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






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
  • 放肆文學 » 玄幻奇幻 » 靈域 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快速進步
  •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

    靈域 - 第一百四十六章 快速進步字體大小: A+
     

    「我之前和你們三個說的話,你們都忘了吧,就當我從沒有提過。」

    修鍊室內,童濟華沉著臉,對秦烈、唐思琪、蓮柔吩咐。他眼神頗為複雜,似乎也沒有預料到就在他準備拿下樑少揚的時候,突然起了這種驚人變故。

    蓮柔心情還處在劇烈動蕩中。

    梁少揚竟然悟透了靈紋柱的玄妙?

    宗主提前破關,三大供奉一同下山,各大長老齊齊現身,這陣仗讓她回想起當年唐思琪引發靈紋柱形成的盛況。

    秦烈皺著眉頭,臉色也不太好看,他也被這變故打蒙了。

    看那應興然的架勢,已將梁少揚當成了新的瑰寶,言明了會傾盡宗門靈材大力栽培,將他當成未來的絕對種子來看待……

    三大發須皆白的供奉,也都滿臉紅光,都像是忽然年青了幾歲。

    就算是知道梁少揚殺了人,這時候又能如何?真要對梁少揚興起發難,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可能會率先制止,這一塊渾金璞玉的顯現,讓那些德高望重者一個個欣喜若狂,此時誰敢和梁少揚過不去?

    至於殺了尹浩,針對他秦烈一事,就算是宗主他們知道了,應該也是睜隻眼閉隻眼了。

    「是我小瞧了那梁少揚。」童濟華有些感概,「此子果然非同尋常,不但心機陰狠,而且手段當真了得。如果我沒看錯,他應該是先有了把握來悟透靈紋柱玄妙,然後才果斷擊殺尹浩。免得尹浩多嘴說出點什麼來。」

    「真就對他無可奈何了?」蓮柔輕嘆。

    「有什麼辦法?」童濟華一臉無奈,「宗主和三大供奉的對他的態度你們也看到了,別說他只是殺了尹浩,沒有將秦冰真正害死了,就算他真的殺了秦冰,殺了幾個外宗弟子,宗主看在他那驚人天賦上,也會佯裝不知的。」

    「嗯,宗主對宗門未來的傳承。看的比任何事都要重要。以我對他的了解,他就算真知道梁少揚殺了尹浩,也不會繼續追究下去。」唐思琪黛眉深鎖,她扭頭看著秦烈,頹然道:「你就當不知道梁少揚曾要殺你,以後自己小心一點就是了。還有,後面盡量不要和他起衝突,只要你和他有了糾紛,不管是誰引起的,肯定都是你來承擔責任。」

    秦烈臉色陰寒,「器具宗的規矩這就沒用了?」

    「別說你僅僅只是外宗弟子了。就算是你和尹浩一樣是內宗弟子,現在見到梁少揚也要退避三舍了。」蓮柔也是出言寬慰。「如今整個器具宗的宗門弟子,也只有思琪才能壓著梁少揚,除非梁少揚欲圖對思琪動手,不然宗主和三大供奉都不會太過責難他。」

    「不管他是誰,真要來招惹我,我都不會客氣。」秦烈冷哼一聲,直接出了這修鍊室。

    「這小子倒是狂妄。區區一個外宗弟子,真要敢和此時的梁少揚衝突。吃虧的肯定會是他。」童濟華搖了搖頭,對蓮柔和唐思琪說道:「你們最好勸勸他,這時候該忍就忍,就當不知道梁少揚暗算他,以後也盡量避免和梁少揚接觸,這樣對他來說才是明智的做法。」

    「我盡量吧。」蓮柔回應道。

    唐思琪點了點頭,也沒有繼續多說什麼,和蓮柔一併離開了。

    三人消失后,那名先前進出的武者,又悄然在童濟華身前出來,請示道:「童長老,關於梁少揚襲殺尹浩,暗算秦冰一事,要不要告訴一下宗主?」

    「不必了。」童濟華搖頭,「宗門這些瑣事,宗主只要稍稍了解一下,就能知道真相。就算我們不說,最遲明天傍晚,他應該也能知道梁少揚做過什麼。可這也改變不了什麼,對他而言,一個人的心性還能後天雕琢,但天賦卻無法後天培養,為了宗門的興旺,他肯定不會對梁少揚進行任何的懲治。」

    「屬下明白了,屬下就當完全不知情。」此人恭聲道。

    童濟華嘆了一聲,揮手讓他退下,自己一個人沉思著,臉色越來越沉重。

    「本來也沒什麼,可梁少揚是因為思琪殺人,他來器具宗的目的,應該也是為了思琪。而思琪,則是宗主和墨海長老都看重的另外一個最有天賦的人,也是原先內定的宗主人選,現在梁少揚冒頭了,宗主人選就又多了一個,而且他還欽慕著思琪,而思琪對他則是有些厭惡……」

    童濟華越想越覺得麻煩,總有預感將來唐思琪和梁少揚會起大衝突,從而導致宗門發生巨變。

    ……

    秦烈從童濟華那邊出來,在返回石樓的時候,看到廣場上人潮湧動,幾乎大半器具宗的弟子都在一根根靈紋柱下方站立。

    以淵、歐陽菁菁、田建豪等人也在其中,連龐峰和龐詩詩都沒有例外。

    這些人,在宗主應興然和三大供奉離開后,並沒有退走廣場,相反,他們都是興緻高昂,都聚精會神地看向靈紋柱。

    他們對靈紋柱的熱情,突然數百倍的攀升!

    「秦冰,這邊還有一個位置,要不要也來領悟一下?」以淵看到他后,遠遠揮手,「說不定今天靈紋柱恰恰有靈了,興許我們也能沾點光,從靈紋柱上瞧出點什麼奇妙,你說呢?來,過來看看吧,我原來還當什麼引發靈紋柱的奇變,只是器具宗騙人的說法,沒料到竟然是真的。」

    「算了。」秦烈本來也真想仔細研究一下,然而看了一眼后,就直接放棄了。

    實在是因為太擁擠了。

    十二根靈紋柱下方,密密麻麻的都是人,那些人都仰著頭,目光中全是期望,還有人相互擁擠著,在大聲爭吵,差點就要動起手來。

    這要他如何來領悟靈紋柱的奇妙?

    謝絕了以淵的邀請,他艱難穿過人頭涌動的廣場,重返自己的石樓。

    來到二樓窗戶口,看著廣場上那些如打了雞血一般,亢奮的看著一根根靈紋柱的弟子,他神情冷峻下來。

    「梁少揚!」他低喝一聲,周身冰寒徹骨,一股寒意在屋內漸漸瀰漫,讓整個房間都森冷起來。

    之後幾天。

    梁少揚引發靈紋柱奇變的消息,依然在宗門沸騰不休,所有宗門弟子都在討論此事。

    廣場上,還是人滿為患,很多人一夜沒有休息,還端坐在廣場的靈紋柱下面,期望也能如梁少揚一樣悟透柱上圖紋奇妙。

    器具宗又有奇才現世的消息,以驚人速度傳遍周邊勢力,森羅殿、七煞谷、紫霧海和雲霄山都派出門內重要人物前來道賀。

    暗影樓的影樓樓主,聞言更是欣喜若狂,據說已從暗影樓出發,要親自來器具宗賀喜。

    梁少揚早就完全搬離了外宗,最近一段時間,他被宗主和三大供奉一起教導,指點他的煉器之術,幫他來開拓眼界。

    就連外出的墨海長老,知道宗內又有奇才顯現,也都被驚動了,也要提前返回宗門。

    這期間,秦烈按照唐思琪的吩咐,以貢獻點租了一個煉器室,開始幫助她煉製一些零碎之物。

    譬如五行晶珠,譬如刀劍的鞘,譬如短矛的鐵杆等等。

    這些零碎物,都是某種靈器的一個組成部分,在整個靈器上不算是特別關鍵,但也有一定的要求。

    五行晶珠,就是以金木水火土靈材凝鍊的珠子,用來鑲嵌在靈器上,一方面能夠起到精美作用,一方面也能增進靈器某一方面的特性,可以更好發揮靈器的威力。

    十個貢獻點一天的煉器室,有一個煉器的熔爐,幾個櫥櫃,和一些作為火源的火晶石。

    和內宗弟子在焰火山的岩洞相比,山下的煉器室要簡陋很多,也不能以地火為火源,只有一個熔爐可用。

    但對秦烈而言,這已經足夠了,足夠他將自己對煉器的認識施展出來。

    煉製那些零碎之物的靈材,唐思琪會讓人送來,他只需要按照吩咐來熔煉即可,不需要他繼續額外購買。

    就在他租用的煉器室內,秦烈用心來淬鍊著那些器物零件,閑暇時,他會以貢獻點來聽內宗長老的講課,吸取煉器方面的知識。

    內宗的長老,除了在靈陣圖上絕口不提外,對器物熔爐的種種知識說的非常詳細。

    秦烈時而聽課,大多時間在租用的煉器室煉器,對種種靈材的特點越來越熟悉,對如何熔煉一種靈器越來越有心得。

    他在快速的進步著……

    又過了一段時間,唐思琪開始安排他煉一些真正的器物,讓他去煉劍,刀叉,長矛,鎚子和羽扇等等基礎器物。

    有了前期的經驗積累,秦烈煉製起完整的器物,也沒有遇到太大困難。

    雖然初期他也時常失敗,但隨著新的積累,他成功的次數也在逐漸增多。

    半年後,當秦烈拿著一柄劍,一桿銀槍,和一個銅錘來到唐思琪的岩洞中,將東西交給她的時候,唐思琪眼睛一亮,突然道:「你在靈器的淬鍊上,幾乎要達到內宗很多弟子的水平了,但這樣還遠遠不夠,不懂得靈陣圖的刻畫,你永遠算不上真正的煉器師。」

    秦烈點頭。

    「拿著你煉出來的器,你跟我來,我帶你去見墨海長老。」唐思琪起身,往外面走去,道:「只要墨海長老認可你,你就能從山下搬到山上,和我一樣成為內宗弟子,真正學習靈陣圖的刻畫之術。」

    秦烈眼睛一亮。

    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    ps:ps:三更了,小聲地求下月票,拜託各位提攜一下,先拱手道謝了~~



    上一頁    下一頁