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古陣圖(求月票!!)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古陣圖(求月票!!)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肅穆大殿內,器具宗的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都正襟危坐著,表情一個比一個凝重。

    墨海和六大內宗長老,也分別處在殿堂各角,都在默然等候著什麼。

    「謝小姐,宗主正在殿內等候,還請你直接入內。」外面傳來侍衛的恭敬聲。

    殿內,應興然和三大供奉的眼睛倏地一亮,精神一下子集中起來。

    墨海和六大內宗長老,也都不由看向門口,神色都顯得很嚴肅,眼中隱隱有著期待。

    一個月前,森羅殿送來一封信,信件由森羅殿的盧大師親自書寫,信中重點說出兩種基礎的靈陣圖,說他無法看懂那兩幅靈陣圖的奇妙,只覺得無比的神秘,所以請器具宗能夠幫忙過目一下。

    他說出了那兩幅靈陣圖的功效,和刻畫所需要的靈線數,還有契合的程度……

    信箋落到應興然手中,他仔細研究過後,認為那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古陣圖,然後表態器具宗非常有興趣鑒別,但必須要看到實物。

    今天,實物被正式送到器具宗,應興然極為重視,將三大供奉和七大長老都邀請而來。

    ——來共同來鑒別那兩幅靈陣圖的神妙之處。

    在應興然等人的注視下,謝靜璇衣著簡潔,神情淡漠走了進來,「見過應宗主,見過各位前輩。」

    應興然笑著點頭,示意她走到大家中間,然後說道:「還請將東西拿出。」

    謝靜璇手上空間戒亮了一下。一塊由秦烈煉製的增幅聚靈牌,就在她掌心顯現出來。

    「還請應宗主過目。」她略略躬身,將那一塊靈板遞上,旋即就在旁邊落座,靜靜觀察著應興然的神情。

    應興然接過那增幅聚靈牌,隨意道:「只是最普通的靈板而已,在材質上倒也沒有特殊之處,重點應該在裡面……」他眼神一凝,眸中彷彿有一道銀光掠過。

    非常明顯的靈魂波動。忽然從他身上蕩漾開來,一股精鍊無比的意識,順勢逸入他手中靈板。

    應興然閉上眼,以意識在那靈板內部的繁瑣靈線天地中游弋,他身軀明顯顫了一下。

    三大供奉和包括墨海在內的七大內宗長老,都神色一凝。皆是驚異看嚮應興然,內心都被好奇溢滿。

    殿堂內,落針可聞,連略微粗重的呼吸聲都沒有。

    眾人都看嚮應興然。

    緊閉著雙眼的應興然,身子抖顫的漸漸明顯,他似乎有些抑制不住內心激動。臉色也漲得通紅。

   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。

    應興然長長呼出一口氣,將那靈板鄭重遞給他大供奉。也是他的授業恩師羅志昌,說道:「您看一看。」

    羅志昌滿頭白髮,面容枯槁,他接過靈板后,也閉目認真檢測。

    「古陣圖!」一縷意識落入其中,他一震后,立即失聲喝道。

    所有器具宗的供奉和長老們。聞言都是激動起來,一個個眼神驟然變得炙熱。紛紛落向那一塊小小的靈板。

    那塊小小的靈板,從一個供奉手中,傳到另外一個供奉手中,又傳向長老墨海,然後繼續往下面的長老傳遞……

    眾人交替觀看。

    兩個時辰后,那塊增幅聚靈牌重新回到應興然手中,這時候,他臉色蒼白起來,如耗費太多心神,聲音也顯得虛弱了,「大家都看了一遍了,有什麼想說的?」

    「興然,你先回去歇歇吧。」羅志昌關心的說道。

    應興然搖頭,臉色雖然不太好看,但眼神卻顯得有些亢奮,「不用,我沒事,大家都說說想法吧。」

    他看向眾人。

    「確定是古陣圖無誤了。」二供奉房奇語氣肯定。

    「的確是古陣圖。」

    「肯定是古陣圖!」

    「錯不了!」

    眾人紛紛表態。

    「阿海,你看呢?」應興然目光熠熠看向墨海。

    墨海也點頭,「一個是聚靈陣圖,一個是增幅靈陣圖,都是最基礎的,但繁複神妙的程度卻超過了我們的認識,比我們器具宗掌握的聚靈、增幅陣圖要奇特太多。傳言,最古老的靈陣圖依循天地規則而來,暗中蘊含著大道精妙,囊括著乾坤真諦……」

    他抬起頭來,看向殿堂內的眾人,繼續說道:「那些靈陣圖,都是古時至強煉器師觀日月升降,星辰運轉和種種天地變化領悟而出。也只有那種神秘的靈陣圖,才能造就最強悍的靈器,賦予靈器至高等階!」

    應興然和器具宗的供奉長老,聽到這兒都是激動起來,相互對視時眼中都是興奮。

    「可惜,這靈板內的兩幅古陣圖都只是最基礎的那種,而且也僅僅只是圖,我們無法從中得到相應的刻畫手法,不能弄清楚每一條靈線內的靈力需要施加多少。」墨海搖了搖頭,遺憾道:「自然也就沒辦法真正勒破這兩幅古陣圖的玄妙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所有器具宗的供奉和長老,都露出頹然之色。

    「但或許能夠通過觀察,從中體悟到點什麼奇特來,就像真正有天賦有悟性的人,能夠從靈紋柱內摸索到圖陣奧妙一樣。」應興然說道。

    他講話的時候,梁少揚和唐思琪也一前一後在殿堂角落現身,兩人一看裡面的陣仗這麼驚人,都不敢多言,只是在一旁安靜聽著。

    「謝小姐,請問這靈板你從何處得來的?能不能找到那煉製者?」羅志昌老眼綻出炙烈光芒,盯著謝靜璇說道:「我們器具宗希望能找到此人,將其請入我們器具宗,我們整個宗門都會恭迎他的到來!」

    「煉製者你們應該也有所耳聞。」謝靜璇皺眉,平靜說道:「他叫李牧。就是冰岩城的那個李牧。」

    「李牧!」應興然和器具宗的供奉長老們,神情都是一驚。

    「……原來是他,原來是他!這李牧當真是奇人也!」應興然嘆息,「可惜他已經失蹤了一年多,誰也不知道他的來歷,哎,可惜啊。」

    李牧之名,在最近一年都非常響亮,這個能夠讓森羅殿的大殿主元天涯都忍氣吞聲的人物。早已經是個傳奇了。

    ——一個神秘消失的傳奇。

    「我們森羅殿想知道他的消息,還希望你們能夠通過這塊增幅聚靈牌,來確定他的來歷和身份。」謝靜璇忽然起身,朝著那應興然微微鞠身,「可看樣子你們並不能幫到我們,所以還請你將那塊靈板還給我。」

    「謝小姐。這靈板對你沒有太大用,對我們器具宗卻極其重要。」應興然捏緊那靈板,沉吟了一下,低喝道:「開個價吧!」

    「兩枚空間戒!」謝靜璇似乎早有準備,立即答話。

    梁少揚和唐思琪神情一驚,都不由看向這個白衣女子。彷彿很驚詫她居然敢如此獅子大張口。

    只是一塊靈板而已,竟然敢索要兩枚空間戒。難道她不知道空間戒的價值?

    梁少揚和唐思琪都搖了搖頭,覺得謝靜璇太天真,應該是不知道空間戒多麼的難煉。

    「成交!」出奇地,應興然竟一口答應下來,果斷道:「在我們這次的交易結束前,會有兩枚空間戒交到了手上。」

    謝靜璇滿意的點頭,行了一禮。徑直出了大殿。

    應興然抓著那增幅聚靈牌,想了一會兒。說道:「宗門內,只有阿海和思琪、少揚三個人,曾從十二根靈紋柱內有所領悟,所以單以天賦而言,你們三個最是出眾。這塊繪刻有古陣圖的靈板,就交給阿海你,你先嘗試著領悟,然後讓少揚和思琪也分別試試,看看能不能從中學習到什麼,就算是……一些旁枝末節,只要能有收穫,也抵得上兩枚空間戒的價值了。」

    「說的不錯。」

    「嗯,你做得很對。」

    「宗主英明。」

    三個供奉和各大長老紛紛表態。

    墨海接過那靈板,吸了一口氣,在眾人期望的目光下,說道:「我儘力而為。」

    ……

    「思琪,這是你需要煉製的靈器,都是森羅殿那些統領特意定製的。」

    二長老譚東陵來到唐思琪的岩洞內,將一頁清單遞來,說道:「一共六件靈器,等階盡量都控制在玄級一品,所需要的那些靈材,大多數森羅殿都送了過來。欠缺的那些靈材,宗門也幾乎都有,我看了一下,大概也就五六樣靈材宗內恰巧斷貨,你可以安排人外出採購,盡量早點開始煉製。」

    「為什麼是我?」唐思琪接過單子隨口問道。

    「所有內宗弟子中,只有你煉器的成功率最高,煉製的品階也最佳。而我們,則是要忙於煉製空間戒,沒時間再去煉製這六件靈器。」譚東陵解釋,「你也知道空間戒的煉製不容易,老墨還需要去研究那古陣圖,宗主身體又不行,所以只能是我們幾個來動手了。」

    「我知道了。」唐思琪無奈道。

    「放心吧,每一樣靈器等品階出來后,貢獻點都少不了你的。」譚東陵寬慰道。

    「行了行了,我會煉製的,真是,還要壓著品階,讓人不能真正發揮水平,就你們的鬼心事多!」唐思琪煩心道。

    譚東陵尷尬笑著出去。

    他走後,唐思琪在岩洞內想了一會兒,忽然神情一動,如想起了什麼。

    突地走出岩洞,一路來到秦烈的洞門口,唐思琪說道:「秦師弟,你在裡面嗎?」

    「我在。」秦烈打開洞門,讓她進來。

    岩洞南側一角,一個突起的峭壁處,梁少揚神色陰鬱,遠遠看著唐思琪進了秦烈的岩洞,眼中殺意盎然。

    轉過身子,他如飛鳥般往山下俯衝,很快降落山下。

    冷著臉穿過山腳的廣場,他一路往前,不多時就出了器具宗的宗門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請求保底月票支持,望大家能投上一張,在下感激不盡!!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