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六十三章 抹殺天驕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六十三章 抹殺天驕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器具宗的宗門口。

    不少器具宗的弟子進進出出,很多兜售靈材的商人也守在這裡,盯著從中出來的門人。

    秦烈就這麼站在門口。

    從他身上流蕩出的生人勿近寒意,讓那些在門前來往的人,都神色驚變,都暗暗詫異打量著他。

    「咻咻咻!」

    靈器在虛空急速飛盪的嘯聲,遠遠傳了過來,很多武者聞聲變色,下意識地看向嘯聲傳出的方向。

    一個青色月牙釋放出蒙蒙青光,從遠處一條巷子口陡然飛出,猶如劃破蒼穹般的長虹,朝著器具宗這邊射來。

    漠然站定的秦烈,眼中突然射出奇光,猛然看向那青色月牙,「青月!梁忠的青月!」

    「嗡嗡嗡!」

    青月發出怪嘯,在炎炎烈日下,飛射出束束青色光刃,如星雨落向一個方向。

    在那裡,梁少揚正在極速逃竄,飛馳間鮮血飛濺,在石地上開出一朵朵鮮艷的血花。

    「梁少揚!那是內宗的梁少揚!」

    「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人膽敢在器具城追殺梁少揚,我沒看花眼吧?」

    「聽說器具宗的宗主,已經選定梁少揚為接班人了,連宗門秘典都交給他保存了,誰這麼猖狂,膽敢在器具宗殺人?」

    宗門口,也有不少別的勢力武者,他們看到那場景后,也立即停了下來,滿臉駭意。

    這時候,秦烈眼中的冰寒也更重了。他直勾勾看向迅速掠來的梁少揚。

    「龍鱗甲!」

    梁少揚人在賓士間,忽然一把將身上外袍撕碎扔掉,將貼身的珍奇甲胄給顯露出來。

    那是一件以深海水玉龍的龍鱗編織而成的甲衣,當年由器具宗宗主應興然親手煉製,這件玄級四品的龍鱗甲,在器具宗也都小有名氣。

    眼見青月襲來,梁少揚右手一拳捶在他的心臟處,自己也是悶哼一聲。

    出奇地,那龍鱗甲瞬間碎散。一片片銀燦燦的鱗甲,從他身體疾飛上天,組成一面銀色盾牌。

    青月的光刃,都射擊在那面銀色盾牌上,打的那盾牌火光熠熠。

    梁少揚沒多看龍鱗甲一眼,趁勢逃走。他以一件玄級四品靈器的報廢,來換取逃生的希望。

    青月終究還是棋差一招,沒有能夠在他進入器具宗之前,將他給滅殺掉。

    巷子口,一地屍身肉塊散落,血腥味刺鼻。

    除了黑影遁入地底逃走。所有隨同梁少揚出現的影樓武者,這時候都被森羅殿殺光。

    謝靜璇提著鮮血滴落的鐮刀。和梁忠在巷口陰影處站定,一起看向遠處器具宗的宗門。

    「失敗了。」梁忠聲音艱澀,「他回去只要說明是我們動的手,器具宗的血矛馬上就會對我們展開追殺,現在我們立即出城,興許還能有一絲希望。」

    謝靜璇眼神冒著刻骨的恨意,「我想衝進去殺了他!」

    「那是送死。」梁忠一驚。忙道:「在器具宗內,我們休想動梁少揚一根毫毛。過去也只是白白將我們暴露在血矛的視線下。」

    謝靜璇也知道這麼做不理智,暗中運轉靈訣,她強行逼迫自己冷靜下來,說道:「立即撤離器具城!」

    梁忠點頭,「好!」

    「梁少揚!今天我要你的命!」就在此時,從器具宗的宗門口,傳來了一聲冷喝。

    「嘭!」

    只見那就要衝入器具宗宗門的梁少揚,飛奔的好好的,突然一頭跌落在地,摔得一臉鮮血。

    「重力場!數倍的重力場!」很多人驚叫起來。

    已經轉過身子,正準備立即撤出器具城的謝靜璇和梁忠,聽到驚叫后,下意識回頭。

    他們看到梁少揚竟在器具宗的宗門前被人給攔下!

    於是,兩人抬起的腳步又停了下來,一起愣然看向殺氣騰騰的秦烈,看著他在梁少揚還沒有站起時,瘋狂衝擊而來。

    「咚!咚!咚!」

    秦烈每踏出一步,腳下堅硬的石地都如被錘擊的皮鼓,發出很強烈的震動。

    謝靜璇和梁忠境界高深,他們略一感知,都不由看向腳下,驚奇道:「大地的脈動!」

    「寒冰之刃!」

    一柄晶亮的冰刀,從秦烈手上凝結出來,寒光熠熠,鋒刃異常。

    冰刀一劃,一條冰瑩寒光陡然射出,朝梁少揚脖頸切割而來。

    圍觀者全部變了臉色,從秦烈這一擊的動作,他們都看出秦烈不是口出威脅,而是真準備擊殺梁少揚。

    這人瘋了嗎?

    很多人清楚梁少揚的身份,知道他如今在器具宗有著何等尊貴的地位,何等受宗主和三大供奉的器重。

    在器具宗的宗門口,在這麼多人的眼睛下,竟然有器具宗的弟子,敢對梁少揚痛下殺手?

    這是何人?

    「秦冰!你這是自尋死路!」

    梁少揚猝不及防下,被突然加強的重力給扭倒,抬頭后,發現一條寒力冷芒划來,心底一狠,張口就吐出一縷綠芒。

    那是一柄極小極小的劍。

    劍名「碎芒」,玄級五品靈器,乃大供奉羅志昌當年的得意之作!

    綠色小劍如綠色柳葉,輕如無物,在空中隨風飄蕩,靈動輕巧,卻蘊含著碎石裂金的恐怖能量!

    「嗤!」

    森寒冷電被碎芒碰觸,瞬間消散,綠色小劍威力不減,繼續前行!

    「冰盾!」

    一面由堅冰厚厚凝實的盾牌,晶瑩透亮,折射著太陽光亮,擋向綠色小劍。

    「喀喀喀!」

    冰盾倏一被碎芒射中,一霎那化為數百冰塊。竟不能擋下綠色小劍的一擊。

    秦烈變了臉色。

    在這一刻,他忽然意識到他手中沒有靈器可用,秦山留給他的木雕,勉強算他唯一的一件靈器。

    但木雕不能曝光,否則他的真實身份立即就呈現出來,會惹來森羅殿元天涯的擊殺。

    碎芒凝為一點綠色芒光,凌厲氣勢緊緊鎖定他,刺透金石鐵玉的鋒芒,讓秦烈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。

    「玄級五品靈器!」秦烈終於明白為何各大勢力都畏懼器具宗的血矛了。

    「梁少揚!」

    他爆吼。一雙眼瞳中雷電奇光交織,體內暴烈雷聲轟轟。

    一股殛滅靈魂,抹殺生靈痕迹的精神衝擊波,從他眼瞳內投射出去。

    梁少揚和他對視了一眼。

    只是一眼,梁少揚眼睛突然刺痛,如被鋼針扎了。靈魂疼痛至極,如被冷箭穿透。

    心神瞬間失守!

    名為碎芒的綠色小劍,半空劇烈抖動,一下子失去了目標,沒能繼續盯著秦烈追殺。

    梁少揚心神對秦烈的鎖定,至此宣告失敗。他眼睛短暫失明,一驚后。忙全力防備。

    「炎獅火璃罩!」

    洶湧藍色火焰,從他空間戒中蔓延出來,藍火陰森詭異,凝為一頭咆哮著的狂獅。

    狂獅蹲在他身前,無聲的叫喊著,做出撲殺的姿勢來。

    一層層紗帳般的藍色光罩,在梁少揚身上凝結起來。將他給牢牢裹在裡面,能幫助他抵擋任何攻擊。

    梁少揚眼睛火辣辣的痛。什麼都看不見,但卻一點不怕,冷哼:「炎獅火璃罩是玄級四品靈器,我就算是一動不動,你也轟不破罩子!等我能看見你了,我會重新以意識鎖定你,讓碎芒殺了你。」

    秦烈沒有答話,他眼中電蛇收斂,靈訣重新變幻過來。

    冷漠冰寒的氣息,從他周身擴散開來,炎炎烈日下,如忽然颳起了寒風。

    運轉著寒冰訣,秦烈調集元府冰寒之力,讓森白寒霧從全身毛孔噴涌而出,他精神念頭逸入寒冰之意衍變的圖畫中,感悟寒冰徹骨的意境,助漲著自身氣勢。

    他步步朝著梁少揚走去。

    以他為中心,十步之內的空間寒冽如嚴冬,一層晶瑩冰霜,先在他頭髮上凝結,很快覆蓋他全身。

    「咔!」

    腳下結出冰塊,森寒意境釋放開來,天地如要冰凍。

    「好冷!」

    「怎麼回事?天地要冰凍了一般?這是,這是意境?」

    「天哪,竟然是意境!」

    器具宗宗門口,許多圍觀者緊了緊衣衫,都生出一種來到冬日的可怕感,紛紛離秦烈遠去。

    只要和秦烈拉遠距離,他們就會發現寒意大幅度減退,又能重新從烈日處感受到炎熱。

    秦烈心魂和寒冰之意融為一體。

    一層厚厚堅冰在他身上形成,化為天然的寒冰盔甲,一柄鋒利的寒冰之刃,重新又凝結出來。

    他來到了梁少揚身前五步。

    梁少揚眼睛恢復視覺,他終於看到了秦烈,看到了大地的冰凍,看到了空氣中的寒流。

    也看到了一柄劈來的寒刀。

    炫目寒芒燦燦,寒刀帶著寒冰天地封印諸天的氣息,刀芒所向,空間都被冰凍。

    炎獅火璃罩的藍色火焰,在寒刀落下之前被寒氣侵襲,白茫茫寒霧瀰漫而來,藍色火焰迅速熄滅,那一頭咆哮的火焰狂獅,如飛灰消散。

    梁少揚身體忽然一僵。

    他血液流動不暢,筋脈被冰凍,靈海如結冰的海洋……

    寒冰之刃落下。

    「喀嚓!」

    梁少揚頭骨碎裂,從眼睛、嘴角飛出的鮮血,都變成晶瑩的紅寶石。

    ——鮮血被凍住了。

    「秦冰!停手啊!」

    唐思琪和蓮柔、以淵衝到門前,看著此刻的場面,幾乎都驚恐大喝。

    秦烈來到了梁少揚身前,像是沒有聽到三人的驚叫,沒有一絲猶豫,將手中寒冰之刃刺入梁少揚的心臟。

    冰刃的另一端,從梁少揚后心突出,在烈日照耀下,冰刃尖端的寒光顯得愈發攝人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