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中計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中計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器具宗。

    「我和秦冰在自由商道被人襲擊,差點被殺了!」

    童濟華的修鍊室,唐思琪美眸怒火洶洶,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。

    「竟敢在器具城對內宗弟子下殺手,是誰這麼大膽包天!」童濟華也是勃然大怒,「思琪,你儘管放心,這件事我一定給你查清楚!」

    「肯定是梁少揚指使人乾的!」唐思琪一口咬定,「前幾天我當面呵斥過他,他一定是懷恨在心,所以讓暗影樓的殺手伺機殺我!」

    「就因為你呵斥過他?」童濟華愕然。

    「除了他我沒有得罪過誰。」唐思琪寒著臉,「對了,還有秦冰在呢。他之前用陰蝕蟲害過秦冰,後來還殺了尹浩,這人還留在宗門內,簡直就是所有人的禍害!童長老,你直接擒住他,將他岩洞翻查一遍,定然能夠有所收穫!」

    童濟華沒有答話。

    他沉默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,說道:「這件事我知道了,我會認真調查,如果真是梁少揚所為……我會親自和宗主說明一下。但是要我直接翻查的岩洞……」童濟華嘆了一口氣,「這恐怕不太可能,他身份擺在那裡,我可不敢隨便動他。」

    「就因為他也讓靈紋柱發生了變化?」唐思琪不滿道。

    「不錯,就是因為他讓靈紋柱發生了奇變。」童濟華也不否認,「他和你一樣,都是宗門的瑰寶。有可能在將來坐上宗主寶位。所以他和別的內宗弟子不一樣,他有些事情就算是做了,宗主也會睜隻眼閉隻眼。」

    「他對我下殺手了!」唐思琪怒喝。

    「那就要看宗主的態度了。」童濟華也無奈。

    「我知道了!」唐思琪不再多說,怒氣沖沖離開這裡,一路上不搭理任何人,一直往焰火山的山上行去。

    「唐師姐是不是路上摔倒了?身上怎麼那麼多灰塵,臉色好像也難看,也沒以前那麼美麗了。」焰火山的一個突起峭壁上,梁少揚迎著山風站著。身上衣衫飄動,他陰沉著臉,眼神中流露出譏誚,對唐思琪嘲諷道。

    一肚子火的唐思琪,埋頭趕路,沒有留意周邊。聽到梁少揚突然開口,她猛地扭頭。

    「梁師弟好雅興啊!」手上空間戒一亮,那幽冥鬼爪又在她頭頂浮現出來,扭曲心靈的狂亂之力,立即從爪子內釋放出來。

    「唐師姐這是幹什麼?要對我動手嗎?」梁少揚冷笑著,絲毫不懼。「在宗門內,唐思琪對別人無緣無故的下手。宗主和三大供奉興許還會包庇你,但要對我動手,恐怕就連宗主也不會任你為所欲為!」

    這麼說著,梁少揚兩個袖口內,有灰暗氣流涌動。

    他也在暗中運轉了靈訣,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,生怕唐思琪真不顧一切瘋狂起來。

    「思琪!你幹什麼?」蓮柔聽到爭執聲。趕緊從洞口出來,慌忙上來攔阻她。「這是焰火山,你千萬別亂來,不然宗主不會坐視不理的。」

    「唐師姐,梁師弟,你們想幹什麼?」龐詩詩也冒頭了。

    周邊更多內宗弟子,聽到聲音也紛紛走出洞口,皆是驚訝看向兩人。

    唐思琪和梁少揚都是能悟透靈紋柱玄妙的人,是宗門未來的希望,是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的寵兒,一直深受眾人嫉妒。

    這兩人如今爭吵了起來,那些內宗弟子一下子亢奮了,不但不勸說,還有人煽風點火。

    「在煉器上,現在肯定是唐師姐厲害一點,就是不知道戰鬥上如何了?」

    「梁師弟可是從暗影樓的走出來,在戰鬥方面必然非凡,呵呵,鬥上一斗也很有趣。」

    他們只當唐思琪和梁少揚是因為小事起了爭執。

    「思琪!」蓮柔拽著她,不住低聲勸說著,硬生生將她拖回岩洞。

    「唐師姐,以後外出小心一點,別又跌的一身灰塵回來。」梁少揚冷聲喝道。

    「我讓你嘴賤!」唐思琪本來都要收手了,聽他這麼一譏諷,心中怒火轟然爆發,那幽冥鬼爪突地重飛出來,朝著梁少揚胸口就狠狠抓了過來。

    「蓬!」

    幽冥戰場內獨有的陰寒氣息,從爪子上投射下來,梁少揚胸口一沉,突然往後跌落。

    跌向下方亂石繁多的山澗!

    他凄厲至極的慘叫聲,也突地撕裂天空般傳出,讓這邊一眾內宗弟子都捂起了耳朵。

    唐思琪美艷的臉上,流露出錯愕之色,「幽冥鬼爪還沒有真正落下啊?」她這麼想著,忽然意識到了不妙,眼神猛地一變。

    「糟糕!你上當了!」蓮柔急的直跺腳。

    「這就跌落山下了?」旁邊的那些內宗弟子,臉色也古怪起來了,看出了其中門道。

    「少揚的慘叫聲!」

    「是少揚在叫!」

    山巔,宗主應興然和大供奉羅志昌聞聲而來,匆匆來到山腰。

    這時候,那梁少揚渾身都是皮肉傷,模樣很是凄慘的倒在山腳下的碎石堆中。

    他一邊擦拭著血跡,將身上擦拭的到處都是,一邊憤憤然喝道:「唐師姐,我究竟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?我只是提醒你以後當心點,因為這個你就要殺我?」

    「怎麼一回事?!」應興然陰沉著臉,從山巔下來,站到眾人中間,低頭看了一眼山下石堆中的梁少揚,他臉色更加難看了,「誰告訴我到底怎麼一回事?」

    「呃,是這樣的。」一名內宗弟子小聲解釋,「梁師弟和唐師姐發生了爭執,結果,結果唐師姐取出了幽冥鬼爪,然後,然後梁師弟就從那峭壁跌落了山下……」

    「思琪!你到底怎麼回事?」應興然目顯怒色,「我不止一次和你說過,讓你好好教導上揚,你就是這麼教他的?」

    「他活該!」唐思琪叫道。

    「混賬!」應興然氣的大聲咳嗽起來,指著唐思琪訓斥:「看來是我們以前慣你慣的太厲害了,讓你現在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!」

    「興然,你先回去休息。」大供奉羅志昌白眉擰了起來,他看向從山腳下趕來的外宗長老程平,吩咐道:「帶唐思琪去後山面壁思過,我們商量后,會在三天後定罪與她。」

    程平神情一驚,「我們和森羅殿那邊還有約定,森羅殿要求的那些靈器,也,也是唐思琪負責煉製,這樣會不會耽誤了時間?」

    「讓森羅殿等就是了。」羅志昌冷聲道。

    他這麼一說,程平立即知道羅志昌動了真怒,也就不敢多言,趕緊點頭來到唐思琪身旁,說道:「和我去後山吧。」

    「去就去!」唐思琪瞪了山下的梁少揚一眼,又回頭望嚮應興然和羅志昌,哼了一聲,發脾氣道:「我最近狀態不好,森羅殿要求的靈器恐怕煉不出來了,你們另外讓人去做吧。」

    話罷,她將地磁石都從空間戒內取了出來,丟在地上就和程平往後山走去。

    「不識大體!真是一點都不識大體!枉費我們在她身上寄予厚望!」應興然氣的渾身哆嗦。

    大供奉羅志昌也搖了搖頭,道:「難堪重任……」

    山腳亂石中,梁少揚看著唐思琪被帶向後山,心中冷笑,「一個被宗門寵慣的女人,拿什麼來和我斗?我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!」

    「還都看什麼?還不去幫少揚處理傷勢!」應興然怒喝。

    那些內宗的弟子,聞言急忙沖向山下。

    蓮柔觀察著宗主和羅志昌的神情,這時候心中暗嘆,知道這梁少揚成功扭轉了兩人對唐思琪的看法。

    以後唐思琪未必就是他們眼中最佳的宗主人選了。

    「梁少揚,好一個陰險卑鄙的傢伙。」她低頭看向山下,微微皺起眉頭,「有這傢伙在宗內,思琪將來處境要艱難了。還有,為什麼思琪今天大發雷霆,秦冰呢?」蓮柔疑惑起來,在周邊搜尋秦烈蹤影,發現秦烈根本不在。

    ……

    「梁少揚!這是第二次了!」

    器具城一個不起眼的小樓中,秦烈神情陰冷,低聲念叨著。

    數月前,梁少揚以陰蝕蟲來暗算他,在秦烈準備大動干戈的時候,梁少揚突然悟透靈紋柱的奇妙,地位瞬間暴漲,讓宗主和三大供奉視為宗門興旺的關鍵。

    也是如此,童濟華直接放棄擒拿他,秦烈也在唐思琪和蓮柔的反覆勸說下暫時隱忍了。

    沒想到這次梁少揚更加肆無忌憚了,不但要殺他,連唐思琪都成了被殺目標。

    秦烈有了極強的不安感!

    這兩天,他在此地恢復傷勢,心境越來越不平,腦海中彷彿有個聲音一直在呼喊著,要他不要猶豫,要他直接殺了梁少揚來平復內心煩郁。

    那好像是他內心的聲音,是他潛藏著的本性,是他骨子裡的瘋狂!

    「不行!這樣下去不行!」秦烈發現就連寒冰訣的修鍊,都無法平復內心的殺意,這兩天寢食難安,一閉眼就想著要如何殺梁少揚。

    骨子裡的瘋狂火焰一被點燃,似乎再也無法熄滅,燒的他要漸漸失去理智。

    「他必須得死,他不死,我睡不著覺!」秦烈睜開眼,眸中瘋狂之色駭人,吸了一口氣,他下定了一個決心。

    決心一下,他立即平復下來,立即能靜下心了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