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要什麼,器具宗就給你什麼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要什麼,器具宗就給你什麼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廣場上,十二根聳立著的靈紋柱,齊齊閃耀出奇觀。

    裊裊煙雲浮動,巍峨山川於雲端坐落,瓊樓玉宇又處在山巔,一幅仙境畫面。

    一株鬱郁蒼蒼古樹,仿若參天立地,茂密如厚厚雲層,一片片青翠欲滴的葉子充滿了勃勃生機。

    也有妖魔靈怪張牙舞爪嚎叫著,卻被巨型光束縛著,始終不能衝突出來。

    朵朵鮮艷的花,以最美的形態綻放,還有奔騰的江河,璀璨的星辰……

    種種神奇場景,在廣場上構成一幅絢爛到極致的圖畫,流轉出諸多玄妙的能量波動,釋放出五彩繽紛的光虹。

    「曠世奇才!」應興然老淚橫秋,在廣場內不斷重複著一句話,「死前能瞧見這一幅畫面,便是立即去死也值得了。」

    秦烈端坐廣場中央,在十二根靈紋柱內部,慢慢閉上眼睛。

    廣場周邊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見證著奇迹的發生,都驚憾看著十二根靈紋柱上傳來的光熠。

    許久后。

    「清場!」大供奉羅志昌沉喝。

    一名身穿血紅甲衣,身軀極為雄偉的男子,不知從何處突然冒了出來。

    「大人。」

    「大人。」

    圍在秦烈身旁的血矛武者,一見此人出現,忙敬畏行禮。

    此人看起來正值壯年,脖頸處青筋猙獰,一出來就給人一種沉重如山的氣勢。

    他沖那些血矛武者微微點頭,旋即站到了羅志昌身旁。微微躬身一禮,環顧四周道:「還請各位離開器具宗。」

    一股濃郁到如化不開的血腥氣息,以此人為中心,朝著四面八方蔓延。

    周邊各方勢力來人,在這一刻都是臉色一變,不少境界低微者腳步都顫慄起來,畏畏縮縮開始後退。

    謝靜璇、梁忠、烏拓等人,也是眼顯駭然之意,盯著此人深深看了過去。

    此刻。以這人為中心的血腥味,變得愈發濃稠,竟變得讓人覺得呼吸困難。

    很多人都生出一種處在濃稠血水中的錯覺,只是站著,靈魂都泛出不安的恐懼,生出要遠遠離開此人的念頭來。

    「打攪了。」謝靜璇輕喝。神態恭敬地朝著器具宗的應興然和三大供奉躬身,然後就主動往外面退去。

    梁忠緊隨其後。

    「抱歉,我也只是想過來見證一下器具宗的盛世。」烏拓憨憨笑著。

    他也帶著人往外面行去。

    「我們只是進來看看,絕對不敢有惡意,還請海涵。」

    「我們這就走,請原諒我們的唐突。」

    「抱歉。」

    來自於各方勢力的負責人。在此人現身後,一個個變得謹慎小心起來。紛紛歉意告辭。

    那人就在羅志昌身旁站著,並沒有以任何言語可以威脅,但幾乎所有人都主動識趣離開,在短短時間內,這廣場周邊就看不到別的宗派的武者。

    只剩器具宗的內宗外宗弟子。

    「卑職先下去了。」此人見人群散開,沖羅志昌一禮,孤身往器具宗後山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很多血矛的武者。在他到來后,都神色緊張不安。心中好像懸著一塊石頭一般,等他離去后,血矛武者才恢復正常,一下子變得輕鬆起來。

    以淵和龐峰兩人,都筆直站定,如青松一樣。

    從此人出現后,以淵和龐峰就一動不動,眼中都流露出恐懼之色。

    「終於走了……」他離開后,以淵一屁股坐在地上,發現後背冷汗都流了出來,回想著夢魘般的前些日子,以淵不由打了個寒顫。

    「是他么?」蓮柔低聲詢問唐思琪。

    唐思琪畏懼的點了點頭,輕聲道:「就是他。」

    蓮柔暗暗咂舌,「他今天怎麼冒頭了?」

    「十二根靈紋柱都亮了,只要是人……都會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。他就算是再冷血殘酷,可他畢竟還是一個人,是人都會有好奇心的。」唐思琪低聲解釋,「再說了,宗主和三大供奉都在,宗門還有諸多別勢力武者用來,他不放心也是應該的。」

    蓮柔輕輕點頭。

    也在此時,秦烈忽然睜開眼,他從靈力的恢復中醒轉過來。

    「我需要時間在此領悟靈紋柱的精妙。」他看嚮應興然,很平靜的說道:「但如果宗主不肯改變主意,我還是會先去火獄崖,願意先被關上一年。」

    童濟華、程平啞然失笑,不由古怪看嚮應興然,看他怎麼應對。

    墨海、譚東陵和唐思琪眾人,也強忍著心中笑意,也都在盯著應興然。

    「只要你肯好好在這裡領悟靈紋柱的奧妙,你就是想把我關在火獄崖,一年,三年,十年,甚至把我關到死,都可以!」應興然沉聲道。

    此言一出,宗門所有弟子長老都轟然一震,眼中都流露出複雜莫名的表情。

    很多人油然而生敬意,再也沒有人去看他的時候,還會心存取笑之意。

    應興然可能有千般錯誤,可能有時候太過偏執,可能會違背宗門規矩,可能遭很多人埋怨甚至仇恨,但沒人敢否認他對器具宗所做的貢獻。

    也沒有人,比他對器具宗的感情更深厚,沒有人比他更加在乎器具宗的未來!

    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器具宗的興旺,都是為了宗門的強盛!

    這一點,整個器具宗的長老和弟子,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去取笑他!

    秦烈也心神暗震,他皺著眉頭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「我需要很長時間來領悟靈紋柱內的神妙。」

    「器具宗可以等你十年百年!」應興然喝道。

    「我身份不明。」秦烈又說。

    「不管你是誰,也不管你來自於何處。只要你肯留在器具宗,只要你願意幫器具宗興旺,我們以後絕不會過問一句!」羅志昌沉聲道。

    「我以前得罪過人,將來我身份暴露后,可能會惹來麻煩。」秦烈繼續說。

    「器具宗一併替你攬下!」房奇斬釘截鐵道。

    「我還要修習武道。」秦烈再說。

    「剛剛過來的那人,可以為你親自講解武道上的迷惑,器具宗所有內外宗的武道書籍,你盡情翻閱!」蔣皓答道。

    「我和星雲閣有點過節。」

    「器具閣會撤出冰岩城,以後所有星雲閣的武者。都休想從器具宗購買到一件靈器!」

    「唐師姐想離開,我不希望她走,她應該留在器具宗。」

    「我們會讓她留下!」

    「潘軒管我太多,我不喜歡約束。」

    「他以後再也管不了你。」

    「我還……」

    「沒問題,你要什麼,器具宗就給你什麼!」

    秦烈每說出一件事。應興然、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都會搶著回答,從各方面為他考慮,幫他掃清所有障礙。

    他們沒有一絲遲疑。

    半個時辰后,秦烈再也想不到什麼問題,於是點頭,簡單道:「我會留在器具宗。」

    應興然和三大供奉暗暗鬆了一口氣。然後笑逐顏開,如打了大勝仗一般。渾身都覺得舒泰起來。

    彷彿剛剛無條件答應秦烈要求的人,盡全力滿足秦烈的人,並不是他們。

    「你安心在這裡領悟靈紋柱的精妙,你所需什麼儘管說,想吃什麼,想喝什麼,只要你想的出來。器具宗都會盡全力幫你安排。」羅志昌慈祥道。

    「我會整理一下,將宗門秘典交給你。將你現階段需要掌握的煉器知識,給你一一羅列出來。」房奇笑眯眯的說。

    「你可能需要一些靈丹靈藥來改善體質,這方面交給我,我會讓你滿意。」蔣皓插話。

    「十六血刃,你們給我一直嚴守此地,給我全力保護秦冰!」應興然看向那些身穿血衣者,「從現在起,這廣場暫時封閉,任何閑雜人等不得隨意進出!內宗弟子也不行!」

    「遵命!」一名血衣武者沉喝。

    以淵、唐思琪、蓮柔眾人都驚駭了,他們看著秦烈,忽然發現整個器具宗的規矩,似乎都在按照秦烈進行改變,都在按照秦烈來重新制定。

    這待遇……從沒有人享受過。

    「在秦冰走出廣場之前,你們所有人都不準涉足此地,否則將被重罰!」應興然喝道。

    眾人只得苦笑點頭。

    其中又以潘軒的表情最為苦澀,他看著廣場內的秦烈,心裏面跟吃了黃蓮一樣……

    「我想安靜的開始參悟靈紋柱內的奇妙了。」秦烈淡然道。

    「所有人退出廣場!」應興然發話,「童長老,程長老,你們外宗立即弄一個警戒線出來,將廣場都給圍住,不準任何人進入!」

    「明白。」童濟華、程平應承了下來,吩咐人去張羅。

    很快地,那廣場人影被清空了,只剩十六血刃處在廣場邊沿,按照應興然的吩咐,來日夜保護著秦烈。

    「興然,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,我留下來看著。」直到這時候,羅志昌才想起應興然身體並不好,忙關切道。

    一直處於極度亢奮狀態的應興然,將種種事情吩咐下去,也覺得疲憊無比,渾身湧現無力感來。

    「我先回去了。」他知道自己的狀況,也不敢繼續逞強,又叮囑了幾句,這才上了山。

    「大家都散了吧!」羅志昌發話。

    於是,器具宗內宗和外宗的長老、弟子,在他們的驅趕著,一個個不情不願地遠離廣場,走幾步還回頭看看,想看看自己能否悟出點玄妙來。

    這時候,廣場終於安靜了下來,秦烈也開始真正著手領悟靈紋柱內部的玄奧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抱歉,今天就兩章了,馬上要出門辦點事,所以,,請大家海涵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