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看走眼了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看走眼了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梁少揚陰沉著臉,他試著活動了一下右手臂,發現骨骼僵硬,寒意凝而不散。

    點了點頭,他沒有多言一句,從唐思琪身旁穿過,快速離開了這裡,很快就失去了蹤跡。

    ——他著急去驅除體內寒氣。

    「你竟然逼退了他?」唐思琪明眸閃耀出異彩,嘴角揚起一個優美的弧度,「他九個元府都開闢了出來,而你,應該僅僅只是開闢了三個元府,你怎麼讓他吃虧的?」她興緻盎然。

    「他佔了先手的優勢,還有就是他的體魄……要遠遠強過少揚。」素雅的婦人淡然笑著說。

    唐思琪愈發驚異地看向秦烈,沉吟了一下,道:「你太冒失了,現在就和梁少揚起了衝突,他不會這麼好說話。」

    秦烈沒有答話,他看向梁少揚離去的背影,神色冷峻。

    他知道梁少揚絕不會善罷甘休,先前他施展全部手段,以寒冰之力和天雷殛一起來轟擊梁少揚,就是為了逼迫他大動干戈。

    沒料到梁少揚只是吃了一個小虧,在發現半邊身子僵硬后,居然直接就退走了。

    這讓秦烈暗暗警覺,不由地高看了此人幾分,也意識到梁少揚和魏立、杜恆這種對手不同,絕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。

    明明有著等階上的優勢,九個元府都是力量充沛,就因為半邊身子被寒意滲透,這梁少揚都沒有貿然出手,而是選擇隱忍下來……此人絕非魯莽之輩。

    他立即將梁少揚當成了最強勢的對手來看待。

    「去吧。阿海就在裡面。」婦人在葯圃內微笑道。

    於是唐思琪和秦烈走進竹樓。

    竹樓中,一名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,穿著寬敞的白袍,頭髮紮成髮髻,正坐在竹椅中讀著一本書,似乎根本就沒在意秦烈和梁少揚之間的衝突。

    見唐思琪進來,他放下手中的書,抬頭平靜說道:「你有段時間沒來了。」

    「見過大長老。」唐思琪畢恭畢敬行禮。

    「見過大長老。」秦烈也躬身,暗暗打量著墨海。

    墨海臉型瘦長。舉手投足間都是一絲不苟的架勢,如研究學問的老學究,給人一種古板陳腐的感覺。

    「是不是近期在煉器上遇到瓶頸了?」墨海皺眉,他瞥向唐思琪的兩手,微微點頭,「最近還算是勤快。倒是沒有偷懶,我布置的任務都完成了?」

    唐思琪笑盈盈的,「都完成了,一點也沒有偷懶,大長老可以隨時檢查。」

    墨海這才鬆開皺著的眉頭,視線終於落到秦烈身上。「說吧,你帶這個小子找我何事。」

    「秦冰!」唐思琪低呼。

    秦烈神情一正。雙手將他煉製的一柄劍、一桿銀槍和一個銅錘遞向墨海,「這是弟子近期煉出來的器物,還請大長老過目。」

    墨海沒有伸手去接,他只是眯眼看了一下,然後就示意秦烈放下。

    秦烈依言將三件器物放下。

    「沒有靈陣圖的器物,永遠算不上靈器,器物是死的。靈陣圖才是活的,是靈陣圖賦予了器物靈魂。」墨海看向秦烈。淡然說道:「你煉出來的器物還算不錯,勉強達到了內宗弟子的程度,但想要成為內宗弟子,這樣還是不夠。」

    「請大長老指教。」秦烈沉聲道。

    墨海微微點頭,他重新將桌面上的書籍拿起,隨手撕了一張紙下來,將其遞給秦烈,「這是凝形靈陣圖的一小部分,你現在就拿去揣摩,我給你三個時辰的時間,三個時辰后,你試著以靈板給我刻畫出來。」

    「是。」秦烈接過那張紙,立即低頭凝神去看,沒有一絲質疑和一句廢話。

    唐思琪目顯驚色,她張了張口,似乎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沒說。

    墨海站了起來,徑直往竹樓外面走去,「思琪你跟我來,我到外面考考你的煉器進展,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務。」

    唐思琪垂著頭跟了出來。

    「大長老,他,他應該不懂得靈陣圖的刻畫。長老們的教課,也不談靈陣圖這方面,我也沒有說過任何和靈陣圖有關的事情,你讓他直接刻圖,對他來說會不會太困難?」一出門,唐思琪就低聲說道。

    墨海沒有答話,一路走到那婦人身旁,離竹樓有了一段距離后,他才停下。

    「思琪,你看走眼了,他不但懂靈陣圖,而且也會刻圖。」墨海忽地道。

    唐思琪一驚,禁不住尖叫:「怎麼可能?」她趕緊捂著嘴,似乎生怕聲音打攪了竹樓內的秦烈。

    「無妨,他聽不到我們的談話。」那婦人淡然一笑。

    唐思琪凝神一看,才發現不知何時起,在她和墨海、婦人周邊環繞著一圈圈淡淡的橘紅色虹光,如一條條彩虹般將他們圍了起來。

    橘紅色的虹光,有隔絕聲音的效果,她一講話,就能看到虹光波動頻繁,話聲似乎被擋了下來。

    「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有繭子,只有經常刻畫靈陣圖,指頭千百遍在靈板和器物上摩挲過,才能形成那樣的繭子。」墨海臉色平淡,「你手上沒繭子,是因為你每次刻畫過靈陣圖后,都以器具宗特製的汁水塗抹了指頭。宗門內的弟子,都配有這種汁水,都習慣了在靈陣圖的刻畫后,以那汁水浸泡一會兒手掌。」

    他望向竹樓,「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這個條件,也不是所有的煉器師都這麼講究,大多數外面的煉器師,都不會特別著重手指的護理,久而久之,指頭都會有繭子,那都是摩挲器物和靈板自然形成的。」

    停頓了一下,他又道:「那小子至少刻畫過近萬次靈陣圖,不然指頭上的老繭不會那麼厚。」

    此言一出,唐思琪大吃一驚,「大長老,你是說,他,他本來就是一名煉器師?」

    「是不是煉器師不清楚,但他肯定懂得靈陣圖的刻畫,這一點無庸置疑。」墨海眯著眼,「所以我直接給他凝形靈陣圖的一部分來進行考核,這凝形靈陣圖一般煉器師不容易接觸,他應該也沒有學習過,練習刻畫一種全新的靈陣圖,最容易看出一個人的煉器天賦。」

    「阿海,這個孩子的體魄非常強悍,在武道的淬磨上,他絕對下過苦功。」婦人輕道。

    墨海一愣,他看向婦人,神情溫柔,道:「蓉兒,你是說他在武道的修鍊上,也花費了不少精力?」

    「內宗和外宗的那些弟子,單論體魄堅韌強悍的話,應該無人能強過他。」馮蓉語氣很肯定,「就連雲霄山的龐峰,雖然修鍊著金石訣,但如果不動用元府之力,他和這小子貼身纏鬥,也百分百會落敗。」

    墨海和唐思琪都猛地一震,都不敢置信地看向馮蓉,覺得難以理解。

    「金石訣是非常著重肉身淬鍊的靈訣,龐峰更是雲霄山青年一輩最出類拔萃者,苦修金石訣多年,身如鐵石一般堅硬,他豈會不如秦冰?」唐思琪驚愕至極。

    墨海也緊皺著眉頭。

    「你們倆在煉器上都厲害,但在武道的認識上,卻要遠遜於我。」馮蓉也不謙虛,「你們也知道我一直都在血矛內修鍊,什麼樣的稀罕靈訣都見過,自然也應該清楚我絕不會信口開河。」

    唐思琪輕輕點頭,恭敬道:「我知道大娘的手段。」

    「信我就是了。」馮蓉微笑,「他的體魄很強悍,這一點我百分百肯定,而且他不單單隻是修鍊寒冰之力。這傢伙……很不簡單,如果他在煉器上天賦也非凡的話,那就更加耐人尋味了。」

    「對了,他來自於何處?」馮蓉詢問唐思琪。

    「我,我不知道,他沒說他的來歷。」唐思琪囁嚅道。

    墨海臉色忽然沉了下來,「梁少揚心性陰毒,這一點我能看出,宗主也早看明了。宗內尹浩、龍河死亡一事,也和梁少揚有關,這一點宗主也直言不諱告訴了我,能看出的陰毒,還容易掌控一點,還能慢慢引導,可以慢慢進行擰正……」

    他望向竹樓,神色複雜,低聲道:「但這個看不透來歷,身上透著處處蹊蹺,連脾性都摸不清的小子,還真有點棘手。」

    一行三人忽然全部沉默起來。

    唐思琪望著竹樓的方向,美艷的臉上,流露出深深憂色,心裏面也是亂作了一團。

    「你到底是何人?從什麼地方過來的?你來器具宗究竟有著什麼樣的目的?」

    一個個疑問浮上來,她忽然發現秦烈身上出現了團團迷霧,讓她越來越看不清楚,不知道秦烈到底懷著怎麼樣的目的前來器具宗。

    三人默然等候。

    三個時辰后。

    秦烈手持一塊玉石靈板,從竹樓內主動走出,恭敬來到墨海身旁,將靈板遞上,道:「請大長老過目。」

    墨海恢復平靜,伸手接過那靈板,放出一縷精神意識入了靈板。

    他身子明顯一震,眼中一縷精光射出,捏著靈板,他深深看向秦烈,說道:「在此之前,你可曾練習過凝形靈陣圖?」

    「不曾。」秦烈搖頭。

    墨海沉默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,說道:「從明天起,你就從外宗搬上來,正式成為內宗弟子。思琪,一會兒你和他一起下山,將這事和童濟華提一下,就說這是我的意思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唐思琪懷著一肚子的疑惑答應了下來。

    「多謝大長老。」秦烈也道謝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