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六十四章 烈日飛雪(懇求月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六十四章 烈日飛雪(懇求月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唐思琪、蓮柔和以淵站在門前,看著梁少揚心臟被洞穿,看著他眼中神采一點點潰散。

    先前嘈雜的喧囂聲,在這一刻突然停止,眾多器具宗和別勢力的武者,都震驚地看向秦烈。

    街角巷口,謝靜璇、梁忠眼中顯出不可思議的光芒,謝靜璇身軀更是微微一顫。

    「死的太好了!」梁忠低喝。

    關於他們追殺梁少揚,把暗影樓死士殲滅一事,只有梁少揚能告知器具宗,也只有他親口說明,器具宗的血矛才能理直氣壯對他和謝靜璇展開追殺。

    就算是黑影活著,他也沒有發言權,無法到器具宗證實什麼。

    只要梁少揚死了,梁忠和謝靜璇所做的一切,都不會再為他們引來殺身之禍。

    梁少揚真就被殺了……

    「死的好。」謝靜璇清冷的眸子亮了起來,遠遠看著秦烈,她表情複雜,「這個名叫秦冰的人幫了我們大忙,可惜他也活不了。」

    梁忠嘆了一口氣,輕輕點了點頭。

    「梁少揚死了!」

    「梁少揚被殺了!」

    經過一陣長時間的噤聲,器具宗的宗門口,突地傳來一個個驚叫聲。

    匆忙的腳步聲,從器具宗的後院方向傳來,很多聽到打鬥聲的器具宗武者,就快要趕到門口了,一聽到梁少揚竟然被殺了,都是驚駭欲絕。

    「秦冰!逃!立即逃!有多遠逃多遠!」以淵沉著臉,冷靜喝道。

    蓮柔和唐思琪也反應過來。急忙嬌喝:「快逃!以最快速度逃離器具城!」

    出奇地,秦烈站在梁少揚的屍體旁邊,竟然一直漠然不動。

    一股絕對冰冷的意志,以他為中心,突然擴散開來!

    周邊二十步的區域內,瞬間變得寒風刺骨,天地中充滿著寒冰封絕天地的冷意。

    這是寒冰之意!

    他還在領悟寒冰之意的精妙!

    「冰封天地,讓萬物結凍,絕對冰冷……」

    他心神意識飄忽在腦海那一幅冰川無垠的圖畫中。如在寒冰曠野獨行,以靈魂觸感最極寒的氣息。

    他沒有聽到以淵三人的勸說。

    「咦!」

    「雪?飄雪了!」

    「這是,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!老天!」

    很多人紛紛尖叫起來,看著一朵朵潔白的雪花,在炎炎烈日下飄落,落在他們的肩膀上。落到他們的皮膚上。

    將偽裝褪下,謝靜璇和梁忠恢復原貌,從遠處巷口走了出來。

    兩人腳步突然一頓,看著從天上飄落的雪花,臉上流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,如不敢相信那飄落的真是白雪。

    一朵雪花飄在謝靜璇的臉頰上。她感受到了冰涼,旋即身軀猛地一震。道:「不是幻覺!」

    「以意境引發自然變化,以寒意讓天空飄雪,這,這是何等的天賦?」梁忠聲音沙啞。

    以淵、唐思琪和蓮柔呆如木雞。

    一個個聚集過來的武者,看著炎炎烈日下的雪花,也都生出一種墜入夢境的不真實感。

    很多人都在伸手觸摸,觸摸那飄落的雪花。以確認這並不是幻境,確認這裡還是真實的世界。

    秦烈如一具冰雕。就站在梁少揚屍體旁邊,手中的寒冰之刃早已消失。

    他閉著眼,在飄落的雪花中,以靈魂感受寒冰意境,以他對冰寒之地的體會,來引發天地之變。

    雪越來越大了……

    地面如鋪了一層薄薄的白地毯,在太陽的光芒下,這裡呈現冰雪奇觀。

    「童長老?」一名器具宗的武者低聲詢問。

    沒有人留意到,那童濟華早在門前站著了,也沒有人注意到他站了多久。

    童濟華揮揮手,示意那人噤聲,皺著眉頭繼續看向秦烈,語氣平靜:「在他沒有要動身逃離前,你們什麼都不需要做。」

    那人點頭,於是保持沉默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程平也走了過來,他在童濟華身旁站定后,低聲道:「一會兒宗主和三大供奉都會過來。」

    童濟華微微點頭,「只要把秦冰留下就好,剩下的事情,就交給宗主來決定吧。」

    「嗯。」程平深深看向秦烈,看著越來越大的雪,看著結凍的地面,嘆了一聲,說道:「這種天賦何必去煉器?加入我們血矛多好?能領悟到意境,並且引發天地之變者,將來必定能成真正強者,何須非要去擠煉器師的獨木橋?」

    「我會試著和宗主溝通,看看能不能要下他。」童濟華表態。

    「我和你一起勸勸看。」程平點頭。

    「那邊下雪了?怎麼回事?這太陽高照著,器具宗那邊怎會下雪?」

    「鬼知道,可能是某種強悍靈器引起的,過去看看?」

    「走。」

    附近來往的武者,察覺到器具宗門口的詭異,漸漸聚集過來。

    很快,在器具宗的門前,湧現了眾多各方武者,這些人分屬各種勢力,都是來器具城找尋適合自己的靈器的。

    其中一些人,在很多勢力中還身居高位,在器具宗都小有名氣。

    烏拓,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    他帶著雲霄山的幾個店員,也在人群之中,他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震驚,「意境引動天地之變,這秦冰只要在冰寒靈訣上繼續浸沒下去,將來必成大器!」

    「這種人煉器可惜了。」有人插話。

    眾人都暗暗動容,都在觀察著秦烈,也在悄悄感知著意境的奇妙。

    「怎麼辦?怎麼辦?這要怎麼辦?」唐思琪心急如焚,不斷的低語著。要以淵和蓮柔想個辦法出來。

    以淵苦笑搖頭,「他已沉溺在意境的奇妙天地,我能叫醒他,但卻不想這麼做。」

    「我境界低,靠近不了他。」蓮柔也很無奈,然後悄悄指了指童濟華和程平,「他們也在,我們最好別輕舉妄動,靜觀其變就好。」

    「秦冰現在還不走。一會兒等宗主過來,他立即就死了啊!」唐思琪喝道。

    「宗主!」

    「宗主來了!」

    「參見宗主!」

    一時間,在器具宗門口,很多人都在行禮,都主動讓步,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過來。

    應興然臉色愈發蒼白了。他一邊走,一邊劇烈咳嗽著,一雙眼睛冒出洶湧怒火,那火焰猶如實質,如要焚滅這裡所有的圍觀者。

    梁少揚死了!梁少揚竟然死了!

    他和三大供奉選定的未來接班人,一個能引動靈紋柱變化。註定能成為器具宗新希望的種子,還沒有開始發芽。就被人剷除了根莖!

    不可容忍!簡直不可饒恕!

    他如今身體越來越差了,他也快沒有時間了,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出現一個能引發靈紋柱變化的奇才。

    他已經等不起了。

    秦烈殺了梁少揚,等於一手掐滅了他的希望,將他推向了絕望深淵!

    「童濟華!程平!你們還愣著幹什麼?」應興然大聲咳嗽著,厲聲怒喝,「立即將這秦冰擒住。立即押運到火獄崖,以地心之火給我煉死他!」

    羅志昌、房奇、蔣皓身子顫顫巍巍。臉色變得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,三個老的快入土的老人,承受不了的捂著胸口,好像隨時都能被氣死。

    後方,墨海和六大長老也都冒了頭,也都看向冰雪下的秦烈,和已經死絕了的梁少揚。

    他們都能理解應興然的暴怒。

    秦烈一手掐滅了宗主和三大供奉心中的希望之火,將最佳的宗主接班人斬殺,這比拿劍刺入他們的心臟,還要讓他們痛不欲生。

    墨海搖頭嘆了一聲。

    他知道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將一生奉獻給了器具宗,為了器具宗的興旺,這四人付出了太多太多,他們一生沒有娶妻,沒有過一次感情的經歷,他們能夠為器具宗去死,能為器具宗失去一切!

    在他們老態龍鍾之際,他們希望看到器具宗走向正規,希望看到器具宗走向輝煌。

    然而,就在今天,這所有的一切,都被秦烈給一手摧毀!

    這比殺了他們,還要讓他們難受數倍!

    「宗主,秦冰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,他,他能成為血矛的最強戰士,還請宗主能……」童濟華單膝著地,垂頭懇求應興然能開一面,能給秦烈留一條活路。

    程平也跪了下來,「他能成為血矛未來最強大的戰士!」

    「請宗主三思!」唐思琪、以淵、蓮柔也齊聲勸說。

    「童濟華!我讓你將此人帶入火獄崖以地火煉死!」應興然渾身顫抖,「我以器具宗宗主的身份命令你!就是現在,你立即給我將他帶入火獄崖,我要親眼看著他被地火燒成灰燼!」

    「遵命。」童濟華低頭回答。

    他站了起來,往秦烈走去,心中充滿了遺憾。

    「應宗主,梁少揚心性不正,以後坐上了宗主之位,也未必能給器具宗帶來新的局面。」

    謝靜璇走了出來,說道:「一個能領悟意境,並且能夠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的武者,在武道的天賦上,不比引發靈紋柱奇變的煉器師弱。」

    她難得多說了幾句話,「梁少揚雖然死了,但你們還有唐思琪。數十年後,如果器具宗內有唐思琪主持煉器局面,外有秦冰在血矛坐鎮,器具宗必將掀開新的局面,興許可以躋身赤銅級的勢力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很多圍觀者都是眼睛一亮,都被她的這番描述給驚動了。

    不錯,器具宗是死了一個梁少揚,可還有一個唐思琪在啊?

    同樣具有天賦,能引發靈紋柱奇變的唐思琪,將來必然能成為墨海一般的強大煉器師。

    而這個秦冰,現在就能以意境引發天地之變的天才武者,一旦得到血矛的悉心栽培,得到器具宗財力和物力的支持,數十年必將能成為頂尖強者!

    一內一外,器具宗如果有這兩人坐鎮,將來真有可能問鼎赤銅級勢力的稱號!

    連三大供奉臉皮子都是一抖,被謝靜璇這番話說的心動了,都覺得這個未來也不差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請求月票支持~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