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六十章 夢回遠古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六十章 夢回遠古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三天後,極寒山脈地底。

    一座座冰川聳立著,在每一座冰川裡面,都冰凍著一頭遠古巨獸。

    那些巨獸被冰凍前或在仰天怒嘯,或是在暴烈撕咬著什麼,有的巨獸眼如赤紅火球,即便在封印冰凍的狀態,都讓人靈魂覺得顫慄。

    「踏踏!」

    秦烈走在不知多厚的岩冰上,昂頭看著身旁的冰峰,看著冰峰內的遠古巨獸。

    一頭身長如綿延山路般的巨蟒,被冰峰凍住,巨蟒身上不但有著天然蟒紋,還有著銀白色鱗甲,每一片鱗甲都有巴掌大,在冰塊中閃出耀目的銀白光澤,照的秦烈眼睛都有些不適。

    極寒山脈的冰魄蟒,身長七八米左右,和這頭巨蟒有著幾分相似,體型卻差了數十倍。

    如果現在有一頭冰魄蟒在此,和這頭渾身覆蓋著銀白色鱗甲的巨蟒比較,會如同一條小蚯蚓般袖珍可愛。

    「第三十七頭巨獸。」

    秦烈敬畏地從巨蟒身上收回目光,繼續往前走去,心中默默合計著。

    他進出此地數十次,每次過來都會被冰峰內封印的遠古巨獸給震懾到,極寒山脈的靈獸和這地底巨獸相比,體型遠遠就不在一個級別。

    秦烈毫不懷疑這裡任意一頭遠古巨獸,如果能活著衝到地面,都能在短時間將極寒山脈內所有的靈獸嚼碎吞沒。

    包括現今極寒山脈的獸王紫睛炎獅王!

    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、雲霄山,再加上器具宗。就算是這七大黑鐵級勢力高手齊出,也未必能獵殺一頭此地活著的遠古巨獸。

    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直覺。

    胸口斷骨處,忽然傳來一陣痛意,秦烈腳步放緩,下意識地摸了摸胸口。

    被黑影撞裂的胸腔骨頭,還沒有能完全合實,這種骨傷需要點時間來慢慢恢復。

    也是因為如此,他這趟進入此地有了點閑暇,想看看這裡究竟被封印著多少遠古巨獸。想看看能不能從這些巨獸的身上瞧出點什麼蹊蹺。

    「應該都是死的,因為感覺不到生命波動,也沒有一絲靈魂氣息。」秦烈一邊走著,一邊自我安慰,「不可能還活著,如果都還活著。如果它們在某一天掙脫冰封禁錮,從此地衝出去……」

    秦烈不敢再往後想了。

    他敢肯定,真要是發生那樣的事情,那將是整個赤瀾大陸的浩劫。

    「最後一頭了,一共三十八頭遠古巨獸被封印,這一頭是……咦!」秦烈來到最偏僻的一個位置。看向最後一座冰峰,忽然驚訝輕呼。

    數十米高的巨大堅冰中央。一具龐大的灰黃色獸骨被冰凍著,獸骨形如巨猿,呈人形站立著,身上沒有一點皮肉筋脈,只是一根根光滑如玉的骨頭,就連最小的一根腳趾骨頭,都有秦烈的半截手臂長。

    「不是獸身。竟然只是獸骨,三十八座冰峰中。這是唯一的一具骨骸。」

    秦烈停了下來,站在這具龐大骨架下方,伸手去觸摸冰凍著巨獸腳趾處的岩冰。

    岩冰入手一貫的冰寒,也就是最近苦修寒冰訣的他,對這種冰寒還能適應,換了別人過來摸上這麼一下,手指頭都要凍僵。

    「很冰冷,正常的岩冰觸感,似乎沒什麼奇特之處。」秦烈心中評價。

    他每經過一頭遠古巨獸處,都會伸手感觸封凍的岩冰,想看看形成三十八座冰峰的冰凍有沒有什麼不同。

    結果都是一樣。

    搖了搖頭,秦烈抽手,又在這具特別的巨獸骸骨處看了一會兒,看向組成骨架的一根根巨大骨頭。

    也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。

    失望之下,他微嘆一聲,將那寒冰之眼掏出來,準備離開這裡了。

    他凝聚精神意識,要激活寒冰之眼中央樞紐,靈魂念頭一動,他眉心中的鎮魂珠倏地傳出一陣詭異的動蕩。

    珠子內,一片耀目的光芒照射出來,光芒流向珠子口,要衝射出來。

    眉心傳來一陣刺痛,旋即,那鎮魂珠如一隻漆黑眼球,從他眉心內的皮肉鑽了出來,一片炫目的光芒,忽然照射在他眼前的巨獸骨骸上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無數明黃色的光芒,突地從巨獸骸骨上釋放出來,整座冰峰都瞬間明亮起來。

    秦烈心神猛地一震,驚駭看向獸骨,看向骨頭上傳出的黃色光芒——那是一種極其古老的文字!

    如山的巨獸骨骸,由數百根巨大的骨頭形成,每一根骨頭上面,都繪刻著那種文字。

    那古老文字如一條條蚯蚓在蠕動著,不斷釋放著明黃色光芒,傳來一股古樸蠻荒的氣息,這種蚯蚓體古文,像是古時期的生靈最先創造的字體,給人一種神秘洒脫,遵循自然之道,古樸大氣的感覺。

    看著獸骨上文字,他生出一種置身在遠古時代,正在荒山大澤中孤獨前行的錯覺。

    這文字,他覺得他應該從來沒有見過,然後不知為何,當他凝神認真看的時候,忽然發現自己竟然認識!

    「地心元磁錄!」

    他看向骸骨額頭部位,眼睛陡然一亮,禁不住失聲讀了出來。

    他真認得!

    「不對,從我有記憶起,我就沒有接觸過這種文字,怎麼可能認識?」他自己也震驚了,又看向獸骨別的位置,「大地有靈,地心脈動永不休止,觸感大地脈動,掌控地心元磁之力……」

    眼睛看到的任何一截獸骨,任何一段古文,他都能將其讀出來!

    「我認得,我肯定認得!」秦烈駭然,他運轉寒冰訣,讓自己冷靜下來,認真去想,去想其中緣由。

    數十秒后,他渾身微震,突然喝道:「十年前!」

    「我在十年前就認得這些古文!文字的烙印存在我深層記憶中,就算我對以往經歷事情的記憶被磨滅了,但學習過的東西依然會永恆存在!」

    他想通了。

    在十年前,他絕對學習過這種古文!這種文字的記憶,和經歷的往事不一樣,只要學會了,就不可能從腦海中抹除掉,也幾乎不可能被封印住。

    就像是小孩學會了走路一樣,這已經成了本能,不論以後記憶如何混亂,這種本能都不會失去。

    「地心元磁錄,地心元磁錄……」

    他鎮定下來,開始圍著冰川內的巨獸骸骨走動,從各個角度去記那些古文,去記這篇名為「地心元磁錄」的奇特法決。

    眉心之中,鎮魂珠內釋放出來的光芒,從各個角落照耀在一根根骨頭上。

    半個時辰后,異變突起。

    一個蚯蚓古文,突地從一根獸骨上飛出,如雪花般落向秦烈肩膀,直接沒入他身體。

    也在此時,秦烈身子一僵,雙眸顯出一絲迷茫。

    只是停頓了一霎,他馬上又動了起來,眉心中鎮魂珠依然光芒照射在獸骨上,他彷彿陷入一種不知名的境界,圍著獸骨渾渾噩噩地走動著。

    一個接著一個的蚯蚓古文,化為片片黃色雪花,一一落入他體內。

    冰峰中,那龐大骨骸上奇異的蚯蚓古文,一個接著一個消失。

    每當一截骨頭上文字完全飛走,那根骨頭立即就變得銹跡斑斑,如忽然經歷了萬年時間的腐朽,玉石般的骸骨,如同忽然變化成了一截腐朽木,再沒有一絲光澤顯現。

    秦烈繞著骸骨晃悠著,被動接受蚯蚓古文的飛落,將這龐大獸骨上的一個個古文帶走。

    許久后,他突地原地坐下,眼睛也慢慢閉上,眉心中的鎮魂珠不再釋放光芒,又重新縮入皮肉中。

    他身旁的巨獸骸骨,此刻變得黯淡沒有一絲光澤,一根根獸骨成了灰褐色,表面甚至能隱隱看出裂紋。

    ——好像經歷了億萬年風霜的侵蝕溶磨。

    秦烈渾渾噩噩,如化為一縷幽魂來到了遠古時期,心神像在虛空俯瞰著大地。

    遼闊無盡的大地上,有無數插入九天雲霄的巨峰,如一柄柄捅進蒼穹心臟的巨劍。

    數千米高的龐大古樹,如幕帳般遮掩著一片片天,古老兇險的森林中,許多不知名的遠古巨獸嗷嗷嚎叫著,如移動著的山峰,如扭動著的長河,在其中遊盪廝殺。

    有衣著古樸的武者虛空晃悠,看到漫天流星下墜,會伸手去抓,將道道流星收入袖中。

    無垠海洋中,一座座如大陸般的海島,偶爾會動上一動,仔細去看,乃是某種巨獸浮出海面,在吞吐著日月精芒。

    有渾身金甲的巨人,站直了后,頭在雲端浮動,拖著數千米的巨刀傲然趕路。

    那巨刀在大地上滑動,划痕凝成一條條蜿蜒長河,河水由純粹靈力凝結而成,永恆不化。

    一幕幕畫面,出現在下方遼闊的天地之中,秦烈心神浮在虛空,俯瞰大地,震撼欲絕。

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靈魂一疼,心神突地從陌生天地中醒轉過來。

    「嗯?」

    他立即察覺到丹田靈海有了變化。

    凝神一看,他發現在他的丹田靈海之中,神奇的多了兩個新的元府。

    兩個元府由蒙蒙明黃色光芒凝結而成,厚實,沉重,傳出一股大地的氣息!

    一個個蚯蚓般的文字,烙印在那土黃色的球面上,在一閃一閃地滾動著。

    那是從巨獸骨骸上飛逸出來的地心元磁錄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求月票呀,求月票~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