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四十九章 踏入內宗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四十九章 踏入內宗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阿海,怎麼回事?」秦烈、唐思琪兩人離開后,馮蓉立即疑惑問道。

    墨海捏著秦烈刻畫凝形靈陣圖的玉石靈板,眯著眼,還在專心感知,窺視內部靈線凝結而成的圖案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墨海停了下來,沉聲道:「這個叫秦冰的小子,如果以前真的不曾學習過凝形靈陣圖,那他的天賦極其驚人。」

    馮蓉暗暗動容。

    她很清楚墨海有煉器上有多麼的心高氣傲。

    這些年來,拜訪過墨海的煉器師不知道有多少,但他甚少說過誰天賦驚人,最近的一次,也是他評價唐思琪,說她很有煉器上的天賦,將來能堪重任。

    就連這次過來的梁少揚,他也沒說天賦多麼厲害,只說還算是可以而已……

    而梁少揚可是引發了靈紋柱的奇變,讓宗主和三大供奉都驚動的人物,對他,墨海的評價都僅僅還是可以,卻說秦烈的天賦驚人?

    馮蓉如何不驚?

    「我去見一下宗主,去和他談談這秦冰。」墨海想了一會兒,突然又道。

    馮蓉更加驚異了,「他值得你專門跑一趟?」

    「你不會明白。」墨海沒有解釋,丟下這麼一句話后,便匆匆離開,往焰火山山頂的方向行去。

    半個時辰后。

    墨海出現在焰火山的山巔,這裡坐落著一棟棟修建華美的建築群,很多石樓房屋呈奇特的鼎形和爐子形狀。非常的怪異。

    「見過大長老。」

    「見過大長老。」

    山巔,不少器具宗的武者都是點頭致意,眼中布滿敬畏之色。

    墨海臉色平靜,一路來到山巔宗主大殿,在門口說道:「我要見宗主。」

    「大長老這邊請。」一人主動帶路。

    很快,墨海來到一間密室,在那密室中,應興然臉色蒼白,正大聲咳嗽著。不住往痰盂內吐著帶血的濃痰。

    見墨海進來,應興然喝了一口灰褐色的葯汁,神色稍稍恢復了一點精神,苦笑道:「我身體越來越差了,你真就對宗門這麼狠心,不去坐這個宗主之位?」

    十多年前。他在一次煉器中過於執著,結果出了岔子,被焰火山的地心之火傷了心肺。

    又因為靈陣圖的突然崩潰,導致他還傷了心魂,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能醫治好。

    他的重傷只有宗門內的三大供奉和墨海知道,平常他都是以閉關煉器來掩飾。每次出來也是強撐著。

    ——他以此來安定軍心,讓宗門長老和內外弟子能專註在煉器上。

    「還請宗主不要再勉強我。我早已下定決心,一旦煉出了地級靈器來,就會和蓉兒離開這裡,去外面更廣闊的天地看看。」墨海沉聲道。

    應興然大聲咳嗽著,「阿海,以我現在的狀況,恐怕撐不了太長時間。如今宗門內有唐思琪。現在又有了梁少揚,這兩個人天賦都極佳。未來一定能讓宗門興旺。我別的不要求,我只希望你在他們成長之前好好教導他們,等他們真正能獨當一面了,你再離開宗門不遲。」

    「宗主,你看看這個靈板。」墨海沒有說答應,也沒有說不答應,而是將秦烈煉製的玉石靈板遞給應興然。

    應興然接過靈板,以靈魂意識逸入,在內部靈陣圖內仔細看了一會兒。

    「這是凝形靈陣圖的一部分,繪刻的很精細,靈線的寬窄和粗細上,沒有一絲偏差。但對靈力的把握不行,應該是沒有得到相應的法決,只有知道每一根靈線在刻畫中,以多少的靈力運轉,才能真正將這靈陣圖刻畫出來。」

    應興然抬頭,看著墨海說:「是梁少揚刻畫的吧?他在你那邊呆了一個多月,能這麼精準刻畫出凝形靈陣圖,我一點都意外,他絕對有這個能力。」

    「不是梁少揚,而是一個叫秦冰的外宗弟子。」墨海深吸一口氣,輕喝道:「他也沒有跟著我學習過一天,我只是撕了凝形靈陣圖的一頁紙,讓他自己揣摩著來刻畫,我也只給了他三個時辰!」

    「三個時辰?!」應興然驚叫起來。

    「嗯,只有三個時辰!」墨海沉喝。

    「這怎麼可能?」應興然搖頭,不相信地說道:「除非他以前學習過凝形靈陣圖,不然只是三個時辰的時間,絕不可能那麼細緻將這凝形陣圖描繪出來,我看的很清楚,除了在靈線的靈力掌控上他沒有獲得方法,別的地方都沒有什麼偏差紕漏,三個時辰的學習時間,是絕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!」

    一般而言,學習一種新的靈陣圖,往往需要數個月的時間。

    秦烈當年初學聚靈陣圖,也用了大半年時間入門,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敗,最終才在凌語詩離開凌家鎮前,成功製作出一個聚靈牌來。

    在器具宗,內宗弟子學習一種靈陣圖,也都要耗費三個月到半年不等的時間。天賦強悍如唐思琪,也需要至少一個半月的時間,才能真正熟練刻畫出一種靈陣圖來。

    「若非親眼所見,我也不相信這是真的。」墨海能理解應興然的驚駭,道:「我也不太相信,所以安排他成為內宗弟子,來進一步的確認,好看看他以前是不是學習過凝形靈陣圖。如果他以前沒有學過,真就在三個時辰達到了這個程度……」

    墨海抬頭,眼睛明亮至極,「那他將是器具宗有史以來最有煉器天賦的人!」

    應興然身軀猛然一震。

    ……

    唐思琪帶著秦烈下山,一路上都沉著臉,一句話沒有說。

    秦烈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她,心裡暗暗疑惑。也沒有去問,兩人就這麼保持著沉默,一直來到焰火山的山腳下。

    「你收拾下東西,我先去見童長老。」唐思琪冷著臉哼了一句,丟下秦烈,一個人翩然遠去。

    秦烈很是莫名,他自顧往石樓行去,經過廣場邊的時候,扭頭一看。發現依然有不少武者在廣場上的靈紋柱下。

    都半年過去了,還有一部人不死心,依然覺得自己會是幸運兒。

    「秦冰,最近你往山上跑的挺勤快嗎?」以淵在他的石樓上,笑著沖秦烈招招手,「進來聊幾句?」

    「好。」秦烈走了進去。

    「我和唐長老溝通過了。也和蓮柔說清楚了,以後我不會繼續在煉器上浪費時間。」以淵在秦烈進來后,如卸下心中重擔,很輕鬆地說道。

    「你是準備進入血矛了?」秦烈淡然詢問。

    以淵眼瞳一縮,驚異看向秦烈,「你知道血矛?」

    「聽說過一點。」秦烈點頭。

    以淵深深看向秦烈。半響,他洒然一笑。坦然承認:「不錯,我準備參加血矛的考核,應該就在近期了。血矛招收的人員,最低等級也要開元境後期,我恰恰合格,而且我來器具宗,真正目的也是為了進入血矛。」

    「預祝你能通過考核。」

    「謝謝。我想應該沒問題。哦,對了。龐峰應該也會參加這次的考核,這傢伙很厲害,你以後可千萬別和他發生衝突。」

    「嗯。」

    「能通過血矛的考核,以後我身份地位就和內宗弟子平級了,內宗弟子煉出來的高階靈器和靈甲,我們都能率先享用。在靈材、靈丹、靈藥上也能肆意揮霍,可以大幅度提升戰鬥力。」以淵興奮道。

    「我一會兒收拾下,也要去山上住了。」秦烈低頭微笑了一下。

    以淵有些愕然,他看著秦烈臉上露出的笑意,說道:「你和以前不太一樣了。」

    秦烈點頭,「我以前體內寒力不能掌控,現在可以隨心運轉,能夠將寒氣隱匿起來,可以不在外面表現出來。」

    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以淵明白了過來,「看來你對意境的認識,漸漸深刻了起來,哦,對了,你說你要去山上住,這是什麼意思?」

    「墨海長老點了頭,現在我已經是內宗弟子了。」秦烈回答。

    「內宗弟子?」以淵吃了一驚,旋即笑著捶了秦烈一記,「好小子!你不聲不響的,竟然爬的比我還快了一步!」

    ……

    「以後這就是你的岩洞。」唐思琪將秦烈領到以前尹浩的洞府。

    這洞府在尹浩死後,被梁少揚住了一個月,等到宗門為梁少揚重新開闢的岩洞弄好了,梁少揚搬了出去,這岩洞就又空置了下來。

    秦烈躋身內宗,這個岩洞又派上了用場。

    「以後你就在這裡煉器吧,再也不需要幫我打下手了,宗門每個月會分發一定數額的靈材供你學習煉器,等你真正具備單獨煉器的能力,宗門才會分發煉器的任務給你,由你來煉製各類靈器,然後運輸到各大器具閣出售……」

    唐思琪板著臉,在洞口講解內宗弟子的規矩,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。

    秦烈認真聽著,等她這番話全部說完,準備離開岩洞的時候,秦烈終於忍不住,說道:「唐思琪,我在什麼地方招惹你了?從墨海長老那邊離開起,你就似乎對我很不耐,我不太清楚又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?」

    自從上次他和唐思琪單獨談過話后,兩人間的關係就緩和了不少,之後的半年,隨著他們接觸的增多,隨著他一次次幫助唐思琪打下手煉器,兩人甚至有了點默契,他也能感覺到唐思琪對他的欣賞。

    但現在,唐思琪的態度又忽然轉變了,這讓他雲里霧裡,不知道問題出在何處。

    「你想知道?」唐思琪冷著臉。

    秦烈點頭,「自然。」

    「那好,我也很想知道你明明懂得刻畫靈陣圖,為何從沒有對我提過?你本就是一個煉器師,卻一聲不吭任由我使喚,任由我安排你做這做那,究竟是為了什麼?把我蒙在鼓裡,把我當傻子一樣耍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」唐思琪怒聲道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

    妾本驚華: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:無限初婚有刺
   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,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