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七十三章 風水輪流(求月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七十三章 風水輪流(求月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三個月後,時至深秋,天氣漸漸轉寒。

    焰火山的山腳下,那十二根靈紋柱所在的廣場,依然處於封閉狀態。

    除去正常為秦烈飲食方面服務的人員,就是幫他帶來種種靈藥、靈板的蔣皓能進進出出,其餘宗門弟子,不論外宗還是內宗,都嚴禁踏入其中一步。

    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,時常交替來此,來看秦烈的進展。

    最近三個月,器具宗和暗影樓的交鋒越來越頻繁,暗影樓的暗樓和影樓強者,相繼在器具城外面現身,劫殺所有進出器具城的宗門成員。

    器具宗和暗影樓的交惡,導致很多來器具城活動的小勢力武者,都不敢輕易來器具城。

    也只有森羅殿、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這四大勢力,才敢在城外暗影樓的環伺下,還正常和器具宗來往交易。

    因暗影樓武者頻繁出沒器具城城外,導致器具宗運輸向各大器具閣的靈器次數越來越少,到最後甚至漸漸中止。

    這直接影響了器具宗的生意,讓器具宗收入銳減。

    應興然最近身體越來越差,很多大勢力的首腦,都猜測他恐怕支撐不了幾年。

    有些人,對器具宗的局勢擔憂,也有一些人,暗暗幸災樂禍,恨不得器具宗沒落下來,能將器具宗的煉器師給瓜分掉……

    「興然,最近一段時間你不要過來了,你好好靜養。別操太多心。」

    廣場上,蔣皓看到應興然又一次過來,心底微微嘆息,出言勸慰,希望他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,別過度勞累了。

    「煩心事太多,也只有來到這裡,看著他悟透一個個靈紋柱,我才能振奮起來。」

    應興然看著秦烈。臉上的笑容有點苦澀,忽然道:「我恐怕撐不了三年。」

    蔣皓沉默了,許久后,他搖頭輕嘆,「你太執著於煉器,沒有在武道上多花一點時間。這導致你的境界始終提升不上來,也讓身體和靈魂不能升華,那心神魂傷也就不能真正治癒,哎……」

    煉器的造詣再高,如果心魂受了重創,也沒辦法通過器物恢復。

    只有突破境界。在武道上同樣獲得了巨大突破,才能通過靈魂變強來抵抗心魂的傷創。

    應興然將一生精力用在煉器上。從不浪費太多時間在武道浸沒上,這讓他的境界只有萬象境後期,始終沒有能踏破通幽境的關卡。

    也是如此,他傷了心魂后,就連蔣皓都束手無策。

    「嗯,我已經來不及了,但我會吸取教訓。」應興然眼睛灰暗。好像每過一天,身上的生機就會被抽離一絲。他看向秦烈,道:「我死了就死了,反正現在的我活著也沒有多少用,但等秦冰這趟將靈陣圖都給悟透了,我會安排琅邪親自調教他,讓他在武道上也有非凡成就。」

    蔣皓點頭,「哎,你要能早這麼想,你也不會落到現在的境地了。」

    應興然臉色黯然,苦笑著搖頭,自己也心生悔意。

    在兩人講話的時候,秦烈閉著眼,端坐在那繪刻著遠古天地奇景的靈紋柱下面,以靈魂意識感悟。

    他身旁,散落著一地廢棄靈板,還有許多碎裂的玉瓶。

    這三個月來,他早將剩餘的三幅靈陣圖,也都成功繪刻在靈板上。

    龍蛇翻天圖、三才四象圖和陰陽交匯圖刻畫出來后,他衝擊最後一根靈紋柱時首次失敗,他旋即暫時停頓了下來,將之前刻畫的十一幅靈陣圖重新繪刻。

    他真正用心感悟,一遍遍刻畫,將那十一幅趁熱打鐵的記在心中,將其深深烙印腦海。

    這個過程花費了他兩個多月的時間。

    然後,他才又一次將注意力放在剩下的那根靈紋柱上,嘗試著繼續衝擊。

    「最後一根靈紋柱了,可為什麼始終進不去,明明應該解開了啊……」心裡疑惑著,他又一次以靈魂意識來臨摹柱體上的古象形文字,又一次衝擊向柱子內部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如撞擊在一層厚厚的膜上,他的精神意識被彈了回來,腦子也是猛地一疼。

    「不行,還是不行!像是有著封印一般,和鎮魂珠內的結界有點相似。」睜開眼,他看著最後一根靈紋柱,「就算是能解開來,還要破開壁障,需要一定程度的靈魂能量。興許,這剩下的靈紋柱內部的靈陣圖比較特殊,需要足夠強悍的靈魂才能揣摩,所以才多出了一層阻礙來……」

    他只能這麼安慰自己。

    最近三天,他連續衝擊,衝擊最後一根靈紋柱裡面的天地,卻反覆失敗。

    不論他蓄積多少精神意識,不論他是不是處在巔峰狀態,他都沒辦法以魂念刺入柱體內的世界,沒辦法瞧見最後一幅靈陣圖。

    他終於明白,這是他境界不夠,是他靈魂不夠強大的原因。

    於是他無奈放棄。

    起身,他走嚮應興然和蔣皓身旁,在兩人驚詫的目光下,說道:「我這邊結束了。」

    「結束了?」蔣皓一愣,「最後一根靈紋柱內的靈陣圖,你並沒有刻畫出來,沒有交給我靈板查看啊?」

    應興然倒是不介意,「十一幅靈陣圖,我們本來只掌握六種,因為你,我們器具宗又多出五種靈陣圖。最後一幅圖實在困難……也就暫時算了,以後說不定有了機緣,也能將其領悟出來。」

    蔣皓也笑了起來,「是我太過貪心了。」

    「不是不能領悟,而是進不去,是我境界不夠。」秦烈皺眉,沉聲解釋:「最後一根靈紋柱內部有結界存在,需要足夠的靈魂能量衝破,而我的武道修為只是開元境中期而已。」

    他這麼一說,應興然和蔣皓明白過來,愈發輕鬆了。

    「沒事,只要你肯在器具宗待下來,境界方面你儘管放心,靈藥、稀世珍寶、各類靈訣全部為你開放!而你,本身能領悟意境,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,武道天賦同樣出類拔萃,何愁境界起不來?」應興然沉喝道。

    秦烈點頭,「好。」

    應興然終於放下心來,臉上綻放欣然笑容,說道:「你跟我來,我領你去後山,去血矛的修鍊之地,琅邪今天恰巧也在,他要親自教導你。」

    「琅邪?」秦烈微愣。

    「呵呵,你認識的,見了他你就明白了。」蔣皓也笑了起來。

    旋即,封鎖了近七個月的廣場,終於被解封,那十二根靈紋柱也重新恢復原樣。

    對這邊靈紋柱還有念想的器具宗內宗和外宗的弟子,也總算可以自由初入此地,可以在秦烈離開后,也趁機領悟靈紋柱上的奧妙,看看在秦烈引發巨變后,靈紋柱上的神奇會不會容易看懂一點。

    就連蓮柔、龐詩詩、潘軒等內宗弟子,聽說這邊開放后,也匆匆趕來。

    他們也都想沾沾秦烈的光,趁勢在靈紋柱上獲取點東西,以此來提升自己在靈陣圖上的認識。

    以淵也混在人群中,和歐陽菁菁一眾外宗弟子圍著一根靈紋柱,也在看著柱面。

    「以淵,聽說你和秦冰很熟?」一向傲然的歐陽菁菁,主動和以淵搭話。

    「嗯,以前關係還不錯,但現在就不知道了。」以淵溫和的笑著,「你也知道,秦冰今天在宗門的身份無人可及,他會不會還像以前一樣當我朋友,我也說不準。怎麼?你為什麼會提起這個?」

    「過段時間,我一個朋友要來器具城,她要帶著兩個師妹,找器具宗的煉器師,來幫忙煉兩樣度身定做的靈器。」歐陽菁菁有點不好意思,「你也知道,最近宗門和暗影樓交惡,外宗忙於應付暗影樓,內宗長老忙於配合秦烈,將他新領悟的靈陣圖製成宗門秘典,恐怕沒什麼時間……」

    「是陸璃和凌家姐妹吧?」

    以淵彷彿對各大宗派的最新消息都極為清楚,他一言道明后,說道:「我知道你和陰煞谷的陸璃關係不錯,不過在這個時候,宗門應該沒誰有閑功夫搭理這種瑣事。」

    「所以我才希望你幫忙找秦冰提一下啊,我相信只要他點點頭,這件事肯定就能成了。」歐陽菁菁央求,「主要是幫凌家姐妹煉器,我早就答應了陸璃了,也沒料到會碰到宗門和暗影樓交惡啊。」

    「你能給我什麼?」以淵眯著眼,「我肯定不會無償幫助你。」

    「蓮柔師姐的家族,離我們玄煞谷並不遠,和陰煞谷也靠著,我們有兩個礦場本來屬於蓮柔師姐的家族。」歐陽菁菁聲音稍稍抬高了一點。

    那邊,蓮柔嬌軀微震,猛地朝著這邊看來。

    歐陽菁菁抿嘴一笑。

    蓮柔深吸一口氣,主動從內宗弟子所在的區域挪移過來,來到歐陽菁菁的身旁,認真道:「菁菁,你是說,如果秦冰答應幫忙,讓宗門內長老抽時間幫凌家姐妹煉器,你就讓出你們霸佔我們家族的礦場?」

    「也不能叫霸佔吧?」歐陽菁菁一臉狡黠,「靈礦是你們發現的不假,但那兩個位置本來就屬於我們,我們只是正常收回而已。」

    「這些先不說,我就問你是不是認真的,你是不是真能做主?!」蓮柔輕喝。

    「不能做主我就不會提了。」歐陽菁菁傲然道。

    「以淵!你給我搞定秦冰!」蓮柔想了一下,突然瞪著以淵,斬釘截鐵地嬌喝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求月票支援啊~~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