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七十章 血矛琅邪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七十章 血矛琅邪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秦烈引發十二根靈紋柱奇變的消息,像是瘋狂病毒般蔓延開來,往森羅殿、七煞谷、雲霄山、紫霧海、暗影樓等周邊勢力迅速覆蓋。

    九百年來,一個個驚才絕艷之輩,一個個曾領袖一個時代的煉器大師,都是通過領悟靈紋柱慢慢嶄露頭角,最終一步步走向傳奇之路。

    連器具宗立宗之主,也僅僅只是能讓四根靈紋柱發生驚變,就一舉奠定了他在器具宗地位。

    在此之前,從沒有敢想象,這世上竟然有人能夠讓十二根靈紋柱同時發生驚變。

    秦烈如今做到了……

    如森羅殿、七煞谷一般的黑鐵級勢力,如星雲閣、水月宗般的青石級勢力,在他們各個角落,只要有武者出沒的地方,都在談論著一個名字——秦冰!

    秦冰這個名字,忽然變得炙手可熱,成了所有人熱論的對象。

    一個本來名不經傳的人物,短短几天時間,讓所有人銘記於心,讓所有人為之震驚。

    ……

    焰火山後方,一層層氤氳血霧覆蓋山林,從天際看來,這片山林如籠罩在血雲之中。

    器具宗的外宗,在焰火山前方山腳下,正對著器具城,而器具宗的內宗,則是處在焰火山的山腰和山巔。

    但焰火山背後,還有一片廣袤的山林,卻是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  那片山林周邊結界橫生,禁制重重。別說外人了,就連器具宗內宗和外宗的弟子,都嚴禁踏足此地。

    這是一片禁區。

    「宗主。」

    「宗主。」

    血色雲簇覆蓋下的山林入口處,四名**著上半身,胸腔腹部和後背皆是紋著詭異猩紅刺青的血矛武者,在應興然走來時,忽然間化為四團血光浮現出來。

    四人恭敬行禮,撤掉入口處的防線,容應興然進去。

    應興然一來到這裡。就不住咳嗽著,有點受不了此地的濃稠血腥味。

    他強忍著腹部的不適,點了點頭,問道:「琅邪呢?」

    「大人在裡面。」一人回答。

    應興然於是走向山林,往內部前行,很快。一個個血池子在他眼中浮現出來,那些血池子只有一間房屋大小,散落在山林內,一塊一塊的,每一個血池裡面都有著濃稠猩紅的血水冒著汩汩的血泡。

    絲絲縷縷的血色煙霧,從那些血池子中蒸發出來。匯聚向山林上空。

    那些終年籠罩在山林上的血霧,就是由血池內的霧氣凝結而成。山林內濃稠的血腥味,也都來自於血池的血水。

    不少血池子裡面,都有**著全身的武者浸泡著,那些人有男有女,年齡也都不等。

    他們在血池當中,臉上流露出痛苦至極的神情,很多人甚至發生野獸一般的嘶吼聲。隨著吼聲,他們渾身肌肉繃緊。根根青筋浮現。

    應興然凝神去看,發現很多人身體綻裂開來,發現絲絲濃稠血水滲透向他們體內。

    然後,那些人的慘叫聲,就會變得愈發驚天動地。

    「宗主。」三天前在廣場上現身的雄偉男子,從山林深處走了出來,來到應興然的身旁。

    他一過來,周邊血池內的血水,如被煮沸了,突然冒出更多嚇人的血泡。

    浸泡在裡面的那些青年男女,紛紛慘叫連連,發出不似人類的叫聲。

    應興然臉色一冷,旋即喝道:「為了讓血池之水保持充溢,器具宗每個月消耗的靈草靈藥的價值,足足值三萬玄級一品晶石!在外面,多少人希望能踏入此地,希望能在血池內浸泡,你們別辜負了器具宗對你們的厚愛!」

    血池中,一個個慘叫著的男女,齜牙咧嘴的點頭,暴喝道:「必不辜負宗門厚愛!」

    應興然滿意點頭,神色一正,沖那體型雄偉的男子吩咐道:「琅邪,在宗門之中,有些人來自於暗影樓,在城內,也有一些人屬於暗影樓。我擔心暗影樓的人,會對宗門有所想法,會想盡一切辦法去殺秦冰,你也知道,暗影樓的人,在殺人上很有手段,許多方法花樣層出不窮。」

    名叫琅邪的中年男子點頭,然後問道:「宗主的意思?」

    「我不希望在秦冰的身上,發生任何的意外,就算是發生意外的可能性,我也希望能提前掐滅。」應興然沉聲道。

    「我知道該怎麼做。」琅邪簡單回答。

    應興然淡然一笑,一下子就放心了,「嗯,我來就是要說明此事,希望你能妥善處理。」

    「宗主,我有一個不情之請。」琅邪忽然道。

    「你說。」應興然神情一正。

    「等秦冰從廣場走出,請宗主將他送往這裡,讓我來調教他一番。」琅邪語氣冷淡,臉色卻極為認真,「血矛自然會悉心保護他,但他本身如果也有一定的戰鬥力,那血矛會輕鬆許多,他的安全也能得到更大保證。」

    應興然皺眉,似乎有點猶豫,「他不應該在武道上多浪費時間。」

    「換了別的人,我絕不會提出這個要求。」琅邪沉聲道:「但他不同。他只要花費很少的時間,就能在這裡大幅度提升戰鬥力。而且,以他的天賦,將來必當會遭遇種種特殊針對,他需要一定的力量來保護自己。」

    應興然沉默了。

    他知道琅邪說的沒錯。

    能領悟十二根靈紋柱的奇才,將來能帶給器具宗何等局面,連傻子都能看明。

    那些和器具宗有著積怨,亦或者和器具宗存在競爭的勢力,會眼睜睜看著器具宗迅速崛起?

    而要遏制器具宗的壯大,只需在最初的階段。只要殺一個人就能實現,他們會怎麼做?

    「好,等他將靈紋柱上的奇妙洞察,我會徵詢他的意見,看他願意不願意來這裡待一段時間。」應興然點頭。

    「多謝宗主。」琅邪道。

    ……

    「昨天劉福煉器的時候,熔爐發生大爆炸,他直接被炸死了。」

    「前兩天趙玉外出辦事,好像遇到一頭靈獸獵食,在城外被咬死了。這是童長老說的。也不知道真假,奇怪,器具城的城外,怎麼會有高階的靈獸出沒?」

    「王通好像也失蹤五天了。」

    器具宗的內部,有不少弟子平常講話的時候,會忽然說起這些事情。

    器具城的城內。

    謝靜璇和梁忠兩人。都在等候和器具宗的交易達成,在等候的這幾天,兩人都盡量不出城,只是派人去打聽消息。

    「之前被我們清掃的那莊園,又被人重新掃蕩了一圈,黑影死了。就死在那裡,我過去的時候。看到他屍身正在消融。」梁忠說道。

    屋內,謝靜璇默不作聲,冷眸卻光熠閃爍。

    「風區一家名叫暗蘭閣的店鋪,昨夜所有店員被殺,沒有一個人存活下來。根據我們的消息來看,那暗蘭閣應該是暗樓的人掌控,和影樓一般都甚少來往。」梁忠繼續說。「我收到消息,就在器具宗的內部。最近都不斷有人莫名死亡。那些人,以前都是從暗影樓和他們下屬地界走出來的,現在都一個接著一個死去。」

    謝靜璇輕輕點頭,說道:「血矛開始清場了,不管宗門內,還是器具城內,只要和暗影樓沾上關係的人,都在被清掃的行列。」

    「為了這個秦冰,應興然還真是能狠下心來,我聽說有三個內宗弟子,都被直接抹殺了。那三人,也是器具宗傾盡心血造就的,有一人只是和暗影樓一名強者是叔侄關係,也都遭受了無妄之災。」梁忠苦笑。

    「他一點風險都不想擔。」謝靜璇很清楚應興然的想法,「為了這個秦冰,他會剷除所有暗影樓的爪牙,以後也不會允許暗影樓的人進出器具城,在梁央祖沒有明確表態,沒有主動服軟之前,器具宗絕不會對暗影樓解除戒備。」

    「梁央祖死了一個最疼愛的兒子,不知道會怎麼做,不知道他能不能忍耐下來。」梁忠道。

    「梁央祖如果能忍,他就不是梁央祖了,應興然就是因為知道他的脾性,所以才毫不猶豫下手。」謝靜璇搖了搖頭,然後說道:「等和器具宗的交易結束,我們儘快出城,否則怕是會牽扯進去。」

    「看來要起風波了。」梁忠感嘆。

    ……

    群山中,一座座樓閣坐落在山間陰暗處,那些樓閣明顯分成兩邊。

    許多眼神冷漠陰寒的武者,在那些樓閣內走動著,彼此間見面都像看不到對方。

    他們從不會交流。

    那麼多樓閣,那麼多的武者,都在四處走動著,可其中竟然沒有傳來喧囂聲,彷彿那些樓閣內的武者,全部都是啞巴,都不會講話。

    「少揚死了。」梁央祖從影樓來到暗樓,在一棟樓閣的地底密室中,沖著暗樓的樓主帝十九說道。

    帝十九瘦瘦小小,縮在密室的陰影中,如一縷殘魂。

    「他是你兒子,你怎麼做都可以,但和我無關。」暗樓樓主帝十九無情道。

    「讓少揚前往器具宗,此事你也親自點頭的,如今少揚慘死,你難道一點不管?」梁央祖眼眶深陷,鼻樑卻異常高挑,這讓他顯得陰鷙無比,給人一種陰狠梟雄的感覺,「我兒子被殺,若是暗影樓沒有一點動靜,以後暗影樓如何立足這片土地?」

    「暗樓和影樓,一直都是互不干涉,所以你影樓的事情,由你影樓自己解決。」帝十九根本不為所動。

    然而,他這番話才落下,在他左手邊上,一個鈴鐺突然響了一下。

    帝十九皺眉,一隻枯爪般的手,將那鈴鐺扯在手裡,聆聽鈴鐺內部的訊息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他臉色漸漸陰寒下來,自語道:「琅邪,你竟敢連我的暗蘭閣都下手,你這是想逼著我找你一戰嗎?」

    梁央祖神情微震,期待的看向他。

    「那好,我就如你所願,看看隔了這麼久后,你是否還能勝我!」帝十九冷森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