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四十七章 讓開!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四十七章 讓開!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墨海之名,連秦烈這麼孤陋寡聞的人都聽過。

    「器具宗最有創造力的煉器師!」

    「五十年來最強的煉製宗師!」

    「下一任的器具宗宗主!」

    在墨海的頭上,被冠上了各種名號,有很多人不熟悉器具宗的宗主應興然,但對墨海卻如雷貫耳。

    墨海出身低微,父母都只是普通凡人,族內沒有一個人修鍊武道。

    據說,墨海的父親乃是鐵匠,他從小跟隨父親學習打鐵。

    器具宗三大供奉之一的房奇,在外界找尋靈材,恰恰落腳到墨海家族居住的小鎮,無意看到墨海正在打鐵,然後立即驚為天人,從而將墨海帶入器具宗。

    墨海一入器具宗,就展現出恐怖的煉器天賦,不但在熔器方面手法獨特,還引起了十二根靈紋柱的變化,從中悟透靈陣圖的奇妙。

    之後的那些年,墨海以驚人速度成長著,每每能煉出讓世人讚歎的靈器。

    他煉製的靈器,每一樣都價值連城,每一樣都引得眾人哄搶。

    那星雲閣的杜海天所使用的藍葉劍,就是墨海早期煉出來的靈器,是杜海天耗費巨額靈石才從潘珏銘手中收購到的,一直被他視為性命,每每都會以此為炫耀,說他的藍葉劍是墨海煉製出來。

    最近這些年,墨海已經很少主動煉器,都是森羅殿的各大殿主,七煞谷的七大谷主。還有暗影樓、紫霧海、雲霄山金字塔頂端的人物親臨器具宗,帶著各類稀缺靈材,以巨額代價請他煉器。

    但即便這樣,墨海也未必會答應,還要看心情狀態,看對方合不合胃口,看他本身對要煉的靈器有沒有興趣……

    可以說,現在的墨海乃是周邊勢力所有強者巴結的對象,也是最大牌的煉器師。

    對這麼一個卓越的煉器師。秦烈也是心生敬畏,一路上動作都謹慎起來。

    唐思琪也在不住叮囑,「墨海長老在煉器上的造詣,興許比宗主還要傑出,宗主自從一次煉器失敗,傷了心魂后。已經很久沒有煉出讓人矚目的靈器了。但墨海長老不同,最近十年,從他手中出來的靈器,沒有一件低於玄級六品!」

    秦烈暗暗動容。

    「而墨海長老,現今已是玄級七品煉器師!他最近都在衝擊地級煉器師,這趟外出。也是為了去收集特定靈材,嘗試煉一件靈器。使得其達到地級靈器的級別。」唐思琪美艷的臉上,也流露出崇拜之色,「我才是玄級二品的煉器師,和墨海長老相比差了五個等階,煉器師每一品的跨界,都極其困難,我不知道要過多少年才能達到墨海長老的級別。」

    姚泰只是凡級四品的煉器師。就連森羅殿的盧大師,也僅僅只是玄級二品。

    那盧大師。乃是森羅殿耗費心血栽培的煉器師,他可以隨意動用森羅殿的靈材,受到森羅殿各方殿主的敬重,他在森羅殿地位超然。

    可他也僅僅只是玄級二品的煉器師。

    在器具宗,內宗弟子唐思琪,就是玄級二品煉器師了,墨海更是玄級七品,一旦墨海更進一步,就能跨入地級煉器師的級別!

    地級煉器師是什麼概念?

    地級靈器,那是專門針對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的靈器,一個能煉出地級靈器的煉器師,將會受到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的器重!

    如意境和破碎境的武者,只存在赤銅級的勢力之中!

    整個赤瀾大陸,只有兩個赤銅級勢力,也是真正雄闊這塊大陸的巨無霸!

    森羅殿、七煞谷、暗影樓、紫霧海、雲霄山這些黑鐵級的勢力,都只是兩大赤銅級勢力的附庸,這五個黑鐵級勢力之中,最強者依然只是通幽境後期,沒有人能跨入如意境。

    能跨入如意境的強者,早就被兩大赤銅級勢力收入囊中,去了真正的赤銅級勢力修鍊。

    「宗主很早之前,就打算退位讓賢,讓墨海長老成為新的宗主。」唐思琪輕聲說道:「但墨海長老志不在此。他早表明了態度,一旦他煉出地級靈器,就會離開器具宗去外遊歷。」

    「連宗主寶座他都不要?」秦烈愕然。

    「嗯,他不想繼承宗主之位,所以宗主無奈下,曾找我談話,希望我將來接任。」唐思琪點頭,繼續說:「本來只有我一個人選,但現在多了一個梁少揚,而梁少揚是男的,如果他天賦真的不錯,他興許比我更合適一點。」

    說這番話的時候,唐思琪眼神複雜,也不知道是慶幸,還是心生擔憂。

    兩人邊說邊走,一會兒來到焰火山的後山,後山風景秀麗,怪石嶙峋,峭壁如劍。

    在後山一個飛瀉的瀑布旁,坐落著幾間雅緻的竹樓,竹樓前有著一塊塊葯圃,裡面種植著很多靈草靈藥。

    一名相貌尋常,但氣質素雅幽靜的婦人,正在葯圃內採摘靈草。

    婦人四十歲的模樣,看起來慈眉善目,嘴角噙著淡然笑意,她看到唐思琪和秦烈走過來,笑著說:「思琪啊,你來找阿海有事嗎?」

    「嗯。」唐思琪嫣然一笑,「大娘,大長老現在有空嗎?」

    「阿海正在幫少揚講解煉器之道,讓我幫他擋著來人。」婦人微笑著,指了指幾個藤椅,「你們先去歇歇腳吧,等一兩個時辰就好了。」

    「好的。」唐思琪乖巧點頭,帶著秦烈在一個葯圃旁邊的藤椅坐下。

    「梁少揚……」

    秦烈眉頭擰了起來,眼神微冷地看向竹樓,心道還真是冤家路窄。

    「別和他起衝突,他現在深得宗主和三大供奉器重。別說你只是外宗弟子,就算是你成了內宗弟子,和他有了糾葛,倒霉的肯定還是你。」唐思琪低聲提醒。

    秦烈冷著臉沉默。

    整整兩個時辰,梁少揚才從竹樓走出來,他和那婦人打過招呼后,往外面葯圃行來,一眼看到秦烈和唐思琪。

    梁少揚穿著一件華貴的煉器師長袍,袍子上綉著許多金色花紋。他眼中的傲然比往昔更甚,看到秦烈后,他臉色一沉,眼神陰寒,等看到秦烈身旁的唐思琪后,他則是收斂起傲然。恭聲道:「見過唐師姐。」

    唐思琪只是微微點頭,算是回禮了。

    從知道此人的脾性,知道他暗算秦烈,殺死尹浩起,唐思琪對他就沒有了一絲好感,看到他唐思琪只會心生厭惡。

    也是如此。點頭回禮,已經是她能夠做到的極致了。

    「唐師姐。宗主和墨海長老都說你天賦出眾,讓我以後多多向你學習。」梁少揚盯著唐思琪的眼睛,很放肆地說道:「還請唐師姐以後能不吝賜教!」

    「我教不了你什麼。」唐思琪皺眉,不耐道:「有宗主和大長老幫你,你根本不需要再向別人學習。好了,我有事找大長老,請你讓一讓。」

    通往竹樓的小道並不寬闊。梁少揚堵在那兒,不論是秦烈還是唐思琪想穿過都不容易。

    ——除非踩在那些靈藥靈草上。

    那婦人稱呼墨海為「阿海」。明顯和墨海關係匪淺,這一點秦烈也心中有數,知道那些靈藥靈草都是她種植出來的,自然不會傻的去觸她霉頭。

    「唐師姐,我入門較晚,對內宗的宗門規矩也不太清楚,還請你能教導教導我!」他直勾勾看著唐思琪的眼睛。

    「沒空。」唐思琪心中生怒,又道:「讓一讓!」

    「幫助一個外宗弟子有空,幫我就沒空么?」梁少揚瞥了一眼秦烈,淡淡道:「一個沒有什麼天賦的外宗弟子,值得唐師姐這麼費心?我看唐師姐在他身上純粹只是浪費時間,不如花點時間在我身上,我必不會讓唐師姐失望。」

    「讓開!」

    秦烈上前一步,肩膀猛地一靠,撞擊向梁少揚的右側身子。

    梁少揚不怒反笑,「不知死活!」

    他暗自運轉力量,一層層幕帳般的灰色靈力波動,從他右邊身子滾滾湧出。

    「幻幕七重勁!」梁少揚冷喝。

    如天幕般的靈力波動,七層交疊,相互推擠增幅力量,轟然從梁少揚肩膀上迸發。

    秦烈不為所動,肩膀上突然結成薄薄冰塊,內部骨骸則是雷聲轟鳴,閃電縝密交匯。

    「秦冰!別冒失!」唐思琪驚叫。

    梁少揚為開元境後期,九個元府力量充沛,秦烈只是初期,他還要去硬抗梁少揚,豈非自尋死路?

    「轟!」

    兩人肩膀一撞,一股沉悶的洶湧波動陡然爆發,靈力餘波濺射出來,讓周邊葯圃的靈草靈花枝幹紛紛碎斷。

    出奇地,梁少揚竟然猛地後退數步,直接退回了竹樓前方的小廣場。

    秦烈身如鐵山,竟屹然不動,在梁少揚暴退出去后,他則是神情冷峻地穿過小道,也站到了竹樓前方的小廣場上。

    唐思琪捂著嘴,艷麗的臉上,寫滿了異色。

    旁邊葯圃內的那中年婦人,也顯得很是詫異,她忽地驚奇看向秦烈,看向他的肩膀,暗暗贊了一句:「好強悍的體魄!」

    先前的硬撞,來的太快,太突然,梁少揚是匆忙來抵擋,在那麼短的時間內,他根本沒辦法將九個元府的力量全部調集出來。

    秦烈則是有備而來,上前一步時,體內三個元府的寒冰和雷電之力齊動!

    他千錘百鍊的體魄,也要比梁少揚強悍許多,**的力量根本不需要催動,隨叫隨到,瞬間就能將爆炸力轟發出來!

    梁少揚元府之力來不及全部施展,也沒有在身體淬鍊上有什麼過人之處,這麼一硬撞,反而吃了大虧,這時候,他右邊半個身子的骨骼都散架了一般,寒意如蝕骨之毒般蔓延而來,讓他右臂都漸漸僵硬起來。

    「唐師姐,你現在可以過來了。」秦烈回頭。

    唐思琪反應過來,臉色有些失態,她「哦」了一聲后,忙穿過葯圃中央的小道,慌慌張張地走到秦烈身旁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