,似在運功修鍊。

    這時候。她聽到應興然、秦烈過來的腳步聲,不由睜了開眼。

    「見過宗主,見過……未來的宗主。」馮蓉沖秦烈笑了笑。

    「琅邪,人我給你帶過來了。」應興然低喝道。

    緊閉著雙眼的琅邪,終於也睜開眼,他沖應興然微一躬身。旋即忽然深深看向秦烈。

    一股濃稠的血腥氣息,如奔涌的江河。突地朝著秦烈席捲而來!

    恐怖的氣勢如絕世凶獸要吞沒天地,震的秦烈目顯一絲駭意,讓他生出一種被凶獸的血口咽下,如置身在無窮無盡猩紅血海中的恐懼感。

    強忍著身體的顫慄,秦烈以堅韌的意志運轉寒冰訣,以寒冰意境來抵禦那氣勢的衝擊。

    他身體迅速結成冰凍,眼瞳變成銀白色。臉上沒有一絲情感,顯出絕對冷酷無情之境。

    然而。那滔天的凶煞氣息,那刺鼻的血腥味,似乎直接透過身體,直接淹沒向他腦海,直接湧向他靈魂深處。

    彷彿他無論如何防禦,無論他怎麼抗衡,都會被滾滾血水腐爛身心,會迅速成骸骨。

    他勉力聚集精神意識,就在腦海之中,集結成層層防線,去竭盡所能的抗衡血煞氣息的狂轟,痛苦的抵擋著……

    突地,那狂涌而來的血煞氣息,潮水般迅速退去,轉瞬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    秦烈全身僵硬,如經歷了一個漫長世紀的折磨,凝神感知,他發現全身血液流通不暢,手腳都變得麻木,渾身疲憊的如虛脫一般。

    他心神驚憾看向琅邪,暗道:「好強!」

    只是一縷血氣侵襲,就讓他生不出反抗之力,如沉淪在無盡血海,連掙脫都不能。

    這恐怖的感覺,讓他認識到了他的孱弱,清楚明白了他如今的境界實力,在真正的強者眼中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「琅邪,怎麼樣?我沒說錯吧?」馮蓉含笑問道。

    「不錯。」琅邪點了點頭,伸手點向旁邊一個血池,吩咐秦烈道:「你全身脫光,浸泡到那個血池當中。」

    「脫光?」秦烈皺眉。

    琅邪漠然點頭。

    馮蓉咯咯嬌笑,掩口調侃道:「我在血矛待了三十多年,見了太多**的身子,你不會比別人多出什麼東西,所以別不好意思,老老實實聽話就好了。」

    秦烈看嚮應興然。

    應興然略顯尷尬,「別看我,在這後山的血雲下面,連我都要聽琅邪的。」

    秦烈旋即不再多言,當著眾人的面脫光衣衫,還沒有等大家反應過來,他便縱身跳入琅邪指定的血池。

    「汩汩!」

    血池內的血水,突然沸騰起來,濃稠血水形成一圈圈波紋漣漪,散發出驚人高溫。

    「嗯?」秦烈臉色微變。

    血水滲入他全身毛孔,如忽地變成億萬細小蟲豸,瘋狂在他體內啃噬他的血肉,令他渾身酸痛,生出被一點點蠶食的可怕感。

    酸痛初始較弱,逐漸加深,數分鐘后,秦烈像是被億萬蟲豸鑽入筋脈骨骸,如被蟲豸撕咬著五臟六腑,全身沒有一個地方不覺得疼痛至極。

    他緊皺著眉頭,在琅邪、馮蓉、應興然的注視下,默默體會著全身劇痛,眼神不亂。

    這種程度的疼痛,相比較九天雷霆的衝擊,還是要弱上許多。

    以他那小有所成的天雷聖體,要承受這個級別的痛苦,並不是很艱難的事情。

    尤其是,他感受劇痛的同時,還發現那血水中有一種灼熱。正被他血肉纖維慢慢吸納。

    他很快明白這血水對他大有裨益。

    於是他更加安心了,愈發用心感知,以血肉之軀來嘗試吸取血水中更多的有益汁液。

    「這個血池內靈血的濃稠度多少?是針對哪一種級別武者的?」應興然看了一會兒,忽然出聲詢問。

    因為他發現,隨著時間的流失,琅邪、馮蓉看向秦烈的目光,漸漸多了一絲驚奇。

    「靈血濃稠度不算高,針對開元境後期,如龐峰、以淵那樣的新加入者。」馮蓉解釋。

    應興然愕然。「不是專門稀釋過的?」

    「不是。」馮蓉搖了搖頭,認真道:「沒有任何減弱,我也沒有因為他,特別來重新調整靈血的濃稠度。九天前龐峰和以淵過來,以淵在這個血池鬼哭狼嚎,叫的痛不欲生。龐峰則是一聲不吭挺了過來。」

    「龐峰來自於雲霄山,修鍊的是金石訣,最為重視肉身淬鍊,秦冰怎能和他比?」

    應興然神情一變,突然喝道:「秦冰!你千萬別硬撐!血池內的血水,以靈獸之血為主葯。配合七十多重靈藥汁水融合而成,雖然能迅速強化身體。但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快速適應的,你最好慢點來!」

    「你出來吧。」琅邪發話。

    秦烈有點不情願,不過還是從血池內走出,赤條條站在他們眼前。

    應興然暗鬆了一口氣。

    「我小看你了。」琅邪又道,「靈血濃稠度太低的血池,對你來說並不適用,你去那個血池。」

    他重新點向一個血水更加殷紅的池子。

    在應興然要驚叫前。秦烈二話不說,又是縱身落向琅邪所點的血池。

    身入池水中。比先前要刺激三倍的劇痛,幾乎瞬間就襲遍全身!

    那種可怕的刺痛,讓秦烈生出一種正被凶獸撕扯著血肉,被一塊塊嚼碎吞下去的恐怖感。

    秦烈瞳孔一縮,猛地深吸一口氣,強忍著嘶聲慘叫的**,硬生生控制了下來。

    靈血濃稠度更高的血池,血水中的炙熱更重,蘊含著奇異能量的遊絲,悄悄鑽入他骨骸筋脈,鑽入他五臟六腑。

    他能感受到火辣的刺痛,也能感受到心肺的不適,但同樣生出被滋養的奇妙感。

    他開始咬牙承受,開始如修鍊天雷殛一樣,拿出認真的態度,來以意志力抗衡身體的刺痛。

 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。

    應興然陰沉著臉,一會兒看看秦烈,一會兒看看琅邪,道:「我把人交給你了,但希望你能妥善來對待,我不想他有任何意外!」

    「宗主身體越來越虛弱,承受力也變得脆弱了,如果宗主不能保持心境的平復,不如先回宗門吧。」馮蓉語氣關切,很誠懇地說道:「放心,這裡交給我看著,一定不會有問題,我可以保證。」

    「交給你?」應興然臉色一變,「馮教官!死在你手中的人難道還少了?要不是你轉性了,突然和阿海走到一塊兒,那些接受訓練者,還會有更多人死在你手中!」

    馮蓉呵呵一笑,「我和以前不同了,我現在對訓練者,一般很少下猛葯了。再說,那些被我訓死的,都是從客卿中挑選出來的,反正宗主對他們的性命也不在意,為了迅速挑出真正適合血矛的人,死點人也是沒辦法的事。」

    「反正秦冰絕不可能交給你!」應興然冷哼,明顯不信馮蓉的保證。

    「秦冰你出來。」就在此時,琅邪又一次發話,重新點向一個血池,說道:「你再試試那個,這次,你不用太過勉強,如果撐不住,你可以不等我發話就跳出來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馮蓉和應興然都是臉色一變,就連那兩個放血的血矛武者,也都暗暗動容。

    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秦烈沉喝一聲,一躍而起,竟真的跳向了琅邪所指的那個血池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